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9期 2010年>> 理论前沿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9/19
区域发展理论述评
郭庆宾

       一、区域经济学中的区域发展理论
       西方区域发展理论的形成,最早可追溯到Thunen在1826年提出的农业区位论。20世纪初至二战以前,经济学家们主要集中分析工业布局的区位问题。Weber提出了所谓的工业区位论。Christaller提出了关于城市区位的中心地理论。Palander(1935)认为人口的分布变化和新技术、新产品的引进都可以改变市场和产业的区位分布状况。Hoover认为运输结构的变化,往往会引起经济活动区位选择的变化。Losch推导出了一个便于组织中心地与服务区相联系的最有效的正六边形市场区,把中心地理论发展成为产业的市场区位论。
        所有这些区位理论均是从经济人的角度去分析经济活动的空间分布,因而具有静态与均衡的特征,与现实中动态非均衡的区域发展问题缺乏必然的联系。直到二战以后,服务于各国经济重建的需要,区域发展理论得到了学术界的高度重视,这一期间,围绕区域的发展阶段、区域发展影响因素与产业区位布局、区域增长等诸多方面进行了研究。
       在区域发展阶段方面:Hoover and Fisher最先提出了区域经济发展5阶段论:自给自足、乡村工业崛起、农业生产结构变迁、工业化和服务业输出阶段,从而揭示了技术变化条件下区域不同产业部门的转换规律。Rostow提出了区域经济成长阶段理论,传统社会阶段、“起飞”准备阶段、起飞阶段、成熟阶段、高额消费阶段和追求生活质量阶段。Friedman指出区域发展大体需要经历4个阶段:地方中心比较独立,没有等级体系的低水平均衡分布结构阶段、大核心出现极化作用加强的核心—边缘结构阶段、强有力的外围副中心出现经济腹地再分配的多核心结构阶段和城镇体系形成的等级体系结构阶段。
       在区域发展影响因素与产业区位布局方面:Isard通过建立区域的总体空间模型,研究了区域总体均衡及各种要素对区域总体均衡的影响。Greenhut把影响工厂区位选择的因子分为运费、加工费、需求、费用减少和收入增大等因子,并论述了不同因子对区位和市场地域的分别影响。Rawstron则论证了空间赢利边际的存在,把最佳区位定义为可以赢利的一个地域。Prid建立了更加接近现实的区位行为研究理论。Beckman认识到当地商品的需求会影响一个等级结构中的城市规模,并且当生产存在不可分割性时,完全竞争的价格机制不可能导致有效率的均衡生产布局。Thisse对微观经济主体的区位选择研究后,指出当决策主体的收益独立于决策成本时,最优区位不会随着需求变化而变化。
        在区域经济增长方面:North指出一个区域要想得到发展,关键在于能否在该区域建立起“输出基础”产业,而此产业又决定于它在生产和销售成本等方面对其他区域所拥有的比较优势。Solow认为在一个既没有技术进步也没有区际贸易的经济中,落后区域趋向于比富裕地区更快地增长。Isard则应用要素价格均等模型提出了允许区际要素流动也会加快区际趋同过程的假说。70年代和80年代早期,Harvey、Massey和Smith等认为,某一时期资本主义区域经济的发展趋于收敛,而另一个时期则趋于分散,是一个周期性的空间结构调整过程。
       总体而言,战后区域经济学中的区域发展理论的研究一方面使区位研究从单个企业的区位决策发展到对区域总体经济结构及其模型的研究,从抽象的纯理论模型推导,发展为建立接近区域实际的、具有应用性的区域模型。另一方面,使区位决策客体扩大到第三产业,其区位决策目标不仅包括生产者利润最大化,而且包括消费者的效用最大化,从内容到形式扩展了古典区位论的分析框架。但是这些理论研究区位选择问题均是建立在新古典理论的基础之上的,一方面坚持完全竞争的理论假设,另一方面把规模报酬递增作为外生变量来处理,其必然结果是无法从理论上说明生产活动地域空间聚集与扩散的循环累积性,使区经济增长和衰落具有自我增强性思想停留在粗略的描述阶段,使其难以融入主流经济学。


