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0期 2010年>> 方法探悉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7/16
基于城乡统筹的中原城市群发展战略探析
王晓阳

     一、中原城市群发展的现实问题
     城市群是区域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出现的高级空间组织形式,以其强有力的经济组织和辐射成为带动区域经济发展的龙头和主动力。中原城市群是指以省会郑州为中心,1个半小时经济圈内的洛阳、开封、新乡、焦作、许昌、济源、平顶山、漯河等9个省辖(管)市,及下辖的14个县级市、34个县城、374个建制镇。土地面积5.87万平方公里,人口3950万,分别占全省土地面积和总人口的35.3%和40.3%。
    依托中原城市群组织全省社会经济发展是河南发展的内在要求,其发展也将对全国经济发展布局产生重要作用。但是与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唐等城市群相比,中原城市群在发展阶段和水平上具有明显的差距,处于发展初期阶段,并且以政府的政策推动这一外生力量为主要支撑。而政府为了加快中原城市群的发展效率,必然会为城市提供有利的政策偏向,广大的农村地区和农民的利益便会损失,这会导致城乡差距的产生。
     中部地区是中国农村人口最为集中的地区,巨大的农村人口成为经济发展的障碍和包袱,“三农”问题十分严重。而河南作为全国人口第一大省和全国的粮仓,“三农”问题的解决更是重中之重。依托中原城市群的发展来带动河南省整体实力的提升,统筹城乡一体化发展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途径。而解决“三农”问题的关键在于发挥中原城市群对农村的辐射、带动作用和大量吸纳农村的过剩劳动人口的作用。
    由于目前中原城市群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中心城市等级不高、城镇间联系相对较弱、人均GDP指标整体不高,各城市处于以聚集为主的非平衡阶段,以至于城乡统筹方面还处于起步阶段。中心城市通过聚集享受了作为中心城市的红利,却没有相应地支付作为中心城市的成本,从而造成了中心城市与周边农村地区的失衡。这种失衡,一方面使周边农村地区发展困难,另一方面也使中心城市发展带来负外部性,影响了中原城镇群的发展等级和水平。
 
    二、中原城市群城乡统筹的必要性
    “城乡统筹”因处在探索阶段,现在缺乏科学统一的内涵,字面说明是作为相对独立的主体“城”、“乡”,在一定的时代背景中,互动发展,以实行“城”、“乡”发展双赢为目的发展格局。城乡统筹实质是对区域经济系统中城市与乡村两个共生单元的综合考虑、相互兼顾,以保持二者协调、持续发展。城乡统筹发展是一项全方位的系统工程,内容涉及经济、社会、资源、环境、人口等多个方面。
    城市群(Urban Agglomeration)是在城镇化过程中,在特定的城镇化水平较高的地域空间里,以区域网络化组织为纽带,由若干个密集分布的不同等级的城市及其腹地通过空间相互作用而形成的城市——区域系统。城市群的形成动力就在于中心城市、次中心和周边地区(城镇和农村)之间各种经济活动之间的聚焦与扩散作用。根据中国城市发展报告(2003-2004)提出的“组团式城市群”的概念,城市群的发展,应体现出以城乡互动、区域一体为特征的高级演替形态。作为城镇化过程中出现的一种城镇空间组织形式,城市群的发展应该既包括城市之间的一体化,也包括城乡之间的一体化,而城乡之间的一体化是基础。这就自然的要求在城市群的形成与发展中,在城市群内解决“三农”问题,统筹城乡发展,实现城乡一体化。
    然而目前对于中原城市群的理论研究,没有将城市群与统筹城乡发展结合起来,大部分局限在城市(特别是中心城市)自身的建设及各城市之间如何协调发展以达到最优的整体效益,没有或者基本没有考虑如何把城市和农村连接起来,如何在城市群的建设中实现城乡统筹和一体化。在实践方面,中原城市群建设与城乡统筹缺乏一体化的规划。一方面,在城市群的规划和建设中,目光只集中在与城市间的利益协调,另一方面,在建设新农村时,没有考虑如何融入城市群建设中,使得“三农”问题的解决缺乏有效的方式和载体。这种把城市群建设和新农村建设割裂开来的思路,必将继续强化城乡二元结构。而政府的各种政策也侧重于城市,对农村发展支撑较少,使城乡之间的差距日益加大,由此将会影响中原城市群整体竞争力的发挥。
