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3期 2010年>> 文史杂谈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8/7
史林散叶(十四)
俞剑明
      蒋介石是中国现代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他看似威风凛凛,不可一世,实际上却时不时地受人戏弄、遭人讥讽、挨人唾骂、被人怒斥,有着说不尽的尴尬。
      孙中山题词换内容
      孙中山先生的书法,雄浑厚重,求其墨宝者甚众。
      蒋介石年轻时信奉达尔文主义,曾恳请孙中山先生为其题写“弱肉强食,优胜劣败”八字。孙中山很不以为然。拖延半个月后,蒋介石收到的是孙中山先生题写的另外八个字——“大道之行,天下为公”。
      何香凝寄裙以羞辱
     1935年,何香凝把自己的一条裙子寄给蒋介石,并附一诗《为中日战争赠蒋介石及中国军人的女服有感而咏》:“枉自称男儿,甘受敌人气,不战送山河,万世同羞耻。吾侪妇女们,愿往沙场死,将我巾帼裳,换你征衣去。”
     龙云以林彪作反讥
      1947年,龙云最忠实的部下张冲投向共产党,新华社播出这条消息,蒋介石为之大惊,马上责备龙云说:“张冲是你的部下,你要负责!”龙云回答说:“不错,张冲是我的部下,那么请问,林彪也是你蒋委员长的黄埔学生吧,为什么林彪也会反对你蒋委员长呢?这又该谁负责呢?”
      李宗仁坚决不退选
      国民政府副总统选举,蒋介石力挺孙科,为此特地召见与孙科竞争的李宗仁,单刀直入地说:“总统、副总统的人选,均由中央提名。副总统候选人,已内定由孙哲生出任,希翼你顾全大局,退出竞选!”李宗仁当场拒绝道:“我已经欲罢不能!”
      张群自称“只是厨子”
      张群在日本时,有人曾问他:“岳公,你追随蒋先生最久,和他关系也最密切。大陆失陷,你是否也要负一部分责任?负一部分没有及时进言的责任?”张群无奈地说:“我只是个厨子,主人喜欢什么菜,我就做什么菜。”
     刘文典摆起老资格
     1929年,刘文典在安徽大学当校长,支撑学生闹学潮。蒋介石到安庆召见他,要他交出共产党员的名单。刘文典说:“我只知道教书,不知道谁是共产党。”蒋说:“你这校长是怎么当的?不把你这学阀除掉,就对不起总理的在天之灵!”刘毫不相让:“提起总理,我跟他在东京闹革命时,还不晓得你的名字哩!”
      胡适回信中的反诘
       1929年,胡适写了《人权与约法》等文,鼓吹思想言论自由。于是上海市第三区党部发难,接着好几个省市的党部亦呈请“严予惩办”。最后在政府的训令下,由教育部长蒋梦麟签署了第1252号“部令”,撤免胡适中国公学大学校长之职,理由是胡适近来言论不合“本党党义及总理学说”等。胡适读了“部令”,便给蒋介石回上一信,反诘道:“这件事完全是我胡适个人的事,我做了三篇文章,用的是我自己的名字,与中国公学何干?”
      傅斯年宁死不相让
      1938年抗战开始后,傅斯年对国民党高层的腐败非常愤慨,他直接上书蒋介石,历数当时任行政院长职务的孔祥熙的诸种贪赃劣迹。蒋不理睬,他便再次上书,态度更为坚决。国民参政会也成了他抨击孔的舞台,使得社会同愤,舆论哗然。蒋不得已设宴请傅,问傅对他是否信任?傅答信任。蒋说:“你既然信任我,那么就应该信任我所任用的人。”傅说:“委员长我是信任的,至于说因为信任你也就应该信任你所任用的人,那么,砍掉我的脑袋我也不能这样说!”
