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9期 2010年>> 四海涟漪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9/16
中国人之“行”
杨树荫
      一国国民长期而又普遍采用的通行方式,往往会对国民的思想、理念和性格,产生重要的影响。
       在漫长的农业文明时期,中国人的通行方式,一直依靠马、车、舟、轿等,几无大的变化,其实落后。中国人却又习惯于落后,一代又一代的人,重复上一辈人的行走方式,祖先如何走路,儿孙必是亦步亦趋,偌大一个中国,竟然从未发明更进一步的交通工具。
       按理,中国国土辽阔,南北东西风光各异,山川平原气象万千,生活在这般地理国度的民众,应当享有大国国民之特有的骄傲,驰骋天下,舍我其谁?!
       然而,中国国民从未有此般的精神风采,绝大部分民众,祖祖辈辈终年囿于一乡一村,天下虽大,又与其何干?!这其中缘由诸多,行走方式落后,便是其一。
       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的通行方式,通行方式反映了当时生产力发展之水平。一般的农业国度,在其文明的早期阶段,大都以马、车、舟等作为代步,亦是世界各地之常理。
      以中国来说,却又以轿子、步行为主,在行走方式中,最是慢吞吞,也算是一大特色。
      骑马,或乘坐以马拉动的车,既省力又快速,当然是好事,但一般的人却享受不起。中国农村土地贫脊,收入微薄,普通农户只是糊口而已,哪里养得起高头大马?又由于中国内战无穷,内乱不已,马匹作为征伐之需,常被征用或抢掳,而不敢养。贫民与马,实在没有缘份。养马、骑马,往往只被官绅阶层所拥有。
      舟楫,自是一大交通工具。一船多载,顺水而行。据《天工开物》所记,南方常见的有江汉课船、三吴浪船、东浙西安船、福建梢篷船、四川八橹船、广东黑旗船等。在大江大河处,百舸争流,蔚为壮观。“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行程之中,这般的诗情画意,其实得益于舟楫和江流。但是,舟楫终受江河所限,只能沿江而行;又受江流所阻,顺流者,漂流直下。逆流者,一条船“挽纤者多至二十余人”,纤夫声声吼,船舶缓缓行,人力耗费极大。
       中国使用最广的代步工具,应是轿子。轿子大概起源于公元前21世纪的夏朝初期,流行4000多年,直到清末民初,若不是西方现代交通工具进入中国,恐怕轿子在中国会一直抬下去,一直坐下去。
      最早的轿子称为肩舆。舆是古代的车,肩舆,即指杠在肩上的车。《明史·舆服志》一言以蔽之:“轿者,肩行之车。”轿有官轿、卧轿、逍遥轿、女轿之分。官轿中又有凉轿、暖轿、帷轿之别。有轿必得有轿夫。轿夫根据坐轿人的地位、轿子的大小而配,有二人抬、四人抬、八人抬、十二人抬、十六人抬、二十八人抬。最大的轿子为六十四人抬,那已然是十分威武显赫的阵仗,当是为皇帝所坐。
      轿子并非人人能坐,最小的轿子也得两人抬,底层的民众又哪里消受得起?除了婚嫁、探亲、治病等,雇上一乘小轿代步,一般的情况下,平民百姓通行全靠两条腿,方圆几十里,一天之内能打来回,大概就是中国人的活动半径。
       通行方式往往会显示人的精神气质。一个骑马的民族,一定是彪悍、威猛,行如箭,势如风;而在水上驾舟的人,也会生就勇立涛头、乘风破浪的豪气。
       然而,不幸的是,大部份中国人依靠轿子、依靠两条腿,晃晃悠悠,慢慢吞吞地走了4000多年,养成了与这种通行方式相应的思想与精神。
