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3期 2010年>> 四海涟漪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8/7
战争磨难下的民族性格(上)
杨树荫

      大国忌内战,这是人类从历史悲剧中得到的血的教训。以大国的人口、财力和国土,一旦点燃战争之火,兵戈相见,自相残杀,民众的苦难便会无穷无尽地接踵而来。
      中国有种种不幸,然而,不幸之中最不幸的,是为内战大国。纵横五千年,中国内战之多、之惨、之烈,在世界诸大国中,应是一个。战乱频繁,为国之不幸,更为民之不幸。
      中国之内战,是国家历史之一部分。据史书记载,整个春秋时代不过二百四十二年,列国之间大的战争便有二百多次,到处皆是战场,烽烟四起,杀声遍野,有“春秋无义战”之称。之后的战国时代,历时二百五十多年,后人将这一时代以“战”字当头,可见战争已成为当时的主轴。这个时代的战争,兵器已较春秋时代更为精良,兵法也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战争之规模空前,战乱之毁损惨烈。国以战为本,人民自然死伤无数。史学家熊得山先生在其《中国社会史论》著作中,仅就秦对他国的杀伐,于六国年表中作了揭载,这里,不妨试摘之:


      1、 秦与韩赵战,斩首八万。
      2、 秦庶长章击楚,斩首八万。
      3、 秦取韩宜阳,斩首六万。
      4、 秦击楚,斩首三万。
      5、 秦白起伐韩国,斩首二十四万。
      6、 秦伐赵,斩首三万。
      7、 秦白起伐魏,斩首二十五万。
      8、 秦取魏四城,斩首四万。
      9、 秦取魏平阳,斩首十万。
     10、秦白起破赵长平,杀卒四十五万。
      这样骇人的数字,还只是冰山一角。自秦、汉、晋、隋、唐、宋、元、明、清九朝,各朝各代,说是一统江山,其实分分合合,离不开打打杀杀。无论是改朝换代,或者是夺土守地,一国上下笃信江山是靠打出来的,各种性质的战争也就难以计数。民间流传甚广的《三国演义》,从头到尾就是一部战争演义。一些所谓的经典之战,如官渡之战、赤壁之战,后人津津乐道,却不知枉死了多少民众,毁灭了多少家庭。绵历千年的战争,让中华民族始终在刀锋上淌血行走。
      倘若大家把一个民族比作一个人,那么战争就是留在人体上难以治愈的血腥伤口,几万、几十万人面对面刀剑厮杀的战争场面,贯穿了中国封建时代的整部历史,让中华民族这个巨人,伤痕累累,淌血不止,自然地对这个民族的精神与性格,产生了深重的影响:
      就其正面来说,最广大最普通的中国百姓,对战争有着无比的恐怖和憎恨,厌倦战争,骇怕战争;渴望和平,热爱和平,“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成为底层民众无奈却又悲怆的呼喊。和平弥足珍贵,百姓向而往之,直到进入现代社会,中国人总以热爱和平之心交往各国之民。
同时,战争给了中国人太多的血腥与苦难,痛定思痛,让善良人们有了更多的同情与悲悯,危难时刻,往往会出手相援,让悲惨世界尚有人间真情,这也是中华民族历尽劫难而不夭亡的根系所在。
      就其负面来说,在封建专制之下形成的以战取胜、以战去战的战争思维,成为中国人的集体思维。以这种思维为主宰,很自然地产生出对暴力的崇拜,专制以暴力镇压民众,民众必会以暴力而自保,中国封建社会农民抗争如此之多,就是一条佐证。同样,民众之间,暴力往往成为解决矛盾的首要选择。千年以来,因崇尚暴力而唾弃妥协,成为民族性格的主要部分,纵观中国的国家历史、中国百姓的民间习俗,凡欲妥协者,必遭万人唾骂。一个不会妥协、也不愿妥协的民族,宁折不弯,留给它的只能是痛苦与磨难。
      对暴力的崇拜,就会产生对生命的漠视。中国历来战争多,死亡理所当然地也就多。代代以来,中国人始终在死亡的阴影中苟且图存。一个村、一个乡、一座城,只要战争所及,整个村、整个乡、甚至整个一座城的人,都会被斩尽杀绝(北宋末,金兵渡长江,历代名城苏州,居民50万,尽被杀。——引自钱穆所著《国史新论》)。生命的朝不保夕,又何以会有对生命的顾惜和垂爱。人与人之间,常常为谋一分利,为占一寸地,甚至为争一口气,怒目相对,以刀剑棍棒说话,不惜杀人夺命。从古至今,这都已成为世间的一种风气,哪怕是到了现代的法治社会,民间仍然大量地存在以身试法、罔顾生命的恶劣风气,“大不了就是一条命”、“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如此的愚蠢且又毕露凶相的话语,在民间比比皆是,耳熟能详。
       过多过滥的战争,必是坏事。就其对民族精神的影响来说,当然也是正面的少,负面的多。中国百姓的人头,被任意地取,被任意地砍,任你如何地打出一个天下,被习惯于砍掉人头的民族,断断不会生成高贵的民族之气节。
       大国之内战,只要爆发,便是轰轰烈烈,封建专制下的战争,有义战,大多却是非义战。这种非义战,于百姓而言,总归是不明不白,无端地送死。漫长的战争史卷,隐埋着平民百姓的累累白骨,民族的性格与精神,亦因战争而抹上了可怕的印记。
      内战大国之中国,终因永无穷尽的内战而耗尽了国力与民生,大国实乃弱国。世事难料,二十世纪的中国却迎来了空前的世界大战,国土成为焦土,血肉筑起新的长城,一种新的民族精神却在大战中浴火重生。(待续)

 _
  上一篇:水的哲学
下一篇:史林散叶(十四)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