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31期 2009年>> 一线建言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10/17
从硅谷和128公路地区的兴衰谈政府在风险投资中的作用
周志丹 杨 青

      1994年,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的安纳利· 萨克森宁教授在《地区优势:硅谷和128公路地区的学问与竞争》一书中令人信服地证明,产生硅谷的蒸蒸日上和128公路地区走向衰落的原因是由于它们存在的制度环境和学问差异所致。128公路地区虽然有著名的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等大学,又因靠近纽约金融中心而具备充足的资金,战争年代还因为首都华盛顿对其的坚定支撑而繁荣一时,然而自上世纪80年代后却逐渐失去高科技发展的优势,逐步走向衰落。相反,纵深只有100公里的硅谷地区,却在全球的高科技发展中独领风骚,被世人称为“硅谷模式”。很多经济学家分析这一原因时,发现硅谷所在的加利福尼亚州远离首都,少了政府的过多“关照”,却迎来了发展的好时机,它们采取了有别于128公路地区有政府和成熟的大企业导向的传统,而是着重为小企业提供了重要机会。硅谷的繁荣留给人们的重要启示是:一个地区的高技术产业发展不能只看其物质资本或技术本身,重要的是创建有利于发挥人力资本作用的经济体制、社会学问环境。


     一、风险投资在硅谷
     人们总结硅谷成功的经验主要是硅谷有创新的游戏规则和创业学问,极高的常识积累度,员工的高素质和高流动性,鼓励风险和宽容失败的氛围,与工业界密切结合的研究型大学,高质量的生活和工作环境、专业化和商业基础设施。开放的经营环境,特别是有完善的风险投资机制等。美国前总统里根的首席科技顾问、WSGR实行总裁MarioRosati在2004年第六届中国风险投资论坛上发表“回首硅谷40年发展经验”的演讲中,也谈到硅谷的成功在于硅谷有非常好的创业学问和有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硅谷一直有政府的支撑,通常这种支撑必须把握一个度,其中立法完善、政策优惠是不可或缺的;风险投资在硅谷的高技术发展中起了重要的作用。
       目前在硅谷大约有风险投资企业1000家,2000个基金,9000名从业人员,经营资本1100亿美金左右,每年的投资额约250亿美金。在美国,GDP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由风险投资业所贡献的,而硅谷的风险投资更是取得了非常惊人的成就:一是它创造了1250万个工作岗位,占整个就业市场的9%;二是风险投资对美国GDP的贡献逐年上升,2000年时创造了1万亿美金的GDP,占美国GDP的12%左右;三是它提高了消费能力,现在平均每个家庭的可支配收入大概有9%的增长来源于风险投资。


