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2期 2010年>> 海外视野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7/30
国外城市中心区的发展演变对成都的启示
赵 斌 戴 宾

    一、问题的提出
     城市中心区是城市发展历程中一个非常特殊而重要的空间单元,是城市的核心标志和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它集中体现着一个城市的发达程度。随着我国城市经济的快速发展,许多城市的中心区跟不上城市社会经济发展的步伐,在其发展的过程中产生了诸如中心区人口拥挤、交通拥堵、建筑密度过高、功能混杂等许多问题,给城市发展和城市规划带来很大的影响。成都是典型的“摊大饼”式的单核心圈层型结构形式,城市在发展的同时,出现了许多问题,特别是位于一环路内的城市中心区的交通、环境污染、土地利用等问题严重,城市中心区的发展状况亟待改善。因此,对城市中心区的研究势在必行,同时对城市中心区的研究也是国内外城市空间结构研究的重要课题。
      国外的城市中心区发展一般较为成熟,对其研究能为我国中心区建设提供了丰富的典型案例和经验借鉴,而从城市中心区发展的规律上讲,西方发达国家以及我国东部发达地区城市中心区发展的昨天在一定程度上就是成都城市中心区发展的今天,发达国家或地区城市中心区发展中出现的一系列现实问题,也可能就是成都城市中心区未来发展中将要面临的问题。因此,在借鉴国外城市中心区发展演变的经验基础上,提出成都中心区未来建设的思路,有利于成都世界现代田园城市的建设。


     二、国外城市中心区发展的典型案例
    (一)纽约
      纽约是当今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全球性中心城市之一,具有国际金融和世界贸易中心的传统威力,国际性的商务办公设施极其发达。
      纽约市中心传统上是指曼哈顿地区,商务建筑面积占3100m2,主要分布在从下曼哈顿到中城区两个高潮节点区之间的整个市中心区,其中这两个商务中心区商务建筑量就达2500万m2。纽约城市中心区形成了下曼哈顿金融中心区与中城区事务办公区的双中心,其间有纽约最繁华的第五大街串接,整个中心区有商务办公、金融、专业服务、会议及展览、贸易等功能。下曼哈顿地区为早期的海运中心,由于海运的需求率先形成银行和保险业,并不断得到加强,二战后已成为世界最大金融中心区。  20世纪70年代初,为适应商务办公楼的旺盛需求,建设了110层的世界贸易中心;20世纪80年代末又填河扩建完成了以世界金融中心为主体的巴特利花园城,进一步完善了金融区的扩展。中城区的发展始于19世纪末铁路托拉斯在纽约办事处的建立,之后大企业总部和专业服务事务所陆续进驻,二战后许多著名企业总部更是在此形成了以企业总部和专业服务机构集聚的办公中心区。
       20世纪70年代,城市中心区CBD逐渐形成。到20世纪70年代末,城市中心区容量逐渐饱和,一方面交通负荷和办公空间的饱和,使得中心区越来越拥挤,另一方面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心区商务办公功能的突出,其它如娱乐休闲、高档品零售等服务行业难以满足需求,从而造成了老城的“空洞化”,白天车来人往,一片繁忙景象,一到周末便成为了“鬼城”。再加上由于私人轿车的普及和郊区化的盛行,一些企业搬出了城市中心区,城市中心区出现衰落的趋势。针对这种状况,纽约市政府重新规划,对城市中心区老城地段加以改造并实施CBD扩展计划,将中城、炮台公园、长岛市等地纳入CBD区域,在西部新建了许多办公楼、住宅楼、展览中心等,并修建了穿过城市中心区的地铁,舒缓城市中心区的交通压力,曼哈顿城市中心区CBD重新焕发了生机和活力,20世纪80年代后,曼哈顿重新成为世界上最富有活力的城市中心区之一。如今,曼哈顿城市中心区已成为纽约市发展的催化剂,依靠城市中心区特别是曼哈顿CBD的影响,纽约市确立了其国际城市形象 。
     (二)巴黎
      巴黎是全球性中心城市的典型代表之一。巴黎中心区一般是指以第一区至第十区所形成的椭圆形地区,此一地域办公建筑面积约有1500万m2。受欧洲城市中心区注重保护传统历史风格的影响,巴黎城市中心区在发展达到一个适当规模后,便开始通过整体规划,在郊外新建新兴中央商务区,以获得城市发展必需的商务功能支撑。
      20世纪50年代前,巴黎城市中心区第一、第八和第九区的银行和金融服务业已基本形成继伦敦后的欧洲第二大金融中心;50年代后,商务办公建筑发展的压力自内城向西部格郎大街和第十六区的中高级住宅区侵蚀发展,国际企业总部、专业事务所以及国际组织机构在此聚集形成为集中的办公区。由于商务办公区的无限制发展对保护巴黎城市历史风貌造成了巨大压力,地方政府开始对城市天际线进行严格控制,但中心区内发展商务办公建筑、吸引跨国企业和国际机构的压力依然存在。从60年代起,作为整个大巴黎城市轴线扩展战略的一部分,巴黎开始选址在西郊的拉德芳斯区(La Defense)建设一个大型的中央商务扩展区。经过30年的建设,形成了由30余幢办公楼和350万m2建筑组成的欧洲大陆最大的新兴国际性商务办公区,聚集了众多跨国企业地区总部。
      巴黎城市中心区的发展也体现了欧洲政府不同于美国政府的城市发展策略。其中主要体现在中心区CBD的限制性策略上,通过控制中心区功能无序扩张,既保证了市中心区的商务化演进的规模适度,又保护了市中心区传统格局和风貌,促进了中心区和谐发展;同时,注重开辟新兴商务区与老市中心区在城市商务空间格局上形成双中心趋势,以缓和城市面向新世纪发展的压力和保持持续的竞争力,形成了欧洲城市发展的代表性模式。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巴黎的拉德芳斯区选择在郊外的非城市化地区开辟CBD,是巴黎城市为解决城市中心区带来的压力,扩展整体规划,提升城市竞争力而实行的重要举措。拉德芳斯区也被誉为“欧洲的奇迹”和“欧洲大陆的曼哈顿”。


