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30期 2009年>> 政经新解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9/24
和谐社会
刘福垣

        和谐社会是社会矛盾的同一性大于对抗性阶段的社会状态。迄今为止,除了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人们看到的都是人欺压人、人剥削人的阶级社会,历史和现实似乎都是不和谐的社会,只有历代先贤憧憬和宣扬的大同社会才是和谐社会。其实,没有和谐人类早就毁灭了,哪里还会有五千年的文明史?!关键是如何认识和谐,应该追求什么样的和谐。大家不能把和谐社会抽象化、理想化甚至宗教化,使之成为一句可望而不可及的空话或套话。在我国特殊的政治经济条件下,社会保障是社会和谐的基础,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过程就是社会和谐的构建过程。只要正确认识和充分利用中国特色,解决了社会保障问题,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只是举手之劳;如果继续浪费中国特色,用强制储蓄商业保险冒充社会保障,即使资本主义的和谐社会也将是遥遥无期的,等待大家的将是不断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动乱。我国目前正处在这两种前途、两种命运战略决战的关键时期,完整准确地把握社会和谐的科学内涵,选择正确的构建途径是至关重要的。


      一、必须正确认识和谐在矛盾中的地位
       任何事物都是矛盾的对立统一体。矛盾的两个方面,既对立又统一,和谐是矛盾统一性或同一性的人性化表述,是矛盾双方所处的地位比较稳定、同一性相对大于对抗性、矛盾转化相对缓慢平稳的状态。没有和谐即没有了同一,对立也就不复存在,矛盾就消失了,或一个事物被另一个事物所代替。如果大家说没有矛盾就没有世界,也等于说没有和谐就没有世界。事物内部矛盾两个方面同一性的大小、和谐度的高低,决定事物的稳定度,决定事物在一定矛盾状态下、一定质的状态下存在的时间,即决定事物的生命周期及其各个阶段的长短。对抗性矛盾和处于对抗性阶段的矛盾,同一性的基础在客观上已经不存在或所剩无几,必须靠毫不妥协的斗争,靠一方消灭另一方从根本上解决矛盾,而不是徒劳地恢复同一性,用稳定和谐来阻碍矛盾的转化发展的进程;非对抗性矛盾的双方虽然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也必须靠不断的斗争或抗争来提高矛盾的同一性,逐步消弭对立性,达到稳定或解决矛盾的目的。力量相对平衡是矛盾双方达到稳定和谐状态的前提条件。
       和谐社会是指一个社会主体生产方式内在矛盾的双方对既定的利益格局比较认可、对抗性相对缓和、同一性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在人类社会的不同时代,阶级矛盾的两个方面,既有利益冲突的对立性,也有利益一致的同一性或和谐性。如果没有对立性,就不会形成矛盾的两个方面,不会形成不同的阶级,也谈就不上什么和谐;如果没有和谐性,也就是说失去了彼此同时存在的可能性,一个阶级消灭了另一个阶级,同时也就消灭了自己原有的阶级属性。阶级矛盾双方的对立是以相互依存、相互需要为前提的。这种互相依存和需要就是矛盾双方的和谐性。当然这种低层次的和谐是难以持久的,阶级社会都是在天下大乱和天下大治交替中度过的。
      只要一个生产方式的历史使命没有完成,不管阶级斗争达到如何惨烈的程度,最后都要恢复到相对和谐状态。农民和地主、工人和资本家的斗争不管多么激烈,甚至达到推翻旧政权的程度,但都是“改朝”而不能“换代”,地主阶级的统治不是农民推翻的,大资产阶级的统治也不是无产阶级推翻的,他们是同归于尽的,取代他们的是代表新生产方式的社会力量。从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是统治阶级不得不让步,使对立的双方恢复到矛盾同一性弹性范围内的相对稳定状态。和谐是以矛盾双方理性的让步为条件的,一方认可另一方的经济剥削;另一方承诺不再超经济剥削。这就是阶级社会的所谓和谐。
      和谐的程度是由劳动力和生产资料的结合方式决定的,不同生产关系的和谐度,具有不同的质的规定性和弹性范围,这是不以矛盾双方哪一个方面的意志为转移的。如果矛盾双方的力量失衡,和谐低于必须保持的弹性限度,社会就会出现危机。从天下大乱恢复到天下大治,就是重新构建社会和谐状态的过程。
       人类社会的和谐状态只能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社会和谐状态,不要把社会和谐绝对化、理想化。所谓和谐社会状态,是相对于主要矛盾的同一性偏离了生产方式内在要求的社会状态而言的,即是相对于不稳定或动乱的社会状态而言的,是相对和谐、相对稳定的社会状态,不是没有矛盾、没有斗争的社会状态。如果没有了矛盾,没有了斗争,也就没有了和谐。共产主义社会是高度和谐的社会,但也达不到绝对和谐。绝对和谐就如热力学第二定律的熵寂、佛学的空无一样并不存在,大家只能追求相对的和谐。不同历史阶段有不同历史阶段的和谐,层次是不断提高的。人们在追求更高层次和谐的时候,往往痛感当前的不和谐,而回过头去,眼前的不和谐比过去的所谓和谐要和谐得多了,谁也不想回到过去的和谐状态。社会主义社会也不是永远处于和谐状态,在人们追求更高层次和谐状态的时候,也会产生社会冲突,也会有相对不和谐时期。没有矛盾的社会客观上是不存在的,只要有矛盾,矛盾运动就不可能永远处于一种状态。实事求是地说,和谐永远是一个愿景,现实总是不和谐的。如果人们把现实看作是太平盛世、和谐社会,社会就不能发展不能进步了。


