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30期 2009年>> 文史杂谈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9/24
史林散叶(一)
俞剑明

       香碑与臭碑
        在云南省富源县胜境关,曾立有一块“香碑”,即闻名遐迩的“鬻琴碑”。据《平彝县志》记载,清康熙四十年至五十一年,浙江钱塘人孙士寅任平彝(今富源)知县。孙以教化治民,轻徭薄赋,兴利除弊,深得民心。后来,孙士寅迁任地方时,竟因路费不足而将祖上传下的一张古琴作价出售。老百姓感念这位清官的为政清廉、造福一方,就在云、贵两省交界的胜境关,立了一块“鬻琴碑”,以示纪念,后人称之为“香碑”。
“臭碑”现存于云南省路南彝族自治县学问馆,碑题“路南县,贪官许良安遗臭碑”。民国年间,路南县县长许良安横征暴敛,强取豪夺,激起民愤。许良安惶惶不可终日,最后落得个弃官出逃被罢免的可耻下场。路南百姓为一解心头之恨,别出心裁地为许良安立下一块遗臭碑,以警示天下的贪官污吏。


        三利与三益
        唐代《朝野佥载》中,写到唐太宗一则颇富戏剧性的弈棋故事。
一天,唐太宗召吏部尚书唐俭下围棋。对弈中,唐俭丝毫也不相让,连连把棋子布于有利位置。唐太宗面临输棋,勃然大怒,立即停止对弈。之后,下令把唐俭降职到漳州为地方官。尽管如此,唐太宗仍怒气未消,召来大将尉迟恭(字敬德),宣称:“唐俭轻我,我欲杀之,卿为我证验有怨言指斥。”硬要尉迟恭去搜集唐俭对唐太宗发牢骚、讲怪话的证据。在盛怒的唐太宗面前,尉迟恭无可奈何,违心地表示遵命。
        尉迟恭回家后,思想斗争十分激烈,最后还是下定决心,不能以假证据诬陷唐俭。次日,当唐太宗要尉迟恭面质唐俭对唐太宗说了不恭不敬的坏话之时,尉迟恭忽地跪倒在地,叩头禀说:“臣实不闻。”唐太宗连问数次,尉迟恭仍回答确实未闻。对此,唐太宗大怒,把手上所持玉板摔碎于地,愤愤地拂袖而去。
        过了一段时间,唐太宗突然下令准备宴席,传旨召三品以上官员到宫中赴宴。在宴席上,唐太宗对众官员宣告,尉迟恭未强加假证于唐俭,有三利和三益:“唐俭免枉死,朕免枉杀,敬德免曲从,三利也;朕有改过之美,俭有再生之幸,敬德有忠直之誉,三益也!”并当场赏给尉迟恭绸缎一百匹。众官员目睹唐太宗勇于自己纠正错误,一个个感动得热泪盈眶,齐声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假山与血山
       宋太宗时,姚坦在益王府为官。益王有一座园林,尝在园中置假山,布置新奇。一日,召僚属观赏,大家都赞不绝口,惟独姚坦搭拉着脑袋,满腹心事地不去观看。
        益王来到姚坦跟前,问他为何对假山不感兴趣?姚坦回答:“我见此山,如见‘血山’!”益王追问:“为何会有这怪怪的感觉?”姚坦说道:“臣在田舍时,见州县吏卒督税,农民父子兄弟,受鞭笞苦痛,伤心之泪满面,殷红鲜血满身。这种假山之类,都是黎明百姓备受惨痛所出,和血山有什么不同?所以我实在不忍心去观看。”益王听到这里,满肚子的不开心。
        有人很快把姚坦的这番话,报告给了皇上。宋太宗沉思一番后说:“为了庭院建筑,伤民如此,何以山为(造什么假山)?”命拆除之。   


         莱菔子与红顶子
        “莱菔子”是中药房里一味中药,也就是大家俗称的“萝卜子”,很不值钱。
         清代某年,慈禧太后做寿时,因贪食佳肴而病倒,她命御医每日送上“独参汤”进补。开始疗效尚可,后来非但不见效,反而头涨、胸闷、食欲不佳,还动不动发怒、流鼻血。众御医束手无策,于是张榜招贤:“凡能医好太后之病者,必有重赏。”转眼三天,有位走方郎中对皇榜细加琢磨,悟出太后发病机理,便将皇榜揭下。郎中从药箱内取出三钱莱菔子,研细后加点面粉,调些茶水拌匀后搓成三粒药丸,用锦帕包好呈上,并美其名为“小罗汉丸”,嘱咐一日服三次,每次服一粒。说也奇怪,慈禧服下第一丸后,鼻血顿止,两丸下去,闷涨全无,第三丸服下不久,竟然想吃饭了。慈禧大喜,即赐郎中一个红顶子(清代官衔的标志)。“三钱莱菔子,换个红顶子”,很快便在京城传开了。
        此案众多御医束手无策,却被一个走方郎中一药中的,这郎中是断断不敢以身家性命与慈禧开玩笑的,靠的是慎思明辨,并无侥幸成分。三钱莱菔子治愈此等大症,正如杭州话所说:“药对方,喝口汤;药不对方,哪怕船来撑!”


       豆腐与革命
        豆腐是正宗的中国国粹,有人甚至提出,豆腐应列为中国的第五大发明。令人奇怪的是,其他四大发明都有别国与中国争,唯独豆腐一点争议都没有。金融风暴袭来后,不少西方国家连中产阶级都勒紧腰带,提倡“素食主义”,中国豆腐的销路好得一塌糊涂。
        发明豆腐的据说是西汉时的淮安王刘安,而让豆腐冲出国门、走向世界的则是晚清重臣李鸿藻的公子李石曾。与他思想保守的父亲不同,李石曾思想很是新潮,对功名不感兴趣,不到二十岁便去巴黎开了家豆腐企业。
        李石曾在海外多年,却始终学不成洋模样。身穿西装,却扎个中国的裤腰带,西装上边的口袋里,放的不是手绢,而是塞满了蒜瓣。为了让国粹没有丝毫走样,李石曾豆腐企业无论是师傅还是小工,一律从国内找来。那个后来帮助梅兰芳改革京剧的齐如山,当年就曾给他送去过几十位。
        就这样,洋人们尝到了正宗的中国豆腐,而李石曾也大大地发了洋财。发了财的李石曾在政治上却不安分。因好友张静江是孙中山的铁杆,李石曾也开始资助起孙中山的革命党来。当年孙中山与张静江有过约定,孙中山没钱化了,便给张静江拍个别人难以破译的电报,“A”代表一万,“B”代表二万,“C”代表三万。张静江每次接到电报,便赶快去找李石曾。李石曾二话不说,按照电报上的A、B、C去取款,交给张静江从巴黎汇给孙中山。李石曾的父亲所忠于的大清皇朝的最终被推翻,与李石曾一笔笔汇出的卖豆腐赚的那些钱,多少有点关系。

 _
  上一篇:日本国土规划编制的理论与实践
下一篇:和谐社会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