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29期 2009年>> 四海涟漪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9/23
国民教育的严重缺失
杨树荫

       近代史上的中国,政治腐败,经济衰弱,亿万国民与全球生机勃发的时代隔绝,几乎不知科学为何物,技术为何物。一个文明古国千疮百孔,乱象丛生,恍然进入末世绝境。
       一个国家到了这般落后的境地,原因自然很多。其中之一,即是国民教育制度的落后,让天下百姓世代与愚昧为伍,以致一国国民在国家无地位可言,一国国家在世界无地位可言,中国之落后,又能怪谁?
         世界却在翻天覆地地变。
         放眼看世界,凡欲思变之国家,必以教育为领先,以教育为立国之本,把国民改造列在国家改造之前列。
         1717年,普鲁士国王(普鲁士是德国联邦中最强大的一个邦国)腓特烈威廉一世颁布教育法令。它向人民宣告:凡做父母者,冬季必须送其子女入学,夏季至少学习一周时间。在内容方面则规定学习宗教、阅读、计算及一切能增进人民幸福的学科。法令还规定对贫困者的子女,其学费由地方救济金中解决。如果谁违反了该法令,就要受到严厉的惩处。这可能是最早向贫困者打开教育大门的政府法令。
        德国统一后,1872年颁布普通教育法,规定6-14岁的8年初等教育为义务教育制度。
         美国于1852年从马萨诸塞州开始,在全国实行义务教育法。英国在1870年颁布《初等教育法》,规定5-12岁的7年初等义务教育制度。法国也于1881年、1882年先后颁布教育法令,规定对8-13岁的儿童实施免费的、世俗的初等义务教育。
         大家的东邻日本,早在1872年即颁布《学制》,宣布普及教育的方针,提出“邑无不学之户,家无不学之人”,其国民改造较之日本列岛改造,足足早了一百年。
        西方国家不仅较早地推行了全民义务教育,而且在教育内容上也紧紧扣住时代发展的脉搏。德国早在17-18世纪,就已建立数学、物理、天文、建筑、机械、军事等学科,在中国人整天昏昏然地祭鬼神、拜天地、缠小脚、背古文的时候,西方人早已开始了现代文明的启蒙之路。
        欧美诸国的国民普及教育,对国民一代又一代的文明熏陶,促使其国民在文明发展的进程中,挺起腰杆站立了起来,为国家的工业化、城市化提供了合格的人力资源,社会因此而繁荣,国家因此而强盛。更重要的是,这些国家的国民在全社会的教育普及中,开始了自身有价值、有尊严的生命历程。
        反观彼时之中国,教育仍是少数贵族豪绅子弟的专利,在千年不变的教学模式中,捧着千年不变的儒家学说,“两耳不闻天下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外部世界从蒸汽机到电灯电话的横空出世,于中国而言,犹如天方夜谭。整个社会迂腐衰败,死气沉沉,“士子以腐烂时文互相弋取科名以去,此人才所以日下也,”“举天下人才尽出于无用之一途”。极少数常识分子的这些悲愤之言,又有谁听得进去?
        倘若大家还能反躬自问、鞭笞自我的话,不妨看看当时欧美报章对中国教育的评论:
        1875年7月6日英国《伦敦日报》刊发北京通讯员文章:


        “可想而知,一种沿用了上千年之久的制度,无论起初多么完美或符合时代要求,此刻它也决不可能再适用于已经发生巨大改变的新时代了”,“人的大脑除了记忆之外还有别的更重要的功能,把人的常识来源限定在这些古代经典大师们的身上,是大清国教育制度最大的弊端。”


        1876年2月20日美国《纽约时报》以“‘四书五经’维系着清国灵魂”为题,对中国的教育作了剖析:


       “大家从清国人那麻木、呆板的面孔上看不到任何的想象力。他们的面容从未闪现出丝毫幻想的灵光。他们并非弱智,也不乏理性,但就是没有创造性。在人类智力发展的进程中,他们是世界上最教条、最刻板的人。个人是如此,整个民族更是如此……实在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因此,大家应该去了解这些书本常识(指“四书五经”)究竟教育了人们些什么。”
         这是大洋彼岸当时对中国教育的观察与评价,客观与否,另当别论。作为一种声音,应该被听到,那怕时至今日。
        近代中国的教育制度,死死沿袭前人规制,一方面抛弃了最广大的农民阶层、贫寒的平民阶层,制造了世界上最为庞大的文盲群体;另一方面又成功地把有幸纳入教育体系的士人培养成恭奉“四书五经”的活化石,拒绝一切现代文明的活僵尸。一国教育走到如此地步,实在是国家之大不幸、国民之大不幸。
         由此而言,中国与欧美诸国的差距,不仅表现在经济上、科学技术上,而且表现在教育上。从教育的普及性、大众性来讲,自清末至民国时期,屡有普及国民教育之动议,然而国势颓败,有其心,无其力。至1949年,学龄儿童入学率勉强只有20%。直到1986年4月12日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规定在中国实行9年制义务教育。与欧美诸国相比,晚了一个多世纪,国民素质为此而大大落后。直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大家还要面对前辈相传的愚昧,还要检视自己纵然有了常识与学历,灵魂深处仍然有着诸多愚昧的阴影,除之不尽,挥之难去。
        令人鼓舞的是,全球化和市场经济,已经让中国走上了不归之路。今日中国,现代文明的气息无处不在。对教育的重视,对常识的渴求,已然成为国民生存之第一需求,而教育也正以日益发展的态势,满足国民之需求。
        然而,国民教育之差距却不能一步跨越。人之教化一如人之进化,总是一代又一代地走向文明之路,大家可以追上去,却不可以飞过去。为政者当慎思,因教育落后、教育差距所产生的愚昧,始终是科学发展的一大阻力,惟有时时警惕,惟有时时进步,才能把愚昧挡在现代化的大门之外。
       看来,国民教育的严重缺失,一如黄河的水土流失,已非一朝一夕能够治愈,中国国民素质的提高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进程。

 _
  上一篇:德国空间规划的理论基础与主要特征
下一篇:寻亲·脱靴·官箴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