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29期 2009年>> 一线建言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9/23
村庄地域特色解析及其规划保护研究——以浙江永康村庄为例
杨红芳

      长期以来我国规划建设主要集中在城市,对于村庄规划缺乏研究,在规划理论、方法和技术规范、实施对策等方面,有许多需要研究探索的课题。从城市化进程中保护城乡学问地域特色和聚居形态多样化的角度,如何在快速、有效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的同时,保护村庄的地域特色,延续传统的乡村聚居形态,是十分迫切需要加强研究和规划实践的方面。


       一、村庄地域特色解析
      (一)传统村落形态
       1、家族聚居
       家族聚居是中国古代传统社会村庄组织的主要形式。其产生与我国延续了几千年的农业社会有着密切的关联。无论是浙江兰溪的诸葛八卦村,还是闽西的客家土楼,都是家族聚居的典型。如www.yabovip11.com永康市李店村,村民绝大多数姓李,这是家族聚居最为明显的特征。村中心建有李氏宗祠。李氏村民属于当地的旺族,李姓人世世代代在此繁衍生息,时至今日 ,已经发展成为中心城区郊区规模最大的村落。
       2、紧凑型村落布局
       浙江中部平原的村庄多为密集型村落布局。从图1、图2可以看出,村落内道路细长,成鱼骨状,大部分村民住宅集中,建筑间距狭窄。这种布局形态主要与江南地区夏季炎热的气候条件有关:紧凑的布局可以利用建筑物遮挡太阳直射。
       3、以祠堂为中心的村落组织形式
       对永康市部分村庄的调查发现,无一例外地以祠堂作为村落的中心。虽然祠堂不一定是村子的地理中心,但是它是村里风俗仪式和村民交流活动的中心。李店村的中心原本是宗祠(图3),即便是在建国后,宗祠作为村庄中心的地位亦延续了很久,这从原村政府办公楼和村卫生院的选址可以得到证明。
       4、院落型居住单元
       院落型的居住单元一直是中国民居的主要组织形式。南方的民居建筑院落由于日照相对强烈而演化成较为狭小的空间——天井,但是这没有影响它在民居建筑中的重要作用。图4是村老房子区中截取的一个片段。一进或两进的院子布置在住房的南面,要进入家门,首先要经过院子,可以说是“无院不成家”。
        院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我国自古就有在院子里植树、养花鸟鱼虫的传统,像是一个精心打扮的小花园。人在院子里会友、纳凉、洗刷……体现了浓郁的生活气息。
      (二)水塘的重要角色
       有别于太湖流域河网交织的村庄形态,盆地地区河流较少,以密布的水塘为其主要地域特色。在没有供应自来水的阶段,水塘是当地村民生活用水的主要来源。在笔者接触的村庄中,小东陈村(282人)有两大一小,三个水塘;下宅方村(230人)有两大三小,五个水塘。李店村(约2300人)是水塘非常密集的一个村庄,一共有大小水塘17个,其中村内15个。(图5)
        1、水塘的作用
       “山和水都是自然界中极富诗情画意的一种审美对像。在古典园林中自是不必多说,即便是在村庄聚落中,见到一方水塘,都会产生豁然开朗、心旷神怡的感觉。”周围白墙黛瓦的房子倒影在里面,又是另外一种景象。
       水塘一般布置在村主要道路的一侧,道路到这里放宽,水塘边往往有一块空地。可以说这里是一个独特的广场,是村民之间主要的交流场所。水塘相对水乡的水埠能聚集更多的人,因为水塘周长较长,而水埠毕竟宽度有限,且常常要受到行船的影响。可以想象:每到中午或者傍晚时分,村里的男女老少放下手中的农活,在这里汲水、交谈的欢乐场景。
        2、水塘与宗祠等公建的关系
        把宗祠、书院等公共性建筑环列于池塘的周围而形成村庄的中心,这种手法在我国传统的村落布局中很常见。调查发现多个村庄采用这种布局。李店村的宗祠环水塘而建,水塘东西向长约26米,南北向长约15米。形状规整,驳岸由石块堆砌,显然是先祖规划的结果。它承载的功能就没有汲水、洗衣、淘米之类的琐碎家务这么简单。村里的嫁取、丧葬等风俗仪式都为它所见证。解放后,村卫生院和村政府办公楼也集中于此,形成了公建环列水塘的格局。新的政府办公驻地兼村民活动中心选址于水塘北面,和新建的农贸市场形成了一个新的村庄中心。传统的布局手法在这里得到一定程度的继承。
        (三)晒场的功能
        除了水塘周围的空地,晒场也是一个一定意义上的广场。笔者接触的当地村庄中每个都有面积不一的晒场。李店村有三个晒场(图6)晒场的存在和当地的农业特点有关,晒场原本的功能是晾晒收成的农作物(水稻、小麦等)。但是目前这一功能逐渐消失,主要原因是农业不再是江浙一带农民谋生的主要手段,农民个体经营或者在本地企业打工的人数远远超过单纯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口。与之相对应,晒场最初的功能衰退,代替的是商业功能和交通功能的兴起。
       李店村最大的晒场面积达17000M2,西侧紧邻过境道路。村里不经常的集市贸易和学问娱乐活动也在这晒场举行。另一方面,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汽车作为交通工具在农村已不鲜见,晒场就自然成为村里各类汽车的停放场地。这一变化过程使得晒场接近真正意义上的城市广场。
       (四)村庄道路结构
        村庄聚落的道路结构和它的规模有直接的关系,规模越大结构越复杂。根据道路网组织情况将平地村庄道路结构大致分为三种类型:一是以一条街道贯穿于整个村庄的形式,适合于规模较小的村庄。二是“十”字街作为全村庄的基本构架。三是网络式的格局形式。一般存在于规模较大的村庄。
        李店村的基本构架属于网络式格局(图7)。村庄路网组织不像城市街道那样排列整齐,呈棋盘状,而是路随地形自由弯曲,路与路之间不保持平行或者垂直的关系,往往成任意角度,表现出随意性,从而形成丰富的街道景观。


