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3期 2010年>> 政经新解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8/7
养老模式
刘福垣

      养老模式是一个社会对老年人的经济来源、生活环境、生活方式的制度选择。在养老问题上有两个认识误区:一个是社会养老比家庭养老进步;另一个是社会保障面临难以克服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看来,问题恰恰相反,在家庭没有消亡之前靠社会养老是人性的异化,人伦的倒退,至多是一种不得已的辅助措施;政治经济学只承认人口发展有高龄化趋势,根本不承认有人口老龄化的必然性,把高龄化演变为老龄化问题,是国民经济发展战略和人口政策失误造成的。
      家庭养老为主,社会养老为辅是人间正道。在政治经济学意义上,对未成年人和老年人的抚养费用,是进入社会生产过程的劳动力再生产费用的组成部分,劳动力再生产是在家庭范围内进行的。劳动者的收入不足以抚养子女和父母,由政府的社会保障资金来补贴。这里的家庭概念是指父母和子女之间形成的利益共同体。父母有抚养子女的义务,子女也有赡养父母的责任。大家应该科学界定家庭和社会对失业、养老的责任和义务,不能完全由社会即政府单方面负责,也不能让家庭负担过重,使人们既得到家庭的温暖,又感到社会的关爱。
      家庭是社会细胞,在现阶段作为基本生活单位的功能还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都离不开家庭。在政治经济学意义上,所谓家庭就是这样一种利益集团,它们是由法律关系和血缘关系结成的、成员间彼此具有供养义务的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的社会基本单位。他们每一个人的劳动力使用价值中,都物化了前辈的劳动,形成他们劳动力价值的必要生活费用中,都必须包括他们应该赡养人口的必要生活费用。从而,他们之中某个家庭成员失业、退休,其他家庭成员就没有理由把他们视同路人,完全推给社会。
       家庭养老和社会养老究竟何者为主,关键要看生产社会化的程度和家庭经济状况。在国民经济发展的高级阶段,随着生产社会化的提高,社会保障制度逐渐向社会福利制度过渡,社会全包下来是完全可能的;在现阶段,在家庭经济承受能力之内,应该由家庭负责,家庭没有任何承受能力社会自然要完全负责。
       近些年来,父母在抚养子女方面的负担日益沉重,而子女赡养父母的意识日益淡薄。在城市,人们逐渐改变了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养老靠自己、靠社会的观念在逐步加强。人们大多接受了这个事实,甚至认为这是一种社会进步。实际上这是一大认识误区,是把西方社会家庭关系彻底商品化、市场化引起的人性、伦理的大倒退,当作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这不仅不符合我国的历史传统、现实国情,也不符合人类社会进步的历史逻辑。家庭是私有制的产物,一个社会一方面在强化私有制;另一方面却在淡化家庭关系,岂非咄咄怪事。人的本质是社会关系的总和,淡化亲情必然淡化人性和社会责任感,产生人性的扭曲,极端自私、仇恨社会常常是从家庭关系破碎开始的。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子女不养老人成为社会通例之后,人们目睹“空巢户”和养老院里老人精神孤独的景况,不会无动于衷。大家能够把所谓发达国家人口下降、家庭关系、代际关系蜕化看作是社会进步吗?就像汉语的“人”字,少一笔不是“人”,两笔全分开不是“人”,合在一起也不是“人”,父母和子女有分、有合,分而不离才是“人”。这是人类区别于其他动物的本质所在。抚养父母不能仅仅理解为负责生活费用,有条件的应该和老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至少能让老人有经常和子孙辈团聚的机会。不分是非的愚孝,是中国封建学问的糟粕,随着社会进步应该淘汰;天理人伦的慈孝,是中国学问的精华,应该继续发扬光大。
      总之,养老方式是由生产和生活的社会化程度决定的。在我国当前的社会化程度上,以家庭养老为主、社会养老为辅是适宜的。目前所谓的发达国家的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也还没有达到以社会养老为主的程度,父母和子女在经济关系上过早的分离,已经产生许多社会负面影响,这是值得大家警惕的。以家庭养老为主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是中国特色市场经济的精华。人的素质的提高、人际关系的升华,是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的本质要求,代际关系是人际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社会转型比较激烈时期,大家要高度重视代际关系的健康发展,防止人性异化、伦理蜕化的颓废意识形态对我国青年人的影响,从社会分配体制上奠定家庭关系的经济基础是至关重要的。
