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0期 2010年>> 发展时评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7/13
敢问路在何方?
入 化
一个13亿人口的泱泱大国,把“保增长”的宝押在外需上,绝对是靠不住的。而想扩大内需又不给老百姓多发钱,那只能是缘木求鱼。
     随着全球经济回暖,一年前还谈虎变色的国际金融危机,似乎已经销声匿迹。尤其是在中国8.7%的傲人增长率下,人们开始讨论的话题,已是对通货膨胀和经济过热的预期。
     大落又大起之后,可不要被一时的歌舞升平所迷惑,大家需要的是沉着的思考、清晰的研判、明智的选择。正在这个当口,大家读到了王建先生的大作:“城市化是出路,都市圈是方向”。
     在他看来,次债危机中断了新经济全球化进程,也使得中国经济增长的轨迹发生了变异。全球化的修复将会需要较长时间,因而中国的经济增长需要寻找新的动力。
     他首先分析道,出口因金融危机的未能根除、“或恐再来”,以及发达国家经济再平衡的过程,变得已然“不可依赖”;而投资则因国内收入分配失衡、此轮投资造成更大的产能过剩,变得更是“不可持续”。在“原有增长动力正在消失”的情况下,符合逻辑的结果将是,最近十年“修复期”中,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可能下降7%甚至更低。”
      而政府意识到问题并采取的“压产能、增消费”,包括促进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种种举措,由于刻意绕过国民收入分配环节,除了换来过剩产能的“按下葫芦起来瓢”,或是未来的“消费前移”之外,似乎任何实质性的问题都没有解决,终究是“难解增长困局”。
     “大难临头,出路何在”呢?王建先生有一句堪称经典的表达:“工业化创造供给,城市化创造需求”。在对造成收入分配差距的体制和战略两个方面,都进行了趋利避害的分析之后,他的结论是:“用城市化突破分配难题”。因为“城市化不仅是造成分配矛盾的大头,也比较好突破,所以推进城市化就是必然的战略选择。”
     当然,写到这里,文章也可以告一段落了。但他意犹未尽,又用相当篇幅展开了他对如何推进本轮城市化的思考,其中的主导方针就是“先存量、后增量”。所谓“存量”,是指已经常年在城市打工的1.2亿农民工。“先存量”一是“先把这部分已经稳定在城市就业的农民工及其他们的家庭,转换成城市人口”;二是“必须对现有的城市土地利用空间进行大规模调整”,也即将中国城市的容积率普遍提升到2以上。所谓“增量”,是指“在解决现有农民工进城后,后续的4亿农民进城问题。”“后增量”一是推动产出占到中国经济总量28%的乡镇企业向城市集中;二是构建高效集约利用资源、创造产出的大都市圈。
     整篇文论,起承转合,浑然天成,不但触及中国新一轮发展的最大挑战,而且给出了切实可行的济世良方。且高屋建瓴,势如破竹,从不拘泥于细枝末节、蝇头小利。究其实,中国发展到今日,已然成了世界大国,再没有全球眼光、战略思维,断是不能解决大问题、成就大气候的!
      对其一番宏论的总体思路和最终结论,我举双手赞成。一个13亿人口的泱泱大国,把“保增长”的宝押在外需上,绝对是靠不住的。而想扩大内需又不给老百姓多发钱,那只能是缘木求鱼。一时的“好行小惠”固然可以缓解燃眉之急,但恐怕只能给未来的可持续发展带来更多的麻烦。最后大家的选择只能是,标本兼治、长短结合,“大处着眼、小处着手”。敢问路在何方?人间正道沧桑!按全人类的发展规律办事,走工业化和城市化良性互动之路。把人为打压的城市化进程所包容的增长动力和发展潜力,彻底地激活起来、释放出来,从而为中国未来30年新一轮强国富民的大发展,创造一个无限美好的前景!
 _
  上一篇:庆阳新农村建设的思路
下一篇:城市化是出路,都市圈是方向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