      二、村庄建设中的地域特色危机
      (一)村落解构,地域特色消亡
        随着现代传媒的出现,城市生活和科学技术对农村的辐射日益强烈,村民生活方式越来越趋向于城市模式。另一方面,外来学问的冲击也逐渐改变着人们的审美观念。村民的追求和思想变化自然反应在他们所建造的家园上。
       1、传统居住形态的变革
        ①家族聚居的解构——在市场经济的冲击和现代传媒的引导下,先富裕起来的农民有一部分选择去城里买房定居。原来的旧宅被废置,直接导致了“空心村”的出现。在调查的几个村庄中,部分民房无人居住,由于年久失修而面临坍塌的危险。同时,村庄外来人口增多。这种情况在靠近开发区的村子里表现很明显:外来务工人员往往选择临近的村庄作为他们的租住点。这“一进一出”,使得家族聚居的传统正在慢慢改变。
       ②居住单元的变革——无论是北方的四合院,还是南方的客家土楼,都离不开一个院落。院落模式是一个封闭的、内向型的居住单元,是中国封建社会积淀的结果。然而,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生活方式和传统习惯的改变,旧的居住形态与住宅建造模式已无法满足人们对量和质的要求。于是出现了鳞次栉比的新兴楼房。每家每户界限分明,房子样式西化,原本的院子被省略,原本鲜明的传统地域特色也因此不复存在。
       ③村庄中心的转移——当前,李店村祠堂的中心地位已被新的村委大楼和附近的农贸市场所取代。两个村庄中心在形式上有一点相同之处,即有一个面积相仿的水塘,这有助于形成中心良好的景观和视觉感受。以祠堂为中心是人们祭祖、庙会等传统风俗的需要;而以农贸市场和村委大楼为中心,是新时期满足人们商品交换和政治生活的需要。
        2、水塘面临的威胁
       虽然目前水塘还是村民生活用水的主要来源,但是随着村庄供水和排污纳入城市体系,水塘的使用功能逐渐衰退。目前不少村庄的垃圾收集点已经投入使用,但是村民们还是不自觉地将垃圾丢弃在水塘附近,从而污染水体。水塘的使用功能一旦废弃,这种污染势必加剧,而且由于村庄的建设用地受到严格控制,填水而建的情况时有发生。
       3、道路的结构和尺度
       ①道路结构的变化——改革开放以来,商品交换日益频繁。村庄的对外交通成为其发展的一个重要动力。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村庄外围形成了以对外交通为主要功能的道路。过境道路主要满足汽车等交通工具的需要,道路尺度增大,往往与村庄有一定距离,呈跳跃式发展。它们像磁场一样吸引村民住宅在其周围集聚。
        ②道路尺度的变化——在传统的老房子区,道路宽不过三米,窄的地段只能容一人通过(图8)。人们由村外经村口至道路空间,最终进入宅院,可以说经历了一个完整的序列:从宽敞空间渐次转入越来越窄小的空间的过程,同时其公共性逐渐减小,私密性逐步增强。这一系列空间变化的联系,构成了中国传统民居建筑完整多层次的复合空间系统。
       新建的村民住宅往往高至三四层,外墙裸露红色的黏土砖。道路的宽度一般在6米以上,道路宽度等级没有明显区分。空间限定较前者生硬,围合感弱,尺度大。没有了窄小的巷道和庭院,公共性和私密性之间过渡突兀,空间序列体验模糊。
        (二)村庄规划延用城市居住小区规划模式
         村庄规划主要是解决农民住的问题,与城市居住小区的功能类似。由于长期将建设重心放在城市,对于农村的规划建设研究不够,没有形成系统的模式,所以说村庄规划延用城市居住小区规划模式的现象不足为奇。然而村庄不是城市居住小区,存在许多有别于居住小区的特点,显然不能照搬城市居住小区的规划建设模式。
        目前村庄规划正在各地如火如荼的展开:住宅排列整齐划一,前后间距按照日照要求确定,村庄中心规划行政和活动中心,住宅形式套用城市独立住宅或者别墅户型……这种规划模式虽然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农村的居住条件,但是也进一步导致了村庄地域特色的消亡。


