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2期 2010年>> 一线建言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7/30
我国企业国际化发展路径选择
吴二娇 刘 璟

     对成长中的中国企业来说,目前环境的重大变动最明显体现在国内市场逐步与国际市场融为一体,即国内外市场的一体化(国内市场国际化与国际市场国内化)上,中国企业也因之而面临着市场全面开放的激烈竞争,竞争将在国内与国际两个市场同时展开。市场环境的巨大变化特别是国内市场国际化,已经现实地摆在中国企业的面前。一个显见的印象是,管理学界的全球化及中国本土管理问题意识渐显强烈。要促使我国企业国际化又好又快发展,亟需深入研究我国企业国际化的成长路径,沿路径找寻其成长过程中遇到的问题,给予理论回答。这也是研究我国的OFDI对于投资母国产业结构调整产生重大影响的需要。 


     一、相关研究回顾
      第二次界大战后,跨国企业及其对外直接投资的迅速发展,引起了西方学者的普遍关注。他们针对不同的研究对象,采用了不同的研究方法和基本假定,提出了许多观点各异的国际化理论。如20世纪60年代初Slephen H.Hymer等的垄断优势理论,20世纪60年代中Raymnd Vemong的产品周期理论,20世纪70年代中P·J·Buckley M.casson.A.M.等的内部化理论及J·H·Dunning的国际生产折衷理论。20世纪80年代E·Porter等的便于战略链与行业竞争优势理论。国外学者对于企业国际化的大多侧重某一方面展开,如财务或人力资源方面,也有学者从非管理学的角度进行研究。PerDavidsson等研究影响工业企业成长的因素,结果表明,企业的开业年限,创业规模,所有制形式,行业是最重要的相关因素。Yip,George用结构方程对美国68个近期开展国际化的中小企业进行了研究,发现这些新兴的国际化企业并没有平均遵循某一系统化的步骤。而企业国际化的步骤越系统,国际化的表现也就越好。
      我国对企业国际化成长的理论研究随改革开放而不断丰富,特别是在进入2l世纪后。唐海滨在《企业成长的主要途径和方式》中提出,企业的成长途径一般有两条:一条是外延型途径,另一条是内涵型途径,或者两条途径交叉进行。以Melitz的生产率异质性方法为基础,构建理论分析框架,并应用这一框架对中国企业国际化的路径及其策略问题进行实证分析。毛蕴诗等在《基于产品升级的自主创新路径研究》等文献中提出跟随战略(TheStrategy of the Followers),即它是一种通过各种途径学习和模仿跟随对象的先进之处,从而比自主创新更节约资源和时间的战略选择。
      从上述回顾文献了解国内外企业国际化相关研究,大家不难看出,这些传统理论始终以西方各国的先发展型跨国企业为研究对象,虽然对我国的企业国际化战略研究有些启示,但是一些观点和结论并不适用于我国这种后发展型企业的国际化活动。而国内外学者往往选择一个角度或侧重成长的某方面特征来对国内或区域的企业国际化进行研究,但对企业国际化与基于自主常识产权的知名品牌培育这其间的内在关联及相互作用的研究不多,这难免产生理论上的局限性及缺乏系统性,无法准确说明我国后发展型的行为,从而形成一个明显的缺陷。


