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6期 2010年>> 青年圆桌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8/15
无知无德时代
董 波

       一
       香港的梁文道先生曾在大家大陆出版了一个集子,取名《常识》。当时我一看到书名就被触怒了——“丫是恶毒的讽刺!咱泱泱大国,学问源远流长,还需要一个整天价赛马、选美、六合彩的小码头上的秃子,告诉大家啥是常识?”于是,我冷笑着翻开了那本集子,想瞧瞧他有啥可资狂妄卖弄的。但随着书页翻下去,我的冷笑渐渐变得不尴不尬,最后,羞愧地合上书页,默默走开了。
        梁先生书中洋洋洒洒,说的无非就是“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这些么,其实也是大家早玩剩下的了,“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中就全有。但细看人家举的案例、看的角度,总和咱们这边的主流声音不大一样,咋看时让我一愣,细一琢磨,又感到人家的有理有据,有时还会恍然大悟一下。
      能够长点见识,总是好的。但如果人家告诉了你那么多你不知道的,然后说这些其实都是“常识”,这还是会让我很受伤。恍然大悟的时候,也有一种民族自尊心被挨了一耳光的错感,虽然被打清醒了,但脸还是会火辣辣地疼……
      后来我发现梁先生取这个书名,其实也算是拾人牙慧,因为有个叫潘恩的美国佬,早在北美独立之初,就写了一本叫《常识》的小册子来宣讲自由民主,当时不足200万人的北美几乎人手一册。这个信息让我欣悲交集,高兴的是,原来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龙头老大当初也有这么一天呀,也曾全面普及过常识呀。忧虑的则是,人家普及常识的时候是在GDP这个字眼都还没发明的200多年前呐,而大家缺乏常识的却是在人均GDP上3000美金,所谓大步迈向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当下。这个么,就像活了八、九十岁的老翁,居然还被孙子教育“饭前便后要洗手”那么尴尬。
       如果要追究大家为什么不懂常识,我觉得可以把帐算到孔子头上。子曰了那么多话,其中很多话很漂亮,至今还让我受教来着。但也说了很多的混账话,其中我认为最混账的一句就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我想,他老人家在说这话的时候,肯定没把自己当作“民”来看——所以活该他一辈子颠沛流离,最后还是没能爬上高位。而且他也不想想身后,有那么多的孔家子孙都世代做着小民呢。摊上这么个不负责任满嘴跑马的祖宗,真当要命。
       现在每当我回家,打开电视,只能欣赏各台以弱智、恶俗为趣的娱乐至死;翻看杂志书籍,感受到花花绿绿虚张声势汗牛充栋之下的虚无;上网享受“世界是平的”,却发现中国网民拥有的也就一自得其乐的局域网,谷歌被踢走了,脸书,Wiki?根本没听说过……
       每每这个时候,我就会想起孔夫子的这句话,在经过2500多年的不懈努力后,大家终于成功实现了全民无知的理想状态。


