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9期 2010年>> 产业结构调整研究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9/15
江苏产业结构对经济增长影响的地域差异研究
史常亮

       近年来,江苏省区域经济增长不均衡性呈逐年加大趋势,其中苏南、苏中、苏北地区生产总值占全省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由2000年的56.29∶18.87∶23.1转变为2008年的61.05∶18.07∶19.57;三大区域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加权变异系数也一直维持在0.5左右水平,2000年为0.5,2006年则一度上升为0.53,2008年虽有所小幅下降,但也保持在0.47的较高水平。加权变异系数用来反映省、市、地区间的经济差异,其值在0-1范围之内,系数越小,表明各地区间人均GDP的相对差距越小;反之则越大。从该度量尺度来看,进入新千年以来,江苏省苏南、苏中和苏北三大区域间经济发展水平的差距仍然较大,并且这种经济增长的地域差异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各地区产业结构素质和区位优势的差异引起的。在此,本文试以偏离—份额法为分析方法,对江苏省苏南、苏中和苏北三大地带及各地级市州产业结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情况进行比较分析,以期有助于把握江苏省产业的地域差异状况,并为各地产业结构的调整和优化提供有益的借鉴。


       一、模型设定及数据说明
      (一)经济增长的偏离—份额分析模型
       偏离—份额分析法(Shift—share Method,缩写为SSM)广泛应用于规划、地理学和区域科学研究,是一种注重实效的研究方法。偏离—份额分析的基本思路是将被研究区域的增长与标准区域(通常指一个国家或一个省)的增长联系起来比较,认为区域经济增长的差异可以从产业结构因素和区位因素(竞争因素)两个方面进行说明。在产业结构对经济增长影响方面,由于一个地区经济增长率为地区内各产业部门增长率的加权平均数,而不同产业部门具有不同的技术特征、供求弹性和生产率增长速度。因此,各部门经济增长率存在很大的差异,若一个地区的产业结构以快速增长的部门为主,则会对该区域经济增长产生重大的推动作用,并使该地区的增长率快于全国(省)的平均水平,则称该地区的产业结构为“有利于增长的结构”,反之,则属于“不利于增长的结构”,并使该地区在增长的速度上处于劣势。在区位因素方面,一个地区的地理区位状况直接影响到该地区的要素投入的生产率。一个拥有区位优势的区域,其要素生产率将高于那些处于区位劣势地区的要素生产率。
        根据偏离—份额分析法,某一地区的经济增长(G)可以分为3个部分:地区增长份额(Ri)、产业结构偏离份额(Pi)和区位份额(竞争力份额)(Di),即:区域经济增长=地区经济增长份额+产业结构偏离份额+区位份额,从而将区域经济的实际增长量分解为3个分量:
        一是地区经济增长份额:,式中,Ri代表假定被研究区域各产业部门均按照标准区域GDP增长率增长所应实现的增长份额;代表被研究区域第i产业的基期产值;R代表标准区域GDP增长率。将这种假定的增长水平同实际的增长水平相比,如高于实际增长水平,则被研究区域总偏离值为正;反之,则为负。
        二是产业结构偏离份额:


       式中,Pi代表被研究区域按照标准区域第i产业增长率计算的增长额与按照标准区域GDP增长率所实现的增长额之差,反映被研究区域第i产业随标准区域第i产业增长(或下降)而增长(或下降)的情况;若某个地区以快速增长型产业为主,则Pi>0;反之,Pi<0。
       三是区位份额(竞争力份额):


