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0期 2010年>> 政经新解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7/13
按劳分配
刘福垣
 

     按劳分配是集体经济内部按劳动量分配收入的制度。其分配的主体是劳动者,分配的对象是可分配收入V+M,分配的前提是劳动力以外的要素等量占有、盈亏责任等量负担,分配的根据既不是生产要素的价格,也不是消费的需要,而是个人所提供的劳动量。
     市场经济是以私有制为基础按要素分配的资本主义运行机制。按劳分配否定了按要素分配,在什么范围内实行按劳分配就在什么范围内否定了私有制和市场经济。但这种否定还不是彻底的否定,只是否定了生产资料私有制,还不能否定劳动力的私有制,也就是说还不具备按需分配的物质基础。按劳分配作为一种由按要素分配向按需分配过渡的分配方式只有集体经济内部才能实行。迄今为止,作为人们研究对象的集体经济还都不是在一个国家范围内同时普遍产的生集体经济,更不可能想象全世界会同时普遍出现集体经济,人们所见到的都是在某种特殊历史机遇、特殊政策环境下存在过的集体经济。因而,集体经济内部的按劳分配不能不受市场经济大环境的影响。在多种经济成分的包围下,其劳动力的再生产还必须以家庭为单位,消费品大多来自市场而不是内部仓库;可分配收入也是通过市场实现用货币计量的,不可能是劳动券,必须借助商品货币关系、计时或计件等方式把劳动量与可分配收入联系起来。因此,所谓的按劳分配不过是按劳动力价格分配的一种转化形态,是按劳动力一个要素分配,亦即生产资料要素等量占用或占有条件下的按要素分配。
      现存的规范性国有企业,不可能也不应该实行以国民收入V+M为对象的按劳分配,从业人员只能按劳动力要素参与相当于必要劳动创造的收入V的分配。如果实行按劳分配原则,参与了“分盈”或“分亏”,企业职工就侵犯了全民的产权,必然出现工资侵蚀利润或利润侵蚀工资的经济现象。所以,大家完全有理由把我国现实社会生活中合法的分配方式都统称为按要素分配。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不能用按要素分配冒充按劳分配,而按劳分配却只能以按要素分配的特殊形式在局部范围内实行。
      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中的按劳分配原理,只能看作是政治经济学说史上的一个假说。在现实生活中,过去、现在和未来,按劳分配都不会在全社会范围内成为实际的分配方式。大家改革前的分配制度,就是根据按劳分配假说人为设计的,但从来也没有真正实现过。因为大家的社会生产力从来也没有达到全社会可能实现按劳分配的水平。按劳分配的前提条件是,生产社会化达到生产资料可能集体或全社会共同占有的程度,商品货币关系已成为历史,人们可以凭借劳动券从社会仓库里领取个人消费品,实现等量劳动和等量劳动相交换。大家的生产资料公有制是暴力夺取政权的结果,不是生产力发展的结果。在生产社会化水平低的条件下,即便是集体内部劳动量的准确统计也是不可能的。
      中国农村曾经普遍存在的以生产队为单位的集体经济,因劳动生产率的低下和政府“剪刀差”的政策,把按劳分配搞成了“按劳分亏”,当时如果没有自留地、家庭副业和少量社队企业,农民几乎没有活路。政府不得已长期采取统供统销、“剪刀差”等政策,说明无论宏观上还是微观上的政治经济环境都不具备按劳分配的条件;相当数量的农民采取“吃粮靠集体,花钱靠自己,出工不出力”的对策,说明人们的思想道德也没有达到实行按劳分配的水平。城市的劳动者也只能接受同等的权利、地位、资历、年龄范围内的平均主义分配方式。在社会生产力水平低的条件下,理智的分配方式也只能是大体平均、略有差异。凡是长期存在的东西都有它一定的合理性,改革前的所谓大锅饭的分配方式和那个时期的生产力水平是大体相适应的。如果没有那个时候同甘共苦、艰苦奋斗、半义务劳动的革命精神,在当时所谓帝、修、反的包围下,大家怎么能把一个贫穷、落后的中国建设成一个具有完整工业体系、能经得起各种风浪的政治经济大国?客观地说,那个时候如果严格实行按劳分配,不可能有今天,真正实行按要素分配,也不可能有今天。改革开放以来,近30年的社会经济生活变化已经使人们越来越务实,对理想主义的、虚幻的口号越来越不感兴趣,形式主义地继续保留按劳分配的口号没有任何积极意义,只能给少数人利用权力侵吞国有资产的收益制造口实。
      一切预见、推测、假说,不管多么言之有物,持之有故,都必须接受实践的经验。按劳分配是对按要素分配的否定,也就是对市场经济的否定。什么范围实行按劳分配,什么范围就没有市场经济;反过来说,按要素分配、市场经济也是对按劳分配的否定,市场经济扩大到什么范围,什么范围就不可能有按劳分配。实践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人们占有、占用生产资料的数量差距越来越大,按劳分配的经济基础等量占有关系逐步消亡,更不可能作为全社会的基本分配方式了。只要有市场经济,只要劳动力还不断转化为商品,就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按劳分配。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不管是按两个要素分配,还是按一个要素分配,实际上都是按要素分配,集体经济内部的按劳分配也不过是特殊形态的按要素分配。
      人类社会根本不可能有也不需要有一个按劳分配的历史阶段,而是从按要素分配直接向按需分配过渡。生产社会化和私人占有的矛盾是不能通过暴力一次性解决的,只要社会生产力的水平还需要按要素分配,这个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还会再一次产生和发展。这个矛盾的根本转化,只能随着生产社会化的发展,靠不断提高社会保障水平即按需分配的程度来逐步完成。社会保障度超过了劳动力再生产费用,它就从专门补贴低收入者的特殊公共品逐步演变为社会福利,当福利占用了剩余价值的绝大部分,对国民收入V+M的按要素分配还是按劳分配都失去了意义。市场经济一旦消亡,不仅剩余价值生产不存在了,财富和收入的概念都将成为历史范畴,还谈什么按劳分配?!当社会财富极大丰富之后,按要素分配消亡的客观条件和人们具备按需分配的思想道德水平的主观条件将同时成熟。人类社会的发展使人的素质提高、人际关系升华达到精神上真正自由人的境界,人类的史前时期就结束了,按需分配写在人类社会旗帜上的共产主义时代就到来了。


(编辑系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前副院长,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

 _
  上一篇:庆阳新农村建设的思路
下一篇:消逝的乡村文明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