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4期 2010年>> 转型探讨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8/12
实质性推进转型发展——对www.yabovip11.com“十二五”规划的若干思考
刘 亭

       一、阶段研判
       从问题导向、定性分析的角度,我觉得现阶段浙江的发展存在四个比较明显的“滞后”。
      (一)结构升级的明显滞后
        除了传统的包括产业、城乡和区域结构在内的经济结构以外,大家还要关注:
        ——需求结构。2009年起码有“两个错位”:第一个,驾辕的马理应是国内消费需求,结果错位给了投资需求。当年增量中前者只贡献了50个百分点,而后者却贡献了90个百分点。第二个,是拉边套的出口这匹马反过来“开倒车”。其对增量的贡献率是负的40个百分点。
       ——供给结构。中国如果说有“危机”,那就是产能过剩的危机。全中国多年来高投资形成的生产能力及其提供的制成品,大大地超过了中国人本身有支付能力的消费需求。一个是总量过大,还有一个是本身的结构又不合理。一般制造业的产品严重过剩,而高端制造业又大大不足,还要通过大量的进口来替代,无论是产品还是技术。
       ——要素投入结构。人们常说“小投入、小产出;大投入、大产出;没投入、没产出。”这里的投入,无非是指土地、矿产资源、原材料、能源、水,甚至包括低端的劳动力或是大量的资金,也即大家传统意义上理解的投入。但今后的发展,更多的不是依靠这些“物质性要素的硬投入”。硬投入不但已经处于“捉襟见肘”的拮据状态了,越往后越需要追加的是“创新性要素的软投入”。软投入就是十七大报告当中讲到的,一是科技进步,由科技进步带来的包含在产品和劳务中的科技人文附加值的提升;二是管理创新;三是劳动力素质的提高,或谓人力资本的提升。
        ——国民收入分配结构。进入新世纪以后,我国国民收入的分配,更多地向政府、向企业倾斜,城乡居民收入所占的比重逐年下降。到目前为止,下降了十多个百分点,而这恰恰是国内居民消费需求不足的深层次根源。如果收入没有增加,如何有能力消费?更何况现在大量的“改革”,实际上强化了老百姓对于储蓄的“自愿”:教育、治病、买房,哪个难题的解决不要准备大笔的钱?
        ——国土开发空间结构。大家960万平方公里的陆域面积,是不是都要搞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开发,是不是都要重演当年农村工业化的“村村点火,户户冒烟”,是不是都要“赤地千里,焦土一片”?这里面有一个对国土空间开发的主观选择。按照主体功能区规划的理念,应该是“能干什么、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为什么还会出现不能干、不该干什么还硬要干什么的局面呢?关键有体制性的因素,有物质利益的诱导,结果出现了“逼良为娼”的闹剧。如果财政更多地要依靠工业制造,要依靠流转税,而生态屏障地区又得不到应有的补偿,为了生存和发展,就会不顾主体功能定位,办那些“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事情。
        浙江的结构升级要从对于出口、工业和物质性要素的硬投入等“三个过度依赖”,转向“三个主要依靠”。第一个需求结构,应当主要依靠国内的消费需求。第二个产业结构,应当主要依靠服务业,包括生产性服务业。第三个要素投入结构,应当主要依靠包括科技进步、管理创新和劳动力素质提高在内的创新性要素的投入。从“三个过度依赖”转向“三个主要依靠”,实际上就是浙江经济转型升级的“风向标”。
     ( 二)社会发展的明显滞后
       过去理解的社会发展,主要是教、科、文、卫、体这些社会事业的进步。但现在看起来,更多地应该转向关注就业、分配和社保这三大领域,这些应当成为社会发展的主体内容。另外,还必须关注人文精神的重建。我国在经历了对毛爷爷个人崇拜的“破产”之后,引入了市场经济,但大家又没有意识到市场经济既有所谓“好的”,也有所谓“坏的”。在这种信念塌方或者说是主流价值观流失的过程中,我国要建设成为一个深孚众望、和平崛起并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大国,现在比经济增长更为紧迫的是人文精神的重建。就业、分配、社保这些社会基础性环节的发展不足,以及人文精神重建的任务日见紧迫,也反证了社会发展的明显滞后。
      (三)生态文明建设的明显滞后
        在沿海地区,现在到处都是过剩的厂子和建筑。几乎看不到连片的农田,或是植被很好的绿水青山。现在讲生态文明建设,主要问题倒不是环境现状如何严峻,而是大家的价值取向和行为方式,跟生态文明的要求大相径庭。公众的习惯,很难为他人或者是公共环境做一点事情,一般都是把自己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但是到了公共领域,要是没有小区物管来侍弄,就只能是杂物横陈、乌烟瘴气了。完全靠老百姓的自律,要创造一个很好的生活环境,似乎无法想象。所以,大家的社会就成了一个他律的社会,而他律又全要靠政府出面,行政高成本运行的结果,又挤压了老百姓收入增长的空间,结果又是一个不良的循环。
     (四)政府职能转变的明显滞后
