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7期 2010年>> 四海涟漪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8/27
中国人之“食”
杨树荫
      民以食为天。
      在中国,无论官民,无论贫富,又无论古代还是现代,都把一个“食”字,放到了至高无上的位置。
      食在中国,不仅意味着生存,还意味着一种欢乐、一种追求、一种学问。
      一日三餐,或粗茶淡饭,或鱼虾果蔬,抑或山珍海味,但凡中国人,都为了一个“食”字而奔波劳碌,“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逢年过节,则是中国人的美食之时。传统节日如元宵、清明、端午、中秋、冬至,各有不同的内涵,但都少不了“食”,甚至以美食而涵盖了整个节日。至于春节,则更是举全家之力,把个餐桌弄得极为丰盛,美美地吃,尽情地吃,一个假期之中日复一日地吃。
      中国人还以各种名义想方设法地吃,满月酒、周岁酒、生日酒、婚庆酒、拜师酒、谢师酒,离家外出有送行酒,远道而来有接风酒,宾客来访要办酒,洽谈生意要置酒,三朋四友聚会又得凑上一桌。甚至死了人,说是悲痛,还得操办酒席吃喝一通。
     中国人敢“食”,这大概在全世界也是出了名的,野外长的、山里跑的、天上飞的、水里游的,中国人都会以自己的“勤劳勇敢”,逮而食之。四大美味“燕窝、鱼翅、熊掌和海参”,普通的中国人难以企及,蛇、猫、老鼠、蝎子、蚂蚁,还是碰得到、抓得着,统统不在话下地照吃不误。狗,被西方人称为“人类最亲密的朋友”,也是杀而烹之,成为中国人隆冬季节的进补之食。
      食,总是给中国人带来欢乐。古代,磨刀霍霍,抱薪煮水,杀鸡宰羊,全家人为之期待,为之快乐。现代,鸡鸭鱼虾,飞禽走兽,在煤气灶、电子灶、微波炉里煎炸炖烹,美食让一家一家之人其乐融融。
      从古至今,中国人历来有“食色性也”之说,奔波于“食”,钟情于“食”,终其一生皆为“食”。人人为食,所“食”之食,自然形成无比的规模,据称中餐各种叫得上名的传统菜点竟有6万多种,民间各种自烹自制的更是不计其数。中国之大,又因各地口味之各异,形成鲁菜、川菜、闽菜、粤菜等风格不一的菜系,凡地上植物,天下生灵,皆为盘中餐、腹中食。
      中国人之于“食”、之于“吃”,其烙印之深,几已化为基因而代代相传,孔老夫子的“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上了《论语》,流传千秋。民众亦因专致于吃,生活中许许多多的事,都以“吃”来形容、来引申,把个“吃”字用得十分传神,例如:吃苦、吃醋、吃白食、吃回扣、吃闲饭、吃大锅饭、吃闭门羹、吃皇粮、吃官司、吃罪……
      漫漫的历史长河,中国人其实都在苦难之中,物质的匮乏、精神的贫困,人生竟无欢乐。吃,成了惟一的希翼、惟一的快乐,农家子弟,盼着鸡生蛋,盼着鹅长大,盼着杀猪宰羊的过年过节。贫困岁月,只能以“吃”,才能给生活增添乐趣,中国人其实可怜。
       食,本是人的生存之道。然而,若是到了“日有佳肴美食,夫复何求”的地步,如此之“食”,其实是一种灾难。要说灾难,其实也不可怕,灾难总有时日,总会过去。倘若成了大众的行为与性格,却是真正的可怕。