      韩复榘刑场大喊冤
      1938年1月,蒋介石将韩复榘枪毙于武昌。临刑前,韩大呼冤枉:“我丢掉山东该枪毙,刘峙称‘长腿将军’,统帅十几万大军,一夜之间失地千里,为何逍遥法外?丢掉上海、南京、武汉,又该枪毙哪个?”蒋听见此话,怒火中烧:“娘希匹,他是什么东西,也配同刘峙比!”
      章太炎批“三民主义”
      章太炎晚年,外患日亟。他在讲学时着重宣讲“行己有耻”,议论时政。蒋介石让章的金兰兄弟张继出面,劝“大哥当安心讲学,勿议时事。”章太炎怒不可遏地说:“吾老矣,岂复好摘发阴私以示天下不安?吾辈往日之业,至今且全堕矣,谁实为之?吾辈安得默尔而息也?”“五年以来,当局恶贯以盈,道路侧目。所谓三民主义,已是卖国主义、党治主义、民不聊生主义!”
      马寅初拒绝看“学生”
      抗战中,马寅初常发表激烈演讲,针砭时弊。蒋介石派人召他去问话,马寅初对来人说:“文职不拜见军事长官,见了就要吵嘴,犯不着!再说,以前我给他讲过课,他是我的学生,学生应该来看老师,哪有老师去看学生的道理!”
     吴稚晖如此出主意
     蒋介石根基稳固后,开始不买元老们的账。某日,张静江约吴稚晖、蔡元培、李石曾等人聊天,对蒋发泄不满,要求大家向蒋进言。吴稚晖说:“明知无济于事而强为之,徒引起无谓反感,实属不智之举。蒋先生是个流氓底子出身,今已黄袍加身,一跃而为国府主席,和昔日流迹上海,为静江先生送信跑腿时,自不可同日而语。”他出主意说:“最好大家信任他,由他放手去干,不必对国事滥出主张。做得好,固然是他分内之事;做得不好,也是他的责任,免得推诿到别人身上。”
      冯玉祥呼调侃口号
       1928年,蒋介石夫妇到开封会晤冯玉祥。冯玉祥夫妇率各机关公务人员前往车站夹道欢迎。蒋一下火车,冯玉祥便带头振臂高呼:“欢迎蒋总司令来领导大家!”“欢迎蒋活财神来救济大家!”他称蒋为“活财神”,明显含有调侃之意,同时还暗示蒋:河南这地方穷得很,别指望河南会向南京交纳钱款。
      陈德征“民调”得第一
      1926年,陈德征出任上海《民国日报》总编辑,随后又掌握了国民党党部和文教机关的大权,红极一时。忘乎所以的陈德征在《民国日报》发起搞“民意调查”,“选举”中国的伟人。揭晓时,第一名竟是他陈德征,第二名才是蒋介石。蒋一怒之下将陈押至南京,关了几个月后,命令各机关,对陈“永世不得录用”。
     蒋纬国拿生肖说事
      某次,蒋纬国请朋友喝酒。席间,那些人围绕蒋纬国生肖属龙,你一言我一语地大加吹捧。不料蒋纬国摔杯怒道:“什么龙不龙的,我是猪狗不如!”众人听出蒋纬国分明话中有话,因为蒋介石生肖属猪,蒋经国则生肖属狗!
       孙子理了个“中正头”
      一天,蒋介石见刚升初中的孙子孝勇剃了个大光头,不解地问:“这是怎么回事?”孝勇回答:“阿爷,你不知道啊?大家老师叫大家都要理‘中正头’,就是剃光头的意思。好像全台湾的中学生都理这种头。”蒋介石听了很是不悦。不久,他在一个会议上慎重地说:“你们很多人误会我是一个秃头,或是理的光头,其实我是有头发的,只是你们没有注意罢了。我认为办教育的,要中学生理光头是不对的!”本来主张学生剃光头,以显示“拥戴领袖”的官员们,面面相觑,知道马屁拍到了马脚上!
 _
  上一篇:水的哲学
下一篇:养老模式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