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9期 2012年>> 产业结构调整研究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9/15
四川金融发展、就业结构及产业结构调整
杨小玲

     一、问题的提出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它具有资本积累和资源配置的作用,目前已成为国民经济发展中的重要产业。关于金融发展的就业效应问题,爱德华·S·肖认为金融深化通过提高金融资产的收益率和降低实际利率,会推动金融产业和相关产业的发展,最终增加就业。正如王广谦得出的结论:金融不能使人口增加,也不能使劳动力增加,但可以使总劳动力中的就业人数增加。从而可知,金融发展的就业效应可分为直接就业效应和间接就业效应。金融发展的直接就业效应最主要的表现就是金融产业中就业数量的增加。按照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当社会公众最基本的生活层次需求得到满足时,会逐渐派生出对金融产品及其服务的需求,从而进一步推动金融产业规模相应地扩大,这种需求拉动型的规模扩大会直接导致对劳动力需求的增加,从而增加就业。同时,资本的本质是逐利,依附于资本而发展的金融产业其目标是利润最大化,在其内在发展需求和外在竞争压力的双重作用下,金融产业各部门为了生存不得不根据市场导向做出合理的战略调整,积极地创新出更多的金融产品和服务,从而产生了供给诱型规模的扩大,吸纳更多的劳动力。
       金融发展的间接就业效应则是通过发挥金融吸取存款、发放贷款的行为,进而推动不同行业的成长,促进产业结构变迁,带动就业增长来实现的。产业结构决定了一个国家的经济状况,不同产业构成所形成的特定组合,在相当程度上决定了劳动力构成,劳动力在产业之间的分布取决于产业结构的变动规律。目前国内已有的研究很少涉及到地区层面,四川作为一个西部农业人口大省,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下,更有必要从金融角度探讨就业问题。


       二、四川省金融发展的就业效应:描述性分析
       随着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广和改革开放步伐的加快,特别是1999年西部大开发以来,四川省第一产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由1978年的44.53%下降到2007年的19.91%,而第三产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上升的速度较快,由1978年的19.97%上升到2007年的36.3%,目前已进入工业化中期阶段。与此同时,三大产业的就业结构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第一产业对劳动的需求由1978年的81.7%锐减到2007年的47.9%,降幅达到30多个百分点,与同期第一产业GDP结构比重的变化方向相同,但下降幅度更大。但目前四川省第一产业劳动力仍超过劳动力总量的将近一半,符合四川是农业人口大省的特点。由于四川省深处西部内陆,对外开放较晚,1978-1991年间第二、三产业劳动比重虽有所上升,但上升幅度不大,且二、三产业的劳动力比重相似,直到1992年第三产业就业比重才开始超过第二产业(见图1)。
      同时,金融业自身的发展也会直接吸纳更多的就业人口。四川省金融业从员人数在2007年达到17.12万人,占四川省总就业人口比重达1.22%,占第三产业从业人员比重达0.36%(见图2)。
       四川省作为地处中国西南内陆地区的农业大省和人口大省,如何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更好地解决城乡就业问题,已成为全省关注的首要问题,同时这对于更好地推动地震灾区经济可持续发展也具有一定的深远意义。本文主要致力于研究金融发展、就业结构与四川省产业结构变迁之间的关系,通过分析它们之间的作用机制,进而从实证的角度研究分析,最后提出相关的政策建议。


