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29期 2009年>> 发展时评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9/23
从全球通胀到美国金融危机——这一轮世界经济周期的发展逻辑及中国对策
夏 斌

      三、全球物价上涨的中国思考
       那么,从中国角度如何思考与刺激这一轮全球通胀,本人在2008年上半年认为:
       第一,这一轮全球物价上涨,是经济全球化和以美金为主导国际货币体系矛盾的反映。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
      第二,既然全球物价上涨是全球化和美金因素的共同结果,从我国政府对外而言,从世界公平和和谐的角度看,要保全球经济稳定增长,相关国家都要调整政策,紧缩需求和信用。
       第三,大家既然看到了这一轮全球物价上涨的基本原因是全球总需求大于总供给,是全球化和美金现象,所以要扭转这个失衡涉及各国利益。因此,能不能扭转、何时能扭转、如何扭转?又取决于相关国家的政策博弈,难以说清楚。
       第四,就中国和世界物价关系来说,中国物价的上涨中有世界因素;世界物价的上涨中同样也有中国因素。因为中国经济占世界经济的比例、贡献度和进口比例在不断提高,中国经济过热、需求放大,对全球物价不可能没有影响。
       第五,在这一背景下,当时很多专家说,要把控制物价作为宏观调控的首要目标。我认为,如果中国经济增长主动紧急“刹车”,以控制物价为宏观调控的唯一目标,通胀率肯定能下降,也能对稳定世界经济做出贡献,但这样中国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另外,如果中国经济“紧急刹车”,对稳定全球经济也不利。因此我提出:“一味压物价绝对不是当前宏观经济政策的首要目标。首先目标应该是在保增长和压物价之间取得适度平衡。”
      四、危机冲击下中国经济发展仍有望趋好
      (一)绝对不能低估危机对中国的负面影响
      美金融危机已严重影响到美、欧、日发达国家的实体经济,而对美欧出口又占我国对外出口的40%左右,受此影响,中国经济已经出现下滑势头。从发电量、港口吞吐量、出口订单、工业产值、财政单月收入等一系列先行指标看,经济下滑的势头绝对不能低估。从货币角度来说,名义贷款增长率减去PPI后的实际贷款增长,7-9月份平均增长5%,去年同期是14%左右。
      (二)要处理好反周期与结构调整的关系
      目前,有些专家还在对物价上涨有很大担心,这个问题比较微妙、复杂。作为决策部门来说,关键是如何处理好反周期与结构调整的关系。
一方面,在目前经济形势下,毫无疑问,当务之急是反周期、防止经济严重下滑,确保经济增长在8%以上。另一方面,在反周期中也同样要关注结构调整。对中国过去来说,长期高储蓄、低消费、出口主导的增长模式,面临资源浪费、环境污染,既牺牲了中国人的长期利益,也牺牲了中国人的眼前利益。此次美国爆发危机,某种意义上说是好事,是机遇,使中国过去靠出口驱动的增长方式不可能再继续了,逼着大家进行结构调整。在反周期中尽快扶持国内消费市场。
       对此,应该鼓励制度创新和政策创新,而不是一味简单的扩大投资。就是放松银根也不是简单的就看信贷规模。当前要当心1998—2002年松货币、紧信贷局面的重新出现。因此政府部门应用政策引导,通过发展私募股权基金、担保企业、中小板市场门槛降低、企业债、短期融资券等等,克服信贷市场中的“慎贷”问题。
     (三)2009年中国经济仍然趋好
       尽管不能低估美国金融危机对我国经济的影响,但是,只要宏观经济政策调整及时、到位,2009年我国经济基本面仍能保持良好状态。
       一是农业是基础,今年粮食又是连续第五个大丰收,创历史纪录。这为大家在反周期、放松银根的情况下,保持物价基本的稳定提供了较好的物质基础。因为我国物价指数中33%左右的权重是由粮食食品所组成。
       二是尽管财政收入半年来逐月下降,但是中国财政整体实力是比较雄厚的,全年增长仍能接近20%。其次,中国财政目前基本无赤字。还有一个因素是财政规模占GDP的比例,1998年为12%左右,现到了20%。财政支出对GDP的影响度已明显上升。这些表明,当我国经济需要出台更大的刺激增长政策的时候,中国财政完全可以通过一定的赤字政策来保增长。
       三是大家仍实行资本项下的有限管制。吸引的外资以直接投资为主。资金大进大出没那么容易,尽管最近有些钱向外流,但数量不大。而整个银行体系存贷比很低,流动性是充裕的。
       四是明年全球经济增长肯定放慢,世行预测,全球经济增长0.9%,发达国家是零增长或负增长。在此背景下,全球能源、大宗商品价格处于往下走的趋势,这给中国政府在采取宽松政策、保增长中防止物价上涨提供了空间。
      五是中国仍处于城镇化、工业化过程中,东西差距大,且存在13亿人口这么大的消费市场,人民消费正处于快速升级阶段,这是国外羡慕不已的。所以,只要政策调整到位,中国经济增长的空间很大。
      五、是严重挑战,更是重大的历史机遇
       (一)成为消费大国的重大历史机遇
       我国经济结构长期失衡,高储蓄,低消费,这次全球金融危机恰恰给大家制造了改变这种状况的历史性机遇。回顾改革开放30年,在“文革”十年动乱刚结束,国民经济处于崩溃的边缘。逼着大家解放思想,搞改革开放,逼着大家想方设法谋发展。经过30年的努力,大家已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30年积累了大量的经济实力和财富。
