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30期 2009年>> 发展时评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9/24
应对危机和市场化改革
入 化
所有奉行“计划经济”模式的社会主义国家,“在劫难逃”的僵化和短缺,宣告了市场化改革的必然。而由中国改革30年的历史性变化证明的,恰恰是改革市场化取向的英明正确。
      读到《学习时报》总编辑周为民《从当前危机看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一文,是在《特供信息》对其进行转载之后。文章不长,但道理深刻,且几无赘语,是一篇干净利落的好东西。
      他从当前的国际金融危机说起。的确,已经有太多的人在那里调侃“美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了。你看,不是政府出手救市,就是国家向私人银行注资;不是政府在检讨对金融机构疏于监管,就是总统开始强力干预“高管们”的奖金分配。
       对了,是得质疑一下美国的制度。但周先生质疑的结果,不是人们那些不假思索得出的似是而非的结论。恰恰相反,危机是“政府对市场长期实行不当干预的结果”。由此,读者的眼睛一亮,引发了阅读的兴趣,便自 然而然地一路下去。
        一般地说来,对于微观经济的市场调节,大家还算是相当信服的。但对于宏观经济是否同样有道理,很多人就非常有保留。这下子美国捅了这么大的篓子,正好给上述的言论做了注脚。于是,类似“新自由主义”立场的人士,一概噤若寒蝉。
      周先生的观点不同凡响,一出手就来了个天翻地覆。你把账记在市场的一边,我还偏不,就是政府惹的祸:“重大的危机,往往是市场机制受到系统的、有组织的干扰以后,长期累积并最终爆发的结果”。而最有能力造成这种干扰的,正好就是政府。
      至于中国的困难,并非可以“一概归咎于外部危机的冲击”。正好相反,“主要是大家自己的问题造成的”。对此,我早已说过,这“不仅仅只是在金融领域,实际上是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双碰头’;也不仅仅只是在外部,实际上是外部条件和内部‘根据’‘双碰头’;更不仅仅只是在短期因素,实际上是短期的周期性因素,和长期的素质性、结构性、体制性等深层次矛盾的‘双碰头’”,原本就是一个三重意义上的“双碰头”。
      而改革的阻滞,恰恰是增长方式长期得不到有效转变的症结所在。这在微观领域多有表现,譬如“铁饭碗”、“大锅饭”的回潮,“国进民退”的反复,创新创业精神的退化,如此等等。而在宏观领域,有些则从一开始就还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突破,譬如国民收入分配结构的长期失衡、城乡二元结构体制的依然故我,部门林立、行政垄断和“法条主义”,如此等等。
      记得2007年底提出的宏观经济调控方针是“两防”:一防经济由增长过快转为全面的过热,二防物价由结构性上涨转为全面的通货膨胀。但事到如今,恐怕在政府一系列的重拳出手之后,要提出新的“两防”了,即一防旧体制复归,又是计划经济、政府万能;二防旧模式复归,又是“萝卜快了不洗泥”,照样大量耗费、大量污染。
      中国的体制机制,恰如周先生分析,由于深厚的封建主义传统,加之对马克思主义的教条主义理解,以及历来堪称纯正的“明君意识”和“清官思想”,天然地会倾向于崇尚政府、迷信计划。然而,所有奉行“计划经济”模式的社会主义国家,“在劫难逃”的僵化和短缺,宣告了市场化改革的必然。而由中国改革30年的历史性变化证明的,恰恰是改革市场化取向的英明正确。
       对于市场经济,大家不能说就真正懂了多少。就连自诩市场经济鼻祖的美英等发达国家,也需要从这次危机中进行反思。在人类社会还不具备实行计划经济前提条件的相当长的一个历史时期内,市场经济本身也还有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美国有美国完善的任务,中国则有中国完善的任务。若是简单地将别人在新的发展阶段遇到的问题,直接来证明自己的学习已经可以中止,那是非常可笑的。这种情况就像是一个中学生,揶揄大学生遇到了一时无解的难题一样。
       大家的民族有时比较健忘,有时又流于浅薄,这都是些与大国崛起格格不入的毛病。但愿这次危机,不要让美国人变得聪明起来,而大家的民族反而因为忘乎所以变得愚蠢了。
 _
  上一篇:日本国土规划编制的理论与实践
下一篇:从当前危机看政府与市场的关系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