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4期 2010年>> 农村公共产品供给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8/10
基于实证研究的农村公共产品供给的绩效分析
张 敏
 

     农村公共产品是指局限于农村地区,满足农民生产、生活所需的具有一定非排他性和非竞争性的产品或服务。所谓农村公共产品供给绩效也就是在绩效的概念中增加评价的对象——农村公共产品供给。一般说来,从目前的学术界来说,农村公共产品供给绩效的评价就是对农村公共产品供给的效益、效率和有效性进行评价。在已有文献中,曾福生、匡远配、周亮从农村公共产品的产品本身、供给过程、消费者和社区环境四个方面考虑,从不同的角度选取不同的指标来评价农村公共产品供给质量的好坏程度,并采用综合指数法对质量指数进行定量分析;王俊霞、王静以农村公共产品绩效评价指标的新理念为核心,采用标准化评分方法,创新性地构建了一整套操作性较强的农村公共产品供给绩效评价指标体系。而其他对农村公共产品绩效的研究则大多停留在价值的选择上,主要是从农村公共产品的供给规模、供给效率、需求结构等方面入手来考察农村公共产品的供给绩效的。因而本文对于农村公共产品供给绩效的评价主要是从农村公共产品的供给规模、供给效率和需求结构三个方面加以考察的。


    一、基于公平性的农村公共产品供给规模的分析
    公平与不公平既是一种客观存在,又是一种主观感受,而且只有通过比较,才能认识公平与不公平这一客观存在。本文采用比较的方法研究农村公共产品供给结构公平问题也是公共产品的内在要求。而我国农村公共产品的公平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大的方面,一是与城市公共产品的规模相比较差距较大,二是在不同地区农村公共产品也存有较大差别。
    (一)农村与城市公共产品供给规模的对比
    由于城市公共产品供给的总体数据难以获得,故此对农村与城市公共产品供给规模的对比大家就选取城乡基础设施投资、城乡教育投资、城乡医疗投资作为衡量指标来对比分析城乡公共产品供给的差别。
从城乡基础设施政府供给来看,城乡差距相当显著。2000-2003年,农村人均公用设施投资分别为36元、42元、68元和67元,而同期城市人均投资分别为487 元、658元、887元和1320元,城乡公用设施投资差距从13.5∶1、15.6∶1、13.0∶1扩大到19.7∶1。
     从城乡基础教育供给来看,2005年农村普通小学和初中生均预算事业费支出分别为1204.88元和1314.64元,而同期城市普通小学和初中生均预算事业费支出分别为1449.60元和1681.86元,农村普通小学和初中生均预算事业费支出分别相当于城市的83%和78%。
    从城乡医疗卫生供给来看,1990年城市卫生费用396亿元,是农村卫生费用的1.13倍;到2004年,城市卫生费用4939.21亿元,是农村卫生费用的1.86倍。从城乡人均卫生费用来看,1990年,城市卫生费用158.8元,比农村人均卫生费用多120元,到2004年,城市人均卫生费用1261.9元,比农村人均卫生费用多960.3元,城乡卫生费用绝对数量差距日益扩大。
    比较结果显示,城乡公共产品供给不仅有量的差别,而且存在着质的差别;不仅农村公共产品供给总体上落后于城市公共产品供给,而且城乡公共产品各个组成部分的差距又千差万别。
    (二)不同地区公共产品供给规模的对比
    在农村公共产品由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村集体混合供给的体制下,各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必然导致不同地区农村公共产品供给上的不公平。经济繁荣、市场发育程度高、地方政府财源丰裕的发达地区(主要是东部经济较发达地区),地方政府或村集体组织有财政能力提供比较多的农村公共产品,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发展迅猛,农村基础教育和医疗卫生事业迅速发展;而经济发展缓慢、市场发育程度低、地方政府财政拮据的地区(如中西部地区),由于缺乏建设资金,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供给少,基础教育和医疗卫生事业发展滞后,公共产品则呈现出短缺的态势。
      从总体供给规模看,东部地区公共产品供给规模高于中西部地区;而从人均占有供给的水平来看,东部地区农村公共产品供给也高于中西部地区和全国平均水平。


