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6期 2010年>> 创新论坛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8/15
我的转变
徐 涛

       大家还记得我刚进院时候的样子吧?!那时我还留着辫子,大家初见时肯定觉得很奇怪。
      我当时为什么是这么一种装束?这和价值观有关系。
     话说,我小时候比较喜欢画画,把一些美的事物表现到画面上,我认为这是很有创意的事情。上中学以后就开始正式系统地学习美术,更加体会到其中的微妙,让我觉得——搞艺术的就是与众不同的,比较另类。当时受到摇滚歌手和一些师兄的影响,大家也都知道他们的造型,于是乎,一种价值观在我心里慢慢地开始萌芽——不另类就搞不成艺术。
      接下来,我的头发也随着这股意识慢慢地变长了,一直长到了与我的下巴抢饭碗的程度。当然,我老爸的脸也随着我的头发长长开始拉长,我老爸是军人出身,哪受得了我这种样子啊,终于下了命令——把头发给我剪了去!经过多次严词厉色的催促,无奈之下,我去剪了头发。但是,我还留了一手,留了一绺没剪,回家的时候往耳朵上一别——看不出,到了学校我还是很另类的呀。
       和老爸的这种游击战一直持续到大学毕业,工作以后,离开了老爸的视线,慢慢的,我就理所当然地留起了辫子,刚开始每次回家都会被老爸训,甚至讲出“你不剪掉辫子就和你断绝关系”的话,但我依然坚持我的另类造型。我当时认为:我是搞艺术的,就应该标新立异,这就是创新,这就是创意,我要和传统观念进行正面的冲突。
      好在每次就和他们呆一两天,时间长了再回家,老爸已经不训我了,但是他的眼神告诉了我他的态度。
      后来我来到了杭州,来到了规划院,人文的规划院包容了我,创新的规划院接纳了我这个造型怪异的家伙。在工作中我也努力拿出我的创新精神,设计制作了《中国城市化》和《发展规划研究》两本期刊的刊头以及内页版式。在2005年参加了院标的设计,并通过全院职工公开投票,在外面三家广告企业十余个方案中脱颖而出。当时我觉得:我的创新精神没有愧对于我特立独行的外表。
      2006年,我的编制正式转入院内,我成为了一名真正意义上的规划院人。高兴之余,不免对院里的情况更加关注了。但这一关注,有一个情况深深地触动了我,让我经常性地陷入思索中——院里每年出那么多规划、课题成果,很多都是史无前例的、无从借鉴的,这也不都是创新吗?那么多好的点子把一个城镇乃至一个区域规划得井井有条,这难道不是创意吗?而且规划院里人才大有所在,上有享受国家津贴的专家,下有院里培育的“专门家”,院里的成果都是出自他们之手,难道说他们没有创新精神和创意吗?可是,他们有一个扎辫子的吗?有是有的,都是些女同志!
     院里的质量方针里专门还包含有“创新”二字,到底如何理解这“创新”二字呢?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了很多次,现在终于明白了:创新体现在实质中,创意包含在作品中。也就是你得拿得出让人信服的东西才能得到别人的认可,跟你扎条辫子、留长头发关系不大,或者说根本没关系。
      于是我下定决心,在公元2006年7月25日,毅然剪去了我的辫子,以至于第二天上班一到门厅,就让高丽珍大姐产生错觉:这个人怎么长得那么像徐涛啊!从此以后,我沉下心来做工作,把心思多用在学习上。
      自从接手了院的摄影任务以来,为了把大家美好的形象定格在那历史性的百分之一秒,我努力学习摄影技术。还参与了每一届的发展论坛,为论坛设计了固定的专用logo,努力让全省乃至全国人民记住浙江发展论坛。同时,又完善了院的视觉识别系统,大到门厅的形象,小到信封、信纸、名片等,统一了规划院在客户面前的形象。现在的我不仅在杂志美编上下功夫,文字方面也想有所发展,今年5月份,大家杂志做世博会专题,我在院里的安排下去世博园采风,回来后,做了一个图文并茂的专题,在文字方面也牛刀小试了一把。今后,我想在文字方面也有所进步,希翼有朝一日也能成为一名德才兼备的“专门家”。
      我融入到集体当中,感受整个院朝气蓬勃的精神,感受到同事间的温暖,多幸福啊!
      我现在的想法是:只要我为集体作了贡献,在院的发展中留下了我的痕迹,就算被淹没在集体中,也能感受到我存在的价值!


 


吴红梅:
       从一根辫子说起,精彩之处在于“创新体现在实质中,创意包含在作品中”。进入到规划院以来,徐涛从注重个人的外表形象,到内涵的提升,他的价值观发生了变化、得到了提升。但是,我想说,从当年的西装变成现在的型男,其实留一个长发也未尝不可,外表和内涵结合起来,有好的形象,又有更好的内涵,不是更好吗?!

 _
  上一篇:关于社会转型的若干思考
下一篇:我——一个80后青年的价值观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