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6期 2010年>> 创新论坛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8/15
“善良、淡定、富有职业精神”——我的价值追求
宋维尔

     我的发言包括两个部分,主要是围绕主题——“转型时期的价值追求”,来谈点个人的想法。先谈谈我对“转型时期的价值观”理解;然后,结合个人经历来谈谈我的价值观。



      一、我对“转型时期的价值观”的理解
      对于“什么是价值观”的定义说法有很多,在百度中输入“价值观”这个词,就有7百多万条相关信息跳出来,众说纷云,没有绝对统一的描述。从我个人的理解来看,“价值观”就是指一个人对周边人、事、物的总的看法和反应,看法就是对外部事物的一个基本态度,而反应则是引导个人行为的过程。而转型时期的价值观有两个特点:
      首先,我认为,价值观是多元化、小众的。在符合法律的基本框架下,每个人都有各自独特的价值观和价值体系,没有“对或错”,也没有“好或坏”的区别,只要是存在的即是合理的。就像大家对音乐的喜好一样,可能你喜欢古典,我喜欢民谣,他喜欢古典乐或者是爵士乐什么的,都是合理的存在,并不存在谁更好、谁更差的评判。但它也有个前提,就是必须符合音乐所需具备的旋律、节奏的基本规则,就像价值观必须符合法律精神一样。
      其次,我认为,价值观是动态变化的。在不同时期,不同阶段,因为个人的生存状态的不同,价值观也是不断变化的,就好比以前的我比较喜欢摇滚乐,觉得这种类型的音乐比较有共鸣,但现在我更喜欢民谣一样,根据当时的生活状态而有所调整。



     二、我的价值观
      借着这次参与创新论坛的机会,我回顾了自己的过去,以前总忙着埋头苦干,这次也算有机会去审视下自己的过去。如果把人生当作一个旅程,我总结了一下,大概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具有比较明显的价值观念差别。我用音乐类型和旅行方式打比方,这三个阶段可以概括为“在车上”、“在路上”和“在路旁”。
       第一个阶段——“在车上”(主流音乐)。1994年以前,基本还没有独立完整的价值判断能力,认为“凡是老师或家长认为是对的,那就是对的,反之就是错的”。就好像是坐在老师和家长开的汽车上,按照他们的指示不停从一个地方走向另一个地方。
      第二个阶段——“在路上”(摇滚乐)。1994-2004年,这一时期开始或多或少地接触社会,逐渐发现原来认为是对的事情,事实上却并非这样;尤其是进入大学后,以前所被灌输的“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样的观念不怎么管用,学生会、老师、社团等等事务,也并非想象中的那么单纯;这一时期,迷惘是主题,愤世嫉俗、个人主义是表现,而基本的价值取向是“除了我说的,没有人说的是对的”。
      第三个阶段——“在路旁”(民谣)。从2005年至今,工作后开始进入社会,阅历逐渐变得丰富起来,也开始理解人们其实都很不容易,生存其实并不简单,也开始明白现实也许不完美,仅仅只作为一个批判者去打破现状,而没有建设性,对所追求的理想其实没有实质性贡献。
      我的价值取向,可以概括为“善良、淡定和富有职业精神”,或者说是我想成为具有这些基本品质的人。首先要成为“善良”的人,能善意地理解他人的行为,同时也能与人为善,善良的人是宽容的人,同时也是敬重他人的人。其次要成为“淡定”的人,能坦然面对发生的好的或是不好的状况,用最合理的方式去面对问题,“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最后要成为“富有职业精神”的人,无论对某件事有什么样的看法,一旦接受了,就必须做好,必须具备专业的操守。

 吴红梅:
       在我眼里,70后是以实现自我为时代特征的,但宋维尔却选择了“善良、淡定和富有职业精神”,出乎我的意料,说明大家的主流价值观还是一致的。70后在规划院里是中坚力量,中流砥柱,也是加班最多的一代人,有一句话叫“70后天天加班,80后拒绝加班,90后干脆不上班”。他现在正当年富力强,是团队的中坚力量,他把自己的人生描绘得非常美妙,像在音乐当中,从主流音乐到摇滚音乐,再到现在的民谣状态,希翼他的人生也像音乐一样越走越美妙。
 _
  上一篇:关于社会转型的若干思考
下一篇:我的转变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