     基于以上原因,本文从理论和实证出发阐述了城市群内城乡统筹理论依据,并通过中原城市群内城乡统筹水平的数据分析,为中原城市群内城乡统筹提供现实支撑。


    三、城市群内城乡统筹理论分析
    聚集与扩散是城市形成的基础,聚集与扩散的非均衡发展,造成城市群内的城乡失衡。根据区域经济理论,聚集与扩散作用的结果,使城市群内区域差距变化产出两种结果:区域趋同(均衡)或者区域趋异(非均衡)。从而产生两种对立的理论观点:即区际趋同论和区际趋异论。
     其中,趋同论者认为区际经济非均衡状态,不过是经济体系运行中的一个暂时现象;此状态的出现是由于市场尚不完善,以及存在着妨碍要素自由流动的制度性瓶颈;随着市场体系的完善和经济的一体化,市场力量会自动地消除区际城乡差距。趋异论者则认为市场力量的作用倾向于扩大而不是缩小区域城乡间的发展差距,因此,为了把这种差距控制在社会可接受的范围内,政府的干预是不可少的。
     趋异论最具代表性的理论是缪尔达尔(G.Myrdal,1957)的“地理上的二元经济结构”理论、赫希曼(A.Hirschman,1957)的“极化、涓滴效应”理论、佩鲁(Francois Perroux,1950)的“增长极”理论和威廉姆森(Jeffery G. Williamson,1965)的“倒U型”理论。
     城市群是区域系统的典型类型,城市群内经济趋异或非均衡发展,在空间上就形成了核心——外围二元结构,核心区一般是指城市地带,外围区是指城市发展的腹地即广大的农村地区。缪尔达尔认为,市场机制不会削弱反而会加强地区差距不平衡。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初期,一些地区由于具有一些资源或者其他外部的先发优势,先行发展起来,打破地区发展的固有平衡。在循环累积因果关系作用下,先进地区更先进,落后地区更落后。缪尔达尔认为,区域累积循环因果理论下的经济发展主要是通过回波效应和扩散效应两种效应来实现的。回波效应是由于发达的核心地区与落后的外围地区在劳动力、资本、技术等生产要素的收益率上有差距,落后地区生产要素大量流向收益率高的发达地区的情况。特别是发达地区对落后地区的生产要素需求具有选择性,形成了落后地区高质量的生产要素不断流向发达聚集的经济发展过程。扩散效应是劳动力、资本、技术等要素由核心地区流向外围地区的现象。缪尔达尔认为,强大的回波效应和弱小的扩散效应是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重要原因。佩鲁的增长极理论就是一个代表性的区域经济不平衡发展理论。赫希曼的不平衡发展被认为被称为区域间与国际间经济传播理论。该理论认为,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需要增长极出现,而增长极的出现,正好说明区域间经济增长的不平衡是增长本身不可避免的伴随情况与条件。因此,从地理角度上说,增长必然是不平衡的。弗里德曼的“核心——外围”理论又称为极化发展的一般理论,他认为区域发展过程表现为不平衡发展,核心区的增长必然扩大它与外围区之间的发展差距。1965年,威廉姆森把库兹涅茨的收入分配倒“U”型假说应用到分析区域经济发展方面,提出了区域经济差异的倒“U”型理论。他通过实证分析指出,无论是截面分析还是时间序列分析,结果都表明,发展阶段与区域差异之间存在着倒“U”型关系。这一理论将时序问题引入了区域空间结构的变动分析中。
     但是学术界对于威廉姆森的“倒U型”理论存在着很大的争议,并且在实证检验中也发现了很多的反证。正因为如此,理论界在总结正反两方面的研究成果以及一定的逻辑推理的基础上,糅合关于区域差距问题的不同观点,衍生出了一个新的观点,即“双倒U型假说”(见图4)。A曲线与B曲线表示在不同前提条件下地区发展差距与国民经济发展之间的相互变动的方式,其中最为重要的前提条件就是国家实行何种区域经济政策。在中国,这种政策因素的作用表现的尤为明显。A曲线表示的是在区域经济非均衡发展政策条件下出现的情况,B曲线则表示的是在区域均衡发展政策条件下出现的情况。
