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1期 2010年>> 发展时评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7/24
中国的改革大有潜力,远没结束
樊 纲

     如果前30年就搞市场经济,成就可能更大
     新中国成立60年以来,大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发展为今天世界上举足轻重的经济大国。2009年,中国超过德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出口国。尽管人均GDP只有3000多美金,但按照汇率计算,大家不久就将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分析中国的经济奇迹,就不得不回顾新中国成立的这两个30年。第一个30年,是1949年到1979年,这个时期中国经济的基本特征是计划经济。从1979年开始,中国经济开始改革开放,逐步走出崩溃边缘,而后是一路腾飞,在1979年到2009年这第二个30年中,GDP年均增长率9%以上;人均GDP按汇率时价计算,从原来的100美金上升到现在的3000多美金。虽然第二个30年的经济体制还不是完全的市场经济,但大家实行了面向市场的改革,在很大范围内实行了市场经济的制度。
     现在一个关键的问题是如何看待前30年?即计划经济的30年。现在有人说,大家在前30年取得了很大成就——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完善的工业体系,“两弹一星”,同时人民教育、医疗卫生水平大大提高,人们的寿命也有很大提高——这些成就足以证明过去的体制也是一个不错的体制。
      但是经济学怎么分析这个问题呢?经济学的分析方法不是回答过去有成就或者没有成就,不是去论证过去30年是不是一无是处。你想,当时八九亿人进行了大量辛苦的劳动,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当然会取得很多成就,这些劳动不是完全白费的。因此谁也不能否认前30年取得的成就。但是经济学要问的问题是什么呢?假如大家换一种体制,能不能取得更大的成就?是不是能让人们的创造力得到更大的发挥?是不是能让人们少做一些无用功?把更多的时间用在发展经济上,是不是可以少浪费一些资源?是不是可以更合理地配置资源,是不是大家的经济效率得以提高?总之是不是可以取得更大的成就?
      经济学不承认有十全十美或一无是处的东西,经济学的分析方法是在各种可替代的方案中,在各种经济体制或者各种政策方案中,选择一个成本相对较小而收益相对较大的方案或者体制。因此对于前30年,要问的问题不是取得了什么成就,而是换一种体制能否获得更大成就?是否有可能少走弯路、少付不该付的成本?从这个角度说,计划经济不是更好的方案。如果当时不是实行计划经济,而是搞了市场经济,大家这60年可能会取得更大的成就。大家改革和开放,摆脱过去计划经济的束缚,也就是说大家得不出计划经济比市场经济更好的结论。相反大家得出的结论是,假如前30年也实行了后30年实行的制度和政策的话,大家现在可能取得更大的成就。
 
     回到计划经济,解决不了真正的问题
     前面讲了前30年存在的问题,那后30年是不是就没有问题呢?市场经济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体制,大家选择走市场经济的道路,只不过是因为在与计划经济体制比较中,它的问题更少一点,可能的成就更大一点,而不是因为它是一个十全十美的制度。在实行市场经济以后,大家发现市场经济也存在很多问题,这次金融危机暴露出来市场经济也可能失去理性,也可能导致经济波动和经济周期等。大家发现市场经济如果没有保障制度的话,很可能导致巨大的收入差距。市场经济的问题概括起来有两大问题:第一,市场的无政府状态;第二,社会差距拉大。问题不在于市场经济是不是十全十美的,而在于大家怎么解决市场经济可能产生的问题。把市场经济作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体制——这已经被各国的实践证明。现在有些人的想法是再回到计划经济体制,回到政府大包大揽,这实际上是在走老路而已,而走老路最终的结果一定解决不了真正的问题。
      那么怎么办呢?不断探索寻找新的办法,不断改进、调整市场经济体制,这才是应该做的事情,也是最近100多年来世界各国不断努力所在。迄今为止,基本的改进方法是增加一些公共服务,来对市场经济的某些趋势进行校正或者抑制。比如在市场经济基本配置资源的体制上,加上更多的社会保障机制和宏观调控的机制,来防止收入差距拉得过大以及防止经济出现大的波动,即解决市场经济产生的两大问题——收入差距拉大与市场无政府状态。所谓的第三条道路的设想,就是大家去想更多的办法对市场经济进行校正和补充,使人类的制度变得更加完善更加完美。


