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29期 2009年>> 海外视野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9/23
看不尽的日本
刘少才

      一、美丽洁净的日本
       航海生涯20年,我有过几十次到日本的经历,北到日本较大的四个岛屿之一的北海道岛,南到小得不能再小的冲绳岛和与我国台湾岛隔海相望的石垣岛,今年去了日本内地多城市,现在回忆也很难说清我究竟去过多少个日本的城市。
        1977年,我随“长湖”号油轮第一次去日本的一个油港,因为远离市内,卸油速度又快,没有下地,故对日本没有多大印象。1978年初,我随“云海”号散装船去日本佐世堡一个船厂修船。最初,日本给我的印象是美丽、安静、整洁的国家。大街小巷、高速公路尽管车流如潮,但司机从不轻意按喇叭,码头上如此,商业区如此,居民区更是如此……总之,无论你走到哪里,都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处处看得出是精心管理的痕迹,走在大街上真可谓是一尘不染。佐世堡地处九洲岛北部,纬度与我国的连云港基本平行,但由于整个日本是受海洋气候影响,除北海道以外,基本四季常青,这里无风无沙,加上大街小巷均是水泥路面,故无尘可言。不论是闹市区还是居民区,也不管是工业垃圾和生活垃圾均装袋投放固定地点或箱内,有关部门的垃圾车每天上午9时前将全部垃圾清理完毕,再用高压水枪冲洗干净。这种景象无论是我到过的大城市如神户、大阪、名石屋、横滨、川崎、福山,还是那些小城市如东海、水岛、大分、姬路等都是如此。当你走进菜市场和水产品市场,就会惊奇地发现,这里不但卫生好,菜也十分干净,就连那些地下果实如土豆、地瓜、花生、萝卜也处理得非常干净。鱼市都是封闭式空调市场,绝没有异味和苍蝇。
        日本居民住宅区,楼、树、草坪布局合理。一部分富裕的日本人都住着花园式别墅二层小楼,楼下有个种着花草的小天地,外加车库。整洁和清雅都是中国普通城市无可比拟的。每一幢小楼看上去都很精致,造型各异,方方正正的庭院,满院郁郁葱葱的花草。在日本的居民区内相距不远准有一个小花园,早晚供人们休闲用。初来乍到,大家曾担心在大街上找不到公厕,有经验的老海员就把你引到小巷或居民区,有花园的地方就有公厕,不过这个公厕可与大家农村那种公厕不同了,瓷砖墙壁瓷砖地面,抽水马桶、洗手池、水龙头,卫生纸、香皂一应俱全,均是免费的。


       二、讲究礼节的日本人
       初到日本时,你向当地人问路或问点什么事,对方都是点头哈腰回答你,弄得你非常不好意思,仿佛不是你在问人家,而是人家有求于你。在日本无论何时何地你都会看到身边的日本人点头哈腰地说着什么,每个日本人都是规规矩矩、客客气气的。不管是对初次见面的陌生人,还是极熟悉的老朋友,甚至一家人也是如此。那些“你好、谢谢、多关照、多保重、打扰了、失礼了……”,一大堆在许多中国人看来啰哩啰嗦的词儿,日本人说起来却显得极其自然,这也是日本人日常生活中最基本的礼节。就是我经常与日本电台来往业务电报时,也可感到日方电台工作人员不但手法正规,开始与结束总使用国际规定的问候语,让人感到对方工作有序又有亲切感。
        日本人守规则的自觉性也是让人十分吃惊。在十字路口只要红灯一亮,哪怕夜深人静无车无第二者,他也会规规矩矩地停下来。更令人感慨的是人与车相行的方向发生矛盾时,总是车先停下。在日本的第二大城市名古屋就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大家一起下地的一位老水手抢红灯过马路时差一点被正常行驶的汽车撞上,汽车的刹车声曾使大家和过往行人出了一身冷汗。心想挨一顿洋人的骂是避免不了的,还没等这位老水手回过神来,却见司机探出头来,用英语说了句对不起,要在大家国内,吃一句“你找死啊!”还算轻的回报。
        在日本最繁华的商业区,最热闹的旅游景点和车站,即使没人维持秩序,也没人说一句多余的话,更没人喊、没人挤、没人抢,每个人都安安静静、规规矩矩的排队、走路、购物。对日本人的这种循规蹈矩,世人评说不一,有的认为过于做作与刻板,有的则认为是一种高度文明表现。作为中国人很难把过去血腥屠杀中国人民的日本侵略者与现代文明的日本人相提并论,尤其是深受其害的大家的父辈很难扭转这个弯子。我第一次离家要上船去日本时,我年迈的父亲用亲身经历讲述他被日本鬼子抓劳工九死一生的过去,声声泪,句句血,让我到日本不要下地。几十年过去了,有一个体会是共同的,那就是文雅总比野蛮要好,秩序井然总比混乱要强。