      二、发展经济学中的区域发展理论
       与二战后区域经济学中区域发展理论获得系统性发展类似,作为研究战后经济落后国家实现工业化的发展经济学,同样在区域发展问题上给予了较大关注,但其研究焦点主要集中在能否通过市场机制的作用实现区际的相对均衡发展,由此形成了两种相互对立发展理论——均衡增长和非均衡增长的争论。
       区域均衡增长理论认为,落后地区只有在整个经济部门同时进行大规模投资,通过各部门相互提供投入和投资诱导,在区域内均衡布局生产力,空间上均衡投资,各产业齐头并进,才能实现工业化或经济发展,从而随着生产要素的区际流动,各区域的经济发展水平将趋于收敛(平衡)。该理论的主要代表有:Rosenstein的大推进理论主张发展中国家在投资上以一定的速度和规模持续作用于众多产业,从而可以突破发展瓶颈,推进经济全面高速增长。Nurkse认为发展中国家可以通过进行大规模、全面增长的投资计划,便可以摆脱阻碍经济发展的贫困恶性循环。Nelson指出在外界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只要使人均收入增长率超过人口增长率,落后地区就完全可以走出低水平的陷阱。Leibensitein主张发展中国家以巨大的投资力量产生一个“临界最小努力”,大力推动经济冲破低水平均衡状态,从而便可以取得长期的持续增长。
      在非均衡增长理论方面主要有:Perroux从抽象的经济空间出发提出了增长极理论,认为均衡增长只不过是一种理想,在现实上是不可能的。Myrdal认为经济发展过程总是从一些条件较好的地区开始的,并会通过累积因果过程不断积累有利因素而继续保持超前发展,从而进一步加剧区域间的不平衡。Hirshman认为增长在区际间不均衡现象是不可避免的,核心区的发展会在某种程度上带动外围区发展,但同时,劳动力和资本从外围区流入核心区,加强核心区的发展的同时,又扩大了区域间的增长差距。Friedman指出个别率先发展起来的区域和发展缓慢的其他区域这种空间二元结构会随时间推移而不断强化。Krumme和Hayor等人的发展梯度推移理论认为,即便梯度推移过程顺畅,实践中也难以缩小落后区域与发达区域的差距。
       对于这两种理论之间的争论,Williamson进行了总结:均衡和非均衡增长只不过是不同时期的不同表现而已,非均衡增长是短期现象,长期中增长差异趋于收敛。实际来看,均衡发展作为区域发展的目标是值得坚持的,但在具体的发展经历来看,发展中国家多使用的是非均衡发展思路。由于落后地区资金、技术稀缺,人力资本不足,不具有大规模投资能力,而且均衡发展的机会成本高,均衡增长理论在实践中的应用有较大局限。相反,非均衡增长理论强调资源稀缺对经济发展的约束,比较符合落后地区的现状,为落后地区经济发展提供了一条有益思路。


      三、新经济地理学中的区域发展理论
      20世纪90年代开始,区域发展理论的研究逐渐转向另一个方向——新经济地理理论,并成为目前西方区域经济理论研究中最为活跃的领域。该理论的基础是从区域发展的角度讨论区位布局:Krugman运用萨缪尔森的“冰山”理论提出了著名的“中心—边缘”区域发展模式。Bertola应用内生增长模型来先容资本及劳动力的转移,认为可以通过增加要素的流动来促进区域的经济联合,并可以导致产品在更大范围内的地理集聚。Walts则认为区域经济一体化会导致规模报酬递增的生产与产品创新的区域集中,地方经济的增长起因于产业部门的地理集中所表现的持久的生产率增长。Hanson发现随着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签订,加拿大、墨西哥及美国生产的空间组织发生了变化,但是这种变化并不相同:在墨西哥,原来位于南部的墨西哥城工业带就业人口迅速减少,而与之相对应的是北墨西哥工业区就业人数的迅速扩张以及熟练工人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而对美国与加拿大的产业区位影响却相对较弱。Martin则探讨了聚集经济条件下的区位竞争问题,得出在同一区位的数目会随着外生的相对成本优势和内生的聚集优势的增加而增加的结论。Fujita and Mori研究了多制造业经济体系中的运费与规模经济差异问题,结果表明经济体系会自动发展为一个克里斯泰勒式的中心地体系。
       在区际贸易方面,新经济地理理论通过将“空间”因素以运输成本的方式自然地纳入到整个理论体系中去,用以说明贸易量随距离的增加而迅速减少,价格、要素报酬和行业生产率在不同区域间差异等区际贸易问题:Krugman通过研究发现每一单位的工业品从一个区域转移到另一个区域,只有一部分能够到达。而这部分工到达的产品与区域运输成本刚好呈反比例关系。Venables把新经济地理学模型作为区际贸易新类型的基础。认为,在高收入的工业“核心”区与农业“边缘区”的分化过程中,市场规模扩大的驱动远远超过区域一体化增长的驱动力。此外,Venables and Limao把运输成本纳入赫克歇尔—俄林的区际贸易模型,发现贸易方式和生产方式除了取决于资源禀赋和要素密集度之外,还依赖于运输成本,后者与国家或区域的地理位置有关。Baldw and Forskild认为现有的区域分析方法应主要用于区域经济增长内部。Eaton and Kortum认为自由贸易使各国都会受益,小的国家可能比大的国家获益更多,并且一个国家或区域的技术进步可使整个社会福利水平提高,技术扩散的受益大小主要取决于受益国的资源与扩散国之间的相似性大小。