     二、基于自主常识产权及知名品牌培育的企业国际化发展内涵
     经济全球化是一种必然,并有加快的趋势,无论是否愿意,我国企业不能置身事外。经济全球化对中国企业国际化是一把双刃剑,既是机遇又是挑战。目前,全球共有8.5万个品牌,然而其中不到3%的品牌却掌控40%以上的市场,且其销售额占到全球销售额的50%。目前,我国国内企业不仅缺乏品牌意识(60%的企业没有自己的商标),而且缺乏创牌经验,因此企业只能赚取微薄的加工费。例如,2005年秋季广交会期间有关机构的抽样统计表明我国企业出口产品近50%是贴牌,29%没有商标及品牌,只有21%有自己的商标。据统计,2005年我国共有大中型工业企业28567家,设科研机构企业不足1/4,R&D投入仅占销售额的0.76%;国有企事业单位2197万名专业技术人员,企业仅401万,其余1796万均在事业单位。这些说明企业在技术创新中的主体地位尚待形成。99%的企业从未申请专利,60%的企业没有自己的商标品牌。我国已有80多种工业产品产量居世界第一,但大都属于高消耗、低附加值产品,处于产业链低端。代表制造业技术水平的装备制造业的发展水平严重落后于发达国家,大多数制造企业缺乏核心技术。因此,我国只是制造大国并非创造大国,这种要素驱动型的比较优势极易使我国陷入“比较优势陷阱”。
       从另一方面来看,我国对外直接投资输出与输入存量比例大大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按商务部的统计数据,发达国家是166∶100,发展中国家是18∶100。而我国是1.46∶100。我国外向国际化经营严重滞后于内向国际化。大部分企业仍未成为技术创新主体,企业R&D投入占销售总额之比10年来一直徘徊在0.5%左右,发达国家著名企业大都超过10%,甚至达15%以上。我国的500强企业研发支出也只占销售额的1.6%。据2007年《中国统计年鉴》,有R&D活动的大中型企业占全部企业比重2002年30.7%,2006年降为24.0%。大部分企业依然缺少开展自主技术创新必需的创新意识、创新方法和创新手段。若干关键技术依赖进口:光纤制造装备100%;工程机械高技术产品80%以上;数控机床70%;通讯、半导体、生物和计算机行业60-90%;DVD、彩电和手机的核心技术都出自国外。
      通过上述分析,我国企业在国际化进程中存在诸多问题,特别是在长远发展上及结合企业自身成长的规律上没有找到合适的切入点。以Teece,Pisano为代表的动态能力学派认为,在超竞争环境中企业长期成功的道路并不是试图维持长期的竞争优势,而是通过不断地创新追求一系列暂时的优势,从而构建企业持久竞争优势。因此在动态复杂环境下,企业必须不断整合、建立并重构企业内外资源和能力以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从而维系企业的持久竞争力。常识产权优势理论是海派经济学家程思富等人在《构建常识产权优势理论与战略——兼论比较优势与竞争优势理论》一文中提出的。该理论是基于对比较优势和竞争优势的批判、继承和融合并结合我国国情而形成的,其核心思想指通过逐步拥有以自主核心技术和自主品牌为主要内容的自主常识产权经济优势。
      众所周知,企业生命周期理论的相关学者爱迪兹(Adizes I.)对企业成长的动态特征进行归纳,形成了具有明显特征的几个阶段。归纳起来,可以概要分为产生、成长、成熟与衰退4个阶段。当组织不能通过创新,包括产品创新、技术创新、组织创新、制度创新等来重新启动或延续企业生命周期时,组织紧缩、衰退就成为成长之后的必然结果。在这种情形下,从企业生命周期理论出发,对企业自主常识产权与知名品牌进行培育,对国内企业的国际化进程显得尤其重要。


