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0期 2010年>> 文史杂谈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7/13
史林散叶(十一)
俞剑明

      2009年末,一条关于“河南安阳发现曹操墓”的消息,迅速发酵为一场跨年学问大戏。从一项考古发现逐渐演化为一个公共学问事件,公众对于三国、对于曹操,其关注度可见一斑。对于“三国”乃至“曹操”这样的学问符号,大家不要简单反对将其娱乐化、景点化、商业化。但是大家一定要找对路径,将其作为无形的学问遗产的价值更好地演绎、传承下去。


      唐代以前,曹操深受推崇
    曹操(155~220年),字孟德,小名阿瞒,沛国谯(今安徽亳州)人。东汉末年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诗人。
      历史上对曹操的评价毁誉参半,与他同时代的人却对他评价很高,如《三国志》的编辑陈寿认为,曹操是“非常之人,超世之杰”。唐代以前,几乎所有人都推崇他,因为当时人们认为以有德之人替代腐朽王朝是天经地义之事。《全唐文》卷十之《唐太宗祭魏太祖武皇帝文》,载录了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唐太宗李世民亲征高丽,路过邺地时曾拜谒高陵,并亲自撰写祭文:“昔汉室三分,群雄并立。夫民离政乱,安之者哲人;德丧时危,定之者贤辅。伊尹之匡殷室,王道昏而复明;霍光之佐汉代,皇纲否而还泰。”从祭词中可见,唐太宗对曹操评价甚高。
曹操是历史上少有的伟大人物。他活了66岁,毕生成就辉煌。在整个中国古代史上,地位超过他的并不多。在东汉末年走向三国分裂的关键时期,他发挥了重要作用。
       曹操既是政治家,又是军事家。他的政治理念在推进军事战略的过程中体现出来,军事胜利又促使他获得政治的成功。
      曹操身经百战,最重要的是三次。
      第一次是镇压青州黄巾军起义。曹操以几千人马,击垮了几十万起义军,收编降卒三十余万,其中的精锐部分成了他成就事业的基本力量。
第二次是官渡之战。在几股势力的夹击之下,曹操先解决了东面徐州的吕布、西南关中的张绣,巩固了后方,才和袁绍抗衡。官渡之战是以少胜多的经典战例,为曹操统一北方奠定了基础,也迫使刘备南下,而孙权势力则被局限在了长江以南。
     第三次是赤壁之战。官渡之战后,北方政局稳定,曹操军力壮大。他挥师南下,指望一举统一中国,可惜却失败了。但他及时总结教训,调整军事、政治策略,巩固了所占领的地盘。赤壁之战后,北方仍是稳定的。
曹操并非完人,但他功大于过。
     曹操的优点很多,最主要的是关心民众疾苦。他写过“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等诗句,饱含了对贫苦农民的同情,而这正是一个政治家应有的基本品德。
     曹操善于招纳人才,每次军事行动后,他都招降纳叛、笼络人才,许攸、荀彧、许褚、典韦等都是他招纳的文臣武将。建安年间,曹操还三次下令征贤,唯才是举。
      曹操还善于用人,由衷地关心人才。在出征张绣的战争中,他的长子曹昂和侄子相继战死,他没掉泪,但大将典韦战死,他竟嚎啕大哭。尽管如此,张绣投降后,曹操并没报复他,颇有政治家的气度。
      曹操提倡节俭,他不仅要求子女、妃嫔和部下节俭,而且率先垂范。他遗令身后选贫瘠之地薄葬,而且不封不树,与汉代帝王形成了鲜明对比,统治者能做到这样的,不多。
      更重要的是,曹操的作为顺应了历史潮流。作为历史人物,曹操是值得充分肯定的。


