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4期 2010年>> 发展时评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8/12
人无远虑 必有近忧
入 化
总是盘桓流连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短期应对,或者将标本长短人为割裂,执其一端,不及其余,终究是于事无大补的。
       前文曾在《中国改革》上读到吴敬琏老先生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研究——转向长期》,不禁由衷为其之深谋远虑而感佩。当下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实在需要这样的警世之言!
       记得国际金融危机来袭之时,我曾和某位领导谈起我的杞人之忧:为了全力以赴“保增长”,并且赫然“放在首位”,会不会就此引发“两个复归”:一是旧模式的复归,依然是平面扩张、粗放增长;二是旧体制的复归,照样是政府越位、行政万能?
       当然,这种声音有点不负责任——在万众一心、众志成城,集中精力“挽狂澜于既倒”的关键时刻。但现在好了,毕竟在危机肆虐和最为疯狂的去年,中国还是成功地夺得了全球经济复苏的最大亮点:增长率高达8.7%;而今年一季度,全国的GDP 则足足猛增了11.9%!
       对于这种增长的“恢复性”,大抵可以取得共识;但对这种增长的可持续性,决策层则忧心忡忡。加之发达国家的复苏之旅并不顺畅,且欧洲爆发大规模的主权信用危机,更是给业已开始的经济回暖蒙上了一层阴影。在诸多不确定性叠加的大背景下,轻言经济刺激计划的推出,似乎又成了不负责任的举动。
        如此这般,又怎样才是好呢?吴老先生给大家的药方是——“转向长期”。其实,再“转向长期”,眼下的日子也是要结结实实地过好的。如果生存都成了问题,遑论未来的发展?!
       我想老先生的本意,倒不是不顾及当下。只是任何当下的作为,恐怕都不能就事论事,而是要放到一个标本兼治、长短结合的背景下去综合考量和统筹谋划。任何解决一份当下问题的努力,都将构成解决最终根本性问题的一个组成部分或一个实际步骤,而不是相反。反例是什么呢?就是“今日有酒今朝醉,哪管明天被杀头”;就是“面多加水、水多加面,按下葫芦起来瓢”;就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就是剜肉补疮、饮鸩止渴!
       老先生分析认为,中国的短期增长政策取向和对策思路,“从根本上说是因为采取了一种靠资源投入和净出口(出超)拉动的粗放的经济发展方式”。至于理论上的问题,则是出在对于凯恩斯主义的误读和“误导”上:“着重研究短期经济政策的凯恩斯主义,也从来没有说过可以用它来分析长期经济问题”。因此,他的忠告是:“单纯依靠向国民经济注入流动性的短期政策来保证中国经济的长期稳定增长,采用增加海量投资和贷款的办法来增加需求,是不可能长期使用的”。
       如果着眼长远,那关键又何在呢?首先,恐怕得正视这么一个现状:“在构成我国总需求的‘三驾马车’中,‘短板’是居民消费需求”。而提高居民消费需求的出路,又得归结为“增加就业”和“促进技术进步”,“依靠这两项生产要素拉动经济发展的结果,就是普通劳动者的收入和专业人员收入的增长”。并且,“增加普通劳动者的就业是和提高产品的技术——附加价值含量直接联系在一起的”。这些道理如果换句话说,就是“为了彻底走出危机,中国必须努力实现经济发展方式转型”。
        对于这种转型,他重申了既往的正确主张,一是推进以农民市民化为核心的城市化;二是推进现有制造业的产业链延伸和价值链提升;三是推进发展服务业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四是推进国民经济和社会信息化。并提醒人们:“实现经济发展方式转型并不是一个现在才提出的口号”,而“成效并不显著”的“原因不外有二:其一,这一转变遇到了许多体制性的障碍;其二,有利于创新和创业的经济环境和发至环境还有待建立。”结论就是一句话,“关键是推进改革”,“只有依靠坚定和切实的改革”。
       全文不长,但起承转合、天衣无缝;直抒胸臆、荡气回肠。俗话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总是盘桓流连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短期应对,或者将标本长短人为割裂,执其一端,不及其余,终究是于事无大补的。一旦时机错过,更要酿成无法挽回的历史性失误。
       记得在参加一次全国性学会的常务理事会时,笔者曾就当下中国发展的最大危险发表感慨,除了对科学发展观的知行脱节和心口不一之外,应对挑战的短视和小气也是一个大毛病。好在今年的省部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的主旨,就是专攻“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若下一步真的能将此重大命题转化明确为我国“十二五”发展的主线,并真的能带来转型发展的一次整体性突破和实质性践行,那中国可持续发展的美好前景,大约总还是可以预期的!
 _
  上一篇:台湾多层次资本市场构架的成功与借鉴价值——浙江地方资本市场构建突破方向与目标定位
下一篇: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研究——转向长期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