        大家的社会已经进入了深度转型期,其间最主要的标志就是从以物为本的发展,转入到了以人为本的发展。在这样的一个大背景下,政府的职能确实面临着深层次和大范围的调整。但是现在,还很难感受到这种调整带给大家的印象或冲击力。大家基本上还是延续了上世纪末以来政府运行的轨迹。经济和社会主要抓的是经济,是经济建设型的政府。经济当中的宏观和微观,又热衷于抓微观。
        这“四个滞后”,既是问题导向下的阶段研判,也是在这种基础上对任务举措的研判。由此带来的结论就是:第一位的任务,是发展的转型升级,这里既包括发展模式的转型,又包括发展结构的升级。
   
      二、主线明晰
      对结构问题,我创造了一个概念叫作“发展结构”。因为包括产业结构、地区结构、城乡结构等在内的经济结构,已经涵盖不了研究发展时对结构问题所要表达的内容。于是我加上前面讲到的五个结构问题,用“发展结构”来个“一网打尽”,因为它们都是经济社会在发展过程中所要涉及的重大结构性问题。
        与此相关联,我也对省委提出的“经济转型升级”这六个字做了个人的解读。我认为,“转型”是指“发展模式的转型”,“升级”是指发展结构的升级。虽然大家都在讲“经济转型升级”,但在严格意义上,是指“经济社会发展的转型升级”。党中央提出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一般人望文生义、顾名思义,往往是将其理解为纯经济的内容,是指经济建设领域内的“发展方式”问题。但事实上,胡总书记在省部级领导干部专题研究班上的主旨讲话中,在“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这10个字的下面,一口气展开了八大方面。这里面既包括了经济建设,又包括了社会建设、学问建设,还包括了生态文明建设,实际上是一个“广义的经济”概念。所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发展模式转型”、“转型发展”等多个意思表达,其内涵是完全一致的。
       在2008年的“十二五”规划编制工作的一次启动会议上,我讲到“十二五”规划的主线时,曾提过一组三个词汇,即“科学发展、转型发展、创新发展”。首先,大家是在科学发展观的引领下,来谋划“十二五”时期的发展。所以首要的、总体性的要求,毫无疑问就是“科学发展”。但是,科学发展是一个很高的境界,天上掉不下来,地里也长不出来,在达致理想境界之前,一定会经历一个长长的转型发展阶段。但是,转型发展要能转得起来,见到大家所希望的结果,必须要走出一条创新之路。创新起码包括了三个方面:一是科技的创新;二是体制的创新,也就是改革;三是人文的创新,也就是价值体系重建。这三个词汇是一组前后衔接、环环相扣的概念。如果把这一组概念作为基本线索去理解,我看“十二五”或者是更长的一个时期,中国和浙江发展的主线就算是切实地把握住了。
        当然,省里的《基本思路》对转型发展也有系统的表述,就是“经济转型”、“社会转型”和“政府转型”。确切地讲,是“以增长方式转变为主的经济转型”、“以社会结构转换为主的社会转型”、“以体制机制转轨为主的政府转型”。
        转型恐怕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它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这个过程有多长,我估计要4-6个五年规划,也就是20-30年。改革开放30年,是一个转型。下一个30年,还是一个转型。即从“以物为本”的增长,转向“以人为本”的发展。我希翼能把“十二五”规划期,变成一个全面、协调和可持续的发展模式转型的标志期。不是说“十二五”规划期就可以替代二、三十年转型的长过程,但凡事总会有一个带有历史转折性意义的起点。希翼“十二五”规划期能够取得转型发展的实质性突破,并以此拉开30年新一轮转型发展的大幕。


      三、目标确定
      总的目标是“富民强省”这四个字。富民体现了“以人为本”,体现了“民生优先”,体现了“发展依靠人民,发展为了人民,发展的成果由人民来共享”。富民还体现了解决我国国民经济不良循环深层次问题的努力,也就是说要提高在国民收入蛋糕分配中对于城乡居民收入的分配比例。其次是“强省”。眼睛不能光是盯在把GDP的盘子做大上面,那是叫“做大”,不是叫“做强”。“强”要靠结构优化、素质提升;靠服务业发达,靠城市人口增加,如此等等。“富民强省”作为目标导向应该说是最经典的概括。
       目标确定上最要害的指标,是服务业比重、城市化率和居民收入增幅。
      (一)服务业的占比
      《思路》稿中提“到2015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力争达到48%以上,努力实现三次产业比重由二三一向三二一转变”,这是一个比较积极的表述。要切实提高服务业占比,就必须要解决好以下三个问题:第一是要解决好对服务业的统计口径和方法问题。第二是要解决好发展理念和偏好问题。第三是要解决好体制创新问题。如果大家的城市更多的从工业偏好中摆脱出来,去用心挖掘服务业发展的巨大潜能,如果大家的统计能把大量并非专属制造业的生产性服务业成功地剥离出来,服务业的增加值能够得到一个真实的反映,那二三产业的结构之比,怎么就不会出现一个显然是合理化的变动呢?