     在国家坚持实行区域经济非均衡发展战略的情况下,地区发展差距与国民经济间的运动轨迹很可能如A曲线所示。在地区经济发展差距不断扩大的同时,国民经济在增长一段时期后,处于一个峰值后就会不断下滑,即“马太效应”,发达地区越来越发达,落后地区越来越落后,最终导致社会的不稳定与经济的崩溃。从形成动因分析,中原城市群属于典型的政府主导型城市群。政府的战略政策倾向对城市群整体发展有着及其重要的影响。
    区域经济的不平衡增长,是一定时期区域经济空间地域结构的形成基础。在非均衡作用下,区域经济空间就形成了由处支配地位的核心和处于受核心支配的外围区所组成的二元地域结构。城市群的形成就是核心区与外围区相互作用的结果。这里核心区就是指中心城市或者城市地带,外围区是指城市发展的腹地即广大的农村地区。城市群内的区域差异,主要就是核心区(城市,发达地区)与外围区(农村、落后地区)的差异。城市群要打破这种“核心——外围”二元结构,就需要在城市群内建立强有力的调控机制,实行城市群内的城乡统筹。


     四、中原城市群内城乡统筹的实证分析
     在城乡统筹的定量分析方面,衡量城市群城乡差距的一个重要指标体系是城乡统筹度。关于城乡统筹度的各种指标体系,许多学者也进行了研究。李岳云等设计了评价指标体系,使用层次分析法确定指标的权重,设定评价标准值,并以南京市为例进行了检验性评价;周加来等、李志强分别用主成份分析和聚类分析对城乡统筹度进行了分析;贾春贵等采用聚类分析的方法对河南省城乡统筹水平进行了实证分析,采用以下几个指标反映整个河南的城乡区域发展差异:城乡人均GDP之比(X1)、城乡恩格尔系数之比(X2)、第二、三产业产值比重与第一产业产值比重之比(X3)、第二、三产业就业人数构成比重与第一产业就业人数构成比重之比(X4)。
笔者认为贾春贵、陈秀益选取的指标具有代表性,因此参照了他们的研究结果。
     (1)根据《河南统计年鉴2007》数据资料,经过整理,得到原始数据见表1。
     (2)运用SPSSApp,对原始数据进行聚类分析,输出结果如见表2。
     (3)根据聚类分析过程欧式距离的大小,对河南省按城乡统筹水平高低排序(见表3)。
      从上述数据分析来看,中原城市群内城乡统筹水平地域差异显著,城乡统筹水平最高为郑州,最低为开封,呈现出由西北向东南递减的区域分布规律。影响城乡统筹水平的指标主要是第二、三产业产值比重(就业人数)与第一产业产值比重(就业人数)比。大家把聚类结果与原始数据表1进行简单比较可以发现,第二、三产业产值比重与第一产业产值比重比值高的地区,其城乡统筹水平也较高,二者之间有很强的关联性。因此要提高城乡统筹水平,就要提高第二、三产业产值比重(就业人数)、降低第一产业比重(就业人数)。这就要求大家加快城镇化水平,加速农村劳动力向城镇转移,加速农业劳动力向二、三产业转移,即农村城市化、农业产业化和农民市民化。这也正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途径。
     五、基于城乡统筹的中原城市群发展战略
     通过对中原城市群理论和实证的分析,大家认识到城乡统筹对于中原城市群发展的重要意义,任何一个区域发展的高级阶段必然是“城”和“乡”两个基本子系统的一体化均衡发展。中原城市群正处于区域发展形态进程(“均衡——非均衡——均衡”)中的初级阶段,即“均衡——非均衡”阶段,如何保持中原城市群的健康稳定发展,城乡协调发展是必然的。因此中原城市群的发展战略也必然要基于城乡统筹的角度来考虑,笔者认为应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
    (一)提升中心城市的首位度,发挥其核心带动作用
      在中原城市群发展的初级阶段,实际上是聚集阶段,各种有利要素向中心城市聚集,其中包括农村的各种人力、土地等资源。这种聚集牺牲了农村的部分利益,但在某种层面上讲,聚集形成的极化效应也带动了广大农村的发展。因此加速郑州城镇化和国际化的进程,提高城市的首位度,发挥其在区域中的强大辐射力和吸引力;扩大开封、焦作、平顶山、新乡、许昌、漯河等城市的等级规模,提升其在各自范围内的集聚、辐射能力,使之成为中原城市群的次级区域中心城市,积极发展小城市,形成合理和完善的中原城市群城市体系,并发挥它们的整体带动作用,使城市群的镶嵌式空间形态成为城乡统筹的基础平台。