       二
        闲来上豆瓣读书网,赫然看到“奇幻”文学类目中排行榜的首打图书,不禁为书友们的黑色幽默所笑喷。因为在推荐奇幻文学中综合排序第一名的,是中国农业出版社2005年1月出版的高玉成主编的《三鹿人成功之路》。
        后来细思量,深觉此书上榜名至实归。再延伸来看,更觉得大家确实处在一个非常奇幻的世界。在这个奇幻世界中,有着种种匪夷所思的发明创造。如在牛奶中加些料,能让你结出比珍珠还大的石头,能让两岁幼儿实现堪比二八年华的性发育。这个奇幻世界还发明了食用油在地沟和餐桌间的可循环利用方式,创造出了让肉更瘦、让蛋更红、让面更白的多种新科技新材料,研制出了吃黄鳝能避孕,吃小龙虾能瘦身的多套食疗方法。
        如果单纯以旁观者的眼光来看,这确实是一场超现实的奇幻体验。但如果你不幸身为那个喂了孩子问题奶粉的家长,那个躺在医院尿出酱油的肌肉溶解者,或是某个莫名其妙得了癌症的倒霉蛋,那么我相信,你将不会有欣赏这出黑色闹剧的幽默感了,你拥有的只可能是愤怒和恐慌。
      这还仅仅是祸从口入的事,大家不仅有问题奶粉,还有问题疫苗,这使得大家对手持注射器的白大褂产生的恐惧,简直可拍成一部经典的希区柯克式影片。大家还有《挟尸要价》这样的中国资讯金镜头奖作品,那种惊惶、激愤和荒诞相结合的视觉冲击,拥有任何惊悚影剧难以企及的“张力”。想起上世纪80年代,曾兴起过对大学生为救老农落粪池牺牲究竟值不值的一场争论,如今却是绑着救人大学生的尸体待价而沽,这种剧烈反差能让人绝望得起鸡皮疙瘩。还有各地突然出现的埋伏在学校门口的变态杀手,这不由不让人怀疑,大家是不是生活在一个自有文明以来的最大的疯人院。而那些为自身权利所毅然自焚者、跳楼者,是不是不堪忍受后所尝试的“飞跃疯人院”呢?
        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甚至任何一个物种,应该都不会如此无缘无故的相互作践自己。那么,大家究竟怎么了?所有的现象似乎都在说明,大家的社会道德底线在全面崩塌。而可悲的是,这个道德底线一旦被突破,似乎就能牵引着大家全民族都飞速地往下坠、往下坠……不再回头,一直坠到虚无,坠到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三
       作为生在改革中的70年代人,我一直很感谢命运给予的恩赐,能让我辈亲历如此的历史剧变。我经历了从农村到城市的变迁,享受到了物质极端匮乏到极度丰富的进步,也深刻感受了在不受约束的“经济建设”面前,一切旧有的人伦、价值取向、社会格局所遭受的那种摧枯拉朽般的冲撞和破灭。想想在历史的浩荡河流上,不是大家上一代,也不是大家下一代,恰恰是大家这代人能身处最为跌宕、激荡和飞驰的那一段,能直面这光怪陆离、斑斓多彩的世界,我觉得大家要面临多少前人后人的嫉妒眼神呀。
       但同时,作为即将为人父的中年人,我又在纠结于今后如何面对着新生孩子那无邪黑亮的眼睛,向她(他)先容这个世界呢?孩子,很抱歉,让你一出生就要吃到有毒的食物和水,呼吸有毒的空气,面临有毒的学问,成长后要被这熙熙攘攘全民逐利的社会裹挟前行,优胜劣汰、弱肉强食……
       有消息称,大家这个社会的精英们,正在不择手段地拼命赚钱,为的是今后能够移民或者至少能将自己的子女送至国外,逃离这个无知无德的世界。我自忖没有移民的实力,唯一能做到的,可能就是到超市买些国外奶粉,在老家院子里养几只鸡,种小块菜地,留着给孩子吃……但想到国内还有那么多父母没钱买国外奶粉的,家里也没个院子,我就非常愧疚。
      有朋友看到我在写这篇文章,便质问:写这些有什么用?你也提不出好的解决办法。确实,无谓的牢骚于事无补。在直面这一无知无德的世界时,最轻松的,可能就是批判国民劣根性,学习鲁迅的铁屋一说和柏杨的酱缸比喻;或者骂骂政府,还能得到网上“少部分不明真相的群众”的齐声喝彩。但最终除了过过口瘾,还是无力改变。而我以为,其实解决的办法还是有的,这就隐藏在此文的题目中——除了“无知”、“无德”,大家还要清醒认识这是大家的“时代”,是大家参与创造而成的这么一个时代,那么也要由大家着手来改变它。啥事出了问题,就赖在政府头上,我觉得这很没出息;一味寄望哪天上头一声令下,就诸事清明万世太平了,则不仅幼稚而没出息,而且简直还没脱离了那份奴性。
       我以为,就算当大家无法马上改变这个世界的时候,大家至少可以先改变自己。比如摆脱无知,坚持独立理性地思考,不要人云亦云;遇到肤浅的闹剧不再兴致勃勃地围观,让装痴卖傻者自讨没趣;闲时少看点电视,多看些已被前人证实的好书。再比如摆脱道德低下,首先要爱家人,懂得有所敬畏,同情弱者,学会自律,要对世界保持青年般的热诚,对周边的流俗保持一份道德上的洁癖。
      这些似乎其实都不难,但被这个时代裹挟着前行,从众心理之下再低的行为准则和道德尺度都会受到诱惑和挑战。但大家一定要坚守,因为大家要明白,这不仅仅是大家的时代和国家,大家的下一代,大家千千万万还要生活在这片土壤上的子孙们,也将会从大家手中继承大家所创造的这个时代。

 _
  上一篇:关于社会转型的若干思考
下一篇:浙江强镇扩权:动力、限度与路径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