     三、国外城市中心区建设的启示
     国外的纽约、曼哈顿等均是城市规模大、发展快,城市中心区发展具有代表性的超大特大城市,在城市中心区的发展过程中既积累的丰富的经验,也有一定的教训,它们给广大中西部地区城市中心区的发展提供了典型的参考案例和不可多得的借鉴材料。对于地处西部、同是超大城市的成都而言,这些城市在城市中心区的“空心化”、用地功能、打造CBD、建设副中心等方面都为成都提供了相当深刻的启示。
    (一)建设“绅士化社区”,避免城市中心区“空心化“现象
     西方国家城市中心区在经历了极度的繁荣之后,曾经在60-70年代不同程度的出现了城市中心区的衰落现象,那些城市中产阶级即绅士们的回归对城市中心区的后来的复兴起到了重大作用。而对于我国历史悠久的特大超大城市而言,大多正处在高速发展期,城市中心区正展现着迷人的吸引力,还未出现西方国家中心区的衰落。而西方国家的中心区衰落后绅士化所走过的“回头路”表明,城市中心区的空心化与大规模的郊区化都是不明智的。为了避免发达国家城市中心区曾经走过的误区,大家必须在城市更新中确保城市中心区对城市中产阶级的吸引力。城市中产阶级是城市生活中最富有创造性的力量,也是城市“实心化”发展的稳定的中坚力量。城市中心区功能的发挥需要城市中心区中产阶级的必要集聚。按照成都的“十一五”规划,2010年城市化率将达到65%,成都城市郊区化空前发展。因此,为避免在今后的郊区化过程中出现中产阶级向城外的“大逃亡”而产生新的“空心化”,在城市中心区规划时,要在中心区内为城市的“中产阶级”建设一定数量的密度适宜、干净舒适、服务方便的“绅士化社区”。
    (二)混合使用土地功能,避免中心区功能单一化
      我国城市用地由于过去过于强调功能单一性,造成许多大城市中心商业与居民居住及其他功能相分离。这种城市功能空间分离给居民生活及工作带来诸多不便。因此在新的城市中心区规划布局中,应强调土地功能混合使用,在城市中心商业布局时须对商业设施、住房及其他公共服务设施等合理分配,把商业的单功能变为多功能,形成居住、商业、办公、娱乐等用地的一个均衡的混合。这不仅有利于提高一个地区的经济活力,而且可以避免城市功能向单一中心集中所造成的城市规模过大、密度过高等问题,更可以避免西方城市中心区白天人如潮涌,晚上成为“死城”或“鬼城”,使城市中心区一直保持较高的人气。而成都城市中心区的传统优势在于商业零售,商业较为发达,其它功能特别是休憩娱乐功能较弱,因此,在未来的中心区发展中,应综合考虑城市中心区土地功能分布,保持城市中心区的活力。
    (三)建设具有特色的中央商务区(CBD)
      CBD是商贸功能和商务功能分化并在各中心区间动态调整过程中形成的高级功能区,建设CBD一定要体现出对商务活动的聚集,而不能只图眼前利益。在当前的城市化过程中,为加强城市的区域影响力与竞争力,特大超大城市建设CBD已成为城市中心区升级换代的必然要求。从某种程度上说,现代中心城市的竞争实际上就是CBD的功能与水平的竞争。纽约、巴黎等城市都具有高度发达的CBD,在国际上都具有较大的影响力与辐射力。这些城市的CBD的重要性在很大程度上就代表了城市中心区本身。因此,为了增强城市中心区的综合服务功能,强化其管理、金融服务和创新功能,在原来商贸业的基础上大力发展CBD是成都城市中心区未来发展的基本方向。借鉴国外及国内城市的先进经验,要不仅认识到CBD的形成与发展具有历史延续性,是一个由初级到高级的演变过程,打造中央商务区需着眼于未来,不可能一蹴而就,更要认识到,成都作为西南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在CBD建设中要突出自己的个性与特色,对CBD进行科学而合理的定位。
    (四)疏散城市中心区密度,积极建设城市副中心
      交通拥挤、环境污染、车流人流众多、建筑密度高等被现代人称之为的“城市病”等现象已成为困扰城市中心区发展的严重问题。对照国外大都市可以发现,这些城市在中心区趋于“饱和”状态时,往往采用“跳跃”式发展模式,在中心区外围新建中心区,也就是副中心。建设副中心对疏散城市中心区密度,缓解交通压力,疏解城市CBD日益密集的公共活动功能,提高群众生活水平,引领城市经济又好又快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通过增强城市副中心的功能活力来提升城市中心区的整体实力,进而避免由于城市中心区负荷太大而造成的诸多负面影响。成都是有着1100多万人口的特大超大城市,城市中心区规模有限,问题突出。但成都作为后发地区,应充分发挥后发地区的优势,学习和借鉴这些先进城市中心区的发展经验,以扩大城市中心区辐射为依托,扩张城市配置和利用资源的范围,调整区域分工格局,扩散城市优势能力,以中心区为核心,构筑更大范围的经济协作体系。在原有城市空间布局上,发展城市副中心,挖掘城市副中心潜能,促进中心城区由单一圈层式格局向多中心、组团式格局发展,从而增强区域经济的整体实力,提升城市竞争水平。


  (编辑单位:西南交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_
  上一篇:经济转型与现代服务业的发展
下一篇:我国企业年金发展的战略构想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