     (二)城市化率
       在这个问题上同样应当秉持更为积极的态度。但这并不是说大家就一定要把城市化率的百分比提高到什么水平。我所强调的主要是提高质量,也就是要把大量居住在城里半年以上的所谓“常住人口”,也即那些拖着长长的农民尾巴的“半城市人口”,尽快地按照中央的要求帮助其在城市里定居,转化为市民。挤掉城市化率中的大量水分,提高其应有的含金量,令其“名副其实”。这也就是我所主张的对城市化率的“积极”所在。
     (三)城乡居民收入
       无论如何,长期以来GDP和人均GDP增长都明显高于城乡居民收入增长的这个“覆辙”,大家是不能“重蹈”了。否则,党的十七大上讲的话:“逐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和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努力提高最终消费率”,又如何兑现呢?又如何实实在在地践行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呢?这次在起草《思路》的过程中,大家对此也作了积极的争取,力求要改变这种落差很大的被动局面。最后的结果是出现了“同步”这一表述,也就是“城乡居民收入与人均GDP同步增长”。目前初议的“十二五”GDP增幅为8%,人均GDP为7%。
       这三个指标,是五年规划中最重要的一组指标,一个是涉及了产业结构的跃升,一个是体现了社会发展的进步,还有一个是反映了发展的核心和根本。要言不烦,大道至简,抓住了这三个,科学发展、和谐发展最重要的指标就有了。


      四、抓手综合
      (一)对城市化问题的正本清源
       从2007年年中开始,我就一直在宣传这个观点:浙江乃至中国新一轮大发展,其综合性的抓手就是新型城市化。关于城市化的问题,首先要拨乱反正,正本清源。把城市化的重点真正落在“化”上。“化”什么?应该不只是化城市的外在形象,那仅仅是“物本”的发展观。而应当是“化”人,是“人本”的发展观。这个“人”就是农民。怎么“化”?要“化”“农民之所以成为农民”的二元经济结构体制。
        农民工在我国整个社会结构变迁的过程中,作为一种过渡性的现象是不可避免的。在中国的体制现状下,由于他们因袭的户籍制度、土地制度和社保制度,在“制度的规定性”背景下,只能把他们叫做农民。户籍在农村其实并不十分重要,要害在于土地。所谓的农民,关键是他们都有三块地:种田的承包地、盖房的宅基地、以及有其一份权益的农村集体建设用地。这三条土地权属的“制度规定性”,就像“红字”一样,锁定了他们无论走到哪里,不管从事什么职业,收入来源和生活空间已经发生了何种变化,他们注定永远是农民。他们亦城亦乡,在城乡间钟摆式的摇动;亦农亦工,既是产业工人的主体,又从根本上归属农民。问题在于,对此是选择尽快地完成过渡,达成农民工的市民化;还是把这种过渡作为终极目标,千秋万代地加以固化。这里面,显然有两种政策取向的选择。现在,应该更多地趋向推动农民的转移转化,推动农村人口的城市化或谓进城农民的市民化。
       在此“核心”引领下来理解城市化,大家就进入了新型城市化的境界。我认为其中起码包括了三个层面的东西。第一是人的层面,以转移、转化农民为主要任务、目标取向。第二是物的层面,城市化的发展模式应当是集约的,而不是粗放的;应当是着力提升其功能水平的,而不是简单的平面扩张完事的;应当是人和自然和谐发展的,而不是人和自然的尖锐对立,并造成大量城市病的,诸如此类。第三是“制”的层面,必须要以制度的变革来解决人和物的问题,关键是制度创新。人、物、制三个层面的内容融合在一起,那就是新型城市化了。
     (二)新型城市化的战略地位和作用
