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2期 2010年>> 发展时评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7/30
审时度势 与时俱进(之一)
入 化
作为治理通胀最有力的货币政策手段——加息,并没有在最近的宏观调控进程中“收到理想效果”,甚至是欲速不达,雪上加霜——“被压下去的不是通胀,而是增长”。

      王建先生不仅是研究宏观经济的大家,而且他非常善于使用通晓的语言,来说明极其复杂的理论和实际问题。我过去曾经说过,理论的高手是“深入浅出”,像他这样,大约可以达致这个境界了。
      此篇文论,他分析的是新世纪以来我国通货膨胀的变异,以及相应的传统货币政策如何转型。在我看来,前者是清醒的审时度势,后者是精明的与时俱进,决策层实在不可不察。
     多年以来,大家说明通胀的发生和破解,无不遵循总供需平衡的理论——当流通中的货币需求,大于实际的货品和劳务供给——也就是出现过多的货币追逐过少的商品时,通胀就开始抬头了。
      为此,传统的办法就是价格管制和冻结,控制货币发行,提高利率水平,回收流动性,减少货币供应量,压缩基本建设规模,使总供需大体均衡。
       但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的经济运行随着总量的急剧扩张发生了两个重大的变化:一个是经济全球化和我国的深度介入,使得“由进口商品价格上涨所构成的输入型通胀”无可避免;二是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快速推进导致的人地矛盾及其尖锐化,使得“由以粮食为核心的食品价格上涨所推动的结构性通胀”势所必然。而“由需求过大所造成的通胀逐步不见了踪影”。
     至于作为治理通胀最有力的货币政策手段——加息,并没有在最近的宏观调控进程中“收到理想效果”,甚至是欲速不达,雪上加霜——“被压下去的不是通胀,而是增长”。
     眼下通胀预期不断强化,物价指数节节攀升,“加息”之声也不绝于耳。然而全球金融危机尚未彻底走出,经济回升的基础还相当脆弱,万一打断和中止了这一得来不易的“复苏”势头,似乎更加得不偿失——于是,是否加息、何时“加息”、幅度为何?倒真的成了一道“两难“的选题。 
     现在看来,急于给出答案并不明智。中医学讲究望闻问切,首先搞清楚病源何在,才能对症下药、药到病除。
     原来大家所接受的关于实物产品的定价,都认为是由产品的供求关系所决定的。但进入新世纪以来,事情发生了变化:在供求关系没有多大改变的情况下,一桶原油的价格由10美金,一直飙升至150美金!这是因为,这个时期,世界资本主义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虚拟资本主义阶段,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由“世界工厂“变成了“世界银行”,由玩制造变成了玩金融。随着对“失误产品的生产与流通过程衍生金融化。从而是价格开始脱离实物产品供求而成为衍生金融品的因变量”。货币虚拟化结果,“也使得实物产品供求及其价格,不能再借助货币得到真实的反映”,“货币挣脱了作为社会劳动等价物这件原有的外衣,使自己能够无限膨胀起来”。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这是邓公的论断。同理,经济的全球化,更是金融的全球化。发达国家“创造出滔天的货币狂潮,使货币的性质从根本上发生了变化,才使得实物产品的供求在价格形成过程中日益显得微不足道”。正因为如此,“过分地要求中国的货币增长要与实物增长保持一致,能够真实反映实物产品的价值,就是有些天真了”。“中国的货币紧缩行为更像用一把勺子从太平洋里往外舀水,以一国之力,怎能对抗得了外部的货币汪洋呢?”
      为此,必须慎用加息手段。因为加息非但无助于缓解输入型通胀的压力,还恰恰挤压了中国企业有限的利润空间,“其结果必然是重复上次的错误,即通胀压不下来,增长倒被压下去了,从而不利于中国也能应对2011年以后可能发生的世界经济二次探底”。另外,在国际资本流动的条件下,加息导致的本币利率水平偏高,会诱致热钱的涌入,迫使我国在现行金融体制下央行的基础货币发行,并倒动流通中货币流动性的大量增加,“收到的效果”走到了“政策出发点的反面”。
      由于篇幅所限,写到这里,必须打住了。至于对结构性通胀的解读,大家只好留到“之二”去做了。回头见!

 

(待续)
  

_
  上一篇:经济转型与现代服务业的发展
下一篇:通胀变异与传统货币政策转型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