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5期 2010年>> 文史杂谈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8/15
史林散叶(十六)
俞剑明

      孙权面试庞士元
      孙权在江东经营数年,举贤任能,招揽了大批人才,并在东吴称王称帝,史称人杰孙权。然而,才智不亚于诸葛亮的庞士元(即庞统)却不为孙权所用。孙权面试庞士元时,竟给他打了个不及格。
      面试前,鲁肃向孙权推荐说:“此人上通天文,下晓地理;谋略不减于管、乐,枢机可并于孙、吴。昔日周公瑾多用其言,孔明亦深服其智。”可孙权一见庞士元浓眉掀鼻,黑面短髯,形容古怪,心中已有三分不快。
      面试一开始,孙权就问庞士元:“公生平所学,以何为主?”
      庞士元答:“不必拘执,随机应变。”
      孙权又问:“公之才学,比公瑾如何?”
      庞士元笑道:“某之所学,与公瑾大不相同。”
      听到这里,孙权已经不想再问下去了,因为他平生最欣赏周瑜,而庞士元话中的意思,周瑜不过如此。和当今的面试一样,孙权要庞士元“等候通知”。庞士元知道自己面试没有通过,于是长叹一声而去。
      鲁肃前去问孙权:“为何不用庞士元?”孙权曰:“狂士也,用之何益!”鲁肃据理力争:“赤壁鏖兵之时,此人曾献连环策,成第一功——主公想必知之。”孙权强词夺理地说:“此乃曹操自欲钉船,未必此人之功也,吾誓不用之!”
      从这场面试来看,庞士元回答孙权的问题时,书生气确实重了点。但最终面试不及格,过错不在庞士元,而在被称为人杰的面试官孙权。
      过错之一,以貌取人。孙权一见庞士元的长相,心中已是不快。以个人好恶替代了客观公正,即便在赤壁大战中庞士元献上连环计,也被扭曲成了“此乃曹操自欲钉船,未必此人之功也。”
      过错之二,以态度取人。庞士元回答孙权问题时的内容和神态,展现了他的个性与人格,但为孙权所不容,被视作“狂士也,用之何益!”
过错之三,用人标准的狭隘。孙权欣赏周瑜,并将周瑜作为用人的标尺。才能不及周瑜的,算不上人才;才能超越周瑜的,同样算不上人才。庞士元在回答孙权的问题时,有扬己贬周之嫌,恐怕也是孙权“誓不用之”的根由之一。
       孙权不用庞士元的过失,今天的考官们可资借鉴。


       袁绍为面子杀田丰
       袁绍出身名门,自高祖父袁安以下,“四世居三公位,由是势倾天下”。可是袁绍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不善用人,忠奸莫辨,智愚不分。
建安五年春,袁绍秣马厉兵,统领十万大军,准备伐操。他的谋士田丰进言道:“曹公善用兵,变化无方,众虽多,未可轻也,不如以久持之”。袁绍不听,丰恳谏,绍大怒,命将田丰下狱。官渡一战,曹军大破袁军,绍既败,有人对田丰说:“君必见重”。田丰却说:“若军有利,吾必全,今军败,吾其死矣。”袁绍回来,果然把田丰杀了。
       田丰反对袁绍伐曹的意见,不是已被实践证明是正确的吗?那么,袁绍为什么还要杀田丰呢?关键就在于田丰伤了袁绍的面子!因为你反对我,你对了,就意味着我错了,让我把面子往哪里搁?田丰料到了这一点,所以人家向他道喜时,他说:“吾其死矣。”后人把这种利用权势,打击报复正确意见的作风,称为“袁绍遗风”。
       在用人的气度上,曹操则与袁绍大相径庭。他的“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名句,表达了他为实现政治抱负而要延揽天下人杰的思想。
      有一次,曹操准备起兵攻打乌桓,在军事会议上却遭到众多将领的反对。曹操坚持己见,不改变计划,会后即发兵攻打乌桓,结果打了个大胜仗。曹操得胜归来,把那些反对攻打乌桓的将领召来开会。这些人知道自己反对错了,不免战战兢兢。不料曹操不但没有丝毫责备,反而表扬他们当时反对他起兵是对的,因为按天时地利来讲,这个仗确实不该打,虽然获胜也只是侥幸而已。说完,还给每人发了一份战袍、金银之类的奖品。那些将领无不为曹操的雅量所折服。
       大谋士荀彧和郭嘉都曾是袁绍的幕僚,“彧度绍不能成大业”,率先弃袁投曹,曹得荀彧,高兴地称他“吾子房也”。郭嘉看透了袁绍“未知用人之机”,也跑到了曹操的营垒,见曹而赞之“真吾主也”(从《三国志•郭嘉传》)。官渡之战时,沮授、田丰、许攸都是袁绍的重要谋士,张郃、高览都是袁绍的大将,除田丰被袁绍忌杀之外,其余都临阵投奔了曹操。
      “袁绍遗风”确然令人感叹。古人云:“忠直之忏于主,独立之负于俗”。作为领导者,倘若心胸狭窄,嫉贤妒能,没有用人的雅量,势必难成大业,甚至成了众叛亲离的孤家寡人。


