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5期 2010年>> 地方发展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8/15
一城独大下武汉城市圈如何和谐发展
张 衡 彭晓亮

      一、引 言
      中部地区是连接中国四周经济板块的重要战略支点。2007年12月,“武汉城市圈建设两型社会”试点的批准给了中部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武汉城市圈将成为中部崛起的先锋。武汉城市圈的试点建设影响着中部崛起的整个战略,甚至是中国经济整体战略,意义重大。如何使武汉城市圈实现快速发展,成为带动中部经济发展的一个增长极,是摆在大家面前的  一个迫切问题。


      二、武汉城市圈的基本情况和存在的问题
     (一)武汉城市圈的概念
       一般意义上所说的“武汉城市圈”是指以武汉为首,加上周边地区的8个中小城市,组成的一小时经济范围圈。具体的空间范围主要是以武汉为中心,100公里左右为半径的范围,包括武汉、黄石、鄂州、孝感、黄冈、咸宁、仙桃、天门、潜江几个城市及其腹地。圈内总人口约6000万,国土面积18.6万平方公里。在武汉城市圈中,汇集了湖北省一半左右以上的人力资源,1/3的土地资源,六成以上的GDP总量、固定资产投资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都集中在圈内,全省一半的地方财政收入来自于城市圈,绝大部分的进出口贸易发生在这里,资源利用效率远高于全省。
从辐射范围和周边的自然地理情况而言,武汉城市圈还应该要包括随州,荆州,岳阳,九江,信阳等重要城市及其腹地。这几个城市都在离武汉320公里范围圈内,属于城市圈的辐射边缘区。本文所论述的武汉城市圈概念还是指一般意义上大家所说的“8+1”城市圈。
      (二)武汉城市圈的规模和等级体系失衡
       武汉城市圈发展的“软肋”是总体功能不强大:规模不够,核心极发育不够,经济整体竞争力不强,面临多方的挑战。
      首先,与我国的两个经济发动机——“珠三角”、“长三角”相比较,武汉城市圈在经济总量、经济结构、利用外资等方面存在着非常大的差距。与长三角、珠三角的核心城市上海和广州相比,武汉市综合实力明显偏弱。2006年,上海的GDP是10297亿元,广州的GDP是6068亿元,而武汉的GDP只有2509亿元,只相当于广州的2/5、上海的约1/4。此外,财政收入只相当于广州的1/2、上海的1/7。
      其次,武汉城市圈与国内其他有望成为“第四极的城市群,如山东半岛城市群、辽中南城市群相比,差距也相当明显。以2005年的数据为例,武汉城市圈人均GDP和地方财政收入大约只及两地的45% 和59%,对外贸易依存度的比重则相当于两地的1/4和1/5。
      第三,与中部地区的几大城市群相比,武汉城市圈经济实力也不再是“鹤立鸡群”了。从2002年起,中原城市群经济总量就跃居第一位。   2006年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原城市群GDP总量第一,武汉城市圈次之,长株潭城市群第三;经济增长速度和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两个指标,中原城市群领先,长株潭城市群次之,武汉城市圈殿后。虽然在三个核心城市之间,武汉市还是具有多方面的优势,但各项指标的差距也呈缩小之势,而武汉城市圈的其他城市经济规模比其他两个城市群的相应城市明显偏小,延缓了武汉城市圈的总体发展步伐。
      (三)城市圈的产业结构,GDP比重失调
      在城市圈中,武汉市处于工业化中期加速发展阶段,黄石、鄂州、仙桃、潜江处于工业化中期起飞阶段,孝感、咸宁、黄冈、天门处于工业化初级阶段。由于区域范围较大,特别是包括了相当一部分经济较落后的山区,明显地存在着三次产业布局不合理、城乡二元结构矛盾较为突出等问题。
       武汉市主要的经济指标远远高于圈内其他各城市。2005年武汉GDP总量占城市圈的56%,湖北省的34.5%,人均GDP达到27926元/人,是城市圈的2.16 倍,湖北省的2.60倍,固定资产投资占城市圈的61.4%,湖北省的37.2%,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占城市圈的59.7%,湖北省的38.1%。区域城市首位度达高7.69,城镇体系存在严重缺陷。武汉市城市规模指数达5.64,其他却均不足0.7,武汉市“一市独大、一强众弱”的发展格局严重影响了平等交流、产业辐射和城镇化进程。
      这种高首位度与城市等级规模断层的并存现象非常不利于大型城市集聚和辐射功能的发挥。城市体系内由于缺乏强有力的“二传手”,会使武汉市与其他中小城市的关系链发生断裂,这不但会影响武汉市扩散效应的发挥,同时也会造成城市体系整体功能发挥的受阻。
     (四)基础功能不完善,圈内城市发展差距较大,经济融合度较低
       武汉城市圈产业结构不合理,聚集不足。首先,城市圈三次产业结构不合理。从第一产业比重来看,武汉、黄石低于10%,鄂州16.1%,其余5市均高于20%,黄冈高达33.1%,说明圈内产业结构的差异性大,多数城市工业还处于较低阶段。作为第二产业主体的工业,工业结构偏重,这对武汉、黄石很正常,但对第一产业比重比较大的其他7个城市而言,还有待大力提高第二产业所占的比重,逐步减少第一产业的份额。第三产业比重小,尤其是新兴服务业,包括金融、保险、信息咨询、法律服务、旅游服务等所占比重低。
       其次,主导产业结构、产品结构雷同,产品缺乏前向或后向联系。如许多城市都将机械、化工、建材、纺织、食品等产业作为自己的主导产业,这样的选择也许有其合理性,但是如果各地区间缺乏横向经济联系和合理分工,就会出现原本优势不多又遭遇重复建设、低水平竞争,最终的结果是城市群缺乏凝聚力和竞争力。
       再者,产业分布集中,产业的梯度发展格局与一体化布局框架尚未形成。目前,武汉城市圈圈域产业主要聚集于武汉市,圈域产业分工和空间开发的重点与优先区域不明确,缺乏统一协调和整体联动,影响了武汉市产业的对外扩散和辐射作用发挥,特别是除武汉市外的8个城市之间的产业发展缺乏交流与合作,没有明显的分工与协作关系。


