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2期 2010年>> 发展时评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7/30
通胀变异与传统货币政策转型
王 建

       自改革开放以来至新世纪前,中国所发生的通胀无一例外都是由于货币供给过度造成的,但是进入到新世纪后,随着市场化的改革推动中国的总供求态势从需求过剩转变为供给过剩,由需求过大所造成通胀逐步不见了踪影,而由进口商品价格上涨所构成的输入型通胀,以及由以粮食为核心的食品价格上涨所推动的结构型通胀,已经成为中国目前通胀的主因。
      货币政策一向被看成是治理通胀的主要宏观政策工具,而加息又是在反通胀货币政策中最常用的手段,但是自2006年四季度开始至2008年上半年的上一轮通胀过程中,紧缩性的货币政策特别是加息手段却没有收到理想效果,以致于到2008年上半年主要用于现行生产经营活动的短期贷款比重,已经从常年的45%左右猛降到17%,通胀率却仍然在2008年3月上升到8.7%,从实际效果看,被压下去的不是通胀,而是增长,货币政策不仅没有达到保护增长的目的,反而走向了反面。
      此外,现代宏观调控理论认为,货币政策虽然应该兼顾多个目标,但核心目标是保持物价稳定,或者说是反通胀。但是至少在我看来,中国央行的政策目标近年来却在增长、就业、通胀和反热钱流入方面大幅度摇摆不定,导致货币供给一时极度紧缩,一时又极度宽松,实际上就是没有一个是自己的核心任务。
      由于去年四季度以来通胀重新抬头,有关加息的呼声又不绝于耳,年初以来央行已经连续四次提升了央票利率,更被市场看作是将要加息的前奏。由于已经有了上一次的失败教训,在大家已经准备采取再一次加息行动之前,是否应该首先从理论到实践认真反思一下,在当今时代,是什么原因使通胀与货币政策都与以往那么不相同了呢?
     一、输入型通胀与加息的失效
     所谓输入型通胀就是由于进口价格上涨引起使用进口原料的国内企业生产成本提高,相应减少了利润,而企业为了保持合理利润水平,就用提价的办法向市场释放成本上涨压力,由此引起物价上涨。由于这个原因,国内有人认为中国不存在输入型通胀,因为中国是国际大宗产品的最大进口国,如果没有中国的需求因素,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就不会上涨,所以如果硬要说中国存在输入型通胀,那么中国就是也在向世界输出通胀。因此如果管住了中国的货币需求,就可以通过压缩进口需求来制止输入型通胀,这就是认为货币政策可以压住中国目前通胀的逻辑。
       这种观点的错误就在于,持有这种观点的人仍然把世界市场及当代资本主义的发展形态定义在传统形态,错误地认为实物产品价格仍然是由对实物产品的供求决定的,就难免犯了“刻舟求剑”的毛病。拿国际大宗产品贸易中最大的石油来说,1998年底还不到10美金一桶,前些年最高曾涨到接近150美金,在这油价狂涨的十年中,国际石油的生产和需求始终没有出现过剧烈波动,世界主要国家的货币政策也没有过剧烈变化,能说国际油价的上涨是由实际供求引发的吗?事实是,自冷战结束后,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世界资本主义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虚拟资本主义阶段,资本运动在这个阶段的主要特点,就是从以往的实物生产领域大规模向虚拟经济领域转移,从生产实物产品为主向生产金融产品为主转变。这个转变在实物产品的生产流通中所引起的一个重要变化,就是把实物产品的生产与流通过程衍生金融化,从而使价格开始脱离实物产品供求而成为衍生金融品的应变量。从广义上讲,不仅是石油,由于在虚拟资本主义新阶段货币不再与实物产品相对应,而主要是与金融产品相对应,所以货币的虚拟化也使得实物产品供求及其价格,不能再借助货币得到真实的反映,例如,目前全球每年的金融商品交易额是全球GDP的50倍,全球货币年交易额更是全球贸易额的近百倍。所以虚拟资本主义时代的一个最大特征,就是货币的性质发生了根本变化,它的增长已经不再与社会劳动的增长保持一致,而是挣脱了作为社会劳动等价物这件原有的外衣,使自己能够无限膨胀起来。
       但是货币的有用性仍在于它能够购买实物产品和劳务,因此货币的膨胀最终仍会导致严重的通货膨胀,所以,发达国家利用衍生金融工具疯狂创造货币的诀窍之一,就在于他们的货币仍然与发展物质生产为主的发展中国家的货币,保持着相对稳定的汇率,这就使他们的货币与金融商品,仍然能与发展中国家所创造的实物产品相交换。这样的交换就表现为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出口产品取得外汇后,又购买了发达国家的金融商品,例如据估计,目前仅中国所购买的美国金融商品就超过了1.5万亿美金。另一个诀窍就是,通过把国际大宗商品的交易衍生金融化,通过不断拉高大宗商品价格的手段,来分割发展中国家的利润。
