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7期 2010年>> 发展时评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8/27
政府转型:发展模式转型的关键
入 化
经济领域的改革差不多了,但政治领域的改革严重滞后;经济领域中市场主体的改革差不多了,但政府主体的改革严重滞后。事情演变到今天这一步,经济领域改革的深化,要仰仗政治改革;而市场体系改革的深化,则要仰仗政府改革。

      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正在召开,会议将要为我国“十二五”的经济社会发展定向、定调、定基准。这时读得吴敬琏老先生在9月20日《北京日报》的这篇文论——大约是根据谈话要点改的,《这几种干预经济的方式,不值得提倡》,很随意、很放松,连标题都一样——但是再细读内容,便觉得很透彻、很提气了。
       其实,当下中国的发展,最大的挑战来自于不可持续性,包括经济和社会,甚至是人文的。既然感到了“红旗能打多久”的忧患和危机,又为何不抓紧改弦更张、另辟蹊径呢?思来想去,还是因为那些能够决定发展模式转型的力量,受利益格局所限,实在不愿意改变。或者口头上说要改要改,但在实际上却是不改不改。
      这力量,就是广义的政府,握有权力资源和调控手段的政府。吴老先生在平白如话的娓娓道来之中,触及了政府在权力运行中的四大弊端: “第一是配置资源的权力太大。第二是把GDP增长作为政绩好坏的主要考评标准。第三是大家的财政体制不管是收入方面还是支出方面,都要求各地政府官员把GDP搞上去,把量搞上去。第四则是资源型生产要素的价格太低,电价、地价,现在还有外汇。”他接着针对现行政府作为中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的现象,告诫人们:“政府在组织经济方面有四个方面不值得提倡。第一是指定技术路线。第二是设立了过多的行政许可和市场准入。第三是运用行政权力垄断市场,与民争利。第四是部门利益‘肥水不流外人田’”。顺便,他还对政府如何改进对新产品补贴方法,以及教育科研部门的“去行政化”发表了很好的意见。
      在我来看,吴老先生是抓住了当下中国发展的改革的根本。发展无疑是中国人民的历史性选择,任何困难也阻挡不了中国人民“一心一意谋发展”的前进步伐。但是,面对天大的发展任务和发展目标,还是要解决好“桥和路”的问题。否则,胜利的彼岸、理想的境界,都是无法达到和不可企及的。这“桥和路”,60年前毛爷爷选择的是革命,30年前邓小平选择的是改革。
      我过去曾写过,“不发展,毋宁死,但不改革呢?”似乎人们已经没有了当年改革草创时的雄心大志和宏图大略,更没有了眼下改革攻坚刻不容缓、只争朝夕的紧迫感。经济领域的改革差不多了,但政治领域的改革严重滞后;经济领域中市场主体的改革差不多了,但政府主体的改革严重滞后。事情演变到今天这一步,经济领域改革的深化,要仰仗政治改革;而市场体系改革的深化,则要仰仗政府改革。
      说一千,道一万,政府改革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或许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温总理在个把月的时间里,连续六次高调谈及政治体制改革这一敏感话题。或许,这也是小心翼翼地在为“十二五”规划勾勒出全党应当关注的重心所在?
      发展是有机遇期的,难道改革就没有?眼下如此不可持续的发展模式和运行机制,难道还要延续下去?眼下如此不可调和的官民矛盾和干群关系,难道还要发展下去?大家已有了多年高速增长的骄人业绩,也有了全民深化改革的集体共识,更有了一个立党执政为民的领导核心,无论是经济基础还是社会政治基础,都提供了进行一次像模像样的政治体制改革的拓展空间和回旋余地,大家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
     老先生的结语说得淡雅绵香、意蕴深长。“革自己的命确实是比较困难的,有很多人是不愿意革自己的命的。但是,如果由此推论说革自己的命是不可能的,那就意味着在放弃改革。”对于一般平民百姓而言,放弃改革算不得什么,大家也不能说三道四、多加评论的;但对于握有权柄、掌控公器的政府及其官员而言,推动和引领改革,则是无可推卸的历史责任!
              

(成稿于2010年10月17日)
 

_
  上一篇:加快发展浙江App与信息服务业的若干对策建议
下一篇:这几种干预经济的方式,不值得提倡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