    三、“一城独大”格局下区域经济发展的利弊分析
     对于一个经济圈范围内的区域中心城市而言,特别是区域首位度城市,对周围的经济个体产生的极化效应一般大于扩散效应。在工业化发展前期,对于周围的腹地和其他次级城市,区域中心城市的回波效应明显处于主导地位,这个时期,经济圈内的各种生产要素和稀缺资源会向区域中心城市集聚,大型的外部生产性投资和政府工程也往往都集中在区域中心城市,产生集聚效应,对区域经济的工业化发展进程产生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从而促进了社会的发展。伴随着社会经济发展进入工业化后期和后工业化时代,区域中心城市的经济更上一层,其极化效应相应也是继续增强,但是中心城市对经济圈的扩散效应成明显上升势态,其增长速度远大于极化效应,一定条件下,区域中心城市的扩散效应会大于极化效应,整个区域经济圈呈现出一片繁荣景象,使区域向经济一体化方向发展。
       武汉“一城独大”,对武汉城市圈的发展,对整个区域经济的发展是一把双刃剑。首先,武汉在中部地区一枝独秀,是中部地区唯一一个具有全国性影响力的特大城市,它与北京,上海,广州,西安,重庆分别为中国各区域板块的中心特大城市,对区域经济的发展有着巨大的“火车头效应”,可以说“中部崛起”,必须使武汉城市圈崛起。如此重要的地位,使武汉的极化效应范围扩展至整个中部地区;如此优异的区位优势和显赫的声名,可以吸引大量外部资金的投入和国家大型战略性项目的实施。
       但是,对于城市圈内部而言,武汉一城独大,周边缺乏足以衔接的二级城市,扩散效应大打折扣,反而极化效应明显增强。导致了其他城市产业结构与武汉的脱节,致使城市圈产业链断层,圈内城市缺乏交流与合作,没有明显的分工与协作关系,处于各自为战状态,主导产业多有雷同,进一步导致城市间的相互竞争,以致资源的重复浪费,城市的发展受到严重影响。二级城市的缺乏,也使武汉市经济的持续发展乏力,后劲不足。
       现代社会,社会化生产全面深化,科学技术发展日新月异,使得产业更新换代的进程大大缩短,武汉缺乏了圈内其他城市的有力支援,只靠单打独斗,很难跟上时代发展的脚步。在武汉经济发展处于工业化初期阶段时,极化效应是相当明显的,在90年代以前,武汉市的经济发展水平高于全国,可以排到第三位,影响甚大,但是,到了工业化发展的中后期,“一城独大”的缺点开始显现,扩散作用微弱,周边城市发展受阻,武汉市产业体系随即也开始出现失衡,夕阳产业转移失控,高新主导产业无法快速发展,以致武汉市的产业升级迟迟无法完成,跟不上经济发展的脚步,武汉市的经济水平在全国排名中持续下跌,渐渐沦落为二流城市,甚至还比不过沿海地区的某些二级城市,与其区域特大中心城市的地位不符。


