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31期 2009年>> 政经新解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10/17
政府企业和非政府企业
刘福垣

    政府企业是政府对准公共品市场化运营的组织形式,是政府职能在经济领域的延伸,是为纳税人服务的特殊形式;非政府企业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以盈利为目的的所有企业的统称。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词典中只应该有政府企业和非政府企业两种企业。我国目前的问题是商品和准商品、政府企业和非政府企业界限不清,使国有资产大量流失,分配严重不公。
     所谓非政府企业是除税收之外和政府没有任何经济关系的正常的市场经济主体。不管是规范性还是非规范性国有企业,产权制度改革之后都不再是国有企业,谁继续经营就是谁的企业。他们继续使用的国有资产一律作为国家对新企业主的贷款。这些新的企业可以是私人资本主义企业,也可以是社会主义集体所有制企业,也可以采取股份制形式经营,但不再是用国有企业,也不能再有所谓的国有股。
     所有必须由政府定价提供准公共品的企业都属于政府企业。所谓准公共品是那些既不是完全的商品,也不是完全的公共品的资源、产品和服务。凡是具有自然垄断性质、不能完全由市场配置资源、关系国家经济安全、因不可能均等使用而必须有偿使用的资源、产品和服务,都属于准公共品或准商品,其范围在不同国家不同发展阶段有所不同。在我国目前的发展阶段上,至少土地、矿产、交通、能源应该属于提供准公共品的政府企业经营的范围。这些企业不以盈利为目的,但又不能亏损经营,是政府为纳税人服务的特殊形式,因此大家称为之政府企业。政府企业的领导干部应该是政府的公务员,而不是企业主,其工资不能超过同级别公务员的水平。在政府企业里搞什么年薪制、期股、期权等名堂,必然使政府企业演变为非政府企业。
     目前在我国,应该属于政府企业经营范围的,非政府企业却大肆侵入;应该由非政府企业经营范围的,政府还没有完全放手。正是在这种混乱状态下,才使一部分人成为巧取豪夺的暴发户,人为地加大了经济社会发展的成本,并且使社会分配严重不公。
      目前最大的分配不公是土地资源的分配。土地是不可再生的稀缺资源,土地国有化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历史任务,我国既然有幸实现了国有化,由政府企业垄断经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然而土地批租制度却使政府放弃了土地的产权,这就等于剥夺了全体人民对土地的所有权。50年或70年的土地经营权落到非政府企业或私人手中,使少数人靠级差地租暴富。土地国有化之后转变为经济社会发展“正数”的地租,又一次沦为“负数”。这个靠所谓财产性收入掠夺社会进步成果的阶级,是经济体制改革向正确方向前进的最大障碍。大家必须重新夺回土地的经营权,不允许任何企业或个人靠土地获得收入,一切地租作为财产性收入都必须归全民所有。政府企业必须垄断土地的经营权,任何企业或个人对土地只能有使用权,不能有经营权。
      土地虽然稀缺,但绝对量不会减少,而石油和煤炭不仅稀缺而且会日趋枯竭。一个发展中国家毫无疑问应该由政府企业垄断经营能源产业,这是确保国民经济持续发展的战略性措施。而我国的石油工业却莫名其妙地到海外上市,把看得见的巨额利润无私地奉献给别人。试问,这是为什么?急等用钱吗?银行的“存差”已经十多万亿,积累的“顺差”也是上万亿美金,为什么不优先把石油股卖给中国的老百姓?是为了改制吗?这更不是理由。政府企业的改制只能是管理体制的改革,而决不能把政府企业改变为非政府企业。不管这种所谓的改制对不对,既然已经改制了,为什么国家还要控制石油产品的价格?为什么企业倒卖原油赚了钱不给财政上缴,而成品油价格亏损却让国家财政补贴?这是什么逻辑,哪家的道理?说白了,这是垄断集团的利益高于一切,是买办心理在作怪。既然石油产品已经被当作完全商品了,为什么不让它顺价销售?这不是变相补贴少数人玩车吗?为了鼓励少数人豪侈性消费,不惜让外人占我国成品油价格低的便宜,这种高价进、低价出的局面实在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煤炭的开采和运营情况比石油还要糟糕。每年20多亿吨煤炭至少5000亿元的收入属于全民资产的流失。试问,地下的煤炭是谁的?采掘企业纳税只是敬重了政府的管理权,而根本没有把全民这个所有者放在眼里。煤炭的利润几十年如水东流都进入了私人的腰包,明火执仗地把公有制变成了空有制。普京先生冒天下之大不韪,把已经私有化了的石油产业重新收归国有,这是痛定思痛,为实现强国之梦,采取了亡羊补牢的战略措施,这才是值得称赞的真正的“三不畏”精神。中国政府也应该对能源产业重新实行国有化。
      准公共品之所以不能无偿使用是因为人们不可能均等消费。那么既然不能均等消费,计划价格至少也不应该低于其价值,超过人们平均消费量的部分应该高于价值。而目前许多准公共品都大大低于价值,对消费量也没有合理的控制。比如说,停车位价格偏低、汽油有补贴、坐出租车也有补贴,这等于鼓励人们豪侈性消费,是无车族的一种利益损失。再如,所谓重点校和大城市的医疗设备大部分是财产投资,少数人近水楼台先得月可以低成本的享受,而其他人即使能够享受到也必须支付更多的消费成本。这类问题的解决要么完全商品化,要么加速均等化,对此不应该采取鸵鸟政策,久拖不决。
      目前,当务之急是下决心把政府企业和非政府企业、准公共品和完全商品彻底区分开来。明确为政府企业的领域一定要独资垄断经营,不许任何非政府企业或个人以任何形式涉足;明确为非政府企业的领域,政府及政府企业决不染指;只要引导思想明确,一时难以界定的可以采取权变措施,在政策上把它们归类到政府企业或非政府企业经营的领域都可以。但是划归到什么领域就按什么领域的规则办事,不应该再含糊其辞。随着国民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市场经济逐步成熟,准公共品和完全商品的分类,政府企业和非政府企业经营领域的划分是可以调整的。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驾驭市场经济的能力,取决于市场主体的成熟程度。

(编辑系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前副院长,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
 

_
  上一篇:农业创业创新主体培育路径研究
下一篇:弘扬主旋律 凸显创新点——对院“十二五”规划基本思路研究的几点意见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