       第一,新型城市化能够促进产业结构的调整。从制造业来说,正是由于依托了城市的技术、资金、信息、管理、人才等高端资源,才上了水平、有了竞争力。由于人口在特定的城市空间的集聚,因而促成了服务业的长足发展。服务业扩大了就业,尤其是生产性服务业显著提升了制造业水平,从而为整个经济发展提供了强大的动力。二三产业发展了以后,又使农业的规模化经营成为可能,整个三次产业的结构和水平不断优化。
        第二,新型城市化能够促进社保体系的完善。按照“以人为本”的理念去推进新型城市化,就可以把多年来建设社会主义的欠帐给补上。对于大家奉行的社会制度来说,明显的短板就是社会保障体系的不完善。长期以来,除了国家公务人员和国企职工以外,占人口大多数的农民和在其他所有制形式企业中的劳动者,一概没有社会保障。在把那种因为社保的落差使城乡人群分开,把一个完整的公民社会分成三六九等的社会体系趋于一体化的进程中,大家将大大地促进社会的全面进步。
       第三,新型城市化能够促进要素市场的改革。现在很多要素市场的不完整、不完善,问题就出在城是城、乡是乡,城乡“两张皮”上。中国的农民为什么穷?原因就是对其实施了三次“体制性的剥夺”。首先是新中国成立的之后,在强力推进国家工业化的过程中,对农民进行了一次工农业产品“价格剪刀差”的剥夺。其次是改革开放以后,在对打工者支付报酬的过程当中,又进行了一次“收入剪刀差“的剥夺。第三次剥夺,也是最大的一次剥夺,就是城乡土地的“地租剪刀差”。城市政府征收农地进入土地市场拍卖出让,将收益充作“第二财政”,用来搞城市自身的量(扩大体量)化、优化和强化了。只有很小一部分,被用来解决进城农民工及其赡养人口的公平和正义问题。按照吴敬琏老先生的说法,这种土地制度的安排,已经从“三农”这里拿走了20-30万亿人民币的资金总量。拿土地市场“说事”,是因为土地市场在中国,是要素市场当中的高端和精华,又因为涉及宪法和各种法规,显得过于政治和敏感。所以它的变革和突破,必然能起到一个“多米诺骨牌”效应,带动其他一系列生产要素市场化改革的不断深化。
       第四,新型城市化能够促进空间开发的优化。现在农村不像农村,城市又不像城市。搞新农村建设,如果不是在新型城市化大战略的引领之下,到最后肯定要落入“两张皮”的窠臼。初级阶段的中国,哪有这么多的土地资源,又哪来这么多的建设资金?真正的新型城市化,不但从人文的角度来看,是一个人口迁移、(城乡)文明融合的过程;从物质的角度来看,也是一个国土重整、河山再造的过程。当然不是给整个国土面积都折腾一遍,还是要按照主体功能区的理念,该“退让(如退耕还林、退田还湖之类)”还要退让,该“修复”的还要修复。最终实现新型城市化呈现的愿景就是“两个一边”(“一边是二三产业和人口高度集聚的城市及其连绵带,另一边是适合农业产业化经营的大片绿野良田和景色怡人的秀美山川”)。
        第五,新型城市化能够促进生态文明的建设。现在对环境造成更大负担的,还不是集聚起来的产业和人口,而是高度分散的农村面源污染。这包括了两个方面,一个是分散的种植业、养殖业生产造成的污染;还有一个就是分散的农居生活造成的污染。另外,也包括农村工业化的污染点。要治理中国的环境污染问题,一定要走人口和产业集中化的路子,舍此别无选择!类似“天女散花”的布局,治污干脆“没戏”!
       搞城市化,不但有物质的建设,而且有人文的进步。到最后上升至宏观的层面、综合的角度,就是科学发展、社会和谐。如果是正确地把握和推进新型城市化的话,完全可以使其成为一个综合性的抓手,对整个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举旗抓纲带目的作用。而所有那些具体的战术性的安排,一旦被新型城市化带动起来以后,就会越来越接近大家这个国家发展的最终目标——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现代化的要害,就是前面大家讲到的两个重大结构性的指标:服务业占到三次产业结构的80%以上,城市化人口占到社会总人口的80%以上。到那时候,大家的现代化可能有点“靠谱”了,否则,现代化肯定是水中月、镜中花,“墙上挂帘子——没门!”