       中国人之“食”,已经成了千古不殆的生活方式,其中耗费的时间与精力,全民累结起来,是一笔永远无法计算的天文数字之账。农耕时代,一天的忙碌,只是糊口。到了现代,一日三餐照样让一家人忙得不亦乐乎。中国人相当的时间与精力,都围着灶台转,围着餐桌吃。一个专注于食的民族,很难顾及其它。近代以来,从电灯、电话到照相机、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乃至计算机、网络,又从轮船、火车到汽车、飞机,无一为中国人所发明。却在美食上,充分地发挥着聪明才智:一条鱼可以有几十种吃法;一块肉可以与几百种菜搭配;甚至一只南瓜、一个萝卜,竟能精雕细刻成“百鸟朝凤”、“孔雀开屏”,为了餐桌上片刻的欢娱,不惜耗上一日之功,这已经属于无聊了。外国人对中国餐桌往往惊叹不已,中国人其实不必得意,此种“发明”、此种“技艺”,对人类的文明与进步,竟是毫无相关。一个人也好,一个家庭也好,倘若天天为一张嘴而忙忙碌碌,竟忘乎其它,那么,这个人或这个家庭,大抵是没有希翼的。
        中国人之“食”,已经成为民众不良性格的源头。一是嘴馋。贪吃者必嘴馋,嘴馋者又往往四肢不勤而慵懒,悠悠万事,以“吃”为大。凡嘴馋者,气质必然低下,举止必然猥琐。嘴馋且又缺乏科学素养,什么都想吃,什么都敢尝,实在是害人。现代社会富裕了,因嘴馋反更不文明,生吞蛇胆、活吸蛇血,被称之为大补之品;活鸡拔毛、水煮活猫,竟成为名菜,这已经是因嘴而残忍了;二是糟蹋。中国人爱吃却又会糟蹋,这也是出了名的。现时的中国,餐馆最多,一座城市,几十步之内,必有餐馆。一家家餐馆看似光鲜,其实污秽,倒掉的残菜剩羹,既糟蹋食物,又污染环境。上万上亿的人天天吃,天天糟蹋,食之者众,生之者寡,于是又有许许多多的人昧着良心制假贩假,各种假、各种毒源源而来,否则,如何填的满上亿人之嘴。糟蹋已成为大众之通病,社会之公害;三是贪婪。人之贪婪,往往从贪吃开始。从贪吃到贪财,并不遥远。中国官员的腐败之风,始自大吃大喝,国家不知制定了多少规定,下达了多少文件,然而,这上上下下不争气的官员,灯红酒绿之下照吃不误,甚至让昔日清宫的“满汉全席”,如今“春风吹又生”,耗费的钱财已不可计数。酒席之上又上演了多少的权钱交易、权色交易,酒席成了各种贪腐的中介。
       人离不开“食”,可因“食”而观测人的性格行为,亦可因“食”而辨识人的品行风范。诸葛亮的“淡泊以明志、宁静而致远”,道出了有作为之人总得“淡泊”、“宁静”的成才之道;鲁迅说:“哪里有天才,我不过是把别人喝咖啡的功夫都用在工作上。”这大概也是鲁迅勤奋一生的绝句。假若鲁迅天天混迹在餐馆酒店里,日日吃,天天醉,恐怕也不成其为“鲁迅”了。抗日战争时,美国记者史沫特莱在根据地和八路军官兵朝夕相处了几个月,共产党人简朴的生活方式给了她无比深刻的印象。“大家唯一的食物就是小米或大米以及蔬菜。今天大家吃了米饭和萝卜,有时会是南瓜和土豆,”史沫特莱却直言,“我对中国人充满了敬意”。 美国记者西奥多·怀特在战时重庆受到国民党的盛情款待,餐馆内佳肴美味,餐馆外饿殍遍地、狗吃死人,他以愤怒之笔写下了“这是大家吃过的最美味、也是最难以下咽的宴席”。这些西方人从餐桌这一颇似寻常的细节中,却发现了共产党犹如早晨升起的太阳,朝气蓬勃,而国民党则如西沉的暮日,腐败黑暗,气数已尽,已是无可救药。
       中国人之“食”,从古至今,凡有作为者,必定是粗茶淡饭,简洁节约而为上。然却大多数的民众,总归根深蒂固地钟情于“食”,细细想来,竟是中国人的一个宿命:中国山川景秀,江河纵横,南北东西,地理迥异,气象万千,物产无比丰富,让繁衍在这块土地上的炎黄子孙,享用不尽。却又让子孙沉溺于美食之中,世世代代乐此不疲,守着锦绣河山,却又把河山糟蹋成一张白纸,一穷二白,呜呼!
       中国人欲走出这一美食、滥食、糟蹋食物之宿命,中国人的自我改造还得从“嘴”起步。
 _
  上一篇:加快发展浙江App与信息服务业的若干对策建议
下一篇:史林散叶(十八)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