      三、村庄规划中的地域特色保护
      (一)农村地域特色保护的必要性
       村庄与城市一样面临地域特色消亡的问题,但是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相对于国家设立的历史学问名城(镇、村),从文物价值和稀缺性的角度来讲,普通村庄作为一个聚落保护的价值确实不大。但是就单个村庄来讲,保护乡土地域特色是对其自身历史的敬重,保护的是一种风土人情的物质载体。将其以实体记忆的形式展示给后人,为后代子孙留下历史的见证是规划工编辑的义务和使命。
       (二)村庄地域特色保护的背景
          1、“城乡一体化”的再认识
        “新的村庄规划建设应该是新农村建设一项必不可少的任务,而且农村有农村的特点,体现在农村生产、生活的各个方面,不能与城镇建设混在一起。”“村庄治理要突出乡村地域特色、地方地域特色和民族地域特色,保护有历史学问价值的古村落和古民宅。”
         城乡一体化主要是从基础设施条件方面实现城乡之间的统筹考虑,比如:道路、水、电、通讯网络等。而不是在物理面貌上为城市完全同化。不管是从美学出发,还是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看,保持多样性和地域地域特色是大家应该一贯坚持的原则。当前的规划可以说是将城市面貌趋同的危险蔓延到了村庄。
        2、用发展的眼光看农村地域特色保护
        通常用在古城镇保护中的把某一范围圈定起来保持原样的做法显然不适合村庄。保护农村地域特色不是要求其保持不变。发展是必然,由此带来变化也是必然,关键是如何将变化引导到合理的方向,使风格得以延续,传统得以保留。
      (三)村庄规划如何保护农村地域特色
        1、充分敬重当地农民的意愿,让农民参与规划
        遵循该原则原因有二:一是每个村庄都有其地域特色和发展演变的历史,这一点村民要比规划师更为了解。二是规划师的工作是为当地农民建造适合其生产和生活的场所,要达到这一目标就必须深入实地了解村民的需求。
       2、探索适合农村地区的规划模式,保护地域特色
       ①传统居住形态的保护
       在保护地域特色的目的下,规划发挥两种不同性质的功能——引导性和控制性功能。随着时代的发展,某些变化也可能是必然或者说难以扭转的;相反,某些变化可以利用规范加以控制。
       在家族聚居和村庄中心的转移方面,占主导的是引导性功能,即规划为其创造条件,从而延缓该类地域特色的消亡。例如,规划为村民创造良好的居住条件,完善周边基础设施,从而让更多的人愿意继续留下来。虽然村庄中心发生转移,但是新的村庄中心布局和老的村庄中心有一定的继承关系,这也是一种传统地域特色的延续。
        至于紧凑型村落空间布局和居住单元的保护,占主导的是控制性功能。规划可以制定相应的规章制度,利用建筑密度、建筑高度、道路宽等参数加以控制。传统建筑形式的传承需要从建筑单体出发,采用当地建材,设计出既满足村民生活和生产的需求,又具有当地风格的新一代农村住宅,为农村的住宅建设提供参考。
        ②水塘、晒场的保护
        浙江村庄传统地域特色的保留除了民居这个载体以外,还有水塘、晒场等。由于水塘普遍存在受生活垃圾和废水污染现象,当务之急是将水塘清理和净化。在水塘和晒场的原始功能逐渐瓦解以后,用规划条例严格控制,防止其消亡固然可行,但以新的功能替代是使其新生的最佳方法。目前的情况是:晒场已经成功转型,为新的功能所取代。笔者认为,水塘的保护需要从景观和休闲这两项功能出发,为村民的居住和生产创造良好的环境,这也正是目前农村所缺乏的。
          ③村庄道路结构和尺度的保护
        农村的道路是自发形成,随意而有机。虽然汽车作为交通工具越来越多的引入到寻常百姓家,但是这不能成为将农村道路规划成棋盘路网的理由。自然而有机的道路只要处理得当同样能够在新条件下发挥作用。另外道路可以分等级,将车行和人行适当区分开来,从而实现道路结构的保护。
         在传统的居住形式中,建筑层数不过1~2层,再加上院落的存在,所以,虽然建筑密度很高,道路细长,真正的居住用房之间的距离一般来说还是能够满足日照间距要求的。新时期建造的农村住宅在原有宅基地的基础上,但是往往高3-4层,又省略了院子。这造成两种情况:一是为了满足日照要求拓宽道路从而破坏原有道路尺度;二是道路没有拓宽,但是日照要求得不到满足,村民居住条件降低。所以说保护村庄道路尺度需要从限定建筑单体的高度出发。

(编辑单位:杭州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_
  上一篇:德国空间规划的理论基础与主要特征
下一篇:看不尽的日本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