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3期 2010年>> 理论前沿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8/7
常识城市发展研究
陈柳钦

      “常识城市”(Knowledge City)是随着常识经济的发展而提出来的一个新概念,以信息化、数字化、网络化为主要特征的常识经济催生了“常识城市”。“常识城市”是常识经济的产物和城市转型的客观需要,其核心就是充分利用城市创新引擎(Innovation Engine)和自身的学问资本、技术资本、环境资本等,强化以“常识为基础发展”(knowledge-based development,KBD)的基础设施建设,促使城市空间结构、社会结构和产业结构的转轨,提升参与全球竞争的核心地位,最终实现可持续发展(knowledge-based development,KBD)。
       常识城市突破了城市传统的空间理论,把视角聚焦在城市的常识基础、常识创新、常识产业等领域,是人类对物质城市认识的又一次飞跃,是对城市发展方向的一种描述。其本质是用常识化的手段来处理、分析和管理整个城市,促进城市的人流、物流、资金流、常识流的协调。有望通过“常识化”这剂药方来解决城市化发展中出现的城市道路交通拥挤、城市空气污染、乃至于城市中心的“空心化”趋势等“城市病”问题。


      一、常识城市的衡量标准及其主要特征
     (一)常识城市的衡量标准
       判断常识城市是否取得成功,是否是一个可持续发展城市,也应该有一些基本标准。目前,广为认同的是2004年9月在西班牙巴塞罗那“E100圆桌会议”(E100 Roundtable Forum)上发布的《常识城市宣言》(Knowledge City Manifesto)中的有关“常识城市”的标准。“常识城市宣言”中指出衡量常识城市的指标体系主要包括:①广大市民有分享常识的有效途径;②“以常识为基础”的第三产业占城市经济的主导地位;③公共图书馆网络系统完备健全,使用便捷;④普及的通信技术成为市民获取常识手段之一;⑤学问服务设施能够适应城市的中心教育战略;⑥拥有一份有影响力的报纸,市民阅读能力和阅读面达到世界先进水平;⑦大中小学网络系统成为引导市民欣赏学问艺术平台;⑧敬重市民学问的多样性;⑨城市街道具备学问服务功能;⑩拥有足够的空间、绿地,以供社区和“公民社会组织”开展活动,建立起市民之间、政府官员与市民之间面对面的直接关系;11为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人们提供能够表达意见的便捷工具和手段。由此可见,“常识城市”强调城市常识化、网络化、虚拟化、人文多样性、常识资本和竞争力。因此,“常识城市”应该是一个“创造力城市”、“科技城市”和“数字化”城市的顶点和合成,是科学与艺术和谐统一的城市。
     (二)常识城市的主要特征
       常识城市的宗旨是“有目的地培育常识”,加速以常识为基础的发展(KBD)。它强调城市常识化、网络化、虚拟化、人文多样性和以常识资本为核心的城市竞争力。但常识城市的这些特性需要通过特定的环境、手段和平台才能得以实现,如商业、教育和艺术等方面的创新能力、市民分享常识的网络、倡导市民终身学习的政策机制、环境机制、城市内的“常识区(Knowledge Zone)”,等等。常识城市建设的核心是为常识生产、常识交流、常识共享、常识服务以及合作研究等创造良好的常识基础设施。一个成功的常识城市,“不仅仅是新潮俱乐部、展览馆和酒店的所在地,也应当是专门化的产业、小企业、学校以及能够为后代不断创新的社区所在地。”同时,还应该“是一种心灵的状态,是一个独特风俗习惯、思想自由和情感丰富的实体”。
       总之,常识城市这个概念涉及到城市生活的诸多不同方面,因此发展常识城市的进程必须得到整个社会的支撑,如地方政府、市民、民营部门、中介组织、大学等。这需要一项连贯的策略,从考察城市的优势、地方政府的政治意愿、监管环境、发展常识共享型学问的人口资源和能力。


       二、世界常识城市典范