     二、基于需求的农村公共产品供给结构分析
     农村公共产品需求结构是指在一定得时期内,农村居民对各类公共产品需求的优先顺序,是农民需求意愿的的真实反映。财政部农业司扶贫处课题组利用参与式快速评估法就贫困地区农户对公共产品实际需求进行排序,其优先顺序为:修建道路和桥梁、减少子女上学费用、开展农业技术培训、解决人畜饮水问题、减轻看病费用、解决农业灌溉、扩大退耕还林规模、增加教育设施投资、增加医疗点和帮助外出打工;匡远配、汪三贵在华北、西南、西北地区选择三个贫困县对公共产品需求进行调查,调查结果显示三个贫困县对公共产品需求总体优先顺序为:教育(减少上学费用和增加设施供给),农村医疗(减轻看病费用和增加医疗点),修建道路和桥梁,农业技术培训,解决通电、电话、电视、广播等问题,解决人畜饮水、农业灌溉问题,扩大退耕还林还草,帮助外出务工,移民工程,其他。孔祥智、李圣军、马九杰从农户的视角,采用聚类分析的方法,研究农民对公共产品需求的优先序问题。研究结果表明,农民自己最迫切需求的公共产品和最急需政府投资的公共产品的排序有很大不同(表2);刘义强假设农民出于对自身需要的理性计算,对公共产品的需求会呈现出:先生产、后生活,先发展、后维持,先个体分享的公共产品、后集体分享的公共产品。根据这一假设,对刘义强农村居民公共产品需求位序进行整理,农村居民公共产品需求优先序为:农村医疗卫生、农村基础设施和农村基础教育。
      在已有文献研究的基础上,本文以农村公共产品需求结构现状为出发点,在汲取诸多学者对农村公共产品需求结构研究成果合理内核的基础上,积极探寻农村公共产品需求结构的变动规律,从而概括出农村公共产品需求优先顺序,为确立农村公共产品供给优先顺序提供依据。
     (一)农户视角下的农村公共产品需求结构
      从已有的研究来看,许多学者通过调查研究,在了解和掌握农村居民公共产品需求意愿的基础上,根据农村居民公共产品需求意愿,对农村居民公共产品需求进行排序。在诸多学者研究的基础上,大家选择了几种有代表性观点,对各位学者有关农村居民公共产品需求优先顺序进行整理。其做法是:各位学者对农村公共产品的分类与本文不同。农村基础教育和农村医疗卫生从各位学者对农村公共产品的分类中容易确定,而农村基础设施没有单独列出。所以,大家把不同学者对水、电、路、通讯、信息服务等作为农村基础设施,这几种排序序号的算术平均值就是农村基础设施的序号。在此基础上,大家计算出不同学者对农村公共产品需求优先顺序,然后求出农村基础设施、基础教育和医疗卫生序号的算术平均值,最后比较大小。数值最小的是农村居民公共产品需求意愿最强的;数值最大的是农村居民公共产品需求意愿最弱的。按照上述步骤和方法,分别计算出财政部农业司课题组、匡远配、汪三贵、孔祥智、刘义强等的农村公共产品需求优先顺序,并作为确定农村居民公共产品需求优先顺序的依据。
经过计算,从农村居民公共产品需求意愿来看,农村公共产品需求优先顺序为:农村医疗卫生、基础教育和基础设施。
     (二)消费视角下的农村公共产品需求结构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认为:社会再生产分为“生产—分配—交换—消费”四个环节。从这方面来看,公共产品的供给实际上已涵盖了前三个环节,因为公共产品供给这个行为本身就包含“生产、经营、维护”这样的含义,这样,公共产品供给的后续环节必然是消费,而从“消费是生产的目的”这个意义上来讲,公共产品供给的效率可以从消费的角度加以衡量。而本文将从消费的角度利用计量经济学方法考察农村公共产品的均衡状况,通过考察收入变化引起的公共属性产品和私人产品的相对情况,来分析相对于私人产品的公共产品的消费需求满足程度。
     1、模型构建
     基本假定:消费支出与其收入之间具有一种函数关系,即收入增加,消费支出增加,但消费支出增加量小于收入的增加量,即 0<ΔC/ΔY<1。
     那么大家可以构建这样的模型:
