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7期 2010年>> 文史杂谈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8/27
史林散叶(十八)
俞剑明

       大义凛然,林则徐虎门销烟
       清代乾嘉之际,正值“中西两极”初逢之时。林则徐广为邀集人才,潜心研究外情,无愧为“近代中国睁眼看世界第一人”。
       当时在工业革命中蓄足力气的西方列强,以鸦片撞击中国大门,而闭关锁国的朝廷对外部世界知之甚少。道光皇帝向下求证,英吉利为何国?鸦片为何物?有官员煞有介事地奏称,“鸦片是外国乌鸦的肉所制成”,英吉利那地方“日食干粮,不敢燃火,须半月日始出......”可谓信口雌黄,一派胡言。林则徐言明利害,疾呼禁烟,说烟如不禁,则将来“不唯无可筹之饷,亦且无可用之兵”,国将不国了!
      林则徐作为禁烟钦差初到广州时,外国人并没把他放在眼里。一天,多国领事备下西餐宴请林则徐。当冰激凌上来时,因为阵阵冒气,林大人以为很烫,便伏下身来,张嘴吹几下才放入口中。那洋人竟满堂哄笑,加以奚落。林则徐不动声色。几天后,设宴回请。几道凉菜过后,让人端上芋泥。那芋泥颜色灰暗,不冒热气,初看犹如凉菜,实则很是烫舌。果然众领事一见佳肴,抢着舀起来就放入口中,满嘴粘着,吞不进又吐不出,一个个烫得哇哇大叫。
       1839年6月3日,林则徐下令,将收缴的大量英商鸦片,在距广州一百多里的虎门当众销毁。熊熊烈火,足足烧了23天!“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一时间,全世界都将目光对准了东方,对准了大清国,对准了林大人!虎门显虎胆,林则徐大义凛然地向西洋毒贩宣战,在中华青史上留下了一章庄严!
频频报捷,未摆脱官场陋俗
      中国的旧大臣,在上奏军情时往往有种陋俗——粉饰、瞒上。明明是溃不成军,也要说成我军“伤亡颇多,然敌方死伤更众。”这方面,林则徐也未能免俗。
      1839年穿鼻战役后,关天培报告林则徐,中方大胜,击沉几艘英国船只,并造成英军50余人死伤。事实上,此战英军无任何伤亡,参与此役的一个英国军官,事后在给朋友的书信中不无嘲弄地说:“中国炮台上似乎是在放礼花。”
      按常理,林则徐应调查一下实际战况,但他却全盘按照军方的报告,上奏称此战大捷。道光皇帝的战斗热情因此被大大激发,他批示:“朕不虑卿等孟浪,但戒卿等不可畏葸。”林则徐等积极配合,捷报频传,比如“接仗六次,俱系全胜”云云,其实都是子虚乌有的大话。
      1839年9月,已经清楚了双方实力,在军事上明显“扛不住”的林则徐,想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上奏说:“英国商人苟知悔误,尽许回头。”不料道光皇帝没看出林则徐此奏的真实用意,批示道:“不应如此,恐失体制。”弄得林则徐骑虎难下。
      实际上,当时的清代,无论是八旗兵还是绿营兵,将领腐化,装备落后,素质低下,根本无法与西方列强中的任何一国军队抗衡。马戛尔尼在出使中国后写道:“他们穿的是小亚麻布或白洋布做的衣服,非常脏也很少洗,他们从来不用肥皂。他们很少用手绢,而是随地乱吐,用手擤鼻子,用袖子擦鼻涕,或是抹到身边的任何东西上……”《剑桥世界近代史》记载:“(清)军队中贪污盛行,士气不振,有的花名册上只有极少一部分实有其人;武器只有老式的火枪、棱镖和弓箭等;而且中国人一直重视读书人出身的文官,轻视武夫。因此,中国军队毫无准备,在清帝国一旦不得不面对沉重压力时,无法担当起国防的重任。”
      林则徐作为一代重臣,尽管难能可贵地率先“睁眼看世界”,但他只是管中窥豹,既未看到世界的全貌,更未看到西方列强骨子里的那些东西。