      三、数据说明及统计描述
      本文拟采用协整分析和Granger因果检验方法,从四川省金融发展对其就业结构升级的相关关系和因果关系进行实证分析。
      (一)变量定义
       第一,金融发展指标,本文选用金融发展规模、金融发展效率和金融发展结构指标来衡量。金融发展规模用金融相关比率(FIR),即存贷款之和/GDP。FIR是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金融深化程度最重要指标,一般用来衡量金融发展的规模。金融发展效率指标(FE):即贷款/存款,它用来衡量金融机构将储蓄转化为贷款的效率。在FE>1的情况下,FE越小(越接近1),金融中介效率越高。金融发展结构指标(FS):即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占存款余额来衡量。一般来说,高储蓄率会产生高投资率,高投资率能推动经济增长,但也有学者认为是经济增长率决定储蓄率,而不是储蓄率决定增长率(Rodrick,2000)。由于目前四川省通过证券市场融资的比重还比较低,在2006年全部融资中,银行贷款占到91.4%,债券融资占8.3%,股市融资占0.3%。考虑到数据的准确性和可得性,本文分析金融发展时暂不使用证券市场指标。
       第二,就业结构指标(SJ)根据配第—拉克定律,选用第一产业就业人员占总就业人员的比重来衡量,该比重越小,说明结构调整的速度越快,产业结构的高级化程度越高。
      (二)数据来源
        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我国四大商业银行才陆续恢复或成立,成为专业银行;1995年前后,中国财税、金融制度改革步伐明显加快。如果从1979年开始计算,当时四川省乃至全国市场化程度都很低,并不能完全反映真实的经济状况。鉴于数据的可得性及四川地处内陆的现状,本文选取1990-2007年的相关数据进行实证分析,所选数据均来自于历年《四川统计年鉴》。表1提供了本文直接用到的一些剔除了价格影响的数据。在实证分析中,为了减轻数据变动幅度,对有关变量取对数值。在实证分析中,为了减轻数据变动幅度,对有关变量取对数值。
       由表1可以看出:四川省第一产业就业人员比重逐年下降,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经济的发展。随着经济的增长,金融发展规模(FIR)持续上升,由1990年的1.091增加到2007年的2.207,说明在四川省经济增长过程中,金融上层结构的增长比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更加迅速,金融资产规模超过经济基础结构的规模。金融发展效率(FE)指标从1990年的(1.296)到2007年回归到理性适宜值(0.658),说明金融中介效率不断提高。金融发展结构(FS)基本上呈逐年下降趋势,但比重一直在50%以上,反映出居民投资渠道的匮乏和消费意愿的低下,说明金融市场尚不完善,居民消费尚待启动。
        故构建实证方程如下:
      (1)
         其中为常数项,、和分别为相关指标的系数,为影响被说明变量的其它因素。


      四、实证模型及结果说明
      (一)变量的单位根检验
       在进行实证回归前,为了确保所考察的变量是平稳的时间序列,通过采用ADF检验法对所考察的变量进行单位根检验。检验结果如表2所示。
       表1的检验结果表明,并不是所有变量在5%的显著水平下都是平稳的,但是它们的一阶差分序列在5%的显著水平都是平稳的,即InSJ、InFIR、InFE和InFS都是一阶单整序列,这样就具备协整检验的必要条件。
      (二)协整关系检验
        协整检验主要是用于考察非平稳变量间的长期关系。因此,在前述单位根检验结果证实变量都具有非平稳性后,本文采用EG二阶段分析四川省金融发展与产业结构优化的长期相关性。其主要步骤为:第一,用OLS(最小二乘法)对变量进行协整回归;第二,用ADF方法对回归残差进行平稳性检验。如为平稳序列,则变量之间存在协整关系,反之,协整关系不成立。借助Eviews5.0进行回归分析后,得到协整方程式:
   (2)
 (-8.736)   (-1.854)   (-0.757)    (3.295)
R-squared=0.8805  F=34.3981
        从方程(2)可以看出,各系数都通过了在5%的临界水平下通下t检验。对残差的检验结果得出,ut的ADF统计量-3.6118小于5%水平的临界值-3.0655,因此是平稳序列,则InSJ和InFIR、InFE、InFS存在唯一的协整关系,表明InSJ和InFIR、InFE、InFS之间具有长期的稳定均衡关系。即金融相关比率每变动1个百分点,就会推进第一产业就业比重人数下降0.178个百分点,金融发展效率每提高1个百分点,就会降低第一产业就业人员0.102个百分点,而金融发展结构目前则会阻碍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
      (三)误差修正模型
        在确定InSJ和InFIR、InFE、InFS存在协整关系的基础上,为了进一步检验金融发展与就业结构之间的变动关系,需要建立包括误差修正项(ECM)在内的误差修正模型,以此来检验协整方程的短期动态与长期调整特征。根据(2)式中的结果,可知误差修正项()为:


   (3)
       将(3)式带入误差修正模型,并应用OLS估计方法,可得如下误差修正模型:


 (4)
(-6.449) (0.2) (-0.133) (-0.086) (-0.595)
R-squared=0.063  F=0.202  D.W=2.30
       从(4)中可以看出各变量都没有通过系数的t检验,方程的拟合度较低,没有通过F检验,说明在短期内,金融发展并不影响就业结构的变化,从而也不影响产业结构。这是由于通过金融发展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具有一定的时间滞后性,短期的效果并不明显,这从另外一个方面也说明在引导金融资本流向时,应注重其长期的效果。
      (四)Granger因果检验
      为了进一步分析金融发展对四川省就业结构变迁的影响,本文对金融发展与就业结构进行了Granger因果关系检验。协整检验结果只告诉了大家变量之间是否存在长期的均衡关系,但是这种关系是否构成因果关系还需要进一步验证。Granger(1969)提出的因果关系检验可以解决此类问题。其基本原理是:在做Y对其它变量(包括自身的过去值)的回归时,如果把X的滞后值包括进来能显著地改进对Y的预测,就可以认为X是Y的Granger原因。类似定义Y是X的Granger原因。根据AIC原则和SC原则并结合L.R.检验,确定各变量的滞后阶数为4,对各变量的因果检验如表3所示:
        从表3的Granger因果检验可以看出,第一产业就业比重是金融发展规模和金融发展效率的Granger原因,而金融发展效率与产业结构变迁之间不存在Granger原因。这说明目前四川省金融发展仍是“供给主导型”金融发展,并不能较好的满足市场经济主体的金融需求。


       五、结论与相关政策建议
       从上述实证分析可以看出:在长期内,金融发展规模、金融发展效率的提高都会推进四川省第一产业就业比重的下降,从而更好的促进产业结构优化。而金融发展结构目前则对第一产业就业比重起负相关作用,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了四川省目前投融资渠道单一的现状。而在短期内,金融发展并不影响就业结构的变化,从而也不影响产业结构。这是由于通过金融发展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具有一定的时间滞后性,短期的效果并不明显,这从另外一个方面也说明在引导金融资本流向时,应注重其长期的效果。从Granger因果检验则可以看出,四川省就业结构是金融发展规模和金融发展效率的Granger原因,而金融发展效率与就业结构变迁之间不存在Granger原因。这说明目前四川省金融发展仍是“供给主导型”金融发展,并不能较好的满足市场经济主体的金融需求,从而不能更好的调节劳动的产业分配。为了使四川省金融发展更好的促进产业结构调整,优化劳动力在各产业间的配置,本文从金融发展的角度提出以下政策建议。
       (一)做大做强金融产业,拉动就业需求
         目前很多学者开始强调从产业的角度来认识金融业,可见金融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性。金融是在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时产生和出现的,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时,若没有金融的支撑,则会阻碍产业结构升级,就业结构转变。四川省目前处于经济增长带动金融发展的状况,金融发展滞后于产业结构调整,没有充分发挥金融的资金调节、配置和支撑作用。随着西部大开发进程的深入,要改善金融生态环境,需大力推进四川省金融体制改革,降低金融风险;提高金融机构的中介效率,优化金融资源配置,加大对经营效率较高的非国有经济和中小企业的金融贷款支撑;改善金融生态环境,为金融产业的发展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二)加大银行对个体私营企业的信贷支撑力度
         近年来四川省个体私营发展迅速,已成为支撑和推动四川省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也成为解决就业问题的一支重要部队。而个体私营企业融资难仍然是制约其发展的主要问题,据统计,1999-2007年四川金融机构各项短期贷款余额中,个私经济所占份额不到1%(见图3所示),但其所创造的增加值却几乎占全省的一半。在现实经济活动中,个体企业很难获得政府的专项资金支撑,同时通过资本市场融资的困难更大,主要仍是通过银行融资。因此,应放宽对个体私营企业的融资限制,大力发展各种中小型金融机构、民营金融等,为其解决资金不足问题。
       (三)要给予成都以“我国西南金融改革试验区”的地位
        法国经济学家佩鲁在分析经济部门之间关系并致力解决经济发展的不均衡状态时,提出了发展极概念,应着力培育一个中心点,从而带动周边地区的发展。成都自古以来就是我国“交子”的发明地,且已被国家规划确定为西南地区商贸、科技中心和交通、通讯枢纽,为与这两个中心、枢纽相匹配,也必然需要把成都建成西南地区的金融中心以支撑四川产业结构调整,推动经济发展,从而带动周边其它省(市)的发展。虽然金融中心的形成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由经济和金融业发展所决定的自然过程,但是,监管制度和政府政策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特别是,由于存在沉淀成本的不可分性和未来的不确定性,金融机构在选定机构所在地后,通常都有相对的稳定性和惯性。因此,在金融中心形成的早期阶段,特别需要地方政府在全国统一的监管机构下提供具有竞争力的当地的政策和制度环境,赋予成都以“我国西南金融改革试验区”的地位,鼓励金融机构迁入,从而加快金融中心的聚集过程,推动经济发展和产业结构调整。

(编辑单位:四川大学经济学院)

 _
  上一篇:www.yabovip11.com区域产业结构县际差异分析
下一篇:江苏产业结构对经济增长影响的地域差异研究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