       三、紧紧张张的日本人
       日本人素有“工作狂”和“拼命三郎”之称,但到底 怎样“狂”,怎样“拼命”,我还是从多年去日本所见所闻感悟到了。我除了每年都有到日本的机会,更有几年是专跑日本到国内航线的记录。1976年和1982年“长湖”和“银湖”号油轮,1985年和1987年的“丰台山”和“丰平山”号杂货船,1993年“海发”号散装船都专跑日本航线。日本人遵守时间,这也是到日本给我最初的印象,引水员说8点上船,他乘坐的交通艇7点50分就准时靠上我船。码头工人上班着装整齐,皮鞋、工作服、安全帽、手套,这是一般国家码头工人无法与之相比的。他们8小时工作时间内就是拼命干活,即使是30多度以上高温的货舱里也是如此。在这种强体力劳动的中间,有一段暂短的方便和喝饮料时间,除此之外,工作时间不许擅离岗位。据说,日本人从小就被灌输一种观念:日本国土狭小,资源匮乏,只有拼命工作才有饭吃。走在日本的大街小巷,看到的人多是行色匆匆,那种“闲庭信步”似的悠闲者极少。那些高科技和电脑控制的生产线就不是大家的能体会到的了。我有过多次靠日本钢厂装运钢材的经历,整个日本没有矿砂资源,一律靠进口,炼成钢材再出口。偌大的钢厂只见矿砂船井然有序地工作,而厂内几乎很难看到人影,只远远看到烟囱冒着徐徐的白烟,在最终端的车间,钢材就像流水一样流了出来。一切都是微机操纵作业,远远望去,好像没有任何生机,其实是高科技和体力劳动有着巨大的反差,码头装卸工算是日本最原始的体力劳动者了。


       四、繁荣的日本经济
        作为局外人和非经济领域的研究人员也没有必要从整个日本的国民经济总值和人均收入入手去研究探讨。日本战后突飞猛进的经济和工业走向世界前列已举世公认,头几年就有“亚洲四小龙”之称。尤其是日本的电子工业已有“独霸全球”之势。在水运系统的任何角落,只要有船,这几年兴起的卫星通讯都与日本的先进卫星接收、发射有关,远远都能见到船顶有一个蘑菇状的卫星接收天线,上书JRC字样的就是日本JRC企业的产品。先进的船舶通讯设备如气象传真机、气象飞行警告自动接收机、航海雷达及所有的助航仪器都产自日本。陆地跑的摩托车、水上行的机动艇机器已遍布全世界。日本的家电走俏世界各个角落。不过日本家电的出口原则却与大家大不一样,他们是新产品的一等品在国内销售,二等品销往欧美等地,三等品才销往亚洲地区,据说这是意在培养日本人的一种国格。
        飞速发展的电子工业是永无止境的,日本人富有的表面体现就是家用电器经常淘汰,一是电器在原理上寿命到期淘汰了,二是随着新产品的更新换代淘汰了。在日本的居民区每天都能见到被弃的家电。上个世纪80年代,一些日本商人就瞄准旧家电行情,专门收购旧家电,然后再卖给中国和世界各国来日本的船员,为此,这些人曾一度发了旧家电的财。进入90年代,随着中国海员待遇的提高,旧家电已不再是中国海员眼中的目标了,这些日本人也大都转了向。
       作为“外国人”,无论你去过几次日本,也只能是走马观花,远远不能认识真正的日本。文明发达、富裕也绝不是日本的全部,从50年代到80年代,日本始终处于高速发展阶段,由一个千疮百孔的战败国一跃而成为世界瞩目的经济强国。这几年不断有日本人将投资目标转向中国,大部分日本人认为:21世纪将是中国的世纪,现在在国内好多城市都可看到日本在中国的独资企业。

(编辑单位:辽宁省凌海市广播电视局)

 _
  上一篇:德国空间规划的理论基础与主要特征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