       自大心态,只缘无知与偏见
       虎门销烟后,英国要求清代廷赔偿损失,遭到严正拒绝。接着清王朝向所有“海外夷人”发布通告,停止商贸往来。看到事件朝不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英国人誓言一定要报复。林则徐虽然作了一些应战准备,但其内心却对英军不屑一顾。
       1839年9月,林则徐在给道光皇帝的奏折中说:“夷兵除枪炮之外,击刺步伐俱非所娴,两腿足裹缠,结束严密,屈伸皆所不便,若到岸上更无能为,是其强非不可制也”,“况夷人异言异服,眼鼻毛发皆与华人迥异,吾民齐心协力,歼除非种,断不至于误杀。”这实际上是当时通行的一种见解,认为洋人红眉毛绿眼睛,两腿不能弯曲,一旦登岸便无可作为,任由大家宰割,只要不“误杀”就是了。
      对洋人的坚船利炮,林则徐也有着奇特的幻想:“英军要攻中国,无非乘船而来,它要是敢入内河,一则潮退水浅,船胶膨裂,再则伙食不足,三则军火不继,犹如鱼躺在干河上,白来送死。”
       基于这些偏见,林则徐相当小看英军的陆战能力。他在宫涌主持修建的两座炮台,根本没有防御敌方从侧后发起地面攻击的措施。结果,战事一起,英军很快攻陷炮台。英军一位官员在致友人的信中纳闷地说:“真奇怪,这些炮台完全没有防御地面攻击的设施,好像是欢迎大家回家的摆设。”
       更奇特的是,林则徐认为洋人嗜吃牛羊肉,若无从中国进口大黄、茶叶以辅食,将会消化不良而死。在给道光的奏折中他说:“况茶叶大黄,外夷若不得此,即无以为命。”而在一份拟交英女王的文书中,他也同样强调:“大黄、茶叶、湖丝等类,皆中国宝贵之产。外国若不得此,即无以为命。”
       林则徐对英军的偏见与无知,与清代长期的闭关锁国有关。世界先进的常识和科学技术进不来,国人自然由无知而自欺,妄自尊大,目空一切了。即便是林则徐这样见多识广的官员,也不例外。


       缄默失语,被贬后惟求自保
      林则徐因虎门销烟被革职贬官,蒙冤流放,“从重发往伊犁效力赎罪”。从此,这位无私无畏的英勇斗士,完全像换了个人似的,缄默失语,惟求自保。
      在与英国人几番交锋后,他领教了西方坚船利炮的利害,但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残酷的现实。1942年,他在给友人的信中写道:“第一要大炮得用,令此一物置之不用,真会岳韩束手,奈何奈何!”为了安全自保,他千咛万嘱此信莫让别人看到,以免再招攻击。
        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三月,林则徐开释起复的谕旨终于到了,朝廷以其在新疆开垦有功,命他回京以四品京堂候补。这位61岁的老人,颤颤巍巍地写下《纪恩述怀》诗四首,感激涕零地吟诵道:“漂泊天涯未死身,君恩曲货荷戈人。放归已是余生幸,起废难酬再造仁……”
尽管有幸得到赦免,但林则徐不再倡导改革,不再挺身艰危,唯朝廷马首是瞻,四处镇压农民起义。民国史家蒋廷黻在其《中国近代史》一书中感慨万端地写道:“他让主持清议的士大夫睡在梦中,他让国家日趋衰弱,而不肯牺牲自己的名誉去与时人奋斗。林文忠无疑是中国旧学问最好的产品。他尚以为自己的名誉比国事重要,别人就更不必说了。”
        百年之后,当大家再读林则徐那掷地有声的座右铭“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时,是否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_
  上一篇:加快发展浙江App与信息服务业的若干对策建议
下一篇:居者有其屋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