    (二)树立整体发展理念,统筹城乡发展
      整体发展理念主要指整合。对中原城市群进行各方面的整合,才可以提升其整体竞争力,发挥其带动河南省整体经济发展的作用。城市群整合一般包括竞争力整合、城市体系整合、产业整合、空间整合、生态环境整合、基础设施整合和区域协调机制整合等,其中产业整合、空间整合和城乡生态环境整合是必须先期解决的关键问题。
    1、产业整合
    制定中原城市群的整体发展规划和相关政策,实施区域性中心城市带动战略,整合区域资源和经济优势。协调要素整合、产业布局和促进资源共享,发展互动。加快发展产业一体化。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用高技术和先进适用技术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实现由资源主导型向技术、资金和劳动密集型协调发展转变,以此也可解决农村大量劳动力就业问题,缓解农村发展的瓶颈。其中对农业的产业升级主要是农业产业化,农业产业化作为一种有效的农业经营方式,为解决“三农”问题打开了突破口,为城乡统筹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空间整合
    中原城市群空间整合的内容是多方面的,要从基础设施的空间整合入手,进而上升到经济的整合、社会的整合、生态的整合、品质的整合。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区内、区外环境的变化,城市群空间整合的目标和内容亦不断变化。通过整合目标与内容的良性互动,最终实现中原城市群复杂巨系统的良性循环。要建设和完善交通运输网络和信息通信网络,促进点、轴、面城镇空间构架的进一步完善,加强城市间的联系交流,加速中原城市群带状城市连绵区的形成。城市群空间整合也应与产业结构调整相结合,建设产业发展轴带,以产业集聚引导空间整合。重组县级市和小城镇,加强基础设施体系一体化建设,整合区域创新资源。在空间整合中,城乡土地问题尤其要解决好,实现土地资源的有效集中和利用,保护耕地,解决好城乡用地矛盾,实现可持续发展。
    3、城乡生态环境整合
    合理调整城市的适宜发展产业,逐步实施生态环境的“城乡融合”,城市工业的多渠道生态调控。最终形成城乡一体的大生态系统,为中原城市群的发展提供良好的生态环境支撑。
    (三)提高城镇化水平,加快城镇化进程
     依托城镇化进程实现城乡统筹,加快城镇化进程是实现城乡一体化的根本途径。目前中原城市群城镇化水平仍处于较低水平,中原城市群地区城镇化要注意平衡发展。努力提高产业化水平,尤其加快第二、第三产业的快速发展;在促进农村人口生活水平总体提高的基础上,使农村人口不断向城市聚集,迅速提高人口的聚集度,实现整个区域的综合平衡发展。
    (四)建立跨行政区的城乡协调机制,提升中原城市群的整体竞争力
     在旧有的机制和框架下难以解决中原城市群区域性矛盾和区域性的城乡失调问题,必须建立城市群内跨行政区城乡统筹发展长效机制,打破现有的行政区域界限。统筹城乡管理制度,突破城乡二元经济社会结构,纠正体制上和政策上的偏向,促进城乡要素的自由流动和资源优化配置。推进城乡发展规划一体化,城乡基础设施一体化,城乡公共服务一体化,推进城乡产业一体化,城乡劳动力就业和城乡社会管理一体化,充分发挥政府在协调城乡经济社会发展和建立相关制度方面的作用。 
     总之,中原城镇群今后应着眼于提高区域经济实力,充分利用现有基础,发挥比较优势,提高产业的集聚规模和整体发展水平;增强中心城市的集聚功能,完善综合服务职能,进一步发挥中心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加快区域基础设施建设,完善交通通讯网络;强化城市之间的经济联系,加强区域功能整合和空间整合,使之成为带动中西部发展的先导区域和战略高地,更好地发挥对中西部地区城乡经济社会发展的带动作用,使之率先成为中西部城乡统筹的示范区。


(编辑单位:郑州大学)

 _
  上一篇:庆阳新农村建设的思路
下一篇:市场经济的道德关系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