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32期 2009年>> 发展时评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10/31
最大的危险
入 化
现如今读得陈志武的一篇随感,于是知道还有一个最大的危险,在于“吃一百颗豆不嫌腥”,只有随波逐流的“惯性”,却不长“历览前朝国与家”的“记性”。
    记得5月上旬,我曾在北京召开的一次会议上,谈及国内在当前应对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最大的危险。危险为何?一是在于知行脱节,把真正有效解决中国发展困境的正确理论——科学发展观标签化、口号化和空洞化,而无切实的践行;二是在于雕虫小技,只专注于微观事物、细枝末节,而缺乏宏观把握和战略思维,将事涉全局和长远的改革一味后推。现如今读得陈志武的一篇随感,于是知道还有一个最大的危险,在于“吃一百颗豆不嫌腥”,只有随波逐流的“惯性”,却不长“历览前朝国与家”的“记性”。
    陈先生信手拈来、侃侃而谈,把上个世纪折腾百年的发展史一一道来,结论就是一句:“市场经济就是人类社会的未来制度安排!”对此,他不但如数家珍,更有惊世天问:“有什么比基于个人自由选择、个人创业自由的制度架构更能最大化个人幸福,发挥每个人的创造力,带动整个社会增长的呢?”
      此言听来甚为耳热,想来它正符合以人为本的发展观。而这个科学理论的本源,又正是马克思主义的老祖宗,在1848年堪称共产党人的“圣经”——《共产党宣言》中所昭示的,“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之后,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论及社会发展的未来趋势时又明确指出,未来的新社会,是一种“以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为基本原则的社会形式。”到了1894年,即《共产党宣言》发表46年之后,当《新纪元》杂志负责人要求恩格斯找一段话来概括地表达未来社会的新纪元时,恩格斯回信说:“除了从《共产党宣言》中摘下一段话外,我再也找不出合适的了”。符合“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的制度安排,理所应当成为中国共产党人在走向共产主义社会的“不二法门”。
      但是,以中国的历史学问传统和思想理论体系,人们更天然倾向于计划经济和行政管制。正因为此,在当下以发达国家为“风暴眼”的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所谓“大政府主义”阴魂不散、沉渣泛起,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可中国人总不能健忘,总不能“折腾”。个人的经历有限,大家还可以借鉴他人;一国的历史有偏,大家还可以放眼世界。最糟糕的是既不学习,又不思考,人云亦云、亦步亦趋,把好不容易以惨痛的损失换来的宝贵经验,又轻而易举地置诸脑后、忘个精光。
      陈先生对30年前党中央改革开放决策的一番解读,我以为是既实在又最精当不过的了。“‘改革’与‘开放’都是围绕‘自由’,是放开政府的权力约束。改革开放的终极目标就是实现尽量自由的市场经济,而不是政府无所不管的经济”。“把老百姓手脚放开,释放人要生存、要过好日子的本性,这就是中国过去30年方方面面新政策的主旋律”。
       在我纪念改革开放30年的文论中,曾讲到中国人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若问稳定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发展来的;再问发展又是从哪里来的?是从改革来的。说到底,还是要发展出题目、改革做文章;还是要岗位靠竞争,收入凭贡献;还是要践行科学和谐发展大背景下最终走向现代化的新型市场化道路。
       何谓新型市场化?我以为,是一种以产权、法治、信用为前提,以自由竞争、互利共赢为导向,政府发挥公共服务职能、市场发挥资源配置基础性作用的市场化。它应当是一种能充分调动市场主体主动性和创造性、并为公民社会带来福祉和正义的“好的市场经济”,而不是一种无序竞争、信用缺失、官商勾结、行政垄断的“坏的市场经济”。
       由传统的市场经济,与时俱进为新型的市场经济,是一个摆脱思维定势、运行惯性、路径依赖和体制束缚的转型升级过程。其间的动摇、困惑、迷惘和反复,大约也是必然。譬如当下的应对危机,我就说过要注意新的“两防”:一是防止旧体制复归,又是计划经济、政府万能;二是旧模式复归,又是平面扩张、粗放增长。但无论如何,小的曲折难免,大的折腾则要力戒,这才是最大的危险!
       警世钟敲响了,百年来无数中国志士仁人梦寐以求的现代化,终究要在清醒、坚定、有作为的中国人手中实现——大家没有理由不相信!
 _
  上一篇:抓好三大关键环节加快浙江港航强省建设
下一篇:市场经济是人类社会最好的制度安排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