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31期 2009年>> 政经新解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10/17
教师研究员阶层
刘福垣

     教师和研究员阶层是以教育和科研为职业的常识劳动阶级。他们是常识劳动阶级中最先进的阶层。传统观念认为这个阶层就职于事业单位,不创造价值,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属于第三产业的从业人员,他们的收入是一种劳务收入。目前他们的基本收入也确实主要是来自于财政,属于再分配范畴。其实,除了基础教育和基础科研属于提供公共品的事业单位之外,随着劳动力和科研产品的商品化,教育和科研必然都转化为产业部门,教师研究员阶层的劳动也随之转化为 创造价值的生产性劳动。
      人类对教育的投入不是什么生活消费或事业费支出,而是对人力资源的投入,是比物质投入还重要的经济投入。其实,这个道理再简单不过了,社会生产需要物即生产资料PM和人即劳动力A两种因素的结合才能进行,没有人的因素,只剩下一堆死物,能有生产力吗?由PM +A形成的生产力结构中,物质要素科技含量的任何提高,都是以劳动力的素质提高为前提的。以人为本的发展观就是建立在这个最简单的道理之上的。树立了以人为本的新发展观,同以物为本的旧发展观划清了界限,重新认识教育,就会懂得它不再是什么教育工作、教育事业,而是教育产业。作为产业的教育,是劳动力加工业,是一个创造价值的经济部门,不是什么社会学问事业。在校生的劳动力是在制品,毕业生的劳动力是产成品,待业生的劳动力是库存或积压品。作为商品的劳动力同生产资料、消费资料的社会价值和市场价格的形成过程,是没有本质区别的。
      在教育产业中,教师承担着职业经理人和产业工人一身二任的职能。一个合格的成熟的教师,已经把学习时的投入资本化,是经营自己人力资本的劳动者。他们用教学方法把常识和技能加工到学生的劳动力之上,使之成为不同领域不同档次的劳动力商品。学生劳动力价值的提高是由教师的教学劳动和学生的学习劳动共同创造的。教师的劳动物化在学生的劳动力这个潜在的商品上,当然是一种创造价值的劳动。
      教师劳动的特殊性质,使他们在整个劳动过程中都一直在进行着自己劳动力的扩大再生产。他们在加工劳动对象的同时,也在加工着自己的劳动力,提高着它的价值。也就是说,教师在劳动过程和劳动力再生产过程中都在经营着自己的人力资本,所以其人力资本的增值是相当迅速的。因此,在按要素分配的市场经济中,教师的收入中包括越来越大的剩余价值M0是理所当然的。科研人员的情况与教师是基本相同的,只不过是劳动对象和产品不同而已。
      教师研究员阶层从事的是生产性、创造性劳动,经营的人力资本也是生产性资本。他们的劳动不仅要具备科学的态度,而且需要民主的环境。没有科学和民主,他们人力资本的价值就不能真正实现和增值。所以,他们是是科学和民主的天然载体,是社会进步的主要推动力量,是先进生产力的天然代表。
      职业经理人阶层在经营物质资本的同时也经营着自己的人力资本,同教师和研究员阶层一样,基本收入公式也是P=V0+M0。但是职业经理人在出资人认可的条件下可以获得M1,有机会转化为资产阶级,而教师和研究员阶层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是不可能获得M1的,不改变职业,不可能转化为资产阶级。所以,这两者是同一个阶级内两个职能位势不同的阶层。如果教师和研究员一旦占有了他人的劳动,不是进入资产阶级队伍的问题,而是一跃成为封建官僚买办阶级的成员,因为他获得的剥削收入是权力分配的产物。
      目前,我国的教师队伍产生了两极分化,非义务教育产业化过程中出现了产业垄断和权力资本化现象,教师这个神圣职业的光环已经被冷淡无情的现金交易所亵渎。现在许多大学奢华、浪费的程度和许多地方政府不相上下,教育质量和教育结构与国民经济发展的要求差距却越来越大,只见新大楼,不见新大师。从事义务教育工作的教师特别乡村教师,相当多的人被挤入了市民工甚至农民工的行列,不仅工资微薄,还经常被拖欠。这不仅剥夺了他们劳动力扩大再生产的权利,而且使相当多的人处于劳动力萎缩再生产状态。这种非常扭曲的社会现象已经持续多年,至今没有根本改变的迹象。
      那些背弃科学与民主精神,屈从于金钱与权力,鹦鹉学舌地只讲套话和假话的所谓教师和科研人员,不过是封建官僚买办阶级的附庸,是愚化学生和民众的牧师。他们混在教师和科研人员队伍之中,不仅不创造价值,反而和封建官僚买办阶级一样,是社会的寄生虫。虽然他们没有权力,却是权力资本化的产物。人民群众也早就看清楚了他们的嘴脸,是不会把他们看作劳动阶级的。在建国初期,人民政府承认几乎所有教师在旧社会的工龄,只是不承认政治教员的连续工龄,就是因为他们是旧政权的卫道士,不属于劳动阶级。在我国目前的政治气候和社会环境下,如果政治理论方面的教师只是形式上和政策文献保持一致,只让学生死记硬背,他的劳动也不是创造价值的劳动,至多是一个政治思想工编辑,从事的是政治思想教育工作,属于第三产业劳动阶级的成员。如果这些人的收入达到了常识劳动阶级的水平,其超过劳动阶级的收入就属于权力租的范畴。科研机构的情况要好于教育部门,但学术地位官僚化和学术造假的问题也相当严重。
       既然在理论上教师研究员阶层是先进生产力的天然代表,是常识劳动阶级的精神领袖阶层,中国共产党对这个阶层的健康成长壮大必须给予高度重视。目前这个阶层有相当数量的中青年加入了民主党派,并成为十分活跃的骨干分子,这当然是好事,但同时说明共产党的吸引力有所减弱,基层组织对他们的培养不够重视。许多基层组织政治生活不正常,严重缺乏民主,只强调党员与党中央保持一致,不倡导党员独立思考,甚至形成一种对一把手惟命是从的思想氛围。学术研究是创造性劳动,一旦人们丧失了独立思维的权力和能力,还能出什么科研成果,只能是照抄照搬、演绎文件。于是,相当数量的人变成了官厅学者,另一些人不断被边缘化,郁郁寡欢,感到自己丧失了精神家园,或者成为持不同政见者。解放思想必须高举民主科学的旗帜,从根本上改变这种局面。

(编辑系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前副院长,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
 

_
  上一篇:农业创业创新主体培育路径研究
下一篇:政府企业和非政府企业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