      四、一城独大下圈内城市如何定位和实现可持续发展
      (一)武汉城市圈整体定位和布局
       从城市圈的发展现状来看,武汉都市圈可由封闭的单中心圈层式结构向以武汉市为主中心,以天门、潜江、仙桃三市构成的亚都市圈和黄石、鄂州、黄冈三市构成的亚都市圈为副中心,其它城市为组团的多中心多组团的开放式网络化空间结构转变。天门,仙桃,潜江三个城市在农、林、牧、渔业都分别具有相对突出的比较优势,易于发展农产品及农产品加工产业,且三地彼此相连,更能节省生产成本,形成聚集优势;黄石,鄂州,黄冈在重工业方面都具有很突出的比较优势,因为黄石、鄂州的矿产资源比较丰富,冶金工业发达,所以可重点发展冶金、钢材、建材、汽车行业。以上两个轻、重副工业中心若能壮大实力,升级成为城市圈的第二极,那么,便可解决武汉城市圈城市体系的失衡问题,在与武汉市对话的过程中,增强武汉市的扩散效应,加快城市副中心的发展。
      从国际范围来看,一个城市圈的首位度城市,特别是区域核心城市,其主导产业需要有一定的张力和竞争力,立足于发展高新科学技术,金融产业,服务业等第三产业是一个必然趋势。武汉城市圈的定位是中部崛起的中流砥柱,眼光再放长一点,甚至关系到全国经济能否保持长期可持续的快速发展,打通中国东西,南北经济区域的断层,形成东中西经济带均衡。所以,须从国际的视角来规划武汉的主导产业,使其具有国际化的竞争力,恢复大武汉金融中心的地位,再造“东方芝加哥”的辉煌。
       除了后发优势以外,武汉也完全有发展成为国际型城市的基础条件和竞争优势:其一,武汉市科技教育综合实力居全国大中城市第3位,仅次于北京、上海。武汉市拥有48所高等院校,736个科研设计单位,10个国家级重点实验室,45万各类专业技术人员,近70万在校大学生。科技成果众多,在系统工程、生物技术等方面取得了良好的成绩,特别值得强调的是东湖地区是仅次于北京中关村的中国第二大智力密集区,在通讯、生物工程、激光、微电子技术和新材料等五大领域中,处于全国领先地位。
      其二,武汉具有发达的基础设施和良好的工业基础。公路方面,城市圈内武汉至周边8座城市共计209公里高速出口公路建设已全部启动,预计今年全面建成,形成一小时经济圈;(北)京珠(海)、沪蓉(上海至成都)、闽乌(福建至乌鲁木齐)高速公路国家干线武汉段已全部建成通车。铁路方面,2005年,原隶属于郑州铁路局的武汉铁路分局从郑州铁路局独立出来,成立直属铁道部的武汉铁路局,从而奠定了全国铁路的四大枢纽之一的地位。目前,武汉与国内大部分重点城市都已实现“当日往返、夕发朝至”。国家规划建设的“四纵四横”铁路客运专线,有一纵(北京—深圳)一横(南京—成都) 在武汉交汇,武汉段均已提前开工,4年之后可初步建成。航空方面,总投资33亿元、可同时停靠22架大型飞机的天河机场第二航站楼业已封顶,不久即可投入使用。
       其三,武汉市是华中地区最大的商业流通中心。武汉市市场容量和辐射能力巨大,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居全国副省级城市第2位。武汉市是天然的东西南北信息、产品、物资、金融等经济生产要素和生产成果的汇集和扩散中心。武汉的金融体系完善,形成了以各类银行为主,各种信托、投资、租赁、证券企业、城乡信用社为辅的新型、多功能结构,创建了全国11个中心城市跨地区资金融通网络,长江沿岸27个城市金融横向联系网和中南地区33个大中城市工行资金融通网络体系,年融资量居全国前列。日前,在全国两会期间,武汉市委、市政府在北京举行资讯发布会披露,将通过努力,恢复当年的大汉口金融中心地位。在武汉商业银行的基础上,将组建汉口银行,使之成为区域性商业银行,同时在武汉城市圈农村信用合作社的基础上设立武汉农村商业银行,并将阳逻国家稻米交易中心建成全国性的稻米、生猪等农产品期货交易市场。
     (二)围绕武汉,周边城市又该如何定位
      关于周围100公里内8城市的定位,显而易见,须围绕武汉这个“巨无霸”来定位,这是必然的。如果能借用好武汉这个“东风”,使其的扩散效应达到最大化,那么这8个中小城市的经济发展必将步入快车道行列。同时,周边城市的发展,也会促进武汉市进一步的发展升级,那么整个城市圈就走上了一个可持续的和谐的发展轨道。本文认为,周边的8城市,应该定位为武汉的“新型卫星城”。
