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4期 2010年>> 政经新解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8/12
城乡居民收入差异
刘福垣

        城乡居民收入差异是城乡两个地域居民人均收入的差距。人们目前是根据户口所在地把国民区分为城市居民和农村居民两大类,调查测算每个类别收入的平均数,通过两个平均数关系的变化判断城乡居民收入差异是扩大还是缩小。人们把这个差异的扩大看作城乡分配关系在恶化,缩小看作这个关系在改善。按此原理,经济体制改革前,城乡居民收入差异是2.3倍;经济体制改革初期这个差异在逐渐缩小,1985年达到1.9倍,是城乡关系最和谐的时期;而此后又逐步扩大,目前已经达到3倍以上,城乡关系越来越不和谐。
        居民是一种社会身份,不是市场经济分配的主体,比较居民之间经济收入的差异,没有任何政策意义,如果比较居民之间享受公共品和准公共品的差异对转变政府职能,提高政府管理水平还是有价值的。所以在理论上研究比较城乡居民收入差异实际上是在做一种无用功,既劳民伤财,又误导政府决策。
        在城乡两种公有制经济并存的计划经济时代,城乡居民收入差异这个经济指标对中央政府制定国民经济计划和确定经济政策是有一定的参考价值的。而目前我国无论城市还是农村,随着经济结构的演变,社会结构都发生了剧烈变化,已经形成了不同的利益集团。目前人们计算的居民人均收入不能准确反映城乡居民收入的真实状况,大多数居民的收入都在平均数之下。2006年这个平均数是占人口80%的流动性劳动阶级人均收入的4倍,是占人口60%的农民工阶层平均收入的5倍。即使农村人口的阶级分化也是极其迅速的,从耕地上走出来的千千万万个农民企业家已经成功地完成了原始积累,奔向了资本集聚资本经营的金融领域,相当多仍然带着农民帽子的企业主已经是城乡两栖居民,大城市郊区相当多的农民已经属于以财产性收入为主的寄生性阶级范畴。在阶层和阶级分化的背景下,笼统地按城乡地域分类比较收入差异已经毫无积极意义,只能起到掩盖阶级分化误导政策取向的作用。
       在两个时代生产方式并存的条件下,城乡居民收入差异的扩大和缩小本身并不能说明分配关系是否合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生产资料的分配结构、地区结构和产业结构、生产方式与经营方式以及价格形成机制,等等,都是人们收入差异形成的原因。人们的收入只要是按要素分配的结果,不管差异多大,都是公平合理无可抱怨的。当前我国农民收入低下的主要原因不是农产品的价格问题,而是生产资料占有量少、生产方式落后。1985年以后,我国政府已经取消了剪刀差政策,对农业生产补贴的力度越来越大,在产品交换关系上农业已经不是价值流出而是价值流入部门。在这种情况下,农户的农业收入降低是转移农业剩余劳动力、转变农民的分工角色和社会身份、扩大农业经营规模、改造农业生产方式的动力,城乡居民收入差异越大动力就越大。政府企图在农业经营规模不变、生产方式不变的条件下不断提高农民的收入,不仅难度很大,而且在客观上阻碍农业生产方式变革。所以,利用城乡居民收入差异这个指标不断提醒政府追加农业补贴,等于不断用止痛片或安眠药麻醉农民,使他们留恋小农经济,甚至产生了政府补贴依赖症。政府补贴增加得多,补贴的频率快,就山呼万岁,少了一点,慢了一点,就怨声载道。城乡和谐不能建立在两个时代生产方式之上,只能建立在现代化的生产方式上。所谓城乡一体化的体是同一种生产方式,即能带来剩余价值提供税收的生产方式。对小农生产方式的战略方针只能是逐步消灭,而不是扶持、保护,让它凝固化。大家要保护扶持的是农民,而对农民的最好扶持保护是,让他们大多数人改变分工角色,转变社会身份,成为产业工人和城市居民。
        总而言之,在工农两个时代生产方式矛盾转化启期,在阶层和阶级剧烈的分化期,人们的收入差异已经不是数量上的差异,而是收入来源、收入性质和国民待遇的差异。人们关注的重点应该是劳资关系和财政分配关系,研究剩余价值率和利润率的差异、居民之间享受公共品的差异。尽可能避免权力分配和超经济剥削,通过缩小这类差异提高劳资关系、官民关系的同一性,才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社会和谐的努力方向。

(编辑系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前副院长,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 

_
  上一篇:台湾多层次资本市场构架的成功与借鉴价值——浙江地方资本市场构建突破方向与目标定位
下一篇:工农业收入差异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