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5期 2010年>> 浙江:走进海洋时代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8/15
浙江海洋开发上升为国家战略的背景和意义
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浙江海洋发展规划研究咨询中心课题组

     伴随《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生效,海洋开发已上升为沿海各国的基本国策,加快海洋研究、开发和利用,海洋经济发展正进入新的阶段。党的十六大、十七大分别提出“实施海洋开发”、“发展海洋产业”,《全国海洋经济发展规划纲要》明确“逐步把我国建设成为海洋强国”战略目标,沿海重点地区开发纷纷上升为国家战略。浙江海洋区位战略重要、海洋资源优势突出、海洋开发综合实力较强,积极把浙江海洋开发上升为国家战略,作为全国海洋集聚先行重点发展地区,对推进海洋强国建设和浙江转型升级意义重大。


      一、海洋开发成为沿海国家基本国策,开发领域不断拓展
      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生效,推动世界经济政治格局发生重大变化,国际组织和各国对海洋越来越重视。1997年起,联合国秘书长每年都向联大提交《海洋和海洋法》报告。发达国家把海洋开发作为国家战略加以实施,形成许多新的海洋观,如海洋经济观、海洋政治观、海洋科技观、海洋地理观以及新的海洋国土观、海洋国防观、海洋军事空问观等。美国历来重视海洋开发与保护的管理,先后成立海洋委员会,召开全国海洋会议;2004年出台新的海洋政策《21世纪海洋蓝图》,公布《美国海洋行动计划》。日本上世纪60年代即开始推行“海洋立国”战略,1971年设立内阁总理最高决策性咨询机构——海洋开发审议会;2003年制定《新世纪日本海洋政策基本框架》,2004年发布海洋白皮书,提出对海洋实施全面管理。韩国1996年将水产厅、海运港湾厅、海洋警察厅以及科技、环境、建设、交通等11个政府部门中涉及海洋工作的厅局合并,成立海洋水产部;2002年出台《韩国21世纪海洋》,海洋开发成为国家战略。为规模化、全面化、立体化开发利用海洋资源和空间,目前有100多个沿海国家已经或正在制定海洋经济发展战略。
      目前,世界海洋经济发展已跨入以高新技术为支撑、海陆一体化的,以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和生态环境不断改善为基本内容的系统整体协调发展阶段。海洋开发方式正由传统的单项开发向现代的综合开发转变,开发海域正从领海、毗邻区向专属经济区、公海推进,开发内容由资源的低层次利用加快向精深加工领域拓展。新的可开发海洋资源不断发现,海洋生物医药、海洋新能源开发、天然气水合物调查、深海矿产资源勘探取得重要进展,海水淡化和海水直接利用在沿海缺水城市中发挥出显著作用。海洋科技发展迅速,已基本形成以海洋环境技术、资源勘探开发技术、海洋通用工程技术为主,包含20个技术领域的海洋技术体系。发达国家依靠在海洋高科技中的领先地位实施海洋经济发展战略,不仅抢占海洋空间和资源,而且把发展海洋高科技当作重中之重,海洋经济发展成为高技术竞争的重要焦点。


     二、我国高度重视海洋开发,同时面临诸多挑战
      中国是世界上开发海洋资源较早的国家,海洋渔业约有7000年历史,海水制盐约有5000年历史。改革开放以来,伴随对外开放水平不断提高,沿海区位优势凸显,依托深水港口及便捷集疏运体系、大中城市及广阔产业与市场腹地,发达国家产业和内陆企业向沿海集聚,经济布局趋海化特征日益显现,包括港口物流、临港重化、海洋旅游、海洋渔业等在内的海洋经济发展迅速。党的十六大、十七大进一步分别提出“实施海洋开发”、“发展海洋产业”,《全国海洋经济发展规划纲要》明确“逐步把我国建设成为海洋强国”战略目标。近10年来,全国海洋经济年均增速16.4%,比同期GDP高出约3个百分点。2008年全国海洋生产总值29662亿元,占GDP比重达9.87%,海洋经济成为我国经济重要的组成部分和新增长点;海洋生产总值约占全球的1/6,集聚了全球10大综合港中的7个、10大集装箱港中的5个,海运总量及其钢铁、石化、火电、船舶等临港重化工业规模高居全球首位。同时,作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缔约国,我国积极参与极地科研考察、深海矿产资源勘探,制定出台了《海洋环境保护法》、《港口法》、《海域管理使用法》、《海岛法》等重要涉海法律法规,推进依法开展海洋开发活动。
      但也应看到,我国海洋开发还面临诸多挑战,主要包括:与周边国家存在有争议的海域较多,海洋资源被非法侵占、开采现象较为严重,海洋权益维护任重道远;石油、铁矿等大宗战略物资储运安全保障及其海上贸易安全廊道建设,还需从战略高度进一步重视和强化;海洋作为蓝色国土,其开发还处于以近海为主,以资源获取为主,传统临港产业为主的初级阶段,深海矿产资源开发、海洋生物医药、海洋工程装备等海洋高技术产业发展总体上处于起步阶段,在海洋经济中比重仅约1%;局部地区近岸开发呈过度状态,可利用滩涂和浅海开发已趋饱和,70%沙质海岸侵蚀严重,50%以上滩涂湿地丧失,近海大部分鱼类已不成汛,大部分海湾、河口、滨海湿地等生态系统处于亚健康或不健康状态;行业分散管理模式尚未根本改变,海洋开发利用相关规划和政策多由行业部门制定,缺乏全国或区域性的海洋综合开发总体规划与方针政策,海洋资源开发难以充分按其功能利用,综合优势难以充分发挥。