       式中,Di代表被研究区域第i产业按实际增长率所实现的经济增长额与按标准区域同一产业所实现的经济增长额之差,反映了与标准区域相比,被研究区域在发展第i产业方面所具有得区位(竞争)优势或劣势。ri代表被研究区第i产业的实际增长率。若被研究区的竞争力高于标准区域水平,则Di>0;反之,则Di<0。
       由此,某一地区的实际经济增长量可以用关系式表示为:
        同样,某一地区的经济增长率(Gr)也可以分为地区经济增长份额R、产业结构份额(R*-R)和区位(竞争力)份额(Gr-R*)。它们之间的关系可表示为:                   。式中,Gr代表被研究区GDP增长率;R代表标准区域GDP增长率;R*代表被研究区域各产业按照标准区域该产业的增长率计算的假定地区增长率(                   ,式中,Ri代表标准区域第i产业的增长率)。
      若被研究区域以快速增长型产业为主,则R*-R>0;反之,R*-R<0。若被研究区域竞争力水平高于标准区域水平,则Gr-R*>0;反之,Gr-R*<0。
       需要说明的是,在上述公式中,区位份额(竞争力份额)Di是一个十分复杂的因素。Di的大小受生产率水平、经营管理水平、投资规模等各方面因素的影响,因此,一个地区Di<0既可能是由于该地区生产、经营、管理水平低,因而竞争力低,也可能是由于实际积累率低,因而增长速度缓慢。实际上Di值包括了除产业结构以外的其他一切因素的影响。
      (二)数据说明
       本文主要考察苏南、苏中和苏北三大区域重新划分以来江苏省产业结构的经济增长效用及其地域差异。根据研究方法特点和研究背景,本文主要是以《新中国五十五年统计资料汇编》、《中国统计年鉴》(2009)、《江苏统计年鉴》(2001—2009)等相关统计资料和数据为基础,选取了江苏省国内生产总值(GDP)及三次产业产值的截面数据和时间序列数据,组成评价指标数据库。样本观察期为2000-2008年。
根据江苏省各地区位、自然、经济和社会状况,同时考虑到与统计口径保持一致,本文把江苏省分为苏南、苏中和苏北三大城市群。其中,苏南地区包括苏州、无锡、常州、南京和镇江5市,苏中地区包括南通、扬州和泰州3市,苏北地区则包括徐州、淮安、盐城、连云港和宿迁5市。


      二、实证分析
     (一)数据处理
      选取2000—2008年江苏省苏南、苏中和苏北城市群以及13个地级市的地区生产总值、第一产业产值、第二产业产值、第三产业产值等数据,以江苏省为标准区域,将相应数据分别代入上述模型,计算得出苏南、苏中、苏北各城市群在2000-2008年的明细偏离—份额分析表。其中各项产值均按当年价格计算。
      (二)结果分析
       1、总量分析
       从表1可以看出,江苏省苏南、苏中和苏北三大城市群之间地区产业结构优势度差异显著,且从南至北呈梯度递减转移趋势。在考察期,即2000-2008年内,苏南城市群地区的实际经济增长额大于假定地区的份额,总偏离高达1443.37亿元,GDP增长率高出全省29.98个百分点。其中,由于产业结构具有优势带来增长量为559.9亿元,贡献11.63个百分点;区位优势带来的增长量为883.46亿元,贡献18.35个百分点。与此相反,苏中和苏北城市群的实际经济增长额均小于假定的地区份额,总偏离量分别为-241.41亿元和-1070.63亿元,GDP增长率分别低于全省14.96、54.18个百分点。其中,苏中城市群由于产业结构具有劣势带来增长量为-107.28亿元,贡献-6.65个百分点,区位优势带来的增长量为838.28亿元,贡献-8.31个百分点;苏北城市群由于产业结构具有劣势带来增长量为-490.59亿元,贡献-24.83个百分点,区位处于劣势带来的增长量为-580.04亿元,贡献-29.36个百分点。
        为进一步反映各区域内部产业结构和区位因素对地区经济增长影响的空间特征,本文在表1基础上,根据公式:贡献率=产业结构(竞争力)偏离分量/GDP实际增长额,分别计算了苏南、苏中和苏北城市群的产业结构(竞争力)增长分量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从结果(表2)来看,苏南城市群经济增长中的产业结构和区位因素的助推作用都比较明显,其中整体结构优势为0.041,区位因素带来的竞争力优势贡献率为0.065;在苏中城市群经济增长中区位竞争力优势相对比较明显,为0.217,而产业结构贡献率仅为-0.028,处于劣势;在考察期间,苏北城市群实际增长额最低,产业结构和区位竞争力优势都比较弱,贡献率分别为-0.124和-0.147。
        由以上分析可知,在苏南、苏中和苏北三大城市群地区经济增长中产业结构因素均不是主导力量,而主要是由区位因素所带来的竞争优势或劣势对地区经济增长起到不同导向作用。近年来,江苏省经过多次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结构因素对经济增长的正向推动作用逐渐显现,但经济增长的偏离总量中产业结构的贡献依然很小,并且地域差异显著。
       2、经济区域分析
       苏南城市群和苏中、苏北城市群地区经济增长中的因素呈现不同的状态(表3)。其中,苏南城市群的5市都享有产业结构优势带来的增量偏离,苏州、常州和南京还拥有区位(竞争)优势带来的增量偏离;而苏中和苏北城市群都不具有产业结构优势,具有区位优势的城市也不多。这种状态说明,在苏南城市群中大部分经济增长较快的城市都是通过产业结构优势推动的,只有少数地区的经济增长来自于区位结构;而苏中和苏北城市群地区相比则处于全面劣势,只有个别地区由于区位优势而情况较好。
Pi,Di的正负组合形成的4种区域经济增长类型:
       ①经济增长中的产业结构和区位两类因素都比较优越,均为正值的地级市有3个,即苏州、常州和南京。这3市在考察期内的经济增长得益于产业结构因素和区位竞争力因素都比较明显。
       ②产业结构因素为正值,而区位因素为负值。经济增长中的产业结构推动效应明显,但区位因素不具有优势。这样的地市有2个,即无锡和镇江,这2市在考察期内的经济增长主要得益于产业结构是一种“有助于增长的结构”。
      ③产业结构因素为负值,而区位因素为正值。经济增长中的产业结构推动效应不显著,但区位因素明显起了重要作用。这样的地市有南通、扬州、泰州和宿迁,这4市在考察期内的经济增长主要是由产业结构之外的因素推动的。
       ④经济增长中的产业结构和区位两类因素均不具有优势,均为负值的有4个市,即徐州、淮安、盐城和连云港,表明这些市的产业结构和其他因素对经济增长都具有不利的影响。
       应当特别指出的是,地区产业份额和区位份额为负值,并不表明这个地区的区位实力低于其他地区,而仅仅表明在考察期的经济增长中,这些地区的产业结构或者产业结构之外的因素对地区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不明显。