      卫星城本来是为了解决城市过度扩张所引起的人口,交通,经济问题而在大城市的周围发展出来的新城,一般人口不超过20万。新城分流了母城的一个产业,或者产业链上的一个或几个环节,以分流大城市的人口,缓解城市交通,环境等的压力,这种卫星城对母城的依赖度很高。目前国际卫星城发展的趋势则是由原来的在行政区范围内建设卫星城发展为调整内城和注重区域范围谋求城市的发展,培养卫星城的“反磁力效应”,减小对母城的依赖,使卫星城变成一种新城,不再仅仅是单纯的解决大城市的人口,交通,环境等问题。从全球范围看,发展式的卫星城还配合着限制式的手段,能取得良好效果:如伦敦在远郊建设卫星城的同时在近郊建设了绿带 ,巴黎在近郊建设卫星城的同时在近郊划出了大量的城市非建设区,同时在远郊却保持了农村。这样更容易分流分口,而且卫星城有一定的“反磁力”效应。
       武汉城市圈的现状与现代卫星城发展的趋势非常相似:武汉市一城独大,其他8个城市则力量薄弱,根本没有与武汉直接对话的实力和环境,犹如卫星城一样分布周围。而且,其他8市与武汉城区的距离正好适中,是天然的“限制区”,可防止武汉市的发展重复以往城市“摊大饼”式的发展模式。随着城市圈的深入发展建设,交通接轨,圈内其他8市一小时内即可到达武汉的中心城区,与新型卫星城的特点十分吻合。轨道交通的建立以及将来城市圈管理规划的一体化,武汉市的产业向周边城市的转移更加方便,周边的8个市正好能分流武汉的人口和某些产业,解决大城市发展过程中交通,环境受限的通病,而这些新型卫星城又各自有自己的小区域腹地和特色产业,具有相当的独立性。当它们经过发展,成为区域的副中心城市后,更可以带动下一级的小城镇发展起来,进一步产生“二级扩散效应”,这样整个武汉城市圈可从上向下产生区域扩散效应,使区域经济向协调的方向迈进,大中小城市有机结合,形成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最终实现区域经济的一体化。武汉城市圈的发展,除了政府政策驱动以外,归根起来更多的还是要努力培养市场竞争体系,发挥市场力量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协调的发展大中小城市经济,把城市圈建立在坚实的产业基础之上。
     (三)在基础建设和管理上,城市圈如何实现区域一体化
       在武汉城市圈整体规划上,可尽快成立统一的协调领导机构,实行统一的管理,以避免不必要的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同时,加强省内人才,资金,信息流动,促进圈内城市的分工合作,使得各城市间经济体系联系更加紧密,加快城市圈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进程。
      目前,武汉城市圈总体规划已经形成,经济圈的合作机制正在完善,项目合作与政策协形调正在有序进行。日前,武汉市规划局已向外界公布了武汉城市圈的城际铁路网络规划。这意味着不久的将来,武汉城市圈内将形成以武汉为中心,由17大枢纽、6条城际线织成的全长489公里的城际快速交通网。与此同时,“圈”内还将建设沌口经仙桃到潜江,仙桃到天门,江夏到咸宁,阳逻到黄冈,东湖高新区到鄂州、黄石,武汉到孝感的另外5条城际铁路线。2008年2月20日,一列满载旅客的列车8330/1次,已经从汉口开进麻城,这是武汉城市圈内开行的首趟城际列车。武汉城市圈的交通一体化,正越来越具体地呈现在人们眼前。
      下一步应按梯度分工和社会化大联合编制产业规划,构建武汉经济圈产业生产原则发展和布局的整体框架。特别要统一协调经济圈内,对重大资源开发和基础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环境保护,形成各具特色、协调设施建设进行区域协调和配合发展的整体优势,避免内部重复建设和不必要的竞争,导致资源配置的浪费。为此,各城市政府要以促进共同繁,加快建立武汉经济协调高效的合作荣和发展为宗旨,根据新形势变化,紧密结合城市各自的发展战略,在以往交流合作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在交通、通信、信息、金融等方面广泛深入合作,加大建设城市间的有形网络和无形网络连接的建设。


(编辑单位: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人口与区域研究所)


 

 _
  上一篇:浙江海洋开发上升为国家战略的背景和意义
下一篇:提防高铁不经济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