      二、和谐社会不能建立在两种生产方式的基础上
       大家还应该清醒地认识到,社会和谐是主体生产方式内在矛盾同一性大于对抗性条件下的社会状态。人们现在大声疾呼构建和谐社会,说明已经正视了我国当前的社会状态不是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客观事实,这是一大历史性进步。在大家必须面对的各种社会矛盾中,既有对抗性矛盾,又有非对抗性矛盾,和谐社会的历史前提是非对抗性矛盾上升为社会的主要矛盾。大家不可能在两种生产方式并存的条件下构建统一的和谐社会,更不可能在对抗性矛盾还是主要矛盾的条件下构建和谐社会。
       我国工农业两种生产方式、城乡二元社会结构,属于不同时代的生产方式和社会结构,原有的同一性已经消耗殆尽,几乎没有同生共存的经济基础,一方的发展就是另一方的消亡。如果没有外在的阻力,这个矛盾早就被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所代替,成为国民经济中行将消亡的次要矛盾。这个矛盾在我国当前的历史条件下,具有极为扭曲的成因和阶级基础。现实的农业劳动生产率早就可以允许80%以上的农业人口离开农业和农村,小生产方式存在的社会分工基础早已不复存在,大家也找不到公开的地主阶级。代表现代化生产方式的是包括农村人口在内的广大人民群众,而后者为了我国社会的所谓稳定和和谐做出了并正在做着巨大的牺牲。
       我国的农民群众是我国工业化、城市化、市场化的先锋队。所谓农工潮,就是他们用非暴力方式冲破封建主义生产方式和社会结构的牢笼,试图改变社会身份,加入现代化潮流的新形式的伟大长征。这个规模超过1.4亿的农工潮是一个规模宏大的宣言书,它向世人宣告:中国农业的劳动生产率已经达到从根本上改变农业小生产方式的水平;城乡生产方式或交换方式一体化的历史条件在客观上已经基本成熟;城市的上层建筑在层层设防,排斥来自农村的已经承担中国当代产业工人职能的劳动者,使他们一只脚在城里,一只脚在农村,难以割断与土地的传统纽带,享受不到正常的国民待遇;政府就地消化农民的政策捆绑式地在维持这种极为不稳定的所谓同一性,实际上是在阻挡历史车轮的前进,已经也必将继续是屡战屡败。
        如果大家不能在30年内化解这个汹涌澎湃的农工潮,就不可能有什么和谐社会可言。交通的拥挤、时间与资源的浪费、社会犯罪率的上升、社会秩序的混乱等等,这些20多年来大家司空见惯的现象不仅会越来越严重,而且必将爆发更大的政治和社会危机,我国将永远是一个农耕社会、发展中国家。大家要加速工农两种生产方式、城乡二元社会结构矛盾的转化,不能靠强化矛盾双方的同一性或和谐性,恰恰相反,要努力减少它们的同一性或和谐性,争取早日消灭这个矛盾。
        在生产方式对立的基础上靠小恩小惠缩小城乡的收入差异,提高工农、城乡的所谓和谐,等于用麻醉剂把农业剩余劳动力固定在农村和小块耕地上,这比城市的高门槛对农民的危害更大。城市的门槛虽然高,还有一亿多“候鸟”飞进去“觅食”,而中了麻醉剂的“候鸟”会飞回去把耕地争得更零散更细碎。
        如果换一种思维方式,靠减少农民来富裕农民,把城市建设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阶段、超经济实力在楼堂馆所和美化、亮化、绿化方面的投入用到社会保障、文教卫生等方面,降低了城市化的门槛,实现了人口空间结构的调整,这个矛盾还会像现在这样尖锐吗?农村还会有所谓贫困人口吗?发达国家和我国发达地区的历史实践已经充分证明,靠减少农民,化农民为市民,转变农业的生产方式来提高农民的收入,是唯一正确的选择。降低城市的门槛、善待进城的农民工,让他们顺利地转化为城市居民,这就是城乡统筹,就是提高城乡的和谐度,就是解放农业、解放农村、解放农民。我国的问题不是在农业、农村投入少了,而是工业太散了,城市的大门关得太严了。大家必须以只争朝夕的精神搬开社会保障、义务教育、医疗保健和普通民居四座大山,才能迅速化解工农两种生产方式的矛盾和城乡二元社会结构的矛盾,从根本上改变目前的高增长、负发展的扭曲局面。


