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5期 2010年>> 政经新解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8/15
资本所得税和资产税
刘福垣

      资本所得税是以资本收益为税基的税种;资产税是以资产价值为税基的税种。凡是能够带来剩余价值的资产都是资本。土地、房产、设备、资金等等一切能使所有者占有别人劳动的东西都可以转化为资本。只要有资本收益都应该缴纳资本所得税。我国目前明确的资本所得税只是企业所得税,纳税人是企业法人,税基是企业的毛利润,忽视了个人和其他应该纳税的主体和税源,甚至混淆了资产税和资本所得税的界限。
      必须明确,资产税和资本所得税是两个互有关联而税基不同的税种。资产税是以资产价值为税基纳税;资本所得税是以租金、利息和利润为税基纳税。一个公民只要有资产,无论其资产是否转化为资本,是否获得了租金、利息和利润都必须缴纳资产税。国家设立资产税的目的是为了适当缩小财产占有的差距,更重要的是盘活资产的存量,提高资产的利用率和就业率,为社会创造更多的财富;设立资本所得税的目的是为了适应生产社会化的要求,提高剩余价值归社会占有的比重,使政府有能力为纳税人服务,提高社会保障的水平,增强社会的和谐度。
      一个站在全体人民立场上制定税制的政府,应该对资产没有转化为资本的所有者征收较高的资产税,以减少呆滞资产;在资产转化为资本之后,资产税和资本所得税也必须同时征收,但随着资产所有者所缴纳的资本所得税额度的增长应适当降低资产所得税的税率,在达到一定的资本所得税税率之后,可以考虑免除资产税;政府对于资本所得也应该根据税源的性质采取差别税率,租金和利息的收入税率应该高于利润收入的税率。这种差别税率将大大降低人们的寄生性财产收入,有利于资产的职能资本化,对扩大就业,提高资本运营水平具有战略意义。
      我国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资产税税种,许多存量资产都没有盘活。例如,当前政府、企业和个人在银行的存款数量巨大,没有征收资产税,利息税也很低,而且人们还希翼免除这个利息税。银行的存款准备金已经提高到16%,相当多的货币资产没有转化为职能资本,浪费了大量的社会财富,客观上造成了劳动和资本“双失业”。所谓的流动性过剩根本不是什么货币多了,而是流动性不流动和不许流动,货币转化为资本少了,特别是货币转化为生产性资本少了,形成固定资产少了。这好像不断加高水库的堤坝,旱死了大片庄稼,却为水多了忧心忡忡。再如,住宅既是资本品,又是消费品,租房是消费行为,买房是投入行为。大多数工资劳动者都应该租房,而居者有其屋的错误导向和既不符合国情也不符合市场规律的房地产连体流通的体制,不仅逼迫他们都不得不从银行贷款购买住宅,而且使许多人利用这个政策以投资的目的购买了多套住宅。这不仅抬高了住宅的价格,而且许多住宅空闲,积压了大量本来可以进入社会资本周转创造就业岗位的资金,成为失业的资本。这种住宅流通体制不仅造成了巨大的社会财富浪费,而且不可避免形成资产泡沫。而面对房地产成为少数人发财的道具,大部分住宅都转化为单一消费品而成为呆滞资产的不利局面,政府却无动于衷,至今不开征资产税,对财产申报讳莫如深,却急急忙忙出台了物权法。何以如此?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为了鼓励人们把资产转化为职能资本,政府应该利用中国特色,尽量降低能够吸取就业的职能资本的所得税税率。所谓中国特色就是我国在毛爷爷时代已经积累集聚了大量国有资产,这部分资产占社会资产的绝大部分,其按要素分配获得的租金、利息和利润完全可以充分满足社会保障等主要公共品的开支。因此,我国的资本所得税不仅不宜过重,而且应该对单位资本创造就业岗位超过社会平均水平者给予适当减税的优惠政策。目前对闲置资产不征收资产税,而一旦转化为资本,各种税费铺天盖地就压下来,甚至使相当多的企业不偷税漏税都难以生存。这不是明显的逆调节吗?政府的财政收入高歌猛进,成千上万的中小企业日暮途穷,近几年来已经垮掉了900万左右。这些以吸纳就业为主要功能的中小企业,即使增加900万都不多,而减少了900万实在令人痛心。解放思想,就要换一种思维方式,从根本上改革这种赏罚不明、逼良为娼的税制。
       干什么事情都应该讲章法,起码要照顾到形式逻辑,立法工作更应该如此。财产申报法没有出台,物权法却先行出台了;没有搞清楚人们的财产,却让人们申报收入。政府部门不知道人们的财产多少,以什么形态存在,如何保护其财产不受侵犯,如何确认其是否偷漏税?目前,当务之急是建立财产申报制度,全面开征资产税。

(编辑系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前副院长,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 

_
  上一篇:浙江海洋开发上升为国家战略的背景和意义
下一篇:且听角落呼声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