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6期 2010年>> 四海涟漪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8/15
中国人之“衣”
杨树荫
       衣服,是人类最贴身、最永久的伴侣。一个小生命赤条条而来,便有衣服迎候,人自小至大,一刻都离不开衣服。最后,生命逝去,也是由衣服相伴而去。
       人类最早的衣服,大概是树叶、兽皮,原始、粗劣,只是遮挡而已,但却是人对自然的一种适应,也是人对自身尊严的一种启蒙,人类因衣服而迈进文明。由此而始,衣服便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
中国社会历来对衣服十分讲究。《易·系辞下》云:“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把穿衣着装作为社会等级和礼仪的规制,一代一代地传承了下来。夏、商、周、乃至秦汉、隋唐,朝代有更迭,物质有发展,衣服自有变化。然而,官有官服,民着民装,衣服依身份、等级而分,终是不变。《宋史·舆服志》又云:“衣服之制,尤不可缓”,衣服已成为国家之“制”,这之中的礼仪规矩不可僭越。满清入关主政后,以小治大,百事待兴,首先颁布的却是剃发易服的法令,顺治九年(1652年),钦定《服色肩舆条例》,对朝野官民着装,作了严厉的规定,威严之下,又有何人敢抗?此时的衣服,已成为朝廷统治百姓、降服意志的政治工具了。
在封建专制之下,中国人之穿衣,并无多少自由,始终被教化、被约束、被规制。从表状看,只是何种人穿何种衣而已;从内里看,却是等级的森严,人性的压抑。一袭衣服,竟隐藏着关乎社会文明进步的信息。
        中国人之衣,倘若从提升人的文明程度、推进社会进步的层面看,其实是一种“束缚”。历代以来,中国人的衣服虽有变化,然而,宽袖长衣的式样似是一成不变。宽大的衣袖,几乎着地的长袍、长衫,从上到下竟无一只口袋,让人笨拙、拖沓,好像斯文,其实慵懒。无论经商还是做工,这般穿着,举止、节奏便慢了一大截,哪里谈得上精明干练。长袍马褂,又让中国人习惯于踱方步、走八字,优哉游哉,自然不会野蛮体魄,追逐奔跳。中国人体质之弱,与中国人之穿衣不无关系。
        中国人之衣,倘若从社会贫富、官民等级的层面看,其实是一种“阻隔”。专制社会,一方面,富人的衣服与穷人的衣服,竟有天地之差。《红楼梦》描写荣国府、宁国府里的贵人、贵妇的穿着打扮,犹如花团锦簇一般。单看衣服的名称,便知它的身价,比如:江牙海水五爪龙白蟒袍、桃红百花刻丝银鼠袄、葱绿盘金彩绣锦裙等,这样的衣服描写,在书中随处可见,衣服的各种取名,便可知衣料的名贵、做工的精细,虽是文学作品,其实是生活的真实。另一方面,官僚阶层的衣服,更有明确的等级规制。清代规定官员按品级、职位穿衣,文官官服绣鸟形图案,武官官服绣兽形图案,所谓“衣冠禽兽”一词即由此而来。与富人、官员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平民百姓的衣服却是寒酸至极:平时粗衣,雨天蓑衣;当兵的是号衣,演戏的是青衣,布衣成为无官无势的平民代号;百衲衣不仅是寺院僧人之服,也是贫苦人家千补百衲之衣。甚至连成语对富人、穷人的衣服也是另眼相看:富人“衣锦还乡”,穷人“衣不蔽体”;富人“衣香鬓影”,穷人“衣衫褴褛”。如此等等,不一而举,衣服已然成为社会等级的“身份证”。
        中国人之衣,倘若从自由选择、自主权利的层面看,其实是一种“窒息”。照理,衣服是绝对的个人用品,选择什么样的衣服,是每一个人的自主权利。然而,强大的封建制度、历史积淀的风俗学问等等,完全剥夺了民众的自由选择,休说是衣服的款式,就是连衣服的颜色都有统一的规定。宋代太平兴国七年(公元982年)诏令:“旧制,庶人服白。今请……庶人通许服皂”。可知平民百姓一般只穿粗白麻布衣,穿黑色还得特许恩准。于今来看,好似天方夜谭,然而在那个时代,却是铁定的清规戒律。款式的划一,色彩的单调,让万千民众劳劳碌碌,犹如蚁族。一个连自己衣服都不能创新的民族,还何谈经济和社会的创新!