        常识城市作为21世纪一种全新的城市发展理念,已经受到世界各国的广泛关注和认同,并在实施转型中获得了极大成功,诞生了一批常识城市的成功典范。在常识经济的驱动下,许多国家通过“复兴城市”(urban regeneration)计划,迅速将原有一些工业城市或处于“颓势”的城市如英国的伦敦(London)和曼彻斯特(Manchester)、西班牙的巴塞罗那(Barcelona)、瑞典的斯德哥尔摩(Stockholm)、爱尔兰的都柏林(Dublin)、荷兰的代尔夫特(Delft)、德国的慕尼黑(Munich)、葡萄牙的里斯本(Lisbon)、美国的纽约(New York)、波士顿(Boston)和匹兹堡(Pittsburgh)、加拿大的蒙特利尔(Monterrey)、日本的东京(Tokyo)、新加坡(Singapore)等转型为国际公认的“常识城市”典范。它们以其独特的优势成为全球城市的中心,其特质和范式正在对全球城市转型为常识城市和常识城市战略产生影响。
         从表1中不难看出,产业结构、生活品质、交通基础设施和城市规模直接对城市综合竞争力产生影响。同时,城市规模还影响社会公平和谐。这些都是“常识城市”应该考虑的因素。
         为了进一步强化常识城市战略的功能,进入21世纪后的都柏林主要制定了以下新的主要措施:①加速城市/社区的更新;②完成立法和政府框架的现代化;③进一步制定具有竞争力的税收激励政策和采取吸引企业落户的其他具体措施;④推动大学和社区中的教育运动。在常识基础设施建设方面,都柏林十分重视在信息化基础设施领域的有效投资,如为市民和企业建立起高效、便捷的网络服务;建立数字枢纽(Digital Hub),让古老的历史区域在居民、媒体专家和商人之间建立起新的连接。而且数字枢纽一般都建在城市的历史核心地,具有丰富的创新功能。另外,中央政府在改善组织结构和平衡与都柏林的关系方面也发挥重要作用,例如制定引导原则,支撑城市加快以常识为基础的转型,倡导其他爱尔兰城市要以都柏林为先导,推动地方开发机构的创新等。再从都柏林的实际情况来看,国营和私营部门的合作关系对常识城市的成功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此外,印度的海德拉巴(Hyderabad)、埃及的开罗(Cairo)、德国的法兰克福(Frankfurt)、荷兰的阿姆斯特丹(Amsterdam)、瑞典的马尔默(Malmo)、丹麦的奥里桑德地区(Oresund)以及波罗地海沿岸12个国家的城市,都制定了“常识城市”发展战略。
       发展常识城市的过程不能急于求成,应该是一个循序渐进、慢速渗透的过程。常识城市这个概念涉及到城市生活的诸多不同方面,因此发展常识城市的进程必须得到整个社会的支撑,如地方政府、市民、私营部门、组织、大学等。这需要一项连贯的策略,从考察城市的优势、地方政府的政治意愿、监管环境、发展常识共享型学问的人口资源和能力。


       三、“常识城市”建设:中国的行动
        一个善于学习的社会,才是一个充满活力的社会;一个敬重常识的民族,才能成为拥有巨大创新能力和发展潜力的民族。为此,中国社会的进步和各个城市的发展,已经有了明确的发展路径和目标,这就是:在建设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上,敬重劳动、敬重常识、敬重人才、敬重创新,不断地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国家发展的同时,还要看这个国家和城市公民的科学学问素质,看对常识的热爱程度和对于常识渴求的满足程度。作为常识密度最高的一方,城市处在常识经济浪潮的中间,只有不断地强化以常识为基础的建设,进一步整合城市各种资源,加速城市转型和产业结构调整,全面提升人力资本的战略地位,才能促使城市全面升级,赢得竞争的主动权,保持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根据中国建设创新型国家、发展常识经济的总体战略,创建中国特色常识城市日显必要。
      基于世界成功常识城市的范例、常识城市应该具备的基本特质和最有可能转型的原型城市的思考,中国四个直辖市、省会城市和那些亚区域性金融中心城市、历史学问名城、旅游资源丰富的城市等完全可以转型为常识城市。