     宋代以后,曹操被不断丑化
     宋代以后,曹操被不断丑化,白脸曹操,乱世奸雄,成了世人心目中曹操的形象,其根本原因在于意识形态的干扰。
      拿曹操墓来说,原本是很明确的。曹操去世前两年就为自己准备了归宿:“古之葬者,必居瘠薄之地。其规西门豹祠西原上为寿陵,因高为基,不封不树。”(《三国志》)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曹操死于洛阳,即葬于此地,魏称“高陵”,亦称“西陵”。几十年后,时任西晋著作郎的陆机,“游乎秘阁”,“而见魏武帝遗令”,不禁“忾然叹息,伤怀者久之”,写下了著名的《吊魏武帝并序》。他在文中对曹操褒崇有加,并披露了曹操“遗令”的部分内容:“汝等时时登铜雀台,望吾西陵墓田”。“遗令”的发现,进一步明确了曹操墓的具体方位。晚唐的李吉甫写道:“西门豹祠在县西十五里,魏武帝西陵在县西三十里。”(《元和郡县志》)进一步标明了曹操墓的确切位置。
      那么,这“高陵”是如何变成民间传说的“疑冢”的呢?这和北宋政治家王安石有关。他在《将次相州》诗中,有“青山如浪入漳州,铜雀台前八九丘”之句。“八九丘”者,七十二冢也,就是对曹墓难以确认的描述。到了南宋初期,曹操有“七十二疑冢”之说广为流传。
      “疑冢说”源于宋代,与“正统论”的泛起不无关系。宋代的士大夫为了论证赵宋政权的合法性,曾就“正统论”进行过激烈论争,其中的代表人物,应推欧阳修,具体到三国史,他认为:“夫得正统者,汉也;得汉者,魏也;得魏者,晋也。”也就是说,曹魏是正统。他的观点被司马光所认同,并体现在《资治通鉴》的编纂之中。然而,这一观点在南宋却引起争议,朱熹修《通鉴纲目》,目的之一就是纠正欧阳修、司马光的“帝魏寇蜀”立场,从而挑起史学上一场大论战。
      有宋一代,边衅不断,先遭辽夏之侵,后被金元所扰。南宋代廷蜷缩在东南一隅,势同三国时的东吴,而占领北方大片土地的金政权,如同当年的曹操。如此一来,在舆情上,不仅“帝魏寇蜀”为“帝蜀寇魏”所取代,而且陈寿笔下的“非常之人,超世之杰”,竟然成了篡汉的枭雄,狡诈的奸臣,连带其“高陵”也成了言之凿凿的“疑冢”。“疑冢说”的代表人物当属范成大,他不仅写诗说:“一棺何用冢如林,谁复如公负此心。”(《七十二冢》)在使金日记中也写道:“过漳河,入曹操讲武城。周遭十数里,城外有操疑冢七十二,散在数里。”(《揽辔录》)南宋时,咒骂曹操的诗词俯拾即是,似乎不对曹操刻薄地骂上一通,便会有“曹贼同党”之嫌。至于舞台上的曹操,更是千百年来被定格成“白脸奸臣”。
      晚清徐珂《清稗类钞》载一轶事,说乾隆皇帝弘历出巡到山东,想体察民间疾苦,召一个农夫到御舟上,询问农事丰歉,地方官好与不好。农夫的回答很让皇帝满意。弘历一高兴,就恩准农夫同扈从各大臣一一谈话,并可询问大臣们姓甚名谁。因为农夫是奉了圣旨的,群臣不敢怠慢,只得报上真名实姓,很多大臣又怕农夫在皇帝面前讲坏话,居然战战兢兢大失常态。农夫遍观诸臣之后,回奏皇上:“满朝皆忠臣!”皇帝问他何以见得?农夫奏答:“我看演戏的时候,曹操、秦桧的脸上都涂着雪白的粉。今天见那些大臣,没有一个脸上涂了白粉,所以知道他们都是忠臣!”乾隆听了,笑得前俯后仰。身为盛世皇帝,竟然轻薄如此!

 _
  上一篇:庆阳新农村建设的思路
下一篇:劳动力价值与价格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