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9期 2010年>> 文史杂谈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9/16
史林散叶(二十)
俞剑明

      上下五千年,送礼有知识。官场上的送礼,大略有两种送法。一种是“暴发户式”的送法,真金白银、珠宝古玩、名人书画,不惜代价,一个劲地送,虽说也能奏效,但毕竟难以摆脱行贿的嫌疑;另一种则是匠心独运的送法,送的东西不一定贵重,不一定值钱,但能搔到人家的痒处,让收礼者牢牢记住送礼者的“心意”。


      武承嗣石头献女皇
      武承嗣是武则天的侄子,他对武则天的心思揣摩得很透。公元688年(则天后垂拱四年),武承嗣找来一块白色的石头,在上面凿了“圣母临人,永昌帝业”八个大字,然后又用紫色石头,研成细末,掺以粘合剂,填入字缝中,看上去浑然天成的样子。而后指使雍州人唐同泰到洛阳向朝廷呈献此石,并编了一个美丽的故事,如何如何无意中从洛水中发现并打捞上来的。“太后喜,命其石曰‘宝图’,擢同泰为游击将军。五月,诏当亲拜洛,受‘宝图’,有事南郊,告谢昊天。礼毕,御明堂,朝群臣,加尊号为圣母神皇。”(《资治通鉴》)
        武则天14岁进宫,用了18年工夫才当上皇后,又用了35年工夫才当上皇帝。对大唐帝国的臣民来讲,一个女人,无论你用多么不正当的手段,当皇后,可以。而一个女人,无论你用多么不正当的手段,当皇帝,则断断不可。武则天很清楚,几乎没有一个大唐臣民愿意接受她这个女皇帝,即使她坐上龙椅,也随时随地都有人准备推翻她。因为,在她之前,中国从未有过女皇帝,无先例可循。她自己也心里发毛,忐忑不安。所以,她需要“天降祥瑞”来填补心灵上的空白,更需要以“天降祥瑞”来说服臣民。那块刻有“圣母临人,永昌帝业”八个字的石头,不是说明老天爷也投了我的赞成票么?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
        武则天抓住这块石头,大做文章,展开了一场猛烈的舆论攻势。“七月,赦天下。更命‘宝图’为‘天授神图’,洛水为永昌洛水,封其神为显圣侯,加特进,禁鱼钓,祭祀比四渎”;“十二月,太后拜洛受图。”
        武承嗣向武则天献了块石头,却不料“一石激起千层浪”。“四方争言符瑞”,闹得乌烟瘴气。有人上言,说是“有凤凰自明堂飞入上阳宫,还集于左台梧桐之上,久之,飞东南去,及赤雀数万集朝堂。”有人用车推来一块巨石,向朝廷献瑞。宰执李昭德接见,问此石何以为瑞?“对曰:‘以其赤心’。昭德怒曰:‘此石赤心,他石皆反耶?’左右皆笑。”襄州人胡庆,尤为不择手段,用丹漆在乌龟的腹部,写上“天子万万年”,也捧到洛阳献瑞来了。昭德一看,气得七窍生烟,用小刀将龟腹上的油漆括掉,下令将这个骗子抓起来。武则天知道后,命放人,理由是“此心亦无恶”,这位雄才大略的女皇帝,有着她的难言之隐。牝鸡司晨非吉兆的传统观念,在她心中也是根深蒂固。“祥瑞”对她而言,既是安慰剂,也是镇静剂。