      首先,城市功能定位明确,软硬基础设施改善。城市功能定位是引导城市发展的指南针,是谋划城市中长期发展必须解答的重大课题。中国城市经过建国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近30年的发展,大多数地市以上的城市基本上完成了城乡总体规划,定位更加准确,如北京明确了“国家首都、国际城市、学问名城、宜居城市”的定位,而作为环渤海地区经济中心的天津市,要以滨海新区的发展为重点,逐步建设成为国际港口城市、北方经济中心和生态城市。更为重要的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大中城市的能源、交通、通信等基础设施建设有了显著改观,通勤更加便捷,开放意识增强,区域性、国际性活动越来越多;公共服务设施不断健全,投资环境改善,外资持续高速增长,常识产业比重正在发生变化,产业结构定位趋于合理;市民分享常识的渠道畅通,综合素质明显提高;创业环境有了改善,凝聚力、创造力、创新力、开拓力、实行力、聚磁力构成了独特城市人文精神,这些也为我国城市转型、复兴、升级奠定了较好的基础。
     其次,学问资源丰富独特,拥有较好常识基础。一般来讲,我国大中城市多拥有悠久的历史学问、风景民俗旅游学问、生态山水学问等多元学问形态,并建立起自己的博物馆、奥体中心、规划展览馆和国际会展中心等城市学问基础设施,它们已经成为城市重要标志和市民分享常识、激励常识创新的“城市创新引擎”。
      再次,常识产业结构比重上升,园区聚集扩散能力增强。常识产业是提升城市竞争力的重要因素。近年来,许多城市构建起“以常识为基础的”产业体系,上海、深圳更是明确提出要在产业结构调整中走“常识城市”发展之路,加速建立起三、二、一完整的产业结构体系,城市综合竞争力大大增强,被国际城市学界誉为中国“未来常识城市”。尤其是我国54个国家级高新区以及经济技术开发区、科技园区、工业园区,大多也集中在大城市。这些城市不仅聚集了一批特色产业,而且汇聚了大量人才、资金、信息,产业体量增大,在带动城市经济发展,形成集聚扩散功能和特色产业,加速结构调整中发挥出重要作用,为构建中国“常识城市”积累了宝贵经验。
      在中国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的迅速崛起、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的背景下,中国许多经济发达的大城市已有建设“常识城市”的实力和基础,其它不同发展水平、不同资源类别的中小城市能否建设、又如何建设“常识城市”等问题为大家提供了理论研究的案例和沃土,也给大家提出了新的理论基础和引导要求。
      2009年3月24日,在汪洋及新加坡国务资政吴作栋的见证下,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与新方直接负责中新 “常识城”项目投资运作的星桥国际有限企业,正式签署了《关于合作建设“常识城”项目的备忘录》,确定广州“常识城”选址及展开可行性研究事宜。至此,广东与新加坡合作打造广州“常识城”项目正式启动。以常识经济为核心内涵的“常识城”是珠江三角洲产业升级最重要方向与目标。广东省委、省政府已正式把“常识城”项目列为实施《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的重点。 这一项目不仅是推动广州产业升级的领头羊、高端发展的制高点和今后科学发展的代表作,而且还有可能彻底颠覆过去陈旧的城市概念,在广州城以北崛起一座以常识经济为核心、充满活力与生态友好的新型城区。未来常识城将建设常识创新中心、常识产业发展中心、常识产权交易中心三个中心。常识城不仅是广东和新加坡一个标志性的合作项目,同时也将成为广东产业升级和可持续发展的典范。据了解,常识城有四个基本定位:是一座体现常识就是财富彰显商业奇迹的致富经济之城;常识要素投入开发常识产权、发展常识产权交易以保障创新创意之城;一座世界性的集聚常识型高端人才的人才荟萃之城;也是一座生机勃发、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品味生活之城。