      二、政府在风险投资中的作用
      Greyloek合伙人DavidSze在“风险投资在硅谷的发展”一文中谈到政府在风险投资中的作用时指出,政府提供的稳定支撑是成功开展风险投资活动的关键因素之一,同时,尽可能的将政府干预的程度最小化。他还说,“美国对风险投资的支撑在很大程度上都是间接参与的,它只是提供一个非常稳定的金融和货币环境,使得公共市场能够规范化,能够有很完善的制度和很高的流动性。除此以外,美国政府还能够提供很优惠的税收政策,能够保护资本的优势”。政府在风险投资中的作用还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理解。
      (一)风险投资企业的创办,应该主要依靠民间力量,而不是由政府包办
       风险投资说到底仍是一种有风险的投资,它本质上是一种商业行为,而非政府行为。发展风险投资应使企业成为风险投资主体,政府可考虑注入适量资金作为启动资金和担保资金,以鼓励和支撑风险投资的发展。大家可以通过以下两个例子来说明政府对于风险投资只能引导,不能作为投资主体。
      第一,美国政府支撑的中小企业投资企业的失败。美国中小企业投资企业(SBIC)计划是按照美国政府意志兴办的,其目的在于通过设立政府风险基金,引导和带动民间资金进入风险资本市场,支撑风险企业的创立和成长,以促进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这种风险基金主要是提供低息贷款,由政府负责管理,支撑中小企业投资企业进行风险投资。由于有还款的压力,而中小企业投资企业取得的是低息贷款,再加上许多投资人和管理者的急功近利,故使得不少企业在取得贷款后并非真正用于支撑创新者创业,而是以高利率转贷给工商企业以稳赚利率差。1978年这些企业管理的风险资金占全美总额的2l%,而到1989年则降至只占1%,到此SBIC计划遭到了彻底的失败。美国经济学家认为政府以4倍的杠杆向中小企业投资企业发放优惠贷款,表明在SBIC计划中风险投资的主体已经是政府,而不是民间部门是这一计划失败的主要原因,同时,发放优惠贷款也不符合风险投资的股权投资性质。SBIC计划是美国在风险投资发展过程中的最大教训。
       第二,中国新技术创业投资企业的破产。中创企业是1985年我国成立最早的一家风险投资企业。称得上是我国风险投资业的先行者。1998年6月22日,中国人民银行责令其停业关闭。对中创企业的失败原因研究表明,政府在其整个经济活动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可以说中创企业基本上是计划经济的产物。当时组建的中创企业属官办民营型,企业由政府出资,重大事情由政府过问,经营首先考虑稳健原则。但是,风险投资的特点是高风险和高回报,具有很强的灵活性和时效性,它的经营状况必须与管理人的利益挂钩,同时这是一种高度专业化管理的资金,必须由具有足够专业水准的人士管理;同时对基金管理人必须有很强的激励和约束机制。而由政府出资、政府管理的风险投资企业,多半做不到这一点,因而,失败是难免的。
      (二)政府应通过政策、法规的引导,创造完善的机制和良好的环境
       为了鼓励风险投资的发展,各国政府都对风险投资进行了政府补助,这是一种政府向风险投资家和风险企业提供无偿补助的政策。美国在1982年通过的《小企业发展法》规定,年度R&D经费超过1亿美金,联邦政府部门每年拨出法定比例的研究开发经费(最大比例为1.25%)支撑小企业开展技术创新活动。1987-1993年,美国联邦政府共为该计划提供了大约25亿美金的资助。
       从硅谷的经验看,风险投资发展活跃,成效显著的一个主要的原因,是有良好的投资环境和宽松的法律环境。在硅谷,有非常完善的立法,并且这种立法是建立在一个非常发达的基础设施之上的。美国早在1958年就颁布了中小企业投资法,促进了一大批中小企业的建立,政府还从税收、融资、贴息贷款等方面提供优惠。由于加州法律环境较为宽松,使跳槽变得容易,这就有利于人才流动。同时,美国各州都有保护商业秘密的法律,雇员受雇时,要签一份保证书,防止将来跳槽时商业秘密被泄露。在其他州这一法律的实行过于严格,使得跳槽的人容易成为原企业被告而败诉。
      (三)计划造不出硅谷,政府应少点上场,多点服务
       硅谷不是计划造出来的,从硅谷的成功中看到的是个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的充分发挥。只有一种自由的创业体制,非常分散的决策过程才能创造出硅谷这样的奇迹。发展高科技,资金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有一种能充分发挥人的创造力的体制和学问,用以造就创业者的栖息地。风险资本是高新技术发展中的发动机,与传统产业的投资不同,风险投资注定是高风险的。这是因为在高科技产业中,某一项技术往往只有No1是成功者,No2以下都难以得到能够赖以生存的市场份额,从而统统成为市场竞争的失败者,所谓“赢家通吃”。从硅谷和128公路地区的兴衰中可以看出,风险投资不仅不适合大企业,而且更不宜由政府进行。原因十分简单:首先,由政府建立的基金,不可能具有足够的激励机制,促使基金管理人锲而不舍地去选择项目;其次,政府不可能设计一套严密的制度,既能容忍基金管理人的投资有90%以上的失败,又能有效防止道德风险的发生;再次,政府有关部门习惯性的行政干预,使基金管理人难以抵制,从而违心地作出错误的决策;最后,政府部门繁琐漫长的报批程序,根本不能适应高科技日新月异的发展。
       在高科技领域,政府并非无所作为,而是应该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关键在于观念更新,少点上场,多点服务。政府应该做的一件重要事情就是调动和保护创业者的积极性,加大力度引导中介机构进入市场,从而增强市场的流动性和活力;加大监管力度,确保市场的公平公正,支撑海外与国内的高科技合作等等。
     (四)培育有创新能力的风险投资人才
       风险投资具有很强的专业性,它包括要掌握先进的科学技术和复杂的金融学、管理学等常识,风险投资涉及从科学研究、成果评估到管理风险企业、组织股票上市等内容,专业人士也往往只能精通其中的一部分环节。如技术创新者精通科学技术,创业者具有较强的管理能力,风险投资者具有丰富的金融常识一样。风险投资却需要有多个具有不同专业特长的人共同完成。风险投资能否成功,关键是能否吸引到这些人才并激发其工作热情。而要想吸引这些具有不同专业特长的人才,政府需建立一种技术共享、信息共用、利益分享的制度,来调动创新者、创业者和投资者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在硅谷,有比较好的教育水平的人力资源,有主动性,并且愿意承担风险。风险投资的发展不仅需要一大批精通高技术的专业人才,更需要一大批复合型人才。这种复合型人才应该是懂市场的学者和懂科技的企业家, 因此选拔和培养具有创新能力的优秀风险投资人才,是发展风险投资的必要条件。
      (五)建立风险投资退出机制
        风险投资的高风险通常意味着高收益,而收益的获取、风险的转移,关键就在于退出环节。风险投资与其退出机制是密不可分的,风险资本的退出途径也是其实现收益的途径。风险投资一般不以企业分红为目的,而是以股份增值作为报酬,这样就必然要求有一个能创造出资本大幅增值的变现方式,这就有赖于有一个能顺利撤出的退出渠道。在硅谷,从有了创业想法到企业上市大概只需要l8个月,绝大多数企业在上市时还没有盈利,在这方面,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为风险资本的快速发展创造了条件。成功的退出不仅意味着高额回报,而且是风险投资进行新一轮投资的基础。因此,要发展风险投资,必须建立健全良好的退出机制,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资金进行风险投资。
      对于风险投资的退出,我国证券市场暂时还无法适应,原因是我国的证券市场本身还处于待发展、待完善阶段。但是作为风险资本“退出口”的证券市场却又是发展风险投资业的一个必需的环节。因此要发展中国的风险投资,必须创造条件建立自己的二板市场,建好中国的纳斯达克市场。


(编辑单位:武汉理工大学管理学院、浙江万里学院商学院)

 _
  上一篇:农业创业创新主体培育路径研究
下一篇:成都举办糖酒会的区位优势分析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