       一乘轿子,抬起了一个等级观念。轿子其实不平等,反而是骑马的,一人一骑,倒有些平等,而轿子则不然,其大小以及抬轿轿夫的多寡,决定坐轿人的官位等级,历代都有规制。《清史稿》有录:“省直督、抚,舆夫八人。司道以下、教职以上,舆夫四人”,这是对地方官吏的。对京官亦同样,按品级而定舆夫之人数。在民间,一般是二人小轿。 即使富翁,也断不敢坐十六抬、二十八抬的大轿。权高位重的官员,不仅轿子大,轿夫多,而且,轿的前面有人鸣锣开道,两边有骑兵或步兵护卫,浩浩荡荡,拉开了官与民的距离。这种等级观念,代代而传,习以为常,即使到了现代,以职级配车,部长的车,与县长的车,自然有区别,似乎成了制度,谁都不会有异议。
       轿子又养成了奴才思想。轿夫实际上是代替了马、驴、骡的作用,已经是穷人,为了养家糊口当轿夫,却又被人当奴才使,整天抬轿,令行禁止,被奴役、被侮辱,其实没有人格。但在专制社会,又何谓人格?只要拿到主子的赏钱,便欢天喜地,甚至还以抬轿为荣,给州官抬轿的,瞧不起给县官抬轿的;给县官抬轿的,则又非常鄙视给平民百姓抬轿的,时至今日,“抬轿子”一词仍然流传,依然很有人热衷于“抬轿子”,器物早就没有,奴才却未断种。
       轿子还生就了“四平八稳”的思想。一座轿,犹如一间房,让人抬着走,平稳就好。求稳的轿子又天然地与“慢”挂钩,抬轿的人越多,脚步亦越多,轿子便越慢,皇帝的大轿六十四人抬,前后左右,一步都不能乱,又如何快得起来,一个“稳”,一个“慢”,活生生地画出中国人的行路姿态,而行路姿态又能折射出人的精神气质。人一旦四平八稳,则断不可能叱咤风云。尤为可怕的是,这种通行方式让中国人囿于一隅,目光短浅。长期以来,中国人通婚、交友、生产、生活,大都在方圆几十里之内,世世代代走不出狭小的天地。
       至近代,世界翻天覆地,新型的交通工具纷纷问世,中国人却依旧昏昏然、悠悠然,自以为是、自得其乐地行走在自己的天地间,对新生事物浑然不觉,闹出不少笑话:
        曾国藩的同代人胡林翼,看到两艘洋火轮在江中毫不费力地逆流飞速而上,惊诧不已:“此乃我等无法解喻之物也”;
       1876年,英商怡和洋行在上海建成淞沪铁路,火车隆隆,民众却视为不祥之物,人心恐慌,逼得两江总督沈葆桢出巨资买下铁路,再行拆毁,让英商瞠目结舌。
        一个民族的通行方式,从一定意义上,就是一个民族的发展历程。中国人用两条腿抬轿,想抬出一个等级分明的规制,抬出一个四平八稳的学问,却不料,抬出了一个摇摇欲坠的腐朽制度,抬出了一个有人坐轿,又有人抬轿的奴才学问,于国于民,害莫大焉,终究抬不下去了。其时,英国人用轮船走遍天下,以强势塑出海洋学问而崛起;此后的美国,也以汽车跨入现代交通的门槛,又以汽车学问而独树一帜。
       全球化起步于交通,世界上所有新式的交通工具,从自行车、汽车到火车、轮船和飞机,精彩纷呈,却无一为中国人所发明,西方国家走在了全球最前列。而中国,一个用轿子抬着走的国家,又怎能与现代国家并肩而行?
       一个现代化的国家,往往起步于交通方式的变革。如今的中国,从高速公路到高速铁路,从地铁轻轨到汽车进入千家万户,中国人已经昂然立于世界上走得最快的行列。中国人的视野、胸怀和国民素质,随着快速地行进,正在发生着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一个勇敢向前追赶的民族,一定会有着自己崭新而充满魅力的国民性。
        中国人已经不会慢,也不可能慢了。大家惟一的祝愿就是:一路走好!
 _
  上一篇:www.yabovip11.com区域产业结构县际差异分析
下一篇:史林散叶(二十)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