        2009年8月30日,首届“中国常识城市战略与运营首期市长研讨班”在深圳落下帷幕,全国城市代表和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领导、专家学者共同探讨了在常识经济迅速发展的今天,常识城市规划和经营,也是应对金融危机、推进城市化建设的有益探索。通过这次会议,各城市虚心向其他省市学习好经验、好做法,加大与各省市的合作与交流,大力推进区域经济合作,给各城市经济建设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在2009年11月的第二届世界常识城市峰会上,中国深圳获得本届“杰出的发展中的常识城市”。常识城市的建设,为深圳的发展和未来的城市建设找到了一个定位。深圳的此次当选,对中国的城市建设有很明显的示范意义。在近30年的改革开放中,深圳一直先行一步,成功地发挥了示范作用,现在,深圳又抓住常识城市这个重大课题,不断去实践和发展它,成为深圳在今后的发展中继续发挥示范作用的一个良好契机。
“常识城市”是一个在常识经济和社会发展进程中,战略上实行一项有目的地鼓励常识培育、技术创新、科学研究和提升创造力使命的城市。把一个城市的品位、风格、内涵、影响力和竞争力定在常识城市的建设上,不仅深圳要这么做,很多城市都需要这么做,深圳可以此为契机,继续发挥品牌效应。因此,要充分利用城市现有的优势,完善基础设施,构筑创新生态学氛围,高效利用“城市创新引擎”,构架起常识共享和常识资本评价制度系统打造“常识城市”的品牌,必将对一个城市的创新和经济可持续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2010年1月9日,第二届中国创新大会召开,在政府分论坛上,中国社科院常务副院长王伟光提出,建设常识型城市是城市发展模型的重大创新。他说,常识型城市将成为未来城市发展的主流和航标。创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常识型城市,使大家中国的城市成为智慧的摇篮、创新的观念和先进学问的传播中心,应对常识挑战和增强综合竞争力的必然选择,是建设创新型国家、建设全民学习和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的重要内容,也是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必然要求。他认为,建设常识型城市,有助于大家转变城市发展理念,实现城市发展模式创新,更加注重城市学问内涵和常识含量,借鉴国际上常识型城市建设先进经验,加快城市转型步伐,深化是产业结构调整,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和符合科学发展观要求的城市化、现代化的新道路。
        当今社会常识更新周期不断缩短,常识更新不发达大加快,常识资本的重要性日渐增强。在城市化进程快速发展的今天,中国城市发展应该顺应时代发展形势,有目的地考虑“常识城市”发展战略:①明确城市定位,加强对“常识资本”等无形资本的重视,切合实际制定个性化的常识城市发展战略。②加大教育和培训的投入,用常识和智力取代传统的物质资源投入。③建设学习型城市,为市民提供一个随时随地可以学习的学习化社会,提高常识的普及、分享、应用和更新,提高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④加大高新技术研发的投入,制定科技发展计划,推进技术创新体系的建设与完善,推动产业升级。⑤加大对城市的信息和通信技术基础设施的投资力度;加强公共图书馆、博物馆、未来常识中心等学问设施的建设。当前城市化正处于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加速进程中,在能源、人口、环保等诸多制约条件下,深入研究“常识城市”这一新的理论,将“常识城市”战略纳入城市发展规划,将会是一把建设和谐社会、科学发展与自主创新相结合的钥匙,将有助于走出一条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的城市化发展新路。

(编辑单位:天津社会科学院城市经济研究所)

 _
  上一篇:水的哲学
下一篇:中国“数字城市”建设的基本结构与核心问题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