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29期 2009年>> 政经新解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9/23
扶贫政策
刘福垣

      扶贫政策是政府用财政量力救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行政行为的制度化。扶贫政策和农业补贴政策一样,是与经济发展没有直接关系的政治范畴和行政范畴,是历代执政者“民本”思想的具体实践。而我国政府的扶贫政策已经超过了扶危济贫的民政范围,成为帮助贫困落后地区发展经济,提高贫困人口收入水平的特殊经济政策。几十年来,政府向老、少、边、穷地区投入了大量扶贫资金,时至今日这些地区的外貌虽然都有不同程度的改观,但同其他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差距不是在缩小而是在继续扩大。为什么政府的输血和造血政策都不见显效?其根本原因是,政府把扶贫政策变成了发展政策,不符合经济社会发展的规律。为了改变这种被动局面,大家必须进一步解放思想,彻底改变目前的扶贫模式。
        由于天灾人祸老百姓不能维持正常生活,政府动用财政量力给予及时的救助,帮助他们渡过难关,这是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都应该做的事情。但是,救穷不救命。改变人们的根本命运是不能靠救济来解决的,扶持和帮助也有个方法问题。
       首先,人们必须找到贫困的根源。自然环境恶劣并不是老、少、边、穷地区贫困人口命里注定的事情,由于种种历史原因他们不得不分散地居住在那里,才是他们受穷的根源。命运不是不可以改变的,命运的改变就是时空的转换。命者,定也,时空不变,命亦不变;运者动也,时空转换,命运就改变。关键在于运和动。不改变他们的存在,靠救济是改变不了他们的命运的。要改变贫困的命运,输血不行,造血也不行,只有提高人们的社会性才有可能改变他们的命运。人的本质是社会关系的总和,分散使他们极大地降低了社会性,这是他们贫困的根本原因。凡是富裕发达地区都是人口集中的地区,人口的空间结构越密集社会分工就越深化,就业岗位越多,人们的收入水平就越高。因此,要改变贫困地区贫困人口的命运,必须实行人口迁移政策,让他们靠运来转化他们的命。实践已经证明,就地消化贫困人口的政策是失败的,不仅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他们的命运,而且还使自然环境更加恶化。闯关东、农工潮都是贫困人口自发地靠运来改变命的群体行为,凡是群体行为背后都有规律在起作用。凡是改造自然的成本大于迁移成本的地方和时候,人们就选择了迁移。穷搬家富挪坟是老百姓生活的哲理。政府的扶贫政策也应该敬重规律,遵循常识和哲理。愚公移山的寓言是崇尚一种坚忍不拔的精神,但是人们在移山和迁居的选择上不能不考虑机会成本。
       以人为本发展观告诉大家,发展的本质是人的改变,改变人的存在,改变人们的社会关系,改变人与自然的关系。这些改变之中最为关键的是人们的社会关系。也就是说,要改变人们的命运,改变人们的贫困状态,必须首进一步减少人们的自然属性,增强他们的社会属性,使他们从自然经济的人格化转变为市场经济的人格化。贫困人口与富裕人口的本质区别是人际交往关系密切程度不同,自然人和社会人两种属性的比重不同。人定胜天的条件是人定,人定之后方能胜天。人际关系升华之后,人天关系才能和谐。要想战胜恶劣的自然环境,需要一定的人口密度,而要集聚到足够的人口密度又需要一定的空间,正是因为没有这一定的空间,人们的居住才过于分散。因此,理智的选择是先把分散的人口集中到能够集聚的空间,即把分散的人口迁移到可以聚居的地方。在人口聚居的地方,交往关系的变化改变了人们的观念,提高了战胜自然环境的能力,然后再去逐步改造恶劣的自然条件。人口迁移之后,自然环境承载的人口压力减轻了,自然再生产的能力就相对增强了。所以,迁移人口是人天两利的事情。由于人口空间结构的变换,使消耗或破坏自然的力量转化为保护和改造自然的力量。
       如果政府把几十年来就地扶贫的资金用于迁移人口,我国的贫困问题早就根本上解决了。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只要政府改弦更张,从现在起停止非救济性扶贫,把原来财政扶贫资金和所谓西部大开发的资金都用来迁移贫困人口,用不了二十年就可以基本解决我国的贫困问题。人口迁移要一步到位进入中小城市,而不是农村。进入城市的贫困人口不能解决就业岗位的按社会保障对象对待,享受城里人一样的国民待遇。千万不要像水库移民那样向农村再次分散,只是空间上的平移,而在人口密度上和时代的转换上没有实质性提升。贫困人口进入城市,给城市带来的不是经济负担,而是进一步繁荣的机遇。中小城市的扩容必然提高规模效益,工业的集聚、商业的兴旺,必然引起分工的深化,也给原有居民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使他们的收入水平随着城市规模的扩大逐步提高。
       人口迁移必须符合经济规律,以自愿为原则,不能强制搬迁。人口迁移是一种战略方针,不是具体的项目工程,是扶贫政策的科学化。只要迁移出来的贫困人口在城市能够安排好,对不愿迁移的人口不再实行特殊的扶持政策,与主体功能区的规划和实施有机地结合起来,这个战略就会水到渠成。这一切的关键在于,完善现有城市的社会保障制度,使迁移人口能够在城市落地生根,不受任何歧视。思路决定出路。扶贫方略的改变,一定会产生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大家的经济社会发展战略应该善于利用时空转换。空间的问题要靠时间来解决,时间的问题要靠空间来解决。农村的问题要靠城市来解决,贫困地区的问题要靠富裕地区来解决。
        在明确了上述引导思想之后,在具体操作上要讲究方法和策略,千万不能操之过急。财政原有的扶贫预算规模不要轻易减少,而是在投放结构上做文章。中央政府应该把扶贫基金明确区分为就地扶贫和异地扶贫两个部分。把异地扶贫资金集中投放到扩容快的城市,根据吸取其吸取就业和安置随迁人口定居的数量补贴给企业和当地政府。全国300多个地级区划单位,平均每个单位每年安排1万人口,10年左右最多不超过20年就可以基本解决问题。只要中央政府明确承诺,这些迁移人口在安置后的社会保障开支由中央财政承担,地方政府是不应该感到有多大压力的。随着贫困地区人口的不断迁移,逐步调减就地扶贫基金的比重,并在适当时机引导大企业到贫困地区从事大规模的生态开发建设和适宜当地发展的其他项目。采取这种先退后进的战略必将使我国彻底战胜贫困问题。

(编辑系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前副院长,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 

_
  上一篇:德国空间规划的理论基础与主要特征
下一篇:拥有巨财:吃得葡萄尝得酸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