      人口高龄化不影响社会保障制度的正常运行。政治经济学意义上的社会保障资金,来源于剩余价值的转化形态毛利润,而不是对工资的扣除,不设长期社会账户和个人账户,现收现付。这种制度设计的好处是,保障现有劳动力的正常再生产,保障当前市场繁荣,有利于现实经济的快速发展;克服社会保障基金现值、未来值和未来消费水平的矛盾,从根本上消除养老金不足和亏空问题。目前许多人担心现收现付的体制,在“人口老龄化”条件下,会引起税负过重。实际上,所谓人口老龄化是一个伪命题,在政治经济学意义上的人口结构只有高龄化,没有老龄化。所谓老龄化问题是社会经济结构失衡就业岗位短缺的产物。随着人口寿命的延长,劳动寿命也会延长,人们抚养老人的负担只会越来越轻,而不会越来越重。人口高龄化是人类社会进步的表现,是值得庆幸的事,切莫庸人自扰。在经济发展的特定阶段上,人口统计中高龄人口比重的增减,是人们的生育观念、政府的人口政策和经济结构变化共同作用的结果。但是不管这个结果如何,社会保障制度都必然要服从劳动力再生产规律,退休者都要由现有的劳动力创造的社会财富来供养。从理论上说,现有的劳动力和物质财富也都是退休者过去劳动的产物,他们可以心安理得地认为是自己在供养自己,没有接受任何人的恩赐。
      在社会保障制度中,由于不另外建立保险基金,养老资金的收支时空同步,不存在货币现值与未来值的矛盾,从根本上解除了人们的后顾之忧。大家都会感觉到,现代社会生产力发展和社会进步是何等的快!过去的10年、20年人均GDP翻了几番,今后60年的变化更是不可想象的。人们的消费结构经过几十年的升级,差异、差距是相当大的,产品的价值结构、商品和货币关系的变化都是不可同日而语的。父母抚养自己20年、自己抚养子女20年和赡养父母20年的费用都不可能是等量、等值的;劳动期40年,为养老期20年扣除的费用和养老期20年实际需要的费用也不可能是等值的。当前,大多数国家社会保障制度的设计,缺乏历史感和发展观,不符合劳动力扩大再生产的规律,这是许多国家养老金不足的根本原因。把全社会当作一个大家庭,假定人口平均寿命80年,劳动寿命40年,合情合理的生命周期安排应该是:劳动力培育期由父母抚养;劳动期40年间工资收入在支付本人生活费用的同时,前20年抚养子女辈,后20年赡养父母辈;退休期20年由子女辈抚养,80岁以上的人由社会抚养。  同样是80年,由于收入和支出在时空上是同步的,用今天的钱养今天的老人,没有入不敷出的必然性。用未来的钱养未来的老人,肯定比用今天的钱养未来的老人要宽松得多,这是不须论证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养老出了问题,也不是社会保障制度的问题,肯定是整个经济发展出了问题。更科学的安排应该是,劳动力生长期20年,劳动期50年,退休期10年;在劳动期抚养子女20年,抚养父母10年,其中有20年没有抚养义务,这就从根本上消除了养老问题。
       大家应该辩证地全面地认识独生子女对赡养比例的影响。不能只看到子女赡养父母比例的提高,还应该看到父母赡养子女的比例也有所降低的事实。在独生子女政策环境下,2个人赡养4个老人,却只赡养1个子女,平均每个人只需要赡养2.5人,只比最佳人口模式(生两个子女)多0.5人。独生子女政策使某个时期劳动力赡养比例提高,劳动力再生产费用和工资成本、社会成本也都会随之提高,这不应该成为社会保障制度运行的障碍。大家目前的独生子女问题是政府人口政策的产物,如果这种人口政策是正确的,它必然带来积极的经济效益,这种经济效益应该大于独生子女问题引起的工资成本和社会成本的增加;如果这种人口政策带来的经济效益不足以弥补工资成本和社会成本的增加,那么大家也必须接受这个苦果,宁可放慢经济增长的速度,也不能因此放弃或破坏由经济规律决定的科学的社会保障制度。如果大家用时空转换的超常思维解决了时空错位的养老金现值和未来值的巨大矛盾,不是加重了独生子女的负担,而是大大减轻了他们的负担。
       随着劳动生产率的提高,社会保障开支占财政收入的比重会越来越轻。从社会生产总过程看问题,全社会人口生活费用为V,剩余价值为M,国民收入P=V+M。现代社会生产力水平早已使M/V大于100%。大家可以先假定M/V=100%;劳动力总数A,赡养系数为1.7,人口平均寿命为80岁,劳动寿命为40年;为了简化问题,假定人口增长率为零;失业率为5%,失业补助为70%,年增退休者为A/40。以此测算,失业补贴的税率3.5%M,养老金的税率1.47%M,全部社会保障承担的税负为4.97%M。这样的税负是不高的,况且实际上M/V大大高于100%,随着社会生产力的进步,M/V会越来越高,M的绝对值越来越大,完全可以抵消养老金的增长,21年(平均余命至多20年)后社会保障的税负可以基本稳定在5%M左右。这是极而言之,实际上能享受养老金的人数小于退休人数,足额享受的人数更少,税负估计3%左右就足够了。20年后,我国的社会人口收入结构将形成纺锤形,中等收入阶层人口比重将显著增加,所谓弱势人口比重将大大下降,社会保障开支占财政预算的比重也会大大降低。
       根据以人为本的发展观,即使今后我国支付的养老金数量比目前多,也是必须耗费的社会成本。一个家庭,老年父母吃不饱饭,儿女们却急于把20寸电视机换成40寸,急于把自行车换成小轿车,人们会讥笑他们不孝,没有正事;一个社会,退休老人过不上安乐生活,却有钱种花种草,大谈什么跨越式发展、率先现代化,这也是有悖常理的。因此,不要问老人有多少,不要问耗费多少钱,而是必须赡养的。对政府来说,不保证这项支出,其他一切免谈。
       一些人口口声声坚持什么中国特色,而实际上是亦步亦趋,几乎全面照搬发达国家在私人资本主义阶段的社会保障和养老模式。养老院模式的学习还刚刚开始,西风又变了,人家已经崇尚居家养老模式了,人们又会随风而动。所谓居家养老模式是老人不再去养老院了,留在家里以社区服务的形式,或由不太老的老人照顾更老的老人。大家应该承认这是比养老院的养老模式更科学一点的养老模式,但这还是不讲老吾老,只讲人之老的颠倒模式。没有子女责任义务的养老模式还是断子绝孙的养老模式,还是修修补补的社会养老模式。人不是鱼,父母子女不能相忘于江湖!


(编辑系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所前副所长,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

 _
  上一篇:水的哲学
下一篇:治大国若烹小鲜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