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9期 2012年>> 青年圆桌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9/19
从城市化到市民化——浅议城郊失地农民市民化问题
马高明
      在探讨农民市民化问题前,有必要明确“农民”与“市民”的学理区别。农民是指居住在农村区域、拥有农村户口、与集体土地发生紧密联系、以及拥有乡土学问认同的人群。市民,则是另一组概念的集合,指居住在城镇区域、从事非农产业、具有非农户籍且带有城市身份认同的群体。可见,农民向市民的转化包括着四个层次:居住区域的转化,即从分散的农村住区转向集中的城镇住区;职业特征的转化,即由长期从事农业生产向非农产业转化;城乡户籍身份的转化,即从农业人口转向非农人口;以及学问认同的转化,指生活行为方式从紧密的乡土学问向松散的城镇社区学问转变。相比而言,前三层次的转化易于观察,而第四层次的转化难度最大,也最容易被忽视。
      “十一五”以来,城市化进程明显加快,许多城市郊区的农民失去土地的羁绊,成为城镇“新市民”。然而,高歌猛进的城市化并不必然增进农民的福祉。一些地方政府以低于市场水平的补偿价值征迁农民的宅基地与承包地,然后将他们安置于城市偏僻的角落,没有商贸、教育、医疗、交通的配套,更缺少与城镇居民互动的机会。这些城郊失地农民看似获得了赔偿,住上了高楼,搬进了社区,然而对所谓的城里人来说,他们只是从“没穿马夹的农民”变成了“穿了马夹的农民”,如是而已。而政府似乎尚未注意到这些问题,他们津津乐道于城郊房产化带来的绿化、亮化、美化,自认为这些就是城市化的终极目标。即使在学术界,大量对城市化的研究也集中在经济增长、城市发展以及人口迁徙等领域,缺乏对失地农民的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学关怀。
      那么哪些现象可以反映出失地农民在市民化过程中的学问不适性呢?举个普遍的例子:农民原本都有在房前屋后种菜的习惯,住进在社区后,他们便开始“毁绿造地”,一些甚至还圈养鸡鸭家禽,屡禁不绝。诸如此类事件的报道经常可以在媒体上看到,甚至也能在身边遇到。农民为什么要“毁绿造地”呢?原因很多,经济的压力,传统的习惯,蔬菜的新鲜等等。这便需要社区教育,需要人性化的关怀,甚至还要职业帮扶,不同的原因需要个性化的解决方法。此外,还有案例是说一些失地农民由于获得较大的赔偿,并且能够通过房租获得稳定的收入,遂整日棋牌麻将,坐享其成。若让此风气延续,这些失地农民以及他们的子女就会变成“寄生群体”,长久又会导致教育失效与经济贫困。因此,这也需要构建社区学问,用理性的理财观念培训失地农民,特别要突出子女教育的重要性,这样安置小区以后才不会变成城市的“洼地”。
      诸如此类的现象,道出了农民搬进城镇社区后的种种不适症。毫无疑问,解决这些不适症是不可能用气势恢宏的投资项目来根治的,而更需要理性的个性化的社会融入体制机制建设。由此看来,大家也许需要跳出“城市化”的桎梏,用“市民化”来丰富“城市化”的内涵。就如从“经济增长”转向“经济发展”,再到“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变动的不止是口号,而是发展思维的理性化诠释。
 _
  上一篇:www.yabovip11.com区域产业结构县际差异分析
下一篇:媒体的秀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