    三、基于自主常识产权的知名品牌的培育
     美国信息产业机构驻华代表Greg Shea认为IPR(常识产权)非常重要。在美国存货市场上,大约80%的价值在IP领域,如品牌、常识产权。而在过去则有80%集中在物质领域,如物质财产、物质资产,现在则是调换过来。21世纪前后许多国家和地区将发展科技和常识产权纳入国家战略。目前世界上有20个左右的国家跻身于创新型国家行列,这些国家获得的三方专利占世界总量的97%,同时垄断着90%以上世界公认的知名品牌。主要发达国家及典型产业群正构建一种高层次的竞争优势,即把出卖常识产权产品如许可、合资、战略联盟等作为知名品牌获取稳定利润的重要渠道,借此扩张和巩固知名品牌垄断地位;同时反过来拉升科技创新和常识产权产出能力。
      (一)常识产权对知名品牌发展的制约性
       企业自主常识产权落后对知名品牌发展的制约表现:其一,企业自主专利和转化专利、集成电路布图设计、农林植物新品种保护权、商标等都数量不足;版权保护、标准化和国际认证工作处在起步时期,这些制约知名品牌发展;其二,企业专利技术档次较低,发明专利偏少,对品牌支撑力度较弱,决定知名品牌价值不高。既缺乏国内顶尖品牌,更缺少具有全球影响力号召力的国际驰名品牌;其三,支柱产业和高新技术领域专利严重缺乏,重要装备、精密仪器等基本依赖进口,高新产品附加值低,外资企业和洋品牌垄断我国支柱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的局面在短时间难以扭转;其四,国际专利和国际商标缺乏,常识产权和知名品牌流失严重;其五,不同地区企业自主常识产权和知名品牌发展不平衡。
    (二)企业自主常识产权品牌的内在机理
      企业自主常识产权品牌的内在机理主要体现于自主常识产权与自主品牌的良性互动关系,即企业的自主常识产权促进自主品牌的创造与发展,而企业自主品牌的有效经营又有利于自主创新的可持续发展,从而使企业自主常识产权的数量与质量快速提升。 
     1、自主常识产权为自主品牌建设提供科技支撑
      企业自主常识产权不仅能为自主品牌的发展和创造奠定科技基础,而且能为企业提供持续竞争优势。首先,科技创新能够增强现有品牌产品科技竞争力:一方面,科技创新可通过降低成本而使企业品牌产品在市场上更具成本竞争优势;另一方面科技创新能不断提高产品的科技含量及附加值,从而增加产品用途、完善产品功能。其次,在科技迅猛发展、产品平均生命周期不断缩短的常识经济时代,科技创新可以促进产品升级换代。 
    2、自主品牌的经营促进 自主常识产权持续积累
     企业自主品牌有效经营所获得的超额利润能够维系自主创新的可持续性,从而促进企业自主常识产权数量与质量的持续快速提升。品牌资产中的知名度、美誉度及忠诚度提升了品牌的溢价能力,从而有利于企业获得级差利润,而其创造的高额市场回报又可为企业自主研发以及常识产权积累和保护提供储备资金,进而有利于促进企业自主创新的良性循环发展。             
    (三)基于自主常识产权的知名品牌的培育
     科学技术是打造自主常识品牌的第一生产力。科技进步不仅能使落后的技术、工艺的装备得到改造,提高在产产品质量,而且能研发新技术、新产品、新工艺和提高劳动者素质,全面提高企业创新能力。我国企业要创造民族知名品牌,必须高度重视发展科技。追溯世界驰名品牌的产生和发展过程,可以从如下三个方面进行考虑:
    1、对科研开发高投入
     国际著名企业在以科技造品牌时,十分注重为科技开发注放足够经费。如摩托罗拉20世纪90年代以后的研发投资约占当年营业额的10%以下;IBM每年仅投入网络App的研发费用就高达40多亿美金,相当于我国一年的科研开发经费总和。松下由于有大批技术专利尤其是核心技术与关键技术专利的支撑,品牌新产品才层出不穷,品牌的市场份额得以越做越大,实力越来越强。西门子是当今全世界最大电气工程和电子企业之一,2008年位列全球500强第37位。仅2006年,西门子共有9000项发明,申请专利6000多项,并有3800多项专利转化为产品。2007年,西门子有4.7万名科研人员在世界各地从事研发工作,R&D投入达52亿欧元。
     2、实行以研发为主导的战略联盟
      一方面,加强自身科技开发;另一方面,也非常重视发展与外部企业尤其是国际大型企业间以研发为主导的战略联盟。如波音企业与日本企业结成战略联盟,联合研制开发民用B777飞机;松下与摩托罗拉联盟,开发新一代计算机。强强联合的战略联盟不仅使企业资金、资源得到互补,更重要的是技能、智慧和经验的切磋相长,极大增加了企业科研实力,也极大加固了驰名品牌的国际地位。
     3、重视员工的科技培训,提高人力资源素质
      跨国大企业:一方面,注重对外吸引技术人才,不断补充新鲜血液,防止人才的技术老化;另一方面,也十分注重提高内部员工的进修学习,从业务常识到理念,企业都要求不断更新,与时俱进。摩托罗拉企业规定员工每年平均40小时的培训,2000年则人均实际受训达120小时,仅培训费一项企业就花去6亿美金等。人才素质决定品牌素质,欲创品牌必须先造人才。


     四、小结
      培育的过程是建立在各企业发展和成长的过程之中,企业的各种策略不能单独地分解为一系列不相干的活动,缺少全面系统地思考。而是应在企业发展的各个阶段,深化企业体制改革,综合运用政策法律手段,推进企业自主常识产权和知名品牌发展,把握、控制和运筹国际市场的能力,提升企业的竞争力。因此,我国企业,今后国际化发展方向应明确为:第一,制定明确的国际化战略。我国企业要取得竞争优势,应尽力寻求价值链两端的资源为己所用。着重发展自然资源寻求型和竞争资源寻求型战略,重点在于培育自主创新能力,核心在于拥有自主常识产权。注重产业链的拓展和延伸,进入和掌握产业价值链中的核心部分、关键领域、高附加值的部分。第二,培养企业知名品牌战略。从长期来看,现行我国制造企业的价格优势不能成为中国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因为这种优势本身很脆弱。从去年的美国金融海啸对中国的企业影响可以看出,价格不能成为核心优势。同时,支撑企业国际化可持续发展,需要培育世界级的、与企业接轨的知名品牌。

(编辑单位:广东培正学院,广东工业大学)

 _
  上一篇:经济转型与现代服务业的发展
下一篇:基于区域差异的城市化对环境影响的动态效应分析——基于动态面板数据模型的实证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