      四、我国的区域发展理论与实证研究
      国内理论的研究重点主要放在如何基于可持续发展与协调发展来研究区域发展。
      在协调发展方面,研究主要集中在:①协调发展的内涵,主要观点是各经济区域都能形成良好的产业结构,实现合理的地域分工。②协调发展的条件与度量:曾绅生认为只有依靠区域经济系统内力和外力的相互作用并坚持动态协调,才能保持区域经济系统的有序运行;汪波等建立了一个多层次的评价指标体系,对区域经济发展协调度进行度量;李尊实给出了区域发展协调度系数的一个计算公式。③协调发展的战略举措:魏后凯提出了网络开发模式;司正家提出了适度不平衡协调发展战略;庞娟提出,应通过产业转移促进区域产业结构有序调控;许晓华等认为应该重点发展城镇;江世银主张政府干预。
       在区域可持续发展方面:申玉铭,毛汉英从区域与区域之间不同时空尺度的PRED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制约关系出发,探讨了区域可持续发展的理论模式以及可持续发展的系统调控等问题。甘师俊指出可持续发展的时空性决定了区域可持续发展是一种时间和空间不断协调和统一的发展,并可以通过空间上的协调性达到时间上的持续性。杨东,杨秀琴建立了区域可持续发展定量评估方法。郑海霞,陈玉钊从时间序列和空间差异的评价,扩展为从时空两个层次和可持续发展水平、协调性、公平性和综合性4个方面进行评价。胡丽芳阐明了当代可持续发展的主题,指出解决PRED问题要注意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消除贫困,达到全球环境共有共治和共保共享。
       在区域发展的实证研究方面,经济学家和地理学家都从各自不同的角度,运用多种方法考察了我国区域发展的一些具体问题。沈坤荣等对通过回归分析发现按东中西划分的区域内部存在着条件收敛特征,并分析了各地区间工业化水平的差异和产业结构的变动对增长收敛性构成的显著影响和政策措施。王志刚通过横截面和面板数据的分析发现东中西3个地区收敛速度存在差异,并讨论了部分原因。王小鲁,樊纲考察了我国地区经济差距的变动趋势,分析生产要素、制度变革和结构变化等因素对地区经济差距变化的影响,并提出了何种政策因素有助于缩小差距。刘金山通过测度各省、市部门乘数及其差异,发现乘数效应差异没有促进全国经济收敛而是加剧区域经济发散。
       经济地理学的研究同样关注区域不平衡问题:魏敏,李国平基于区域经济差异的梯度推移粘性的实证研究发现我国东西部梯度转移过程中扩散效应不明显,区域发展差距依然很大。孙久文,邓慧慧运用Barro和Martin趋同模型分析了京津冀区域经济增长情况,发现第三产业发展差距和京津显著的综合区位优势是造成京津冀区域趋异的主要原因。王志涛基于新经济地理学的视角分析了我国的工业集聚和中东部地区间的经济差距,并提出区域发展的政府政策建议。
       在实证研究方法上,经济地理学家更多关注地区的人口、资源、环境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动态关系,使用数值模拟、计算机仿真和构建相关的指标体系来监控和评价区域的发展水平:史东梅,孙保平通过数值模拟的形式反映了人口、资源、环境与经济相互间的协调机理。戴志军等应用主成分分析法分析了广东城市人口,资源,环境和经济发展(PRED)系统的可持续发展过程,并从众多PRED系统因子中揭示出典型的敏感因子(主成分),为城市PRED系统可持续发展进程的分类提供新的依据。华洪莲等基于“人地关系地域系统”理论,从地理学的研究维度建立了区域可持续发展实证研究的一个地理学范式。


      五、简评
       区域发展作为国际学术界高度关注的一个热点领域,不同的学派和不同的经济学家研究视角以及研究方法多元化的现象,并由此导致了不同观点之间的争论与交流,而且伴随着世界经济中区域经济结构的不断变化以及工业化和区域发展路径的多样化,导致众多各具特色区域发展理论的出现和形成。我国对区域发展的研究虽起步较晚,但同样在理论与实证方面取得了较大的进展。当然,纵观区域经济理论发展的全过程,各派别的差异和各个经济学家的理论分界并不是十分清晰,更多的是为说明同一个经济现象,属于不同流派的理论需要交叉、碰撞,以求探明其内在机制。或者即使是一脉相承的理论,也在研究方法和关注点上会有所差异。所以说,对理论的分类和归纳方式也是灵活多样的,其目的只是让有兴趣关注区域发展理论的学者对所在领域能有个快速、整体、明晰的了解。
       当然,区域发展理论在取得重要发展的同时,对于区域经济发展中新出现的一些问题还缺乏深入研究,同时也面临着新的困惑和挑战,如无法利用现有的理论框架来说明经济制度和企业家才能对区位选择和区域经济增长的重要影响,以及如何面对网络经济现实的挑战(表现在网络经济的出现使许多生产产品和服务的产业区位选择几乎不受运输成本的限制)等等。所有这些还有待于今后进一步探索和发展,以使整个区域发展理论更加系统化和标准化。

(编辑单位:湖北大学商学院)

 _
  上一篇:www.yabovip11.com区域产业结构县际差异分析
下一篇:西部地区人力资源发展状况分析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