      曾国藩竹扇赠恩师
      曾国藩升授詹事府右春坊右庶子,由从五品上升到正五品后,忽匆匆赶往穆府拜谒恩师穆彰阿。他亲手奉上在成都为恩师买的一盒毛尖,在三峡灌的一罐上峡水,最后又从袖里摸出一柄破烂不堪的湘妃竹扇。等到扇子完全展开后,穆彰阿坐直身子,两眼射出惊喜之光。
       这柄竹扇是曾国藩在成都一条深巷里的老字号古玩铺买的,上面有京师古玩家寻觅已久的、唐伯虎仅有的两幅点睛虾中的一幅。当时曾国藩估价这扇子价钱当在五百两至一千两之间,老掌柜的开价却只有二百两。曾国藩准备以五十两买下这扇子。老掌柜推开银子,把扇子收回柜中。
老掌柜看人的眼力很毒,从曾国藩的举止判断,这人不是一般的小官小吏。于是抱拳而问:“敢问您尊姓大名?”“在下曾国藩。”曾国藩拱手回答。“您老敢是京师来川主持乡试的曾大人?”“正是在下。”“怪不得您老拿不出更多的银子,看样子真像传闻的那样,不拿分外的银子啊!得,这柄扇子,小老儿就五十两让了!”得了这柄扇子,曾国藩兴奋得一夜没睡安稳。
      “涤生啊,你又得了件宝贝!唐解元画虾不点睛,点睛的作品传世的只有两件啊!”穆彰阿感慨地说。
       曾国藩站起身笑着说:“恩师,门生如何消受得起湘妃竹扇!这是门生特意送给恩师的,请恩师笑纳!”
      “这怎么敢当!这怎么敢当!”穆彰阿推辞了几句,满脸喜色地拉着曾国藩的手说:“涤生啊,奉天将军今天给老夫送来几尾鲜活的龙虾,过一会儿陪老夫抿上两口!”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古训,曾国藩是不敢忘怀的。每逢恩师生日或逢年过节,他都要写上几个字亲送到府上以尽门生之孝。入蜀前,他就决定要寻一件罕见的东西送给恩师,这也是他在成都逛古玩铺的原因。
       穆彰阿门生故吏成千上万,但特别看重曾国藩,因为这个门生能补上其他人所缺的一个“诚”字。


      方务德蜡烛送秦桧
       秦桧任宰相时,权倾朝野,要趋承他的人数不胜数。相府的仓库里,金银财宝、古玩字画堆得连插足的地方都没有了。
       时任广东经略使的方务德,也想给秦桧送礼。他知道秦桧的胃口已被吊得老高,一般东西很难打动他了。经过一番调查了解,方务德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他知道秦府经常摆宴席至深夜,照明便成了一个问题,这里面蕴藏着机会。于是,他特制了一批蜡烛,派心腹之人骑上快马,送抵相府。同时,特别咛嘱送一份厚礼给秦府的主藏史。被买通的主藏史告诉来人不要着急,他自有办法让经略使送来的蜡烛在相府里派上用场。
       一天,又遇秦府饮宴,从午至昏,天色渐暗,正在兴头上的秦桧嘱人拿蜡烛来。主藏史登场了,他故意说府里的蜡烛已经用完,这里正好有方经略使送来的一箱蜡烛,还未启用。秦桧说,那就拿出来用吧!
      方经略使送来的蜡烛点燃不久,屋子里便散发出阵阵幽香,宾主均觉诧异,不知这香味从何而来。东查西找,这才发现原来异香是从点燃的蜡烛中飘出来的。秦桧来了兴致,吩咐马上把剩下的蜡烛全部拿来,数一数,总共49枚。秦桧狐疑不解,心想:这个姓方的搞什么名堂,送到我这里来的礼品怎么连个整数也没有,怎么回事?主藏史见时机已到,把从广东赶来的送烛人传进来询问。来人上堂禀告:这箱蜡烛是大家经略使大人特地派人监造制作,专为贡献相府用的。一共做了50枚,做好以后,不知质量如何,取出一枚试燃,这样就只存49枚了。因为是特制给相府用的,经略使大人不敢用其他蜡烛来充数。听到这里,秦桧啥都明白了,心想,这个方务德忠心耿耿,诚实可嘉,是个可用之才。从此,他对方务德关照有加。

 _
  上一篇:www.yabovip11.com区域产业结构县际差异分析
下一篇:房地产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