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40期 2010年>> 新农村建设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7/13
“反规划”途径建设新农村生态环境
吴银玲

     “反规划”是应对我国快速的城市化进程和在市场经济下城市无序扩张的一种物质空间的规划途径。俞孔坚、李迪华等提出此概念,本身是应用于城市的规划与设计,是一种通过优先进行生态基础设施的建设来引导和框限城市空间发展的方法。在目前的城市规划与设计中,已逐步构建了景观生态安全格局。但对于新农村规划来说,目前还没有形成成熟的理论。笔者认为,“反规划”途径针对农村的生态环境现状,针对农村经济可持续发展来说,有很重要的启迪作用。


    一、农村生态环境建设现状
    党中央国务院于2005年提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自此新农村建设如火如荼在全国各地开展起来,一时间,新农村遍地开花,遍布全国各地。亦如快速城市化带来的“千城一面”一样,各地的新农村“千村一面”的现象严重,特色没了,乡村学问淹没了,农民的精神家园丧失了。新农村建设了新面貌,却没有新风貌,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生硬的圈地运动,农村的生态系统被破坏
     圈地一词原来的含义是指在土地四周用连续的篱笆、栅栏、墙或沟渠把那些敞田和公用土地圈围起来,用重新分配的办法把分散的地块合并起来,形成彼此完全分开、独立的地产。在城市建设中圈地有两层含义,一是土地的外延扩展,即向大自然“要地”,二是原有土地的重新分配,即土地在原有规模下的内部调整。对于新农村建设的“圈地运动”来说,外延的扩展使失地农民陡然增加,土地是农民的命根,“根“没了,农村经济可持续发展就失去了根本保障。因而需要加强对圈占的土地进行内部调整,使得新农村的土地更符合现代农村、农业的发展。而事实上,不少新农村有外延的圈占,而无细致推敲的“内部调整”,使得原本山水相依、村落傍山水的“村容整齐”的局面被生硬的宽马路、连排的房屋、规则的水面等打破,侵占了良田,破坏了地区内原有的生态系统,生态肌理与乡土文脉无法延续。
    (二)生态环境建设有规划无坚持实施
     对于目前多数新农村建设来说,形式上对生态环境很重视,规划实施方案中亦有对生态环境(如水塘、湖泊、山地、林地)的整治措施,但在建设过程中,新农村建设犹如一阵风,风过了,房子建起来了,道路通畅了,而对水塘、湖泊、山地、林地等的建设也没影了。生态环境建设需长期进行,其生态效益是后效性的。“风”过了,资金没了,生态环境建设也夭折了。这是很多地方新农村建设的写照。
    (三)统一材料的应用,破坏了农村的生态系统的有机性
     如果大家把新农村的道路、管网、房屋建设看作是硬质建设的话,那么水体、绿化、农田等就是软质建设了。硬质建设在短期内就可以完成,而软质建设需要的时间比较长,而且与土地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新农村建设中,道路、管网、房屋等建设速度很快,采用统一的材料,如道路是水泥或柏油的,房屋采用的砌材主要是机型砖、水泥预制板等,这些都是城市建设中的主要材料。这些材料的运用,大大降低了农村道路、房屋的生态性,同时也使新农村的特色不分明。在各地农村,传统中有最适合的建筑材料,而快速新农村建设过程中,忽视了对当地材料的有效运用,浪费了当地的“废弃”资源,从农村的长期发展来看,浪费也是一种破坏。
   (四)生搬硬套,特色不明显
     这两年在党中央的号召下,全国各地建起了几万个新农村,短期快速建设这么多的新农村,它的规划师和建筑师原本主要是从事城市规划与设计的,难免以城市规划与设计的思路去进行新农村的规划设计。新农村的宽马路、广场、整齐的绿篱等就是例证,这种生搬硬套,弄得农村不农村,城市不城市,城乡差别缩小了,田园特色失去了。同时,各地新农村快速建设中,对村庄与其环境的融合、材料的使用、风格的确定等缺乏深入研究,使各地村庄呈现“千村一面”状况,连起码的地域标识性都失去了,谈何特色?