      蜀国并非亡于阿斗
      后世人谈论蜀国的败亡,往往归罪于刘阿斗的昏庸,这多少有点自作聪明。
      蜀国在诸葛亮殁后,还能在相对于魏、吴的弱势下继续生存30年,除了诸葛亮留下了诸多人才外,后主刘禅富于亲和力的统治,实在功不可没。
     刘禅17岁继位,有11年生活在强势丞相诸葛亮的掌控之下。诸葛亮去世后,他正式亲政,废止丞相制,设立大将军和大司马互相制衡的制度。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不许给孔明立庙,但对他当年推荐的人才却仍一一重用……这些都证明了刘禅在玩弄政治和治理国家方面颇有一套,并非什么“扶不起的阿斗”。
      蜀汉之所以亡国,除了国弱、税重外,牛人太多是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刘备时期,庞统、法正和诸葛亮平起平坐,三位师爷知己知彼,互相敬重,倒也合作愉快。可惜熟谙军事的庞统、法正都是英年早逝,刘备入蜀没几年也过世了。蜀国的根基,基本上要靠并不擅长军事的诸葛亮去勉力支撑。蜀国并非没有军事人才,李严就曾被孔明赞为“不逊于陆逊”,魏延之类也称得上军中翘楚,但这些牛人都是赳赳武夫,没有战略性眼光,没有全局性意识,诸葛亮只能不分巨细,事必躬亲了。战时丞相的重任,加上死得过早,使诸葛亮没有机会给刘禅提供军政方面的锤炼。刘禅靠着自己的精明,亲政后总揽全局,总算使蜀国防止住了像魏、吴那样出现权臣。但常年处于国事与人际的调节中,刘禅免不了身心疲惫,渐渐出现了怠政的心思。
       蜀国的牛人于是越来越多,除了那些拥兵自重、互不买账的将领外,宦官开始干政,那些公公们也一个个变得牛气冲天。魏伐蜀前,大将军姜维曾急表刘禅,提醒增强阳平关和阴平等地的守军。但这时的姜维因连年出征耗损国力,声望已是空前之低。公公们瞅准了这一点,大加攻讦,使姜维的建议打了水漂。随着牛人的越来越多,蜀国的政局越来越难以掌控,那消亡的日子也就越逼越近了。
      刘禅虽有亲和力,但并非政治上的强势人物。特别到了晚期,以牛人之所能为能,以牛人之所为为为。死后那些牛人们弄出来的一笔笔烂账、呆账和死账,则统统转到了他的名下,按照胡适博士的说法,“居于下流,天下之恶皆归之。”仔细想来,这刘阿斗是三国史上又一种类型的悲剧性人物。

 _
  上一篇:浙江海洋开发上升为国家战略的背景和意义
下一篇:个人所得税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