       长达数千年的中国社会,天不变,道不变,穿衣之制亦不变。一套衣服,套住了中国人的思想和行为,让中国人亦步亦趋,循规蹈矩,在自己制定的礼制里面,看似辛劳奔走,其实原地打转。
        沉重且陈旧的中国之船,终究驶入二十世纪的世界之海。穿长衫、踱方步的国人,面对急风暴雨的时代,让世界莫名,也让中国人自己羞愧。中国人应该精干,应该矫健,应该有属于自己的新衣服了。
       1911年的辛亥革命,是中国社会的一次深刻而伟大的变革,也让中国人的服装气象一新。由孙中山设计并倡导、深受民众欢迎的“中山装”,脱颖而出。中山装庄重的衣领,合身的衣袋,简洁的衣袖,挺括的衣襟,精练、简便、大方。穿上中山装,体现了中国人从未有过的新形象。传统的长袍、马褂、瓜皮帽,只能作为旧时代的象征,而“无可奈何花落去”。中山装,标志着中国人开始跨入现代社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山装又因毛爷爷主席的喜爱,而盛行于新中国,被外国人称为“毛式制服”。
       中山装,体现了时代的进步。《中国学问习俗辞典》对中山装作了这样的评点:“适于卫生,便于动作,易于经济,壮于观瞻。”一个站立了起来的民族,应该有与之相配的着装,中山装也是时代的产物。同时,中山装也给中国人更多的色彩选择,除常见的蓝色、灰色,还有驼色、黑色、白色、灰绿色、米黄色等。更重要的是,中山装开始体现中国人在穿衣着装上的平等,上至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下至平民百姓,都能以中山装作为自己的日常衣服。穿衣之平等,为中国人走上人格之平等,开了先河。
       衣服的变化,往往寓示着人的变化。掀起中国人穿衣巨变的浪潮,来自于中国改革开放的滔滔洪流。一个开放的国家,一个宽容的时代,自然给国民带来更多的自由。这种自由迅速地表现在中国人的服装上,中国人凭着自己的喜爱,自由地选择衣服,从一个侧面印证了中国人性格的张扬,意志的奔放,人性的焕起。
      中国人之衣,饱经风霜,终于迎来了色彩缤纷的时代,丰富多彩的衣服,意味着国民性的变化与进步,若细作研究,这种变化的国民性中蕴含着国际化、个性化、中性化等各种元素。
       所谓国际化,就是中国人开始追求国际通行的服装,西装进入中国便是一例。其实西装早已在中国上层人士中穿着,但局限于旧时的买办、资本家、少数官僚及常识分子。为民间所接受、所普及,则是改革开放以后的事了。与中山装相比,西装又具有另一种特色:尊贵、典雅,自由、方便,更加突显人的精神气质。随着中国与世界的日益融合,西装成为中国人的一种正装、一种气质。同时,西方的夹克等休闲服装也为中国人所喜爱。如今,中国人的着装与西方相比,竟是非常的一致,美国、法国、英国等西方国家的时装,也成为中国人的时装。
       所谓个性化,就是中国人穿衣,从未有过地获得了解放,开始依着自己的个性,爱什么穿什么。更重要的是,这种个性化,得到了社会的认同,得到了他人的敬重。中国人作为一个人,无拘无束地追求美、追求新、追求特。充分的个性化,其实就是完全的人性化。充满自信的中国人,从此有了属于自己、表达性格的衣服。各种裙装、套装、猎装、运动装、休闲装、学生装、西便装、职业装,不胜枚举。至于色彩的选择,更是随心所欲,竟已不分老少,赤橙黄绿青蓝紫,每一个人的衣服都是万千世界的点缀,人们特别是男人永远地告别了沉闷的蓝、灰、黑的服装世界。
       所谓中性化,就是在传统的男装、女装之间,出现了不分男女的中性服装。夏天女子穿汗衫、长裤,与男装竟无二致;男子穿花衬衣、大红大绿的外套,已经貌似女装了。至于运动服、冬天外套等,男女款式更是相差无几。中性化,意味着男女在审美情趣上的趋同,人性的回归,也表达出个性和意志的充分自由,男女在性别上的人为桎栲首先从服装上开始瓦解。
        充满个性、五彩缤纷的服装,装饰人生、装点世界,让传统的中国大地,饶有生气。中国人之衣,或青春亮丽,或尊容大气,或简洁健美,或飘逸神闲,穿出了中国人的强健与自信,显示出中国人的独立与自尊。
 _
  上一篇:关于社会转型的若干思考
下一篇:史林散叶(十七)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