     二、“反规划”在新农村生态环境建设中的应用
    (一)注重新农村建设的地区整体性,把地形地貌、河流、湖泊、农田等作为不可分割的部分来看待,保护自然资源
    “反规划”不单单是绿地优先的概念,从广义上讲,它是对一个区域的地形地貌、河流、湖泊、农田、厂矿等进行规划,构建一种天-地-人-神和谐的景观格局。新农村建设不是杀鸡取卵,新农村建设所在地的山体、河流、湖泊、农田、厂矿等与当地人是有机不可分割的。我国新农村建设的现状却如庖丁解牛,把本身已经脆弱的生态系统分解成一个一个要素来对待:水体污染了,治理区域内的水体;植被没了,就简单地种植景观树……殊不知,这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式不仅对改善生态系统作用甚微,从长远看,而且还增加了新农村建设的成本,这样的新农村建设,并不能如期实现农村地区的经济快速增长,农民生活水平快速提高。因而,新农村建设之初,应把区域内的地形地貌、河流、湖泊、农田等作为不可分割的整体来对待,先确定开放空间网络,如农田、树林、河道、湖泊、绿带、湿地等,然后确定村庄实施填充式开发的可能选址。尽量避免村庄、道路建设对农田、树林、水塘、河道等进行肢解,使原本一体化的空间被分割得七零八落。开放空间里的各要素不能断然分开,经过长期发展,它们之间已形成丰富的生态群落,不能为了某一产业的发展或一时的利益而进行简单的圈地运动,违背生态学规律,从而带来了生态环境的破坏。
     (二)注重生态家园的建设,在恰当的地方恰当的时候建设新农村
      党中央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绝不是不分地点不分时候的盲目建设新农村。生态基础好、经济发展水平高的地方可以先建;生态基础差,经济发展水平落后的农村可以择时再建。新农村的建设,是为了从整体上改善农村的面貌,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在恰当的地方建设新农村,就是在村庄选点上要坚持以生态为标准,把有良好生态环境基础的农村地区作为新农村建设点。良好的生态环境基础有利于新农村的农业与农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有利于乡土学问遗产的保护,有利于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有利于改善农民的生活条件。在不具备良好生态环境条件的地区,应优先考虑改善当地生态环境。把生态环境作为建设新农村的一项基础条件,作为新农村的基础设施。同时,把农村的农田、树林、河道、湖泊、绿带、湿地等与村落连成体系,作为农村经济、学问可持续发展的景观格局。等生态环境基础夯实了,时机成熟了,再进行新农村建设。通过这种“反规划”可以达到一是改善农村的生态环境;二是为以后的新农村建设与发展节省了成本。
    (三)借“反规划”途径突出新农村的地方特色、乡土特色,传承乡土学问遗产
     我国有320万个村庄,江南水乡和云贵高原的村落在世界各国人的心目中都是美的。为什么?它们的美就美在它们处在自然山、水之中,而且蕴涵了丰富的民族历史学问。村落及其环境以一种特有的方式展现乡土人们的生活习俗,自然朴素,为现在的城市人们所向往。这些美的村落,是建设新农村的很好借鉴,而采用欧式别墅、宽马路、大草坪只能获得一时的好感,就长期来说,反而使乡土灵魂无处安身。敬重当地的农民,敬重脚下的土地,五千年的文明赋予这块土地以灵魂,不能在新农村建设中毁灭殆尽。根据当地人的生活习俗、民俗学问营造符合当地人生活的新农村,而不是去改变他们已形成的生活习俗、民俗学问。自然的山水地貌有如衣裳,乡土风情、生活习俗、民俗学问就是灵魂,新农村建设中,村落屋舍要处在一个有衣裳、有灵魂的地方,这样的村庄才会有生命。通过“反规划”,保护原有地形地貌,保护原有的树林、坟地,保护原有的河流、湖泊,已污染的先治理,已破坏的先恢复,把原有的风水林、山林、水塘、湖泊等作为灵魂的栖息地,作为不可建设建筑之地。在个别经济快速发展的地区,可能原有的树林、植被资源并不丰沛,应首先营造水源林、生态林,治理或保护好河流、湖泊,保护好原有的地形地貌。根据地形地貌的特征,营造符合其空间格局的绿色开放空间。新农村建设中重视自然山水地貌的应用,尽量保持自然山水原有的肌理,结合当地材料,融乡土风情、民俗学问、特色产业于其中,才会避免“千村一面”的状况,才能更好营造新农村的特色,给新农村的经济发展注入活力。
    (四)“反规划”利用农村现有的生态资源,实现经济持续发展与生态环境的“双赢”
     我国农村生态破坏与环境污染严重已是不争的事实。水体、土壤污染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不恰当的农作方式,如化肥、农药、地膜等的大量使用、垃圾的随意堆放等带来的水体、土壤的污染。农村经济要发展,短期内化肥、农药、地膜不可能不用,为了减少对环境的污染,生态的破坏,大家对农村经济发展就不妨“反规划”一下。应用智能肥、可降解塑料等高科技产品,加速农业循环经济的开发与应用,改变农业耕作方式,变废为宝(如沼气、秸秆加工成板材等)等方式,从而改善生态环境,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这种“反规划”,在不治理农村生态环境的情况下实现了生态环境的改善与经济的增长,在目前很多新农村中已初步形成了这种“双赢”的态势。


     三、结语
     恩格斯说过,“大家不要过分陶醉于大家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大家。”西方社会的工业革命、城市化妆运动带来城市生态的破坏,环境的污染,时值今天都难以彻底解决。在快速城镇化的今天,广大农村是城市发展的最后庇护地,一定要改善并保护好农村的生态环境,采用“反规划”途径,把大家国土上300多万平方公里的农村土地建设成经济发展的生态屏障,维护广大农村地区生态环境的安全。通过“反规划”,以最少的设计、最简单最经济的人工干扰,为新农村经济可持续发展提供最多最好的服务。

(编辑单位:孝感学院)

 _
  上一篇:庆阳新农村建设的思路
下一篇:在新农村建设中应发挥好政府的主导作用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