        现在,面对美国金融危机的冲击,中国经济的一些负面问题全暴露了,出口为导向的增长模式走不通了,经济严重下滑,社会矛盾凸现。这是坏事,但也是好事,又一次“逼”着大家要解放思想,采取与过去不同的发展方式,扩大内需要。在这样一个历史性的机遇面前,如果处理得好,会“逼”出一个经济增长新格局,“逼”出一个大国消费市场。当然,这需要时间。如果从现在开始我国宏观政策调整到位,再过五年、八年来回顾美国金融危机对我国的影响,我相信会发现,正是美国金融危机给了中国一次重大的历史机遇,逼着大家走上了内需为主的道路,初步形成大国消费市场,基本完善了民生制度框架,使得大家经济结构更趋合理,经济总体实力更加强大。
      (二)参与重建国际货币体系的历史性机遇
       明年是我国建国60周年。在建国后的第一个30年中,中国金融是世界金融市场中的弃儿。第二个30年,中国金融可以说是世界金融棋盘上的一只旗子,但是是在不自觉地下棋。下一个30年中国金融怎么走,大家原来并不清楚,认识是模糊的。但是,以美国金融危机为转折,中国金融下一个30年的开始,正好与世界金融从布雷顿森林体系以来约60年开始走衰的周期相重叠,60多年来积累的矛盾和问题到今天已暴露无遗,已经让全球更多的人懂得了世界经济不太平的制度根源是什么。
       不久前结束的世界经济首脑峰会,标志了今后的世界将开始走上重新完善和建立国际货币体系的新的历史时期。世界需要大家参与,大家也需要参与。大家政治上不当头、不称霸,并不意味经济上无所作为、鼠目寸光。并不意味经济上就不需要培养“经济领袖”的意识。因此抓住参与国际货币体系重建的历史机遇,恰恰是中国经济今后又一个30年健康发展的迫切需要。
     (三)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政策建议
       鉴于在可预见的10年、2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内,尽管国际货币体系会出现“群雄竞起”的局面,但仍看不到像1944年前后能取代英国地位——美国——那样的实力国家出现,美金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格局难以改变,因此,在中、短期内,重建国际国币体系,大家更要关注:
        第一、要求IMF对全球汇率的相对稳定予以协调。协调美金、欧元、日币三大主要货币间的汇率波动,将必要的汇率协调和干预合理化。从长期看,目的主要是为我国争取有利于经济平稳增长的汇率环境。同时,借美金汇率大幅波动事实上已给世界经济稳定造成的严重影响,要求IMF应修改针对中国汇率评估的第四条款规定,以消除IMF今后对我国人民币汇率的可能干预。
        第二、妥善处理美国与IMF的关系。可以适当支撑IMF的筹资行为,逐步减弱美国对IMF的绝对控制权,改革投票、贷款确定等机制。同时要拖住美国对IMF的支撑。要沉着注意到,如果架空美国在IMF的地位,美国可能抛掉IMF直接与各国央行发生关系,向各国央行贷款取代IMF的地位,成为各国“央行的央行”,则更难控制美滥发美金的行为了。最近美联储继与英国、欧元区、日本央行搞了货币互换协定后,又与韩国、新加坡、巴西、墨西哥签了货币互换协定,这个动向要警惕。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中国要傍着美国这个“大款”,同时韬光养晦,埋头发展。
       第三、IMF是商品贸易时代的产物,缺乏对国际资本跨境流动的管理。这轮IMF改革中,一方面可顺应法、英等国呼吁,要求IMF制定有利于我国利益的对跨国资本流动、跨国金融机构的监管,另一方面应倡议IMF,要敬重各国根据自身国情状况,决定资本账户开放的节奏、秩序和内容,国际组织和有关国家不准以各种方式予以干预,这正是防止新金融危机产生的好措施。
       第四、顺应相关国家对主权财富基金透明监管的呼吁,同时鉴于美国金融危机教训,特别要求对各种金融衍生产品也要实行透明监管。要呼吁,主权财富基金是解决世界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必要手段,各国政府不得采取过度的保护主义,特别是大国,要敬重市场原则。
        第五、为防止美国救市中无限注资,长期看美金贬值对世界经济稳定带来的冲击,要求修改、提高各国央行售金协议上限,并要求美国救市资金的获取,应以适当出售黄金替代发售国债(目前美联储储备资产中黄金占比75%,中国不足2%),减少美国财政赤字。同时要求美国应该在危机中不能采取保护主义,应以出售其境内、境外实业资产筹集救市资金。
        第六、大力呼吁世界各地区的金融区域合作,形成解决世界经济不稳定的舆论环境。在推动亚洲金融合作过程中,推动我国与产油国之间贸易货币的“去美金化”,这也应该是我国经济崛起的长期方针。作为国际上负责任的中国,对产油国、原料国当前面临困境时,应以真诚的态度、在对方完全自愿、双赢的基础上,以一定的外汇支撑对方,换取中国在能源、原材料供应等方面的利益。
       第七、面对美国金融危机中一些发展中国家、新兴国家经济衰退、财力和物力都缺乏的困境,面对我国当前经济增长严重下滑、企业生产能力过剩、就业不足的挑战,我国应通过政策性银行和一些商业银行,向困境中国家的企业发放人民币贷款,鼓励他们用人民币购买我国中小企业产品。在这过程中,不鼓励由我国出口信用保险企业作担保,应由对方政府作担保,或者让对方拿我国急需的物资与资源作担保抵押。当然,谈判中一定要坚持对方自愿、于对方有利的原则,是真诚的帮助对方,争取双赢。同时在国内,应抓紧研究人民币逐步区域化所涉及的各方面问题,如人民币与非大国货币间的货币互换,如贸易对方国持有人民币后的货币互换、流通、投资与增值等问题。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50人论坛)
  

_
  上一篇:德国空间规划的理论基础与主要特征
下一篇:注重规划的实施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