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2期 2010年>> 文史杂谈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7/30
史林散叶(十三)
俞剑明
     历朝历代,都要面对选拔和使用人才的问题。战国时期,诸侯国的君主或贵族把一些能人罗致门下,供养起来,这便是有名的“养士制度”。汉代实行由州、郡地方长官推荐人才,谓之“察举”。到了曹操的儿子曹丕(魏文帝)登位,实行“九品中正”制度:由朝廷指定官员,在州任大中正,在郡任小中正。大小中正将辖区内的人士评为九等——上上、上中、上下、中上、中中、中下、下上、下中、下下。朝廷据此使用官员。所谓“大中至正”,用意不能说不好,至少比单凭州、郡长官说了算的“察举”要好一些。但“九品中正”制度,后来被世家大族把持,既不中也不正了。
      公元609年,隋炀帝实行“试策取士”的办法,读书人靠写文章夺取功名,拉开了科举制度的序幕。科举制度直到1905年即清光绪三十一年,才宣布废止,长达将近1300年。
      平心而论,科举不能说完全选拔不到人才,但真正才干优长,能名留青史的,少之又少,这也是事实。如自唐至清,共出状元596名。这596人中有多少有真本实领,姑且不说。其中有些当初为何会“金榜题名”、“独占鳌头”,其奇闻怪事,已令人匪夷所思。
 
     胸无点墨的状元
     新科状元不一定是会试的第一名,而往往取决于皇帝的好恶。清代龙如言未弟前,在某都统家里坐馆。这年,仁宗皇帝做寿,都统让他代作祝词。但龙胸无点墨,写不出诗词,只得抄录几首乾隆、康熙两人的御诗以交差。不料仁宗阅后,大为赞赏,曰:“南方士子,往往不屑读先皇诗。今此人熟读如此,可见其爱君之诚。”便赐为举人,要其参加会试,结果名落孙山,仁宗对主考官大发脾气。主考官向近侍太监探听,方得知原委。次科会试时,主考官对龙如言的考卷只是胡乱翻了一下,管他狗屁通也好,狗屁不通也罢,匆匆选定龙如言为状元。仁宗大喜,曰:“朕所赏,果不谬也。”主考官如释重负,连连磕头道:“圣上英明!圣上英明!”
 
     缴白卷的状元
     在考场中,还有缴白卷而被录取的。江南文人马世琪某年参加会试,试题为《渊渊其渊》一句。马世琪想独占鳌头,不肯轻易落笔,时辰已到,尚未写成一字,便在考卷上龙飞凤舞地题了一首打油诗:“渊渊其渊实难题,闷煞江南马世琪。一本白卷交还你,状元归去马如飞。”皇帝见了此诗,认为他颇有“名士之风”,听说他平日里文章还写得不错,便钦点他为状元。
 
     阴差阳错的状元
     中不中状元,有时考得好不如撞得巧。刘可毅参加会试时,主考官有意点张謇为状元。第二场考诗艺,题为《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刘可毅在答案中有“策马三韩,雪花霏霏”之句。因张謇曾经到过韩国,所以主考官认为此答案必定是张謇所写,便点为状元。不料将密封拆开,答题者却是刘可毅!要想改变已经来不及了,刘可毅便阴差阳错地成了状元。
 
     因名字而成为状元
     明、清两代有好几个考生最终是因为自己的名字合人口味而成了状元的。
     明永乐二十一年秋闱,主考官呈上的录取名单,状元是孙日恭。成祖御览时,双眉紧锁,说:“日恭两字迭起来,不就成了个‘暴’字么?怎么能当状元呢?”提笔便将孙日恭的名字划去。继续往下看,见到有个考生名叫刑宽,成祖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说:“刑宽不就是‘刑宽’吗?与那个‘暴’字正好相反,妙!”于是钦点刑宽为状元。
      清光绪二十九年的状元是王寿彭。这一年正值“老佛爷”七旬大寿,她翻到这个名字已是心花怒放。因为传说中的彭祖活到800岁,“寿彭”岂不是有“寿比彭祖”之意?于是当即决定王寿彭为状元。
      光绪三十年的状元初定时为朱汝珍。由于当年全国大旱,朝野跪拜求雨,为了得个好彩头,于是将原为榜眼的刘春霖拎上来当了状元。
 
      打架打出来的状元
     北宋开宝年间,宋太祖赵匡胤在讲武殿举行殿试,考生王嗣宗与陈识,试卷都答得很好,究竟录取谁呢?赵匡胤采取了独特的选择方式——打架!命考生王嗣宗与陈识,在殿前“手搏”——徒手搏斗,胜者为状元。皇命难违,王嗣宗和陈识在殿前捋起袖子,认认真真地厮打起来。最后,王嗣宗胜,成为状元,陈识倒翻在地,屈居第二。
     王嗣宗后来出任长安长官时,倒也称职。当地有个叫种放的土豪,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讥笑道:“手搏状元耳,何足道也。”王嗣宗二话不说,狠狠给了他一个大耳括子,有力地打击了地方豪强的嚣张气焰,显示了“手博状元”治理地方的强悍作风。
 
     尿尿尿出来的状元
     明代天启年间,有个叫汪本的书童,斗大的字识不得一箩。这年秋试,他侍候公子进京应试。公子入场后,他出来闲逛,无意中进入名宦魏忠贤家的后花园。玩了一会,小便急了,便在假山后尿尿,被差役逮个正着,报告了魏忠贤。酩酊大醉的魏忠贤硬着舌头说了句:“是个考生,拉出去处……处斩算了。”差役却误听成了“取了算了”。便拿着魏忠贤的名帖,拖着汪本匆匆赶入考场。主考官慑于魏忠贤的威势,又听门官说:“魏大人交代,把来人取了算啦。”便找人代笔,做了一篇文章,取了第一。汪本当上状元后,成了魏忠贤的鹰犬,先被保荐做了知州,后青云直上,官至御史。
 
      晚清科举有人才
      毛爷爷曾说,状元都是没有什么作为的。这个评语落在光绪、宣统之际,就有点不太贴切。这个时期是历史上状元当宰相最密集的。宋代300多年只有9个状元宰相;明代近300年有17个状元宰相;而光宣之际仅37年间,宰相中就有5个状元。在这5位状元宰相中,翁同龢以倡导变法闻名,孙家鼐领导了中国第一所大学——京师大学堂的创办。当不成宰相的状元也有不亚于相业的辉煌:中国较早出使西欧的外交家、地理学者洪钧是同治戊辰科状元;中国杰出的实业家张謇是光绪甲午科状元。
       光绪年间的进士,较诸以前时期也更为新潮,更为多元: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商务印书馆的创办人张元济,都是光绪壬辰科进士;南开大学创办人严修、现代法律学的先驱沈家本,同是光绪癸未科的进士;改良派领袖康有为、现代艺术教育的倡导者李瑞清,均为光绪乙未科进士……
这一辈人,有意无意间,都有结束过去,开辟新天的作用:同治癸亥科的探花张之洞,对于科举可谓“入吾室,操吾矛”——正是他于1905年8月领衔上奏请求马上废除科举制度的。
       从他们身上,大家看到的不单是人物,更有时代风云。
 _
  上一篇:经济转型与现代服务业的发展
下一篇:社会保障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