     转轨时期,公权力私有化方能遏制腐败
     现在人们经常会把中国目前所实行的市场经济体制和发达国家所实行的市场经济体制进行比较,从中指出大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很多人把大家现在出现的很多问题归为市场经济体制的问题,其实这里有重大的误差需要重新认识。中国仍处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过程当中,而不是已经建成了市场经济。现在大家所面临的很多问题,出现若干丑恶现象,例如腐败等等,这和大家所处的转轨时期有密切的联系。
      所谓经济转轨特指的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从完全由政府管制的经济向自由市场经济过渡的时期。现在的西方发达市场经济国家,在历史上从来没有这样的时期。它们都是从中世纪自然经济过渡到市场经济,在私有经济的基础上逐步建成了所谓的市场体制。而大家的前提是前30年的计划经济,在1979年后大家才从计划经济的基础上,开始搞市场经济。这个过程还远远没有结束,大家还有大量的国有企业,还有大量政府管制的体制存在,大家仍然需要进行进一步改革。在这个过程中大家要认识到过去发展和改革的前提是政府掌控着大量的公权力,有大量的资源掌控在政府和国有企业的手中,从这样的起点进行过渡,大家就面临一个重要的制约,公权力在市场经济当中可能会产生一些腐败现象。
      很多人认为腐败是因为搞市场经济才产生的。在现在的市场经济国家里面,人们也贪婪,有机会也会腐败,但是为什么大家的腐败现象特别严重?腐败的基本定义是用公权谋私利。在这个定义下,假如没有公权力的话,假如都是私有产权,也就无所谓有没有腐败,用自己的钱谋自己的私利是合情合理的。当然结果是有的人更富有,有的人更贫穷,这是市场经济需要解决和防止的一个问题,但它不是腐败。腐败的根源在哪儿呢?不是因为人们贪婪,追求利润最大化。产生腐败的根源是公共权力的存在,是公权存在的同时人们又贪婪才产生了腐败。
      那么公共权力是怎么来的呢?过去计划经济体制下,一切企业都是公共企业,一切资本都是国有资本,因此一切权力也就都成了公共权力。例如一个售货员卖给你肥肉、瘦肉,都是一种公权力的使用。在这个例子就可能产生腐败现象,他可能给自己的亲戚朋友切一块更好的肉,本质上这就属于利用公权谋私利的问题,这就是腐败问题。因此,不是因为搞市场经济才有腐败,而是因为大家没有把各种权力私有化才产生了腐败,是因为大量公权力仍然存在,没有完全改革才产生大量的腐败。在转轨时期,由于腐败能够货币化,使得用公权谋私利的行为能够在更大范围内得以实现,腐败变得更加醒目。因此,大家真正要解决的问题,在于进一步市场化改革,把国有企业民营化,进一步减少政府管制,减少政府部门的各种权力,使市场机制发挥更大的作用,只有大家的公权力减少了,腐败才能减少。
      有人说其他国家腐败少,是监督体制好,有各种有效的监督机制防范人们腐败,当然这个没有错,但问题是监督防范腐败,在经济学看来是有成本的。如果大量公权力存在,你需要建立多大的监管监督惩罚部门?要有多少的社会成本来进行监督和监管,大家才能防止腐败?这一系列社会成本也使得在公权力大量存在的情况下腐败难以抑制。因此根本在于要削减公权,而不是如何建立防范机制。只要公权力少了,少量的社会成本就能建立监督机制抑制腐败。
 

(文章来源:《绿叶》2010年1-2期合刊)

 _
  上一篇:转变发展方式建设现代农业
下一篇:以人为本 科学规划 为青川恢复重建提供有力支撑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