      因此,当大家看到中国的实物产品供求已经是世界实物产品供求重要组成部分,从而能够对国际产品供求与价格产生重要影响的时候,更要看到中国的货币供求也是世界货币供求体系的一部分,当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开始进入到虚拟资本主义阶段,货币随金融商品的膨胀开始高速度增长的时候,过分地要求中国的货币增长要与实物增长保持一致,能够真实反映实物产品的价值,就是有些天真了。事物发展的主流是由事物主体的属性决定的,事物主体的属性发生了变化,事物的主流方向也就发生了变化。在金融全球化的今天,由于资本与货币在全球范围内大规模流动,就使得世界各国的货币体系被紧密联系在了一起,由于货币与货币资本的主体是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因此由于发达国家进入虚拟资本主义阶段后货币开始脱离实物而不断虚拟化,就引导全球货币体系也不断向虚拟化方向发展,这个发展方向的结果,就是使货币增长的数量不再取决于物质产品与劳务的增长量,而是取决于虚拟的金融商品的增长量。如果拒绝这个发展方向,仍然力图使本国货币供给量与生产量保持一致,其结果就必然是本国财富的流失。
       有人说次债危机的教训如此深刻,应该使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改弦更张,让货币回归到实物领域,但是正所谓“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发达国家为了维持金融泡沫不要彻底破灭,也只能用更大的货币供给量来挽救危机。从实际看,自次债危机爆发以来,全球央行共投入了数十万亿美金的救市资金,其中仅美国就超过了10万亿美金。这样的货币狂潮,迟早会引发实物产品价格的狂涨,特别是在金融风暴的警报远未解除,世界主要国家的金融市场前景都不看好的情况下,巨额国际资本更会把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作为他们牟利的首选领域,输入型通胀会变得愈加严重的背景下,中国的货币紧缩行为更象用一把勺子从太平洋里向外舀水,以一国之力,怎能对抗得了外部的货币汪洋呢!
       如果中国想制止输入型通胀,就得从源头入手,压制住庞大的国际金融资本炒作大宗商品现货与期货的行为,中国显然没有这个能力,紧缩型货币政策就是想管不住国外就管住国内这一头,想在进口价格上涨之后,通过压低国内需求让国内价格涨不上来,但是大家是否想过,当进口价格上涨导致企业生产成本增加的时候,如果不让企业通过提价向市场转移成本上涨负担,其结果只能是减少企业利润,如果采取了加息手段,由于利息的来源也是利润,就会导致企业利润的进一步减少。
      如果是处在经济过热期,使用紧缩型货币政策有一定道理,但是显而易见的是,去年以来中国经济能率先反弹,并不是由内生性动力所主导,而是被各级政府平台扩大投资的外生性动力所主导。政府投资之所以被认为是外生性动力,就是因为政府投资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追求利润,而是单纯的为了扩张需求。政府为了制止衰退不得已而使用政府投资平台进行需求扩张,目的就是为了激发市场的内生性增长动力。直到目前,内生性的增长动力仍很不稳固,正处在由内生性动力逐步替换外生性动力的关键期,如果在这个时候实施强烈货币紧缩,特别是采取加息行动,其结果必然是重复上次的错误,即通胀压不下来,增长倒被压下去了,从而不利于中国应对2011年以后可能发生的世界经济二次探底。
      此外,我还要重复我在2007年初写的《论宏观调控必须转轨》中一个重要观点,即加息在国际资本流动条件下,不仅已经不是传统货币理论中所讲的,是减少货币供给的因素,反而成了增加货币供给的因素。这是因为,如果加息使得人民币的利率水平高于国际其他主要货币,就会引起人民币在例如美金、日币乃至欧元之间的套息交易,从而放大资本流入规模,迫使由外汇占款增加而形成人民币供给量增长。目前欧元,特别是美金、日币都已对人民币有较大利差,且自去年11月份以来热钱流入又开始明显增长,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继续拉大与主要货币的利差,收到的效果就是政策出发点的反面。
 

 (文章来源:中国宏观经济信息网)
 

_
  上一篇:经济转型与现代服务业的发展
下一篇:关于www.yabovip11.com“十一五”重大建设项目规划的中期评估研究(一)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