      三、正确认识和处应当前的劳资关系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告诉大家:“当一种生产方式处在自身发展的上升阶段的时候,甚至在和这种生产方式相适应的分配方式里吃了亏的那些人也会热烈欢迎这种生产方式。”(《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188页,人民出版社1972年)从微观上看问题,资本主义的分配方式即按要素分配,在我国正处在这种上升阶段,大家还苦于大多数人口被套在小生产方式之中,没有进入现代化的生产方式。但是,我国目前的劳资关系并没有让工人阶级感到欢欣鼓舞,反而出现了国务院总理替工人讨工资、农民工短缺等十分反常的社会经济现象。这正说明和谐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每一种新的生产方式或交换形式,在一开始的时候都不仅受到旧的形式以及与之相适应的政治设施的阻碍,而且也受到旧的分配方式的阻碍。新的生产方式和交换形式必须经过长期的斗争才能取得和自己相适应的分配。”(《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187页,人民出版社1972年)
         建构和谐社会不是通过宣传、学习、教育和说教所能达到的,必须调整现存的既得利益关系。而调整现存的既得利益关系,不能不遇到那些寄生性很强的腐朽势力顽强的抵抗。大家共产党人不能容忍工人和农民已经沦为弱势群体的反常现象,必须利用大家的执政地位,坚决迅速地扭转这种局面。大家的党组织和党领导的工会如果不出面替工人主持公道,就会产生各种帮会甚至黑社会组织,劳资矛盾就会倒退到私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状态。
        如果大家不能充分利用中国特色,社会保障的覆盖面和保障度不足以达到在社会生产总过程中形成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程度,甚至把商业保险误认为社会保障,那么私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中国的发展将是不可避免的。这样构建的所谓和谐社会只能是资本主义的和谐社会,而不是社会主义的和谐社会。由于我国产业工人的主体队伍还处于流动性就业状态,还没有摘掉农民工的帽子,没有割断和小块耕地的传统纽带,即使想建立按要素分配限度内的资本主义和谐社会也是十分困难的。由于劳动力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工资低于劳动力再生产费用的现象是不可避免的。如果大家利用中国特色一步到位实现了按需分配的社会保障制度,工资低于社会保障标准的现象就会基本杜绝,劳资矛盾的和谐性即按要素分配原则受到破坏的概率就大为降低。
        与此同时,大家也应该引导人们正确认识国民经济发展规律,以平常心对待现阶段收入差异扩大的必然性。不能同发达国家和发达地区收入差异的回归超阶段地盲目攀比。在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一定阶段上人们收入差异的扩大是不可避免的,没有收入差异,就没有阶级和阶层,没有了劳资矛盾,还谈什么和谐?不能简单地把收入差异的大小作为衡量社会和谐与否的标准。
       在极度贫穷的条件下,一部分人多吃一口,另一部分人就可能会饿死。这个时候人们强调平均主义、集体主义、同舟共济是理智的选择;当社会劳动生产率提高到有了剩余,但剩余还不够多的时候,收入差异的扩大是不可避免的;当社会财富积累到一定水平,生理性消费已经不是人们的奋斗目标,人力资本对社会生产的作用越来越大,收入差异就会逐步缩小;当社会财富极大丰富之后,社会生产力的高度发展使人们的社会分工失去意义,财富作为一种社会关系也将不复存在,收入差异就消失了。
         大家只能追求生产方式本身所允许的和谐。在当前坚持按要素分配原则,实现按需分配的社会保障就是大家所能达到的和谐。如果不顾生产方式内在同一性的弹性范围,盲目地缩小由市场机制形成的收入差异,反而会破坏和谐。平均主义的分配原则既没有效率,也没有公平,使资方丧失了积累的职能,劳方也就丧失了谋生的机会。从而劳资矛盾就不存在了,作为劳资矛盾同一性的和谐自然也随之消失了,人们就会退回到普遍贫穷的状态。当前无论人们对现实的分配格局有多大意见,却很少有人希翼回到计划经济时代。
        在任何国家,人们之间收入差异的缩小都是中等收入阶层队伍扩大的结果。如果要中等收入阶层队伍扩大到足以决定一个国家收入差异停止扩大、逐步缩小的数量,这个国家的教育水平和劳动的科技含量必然使人力资本达到相当比重,而我国目前的发展距离这一水平还需要数十年的时间。况且收入差异的扩大和缩小都是市场机制的力量,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人为地缩小不该缩小的收入差异,必然破坏市场发展的规律,严重影响经济效益。所以,我国目前不应该急急忙忙地缩小收入差异,而应当在已经分化了的两极之间安装一个平衡器——社会保障制度。只要收入差异不是巧取豪夺产生的,而是按要素分配的正常结果,不管差异多大,社会保障这个平衡器就会使失业和养老的人过上现存生产力允许的体面的生活,没有后顾之忧,人们的心气就是平衡的,社会就能维持和谐状态。

(编辑系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前副院长,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

 _
  上一篇:日本国土规划编制的理论与实践
下一篇:任重道远迈步越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