       五、举措推进
       (一)“三合开发”:合法开发、合理开发、合力开发,重在合力开发
       首先是“合法开发”。大规模的劈山填海,围涂造地,以及相应的工业化和城市化开发,涉及到海洋、土地、资源、环保、生态等多部法规,如何能在学法、懂法、用法的前提下顺利地推进开发,对大家来说是一个挑战。大家编规划也要注意这个问题。这种开发性的规划,必须跟哪些部门、哪些规划要进行衔接,要达成一致,一定要做到“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规划文本出去,所有的程序都要到位,所有这些有权参与审批的部门,都要以书面的态度表示,再正式报给政府。
        其次是“合理开发”。当下最大的道理就是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论,也即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如何能以最小的资源环境代价,赢得最大的科技、人文和经济的附加值,对大家来说也是一个挑战。现在就是要淡化“增长”,强调“发展”,而这个发展指的是“科学发展”。“发展是硬道理”,但“硬发展没道理”。符合科学发展的,在规划编制实行的过程中都要支撑;不那么符合的,发展规划要想方设法引导到正确的轨道上来;而那种以大量耗费资源和严重污染环境为代价的“硬发展”,就应该遵循独立、科学、公正的原则进行抵制。
       最后是“合力开发”。在合法、合理的前提下,各级的四套班子、政府的各个部门、社会各界、人民群众、大众传媒等等,还要形成一个合力促开发的良好舆论氛围和社会环境。对此,不但大家要知也要言,更要行。现在的这种开发活动,本来也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的。在合法、合理的前提下,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不要事事都从部门利益、小团体利益出发,老是有一些“歧义”,有一些“杂音”。意见可以充分发表,一旦启动了还是应该形成合力,合力开发。
(二)“三动开发”:启动开发、滚动开发、带动开发,重在带动开发
首先是“启动开发要快”。长短结合,先易后难;统一规划,分步实施;面上布局,点上突破,扎扎实实地推进。环杭州湾和温台沿海产业带从北到南,一路下来,包括金衢盆地的低丘缓坡中心开花,许多重点区块的开发都已经实质性地启动了,有的已经是建设“熟地”在手,开始大规模的招商选资了。对此要抓住机遇,乘势而上,启动开发要快。
        其次是“滚动开发要谋”。“一口吃不成胖子”,在一时还无法引进大项目、大企业的当下,可以按照“多功能厅”的思路,由政府和开发区作为主体,兴建多层厂房,包括可拆卸、可回用的钢结构厂房出租,上一些轻加工工业,甚至是装备制造业。从而在不耽误眼下发展的同时,为今后引进大项目、大企业留有足够的弹性空间,对此要早有谋划,以免事后造成遗憾和被动。
       最后是“带动开发要实”。一个区域开发演进的大脉络,历来总是在既有成果的基础上,再由增量带动存量,新城带动老城,腾笼换鸟,脱胎换骨;或谓省委、省政府再三强调的转型升级。但由于大家的体制是部门林立,分兵把口,铁路警察各管一段。因此,想带动,说带动,结果也很有可能“带而不动”。最后还是新业和旧业、新城和老城“两张皮”,桥归桥、路归路,并不能以新业的发展来优化结构,以新城的开发盘活全局。正是由于“带动开发”事关转型升级、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全局,因此要特别加以强调。
     (三)“三对象开发”:空间开发、产业开发、人力资源开发,重在人力资源开发
      首先,空间开发和产业开发要一体化。城市化不能唱“空城计”,工业化不能搞“星火燎原”。以转移转化农民为核心的新型城市化,要和“高、好、低、少、优(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劳动力的优势得到充分发挥)的新型工业化良性互动。
       其次,产业开发要体现“转型升级”。不能再是“萝卜快了不洗泥”,招商引资“有奶就是娘”。要遵循产业发展规律,研究区域化的产业政策,设定市场进入的“门槛”,形成有利于提升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集群。
       最后,注重人力资源开发。事在人为,高水平的开发活动,需要高素质的人才。不但要“借力”、“借势”,还要“借才”、“借智”。磨刀不误砍柴工,要舍得在思路深化、规划优化、前期工作细化上下功夫。大开发需要人才的大投入,要培养、引进一大批“管用”的人才,首先是要“用好用足”现有的人才。人才的棋子走活,开发的局面才能激活。现在搞的这种大规模的开发活动,实际上是既开发了空间,开发了产业,也是一个开发人力资源的过程。高水平的开发活动,不但要“招商引资”,更要“招才引智”。

(本文系编辑2010年5月31日,在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专门家培育系列讲堂之五”上的主题发言)

 _
  上一篇:台湾多层次资本市场构架的成功与借鉴价值——浙江地方资本市场构建突破方向与目标定位
下一篇:杭州公共自行车设施现状调查与思考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