     三、浙江海洋开发面临新环境,上升为国家战略意义重大
     近年来,中央为实施海洋开发,推进“东部率先发展”,陆续把辽宁沿海经济带、天津滨海新区、江苏沿海地区、上海国际金融航运中心、福建海西经济区、广东珠三角地区、广西北部湾经济区、海南国际旅游岛等开发纳入国家沿海区域发展战略。充分发挥浙江战略区位、海洋资源等优势,积极响应国际海洋开发和海洋经济发展潮流,响应我国“海洋强国”和沿海经济带建设战略需要,把浙江海洋开发上升为国家战略,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一是顺应我国经济转型升级内在规律,大力发展现代临港重化工业、提升经济开放水平的战略需要。
      我国已进入人均GDP3000~6000美金发展阶段,经济结构加快从轻工产业、低加工行业向临港重化工业、高加工行业转变。把浙江海洋开发上升为国家战略,将有利于充分发挥浙江优越的区位条件、城市依托和港口优势,构筑内外联动、互利共赢、安全高效的开放型经济体系;有利于大力发展高附加值船舶、环保型石化、精品钢铁、成套装备等现代临港重化工业,提升我国参与国际经济层次和能级。
      二是实施海洋开发、建设海洋强国战略,维护国家海洋权益、保障对外贸易和战略物资储运的战略要求。
      浙江大陆以东海域是东海陆架盆地主体部分,是东海油气资源的主蕴藏区,是维护东海权益的前沿阵地;浙江深水岸线和海岛资源丰富,是重要的国际海洋通道和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资源保障。把浙江海洋开发上升为国家战略,将有利于增强浙江维护国家海洋权益的能力,保障海洋通道和战略物资储运安全,增强我国国际航运服务竞争力,推进海洋强国建设。
      三是实施“东部率先”区域发展战略,完善全国沿海地区生产力布局、建设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的战略体现。
      国家正实施以海洋开发为重点,以国家级新区、重点发展地区建设为载体的新一轮区域发展战略,更好推进“东部率先”发展。把浙江海洋开发上升为国家战略,既是完善我国沿海生产力布局,增强服务长江流域发展能力,构筑沿海经济带的重要组成,也是把长三角地区建设成为亚太地区重要国际门户、全球重要先进制造业基地、具有国际竞争力世界级城市群的重要推进力量。
      四是探索创新海洋开发管理体制,可持续利用海洋资源、释放海洋经济发展活力的战略部署。
      伴随市场经济体制逐渐完善,海洋开发管理体制改革已取得积极成效,但“多龙治海”局面尚未根本改变,海洋资源的科学有序、可持续开发有待加强。把浙江海洋开发上升为国家战略,积极推进海洋开发管理制度改革创新,将有利于探索和完善深水岸线、海岛、滩涂等海洋资源开发管理体制,有利于发挥民营企业优势,优化海洋经济所有制结构,释放海洋经济发展活力,增强国际竞争能力。
      五是浙江积极拓展发展新空间,构筑发展新平台、增强发展新优势的战略举措。
      浙江人多地少,可开发陆域空间有限。伴随港口开发、城市群建设,浙江经济、人口重心正积极向沿海地区转移。把浙江海洋开发上升为国家战略,统筹开发深水岸线、海岛、滩涂、浅海等资源,有助于浙江积极、有序拓展发展空间,规划建设一批重要深水港区、临港新城、海洋产业基地和海洋生态保护区,构筑发展新平台,推进现代海洋产业体系建设,增进浙江发展新优势,为全国转变发展方式、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积累新经验。
      总之,把浙江海洋开发上升为国家战略,成为全国海洋开发和海洋经济发展的战略高地,既是浙江转型升级发展,增强综合实力和国际竞争力的战略需要,也是我国探索创新海洋开发新思路、新方式、新体制,跨越提升我国海洋开发领域、科技、管理等的水平与层次,推进海洋强国建设和综合国力增强的战略尝试,意义重大。

课题组组长:刘  亭
课题组成员:傅金龙 周世锋 秦诗立 沈  锋
           宋维尔 王  辰 王珊珊
执      笔:刘  亭 周世锋 秦诗立

 _
 
下一篇:浙江海洋经济发展现状分析及建议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