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3期 2010年>> 发展时评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8/7
审时度势 与时俱进(之二)
入 化
有时尽管是微观主动,但宏观更为被动;近期主动,但长远更为被动。多年的被动累积起来,造成剪不断、理还乱,积重难返的困局。
     前文曾就王建先生关于输入型通胀的一番高论做过解读,现在接下来看看他是怎么谈及结构性通胀的。
      中国当下的结构性通胀,主要是指由食品价格上升所导致的通胀;而粮价又是食品价格的核心,所谓“粮价一升百价涨”。
      粮价上涨固然有农本提高、供求紧张和季节性因素的影响,但说到底,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中国由来已久并且愈演愈烈的人地矛盾。记得当年美国的布朗曾写了一本轰动效应的书:《谁来养活中国?》在他看来,快速的工业化和城市化开发正迅速地吞噬中国有限的耕地,粮食生产能力锐减,而另一方面,则是中国人口的不断增长。最后的结局,将是一个顶级人口大国对全球粮食市场的灾难性冲击。
      他所预言的景象虽然没有很快出现,但事实及其发展趋势却也是无可讳言。到2030年,我国还要新增1.7亿人口,人均粮食消费量也将向500公斤过渡。而一个袁隆平的“超级稻”,顶多只能解决3000万人的吃饭问题;全球粮食的贸易量,也不过区区2亿吨,又怎么能平衡得了中国巨大的“粮食缺口”?增长了28%的化肥投入量,换来的不过是3.2%的粮食增产,如此下去,又怎能不指望发生结构性的通胀?
      在透彻地分析推动中国通胀的长期因素,已从以往的需求方面,转向供给方面的输入型和结构性因素之后,王建先生推出了他的中心论点:货币保增长,财政保稳定。
      所谓货币保增长,即让货币增长率充分反映食品和大宗进口商品价格上涨所引起的国内物价上涨。否则,就会由于银根偏紧而窒息经济增长。另外,货币增长还必须同步考虑资产价格上涨的要求。因为不用中国资产价格上涨来对冲国际货币狂潮,中国的实物资产将会被国际货币资本的泡沫巧取豪夺,所剩无几。
     所谓财政保稳定,即依靠财政的转移支付功能,来消化通胀给民生和稳定带来的不利后果。照他的说法,“对约占40%的中低收入人口进行财政补贴,以使得这部分人的消费水平不下降,是比用加息等货币政策来抑制通胀有更好的效果。”
     不得不承认,王建先生的见解有点耸人听闻、离经叛道。但细细读将下来,又不得不为其钢铁般的逻辑力量所折服。只要静心想想,当下的国际社会和世界经济如果的确发生了这种匪夷所思的变化,大家或许就不会为老祖宗当年的一些固定思维所束缚,并为王建先生的这种貌似奇崛的结论所吓倒。
     对此,他曾恰当地引用了两句成语来说明问题:一句就是“刻舟求剑”。当虚拟资本主义的发展,已经使得货币泡沫在当下对实物产品价格造成更大影响的时候,大家还拘泥于实物产品供求关系对价格形成决定性因素的解读。另外一句就是“抱残守缺”。明明传统手段已经昨日黄花、风光不再,但大家还是动辄得咎,不敢越雷池一步。其结果,自然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一再二、二再三地被动。有时尽管是微观主动,但宏观更为被动;近期主动,但长远更为被动。多年的被动累积起来,造成剪不断、理还乱,积重难返的困局。
      最近,决策层也已指出世界经济的某些新变局,包括新兴市场国家逐步成为全球主要制造基地,美国等发达国家成为全球主要消费市场,资源富集国家成为全球初级产品主要提供者,并且三方面国家在统一的国际资本市场上形成对应的环流关系。这种增长格局,既是经济全球化的必然结果,也给中国这样正在崛起的大国,提出了严峻的挑战。何去何从,将决定国家的前途和命运。把头埋在沙子里,充耳不闻、视而不见不行;向故纸堆里讨生活,泥古不化、死搬硬套也不行,唯一的出路,就是审时度势,与时俱进,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_
  上一篇:水的哲学
下一篇:通胀变异与传统货币政策转型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