                          (1)
     其中,Y代表农村居民的收入水平,X代表农村居民消费的产品;j代表农村消费产品的种类,其中包含公共产品和私人产品;a是边际消费倾向;c是自发性消费。
    为了消除非线性相关对模型回归分析的影响,对公式(1)作双对数变换后其模型为:
                     (2)
      2、统计描述与回归分析
      依据目前的统计资料,大家可以借鉴的权威数据主要来自于《中国统计年鉴》,其中农民收入的统计口径为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而消费品支出的统计口径为食品、居住、衣着、学问教育娱乐、医疗卫生保健、家庭设施及服务、交通运输和通讯等七类消费品的支出,在这七类消费支出中,大家可以近似地理解学问教育娱乐、医疗卫生保健、交通运输及通讯为公共属性较强的商品,而其余部分则为私人属性较强的商品。考虑到数据的可得性,本文将1992-2007年中国农村居民纯收入与消费支出结构纳入统计的范畴。
     依照公式(1)、公式(2)以及表4中的数据指标选取,运用Eviews5.0统计App,进行回归分析的结果见表5。
      3、结果说明
     依照公式(1)计算的结果显示:a为农民边际消费倾向,它估计的是农民收入每变动1元时,消费支出相应的变动数额;c为农民自发性消费,它表明了即使在农民没有任何收入情况下,仍然需要消费这些数额的产品。从模型的回归结果显示来看,所建的模型均通过了T检验,相关性判定系数较高。其中,居住、学问教育娱乐、医疗卫生保健、交通运输及通讯四个支出项目的自发性消费为负值,而其余四个支出项目的自发性消费为正值。这表明,当农民收入为零时,他们首先选择消费的是私人属性较强的产品而不是公共属性较强的产品,也就是说公共产品供给发挥的效用水平低于私人产品供给发挥出的效用水平。
     依照公式(2)计算的结果显示:a为农民的需求收入弹性,它估计的是农民收入变动1%时,消费需求变动的百分比情况;从对数回归方程分析的结果显示来看,相关判定系数较为接近1,且均通过T检验。其中,居住、学问教育娱乐、医疗卫生保健、交通运输及通讯四个方面的消费需求弹性大于1,即富有弹性;而私人属性较强的其余三类产品的需求收入弹性小于1,即缺乏弹性。这表明,随着收入的增加,农民对于公共产品的需求意愿明显高于私人产品的私人意愿,农村中最短缺的(或者说农民相对最需要的)是交通运输和通讯,而最不缺少的是食品,这样就意味着公共产品的供给是短缺的。
     结合公式(1)、公式(2)的回归结果分析发现,首先农村公共产品中的交通运输和通讯等用于经济发展的基础设施的供求的不均衡状况最为严重,这反映出农民迫切发展经济对交通通讯设施的强烈需求和现实供给之间存在着严重失衡状况;其次是医疗卫生保健,然后才是学问娱乐教育服务。


     三、结语
     绩效是基于预期目标的有效性,对于农村公共产品供给的绩效分析主要是从供给过程和供给结果两个方面来考察农村公共产品供给的效益、效率和有效性的。而本文对于农村公共产品供给绩效的研究主要是基于农村公共产品供给效率的。定量分析结果显示,采用不同方法所确定的农村公共产品需求的优先序不同,笔者从消费的角度采用回归分析方法所确定的农村公共产品需求的优先序是基础设施>医疗卫生>基础教育。当然,农村公共产品需求的优先序也就应是农村公共产品供给的优先序。另外研究结果也表明,农村公共产品供给存在供给总量不足和结构性失衡所造成的效率损失问题。

(编辑单位:苏州大学商学院)

 _
  上一篇:台湾多层次资本市场构架的成功与借鉴价值——浙江地方资本市场构建突破方向与目标定位
下一篇:www.yabovip11.com“十二五”重大建设项目投资和基础设施网络化研究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