       三、结论
        综上所述,江苏省苏南、苏中和苏北三大城市群产业结构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有很大差异。从本文研究结果来看,在考察期内(2000-2008年),苏南城市群地区产业结构具有相对优势,对经济增长偏离有积极贡献;而苏中和苏北城市群地区产业结构都具有一定劣势,对经济增长偏离有迟滞效应;全省部分城市享有区位(竞争)份额优势。
        在江苏省苏南、苏中和苏北三大城市群地区经济增长的偏离总量中产业结构的贡献依然很小,贡献率均在10%以下,效用不明显;而主要是由区位因素所带来的竞争优势或劣势对地区经济增长起到正向或负向导向作用,贡献率最高达到24%。由此可见,各城市群经济增长相对江苏全省经济出现的偏离,主要不是因产业结构带动的,而是由于区位所带来的竞争优势作用的结果。
       根据偏离—份额分析结果可知,产业结构的演进对江苏省三大城市群地区经济增长的影响可分为4种类型:产业结构偏离为正,竞争力偏离份额为正,苏州、常州和南京属于这种类型;产业结构偏离为正,竞争力偏离份额为负,无锡和镇江属于这种类型;产业结构偏离为负,竞争力偏离份额为正,苏中城市群各城市和苏北城市群中的宿迁市属于这种类型;产业结构偏离为负,竞争力偏离份额为负,苏北城市群中的徐州、淮安、盐城和连云港市均属于这种类型。产业结构演进对苏南、苏中和苏北三大城市群地区经济增长贡献情况表明,区域间差别较大。苏南城市群各城市产业结构效益要明显优于苏中和苏北城市群。
        产业结构演进对各地区经济增长贡献情况表明,区域间差别较大。因此,江苏省各个区域的经济发展必须要立足于各个区域的区位条件和社会经济状况,依据本地区比较优势,推进重点地带开发;各区域产业结构调整的实现,需要建立产业协调和分工合作机制,要突出区域优势,选择好本区域的支柱产业和主导产业,形成网络型、积聚型“经济优势”。

(编辑单位:北京林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_
  上一篇:www.yabovip11.com区域产业结构县际差异分析
下一篇:“中国难题”的正解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