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55期 2011年>> 青年圆桌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7/6
评议世纪清华与国家崛起
2011年4月24日是清华百年校庆日。作为当代中国最著名的学府之一,清华大学自诞生起,就与民族共命运、与时代同步伐。《环球时报》曾刊载社论,称“没有一流强国,难有一流大学,清华这几年排名迅速上升,原因恰是中国快速崛起。目前世界排名最靠前的几所大学,都在美国和英国。这是因为英美两国自近代以来先后做了世界第一强国,德国、日本、法国等,都是二流国家,它们的大学因此也都是‘次一流’”。名校与强国,究竟孰先孰后?在市场化不断深入的今天,名校究竟该如何谋求“自强不息、厚德载物”?青年们有着自己的见解。

强学还需强国——潘毅刚


     教育为国之根本。我国历来不乏教育兴国思想,周恩来总理年青时就曾提出“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强学救国思想。温家宝总理也曾强调,强国必强教,强国先强教。
    单从逻辑看,强调教育之重要性,非常必要。但我认为,强学与强教其实同等重要、互为因果。最近《环球时报》在清华百年校庆期间一篇社评提出,没有一流强国,难有一流大学。这一观点表面看似乎“倒因为果”,但其实颇有道理。不错,无人才鼎盛,是难有国之昌盛;但回想我国近代以来,多少强学救国、实业救国理想,在国之崩析中付之东流,多少风流才俊,在动荡和夹缝中前仆后继、折戟沉沙,让人不禁唏嘘。原来,无国之强盛,人才无以成长,又何来有用武之地?
    现而今,大家常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社会文明程度不高,公民素质低下,创新能力不足,常怪在教育。但仔细想想,教育不好的症结又何在?笔者认为,不在教育,在于制度。制度决定了行为,要做什么样的国家,决定了需要什么样的教育。大家曾有过“做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的尴尬,但在市场观念转换和纠正中,大家大学的逻辑却又不断被功利思想侵蚀。如今,大学和大楼、大师和大官,大家也快傻傻分不清楚了,这还是教育之错吗?还能希翼通过教育强国吗?
     一言概之,强国之难不在强学,教育只是强国的一个重要环节,如果一定要让教育承担强国这样不能承担之重,只能说是勉为其难。因此,不妨解放教育,让教育回归本真,让学校成为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的熔炉,少些功利、多些自由,这样或许大家的强国之路会走得更加稳健、更加安全。


立意看似高远,论证近乎玩笑——马高明


       这是一篇“应时”的好文章。曾记得老师谆谆教导“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说教育决定国家的未来。后来又欣闻毛主席教育青年的话:“世界是你们的,也是大家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因此,我从来根深蒂固地认为教育与人才是强国的基础。近日,看到《环球时报》的评论,居然倒果为因,思索良久才依稀理解此文深意。文章认为“清华这几年排名迅速上升至五十几名,原因恰是中国快速崛起制造了一个大环境”,这个观点其实有两层涵义:一是认为近年清华大学国际地位的上升有赖于国家的崛起;二是清华大学尚未成为世界一流大学的原因是中国还未成为一流强国。此文发于清华百年校庆之时,既感谢了国家和人民的栽培,又不忘说明问题的根源,实在立意高远,令人拍案叫绝。
      然而,或许是立意有悖常理,所以论证是件麻烦事情。文章将“清华这几年排名迅速上升至五十几名”作为清华迈向世界一流大学的证据。且不说五十几名是否存在争议,单单用“近几年”来做纵向参照实在太过短视。清华百年,为何不能拿百年排名变化来说事,独独用个近几年,统计上也不具有可信度。文章进一步提到,“目前世界排名最靠前、同时也最受公众尊重的几所大学,都在美国和英国。这是因为英美两国自近代以来先后做了世界第一强国,德国、日本、法国等,都是二流国家,它们的大学因此也都是‘次一流’”。这种观点更加贻笑大方。19世纪后期至20世纪初期,德国柏林是世界学术中心,洪堡大学出过29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以及一大批科学与学问名人。二战后,日本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东京大学长期位居世界20位前后。如何可以说它们是二流国家?这些漏洞百出而又自欺欺人的论证竟然出自国家大报,实在令人瞠目结舌。
清华大学百年校庆之时,读到如此评论,让人对中国的教育又增添了一些忧虑!


有自由思想才有一流大学——秦诗立


     近年来大陆高等教育发展较快,但与国际乃至亚洲一流大学相比,仍有相当差距。例如,英国高等教育调查企业QS公布的2011年亚洲大学排名,前10名中5所在日本、3所在香港,大陆高校无一入围。国家实力增强有助于高等教育发展,例如亚洲高校10强均在发达国家或地区。但也应看到,亚洲最好的大学在香港,而不在日本,故不宜简单认为没有一流大国就难有一流大学。
     目前国内仍推崇西南联合大学,那是中国实力最弱时期,却培养了一批世界一流人才。究其原因,有的解读为爱国热情迸发,有的解读为坚持了教授治校,这都很重要。特别是后者,针砭了目前高校官僚化的时弊。但对能坚守自由精神这点,相关解读却有意无意忽视。抗战爆发前,政府相对弱势,教授们能信奉自由精神,党团在高校活动甚少。抗战相持阶段,政府为控制思想,开始介入高校,但政团活动主要为宣传时政,并不得介入校务。抗战结束后,校内党团组织取消,自由精神得以敬重,西南联大也被誉为“民主堡垒”。
     回顾这段历史,既需明白教授治校是世界一流大学奉行的法则,中国岂能例外;更需明白,高校首先应是自由思想的发源地、坚守地,只有允许各种思想自由交流、碰撞,才能不断激发出新的科学、文学或艺术火花。只有拥有这些火花,并能为此坚持、发扬的人,才能跻身一流大师。而只有能培育出一流大师的高校,才能称为一流大学。就这点而言,若北大、清华不能恢复“独立思考、自由精神”校宗,回答好“钱学森之问”,要成为世界一流大学,无疑是痴人说梦。


强国与强学,任重道远——王琳


     近日,环球时报载文《没有一流强国,难有一流大学》,大意为国家的兴衰塑造大学的命运。粗看其文所指,似有一定道理,在强盛平台上,大学建设将拥有更好的环境和动力,拥有更多上升的机会。但也不禁令人发问:若强国方可强学,那么何以强国?若如文中所言,是国家进步急需的人才,那么这些人才又从何来?
    “鸟无定栖,林茂则赴”,培养人才需要沃土。但是撇开大学,要获得足以推动大国崛起,并且质优量大的人才,似乎并不现实。从中国官方的数据来看,全国人才资源已逾亿,居世界第一位。不过,如此庞大的人才规模,尚未造就世界一流的强国。这种反差正好例证了大家还缺少足以强国之才,缺少适时适宜的“沃土”,缺少世界一流的大学。
     反思今日中国的大学,令人担忧的并不是物质基础的匮乏——西南联大的光辉历史,早已证实这不是大学培育人才的决定条件,何况今时之大学,圈地盖楼、硬件升级,早已囤下了大量资源。如今令人焦虑的,恐怕正关系大学精神的存亡,关乎人才培育机制的健全。倘若权力染指了教育,大学精神沦陷在行政化、功利化的环境中,倘若人才培育被裹挟着进入权力的世界,成为权力意志的附庸,真理和名利搅合,强校之路将变得迷茫,强国之望将变得渺茫。
    松绑大学迫在眉睫。唯有秉承独立自由之精神,推进大学教育改革,才可能铸就一流的大学,实现科教兴国。


 

 _
  上一篇:协同进取 再创佳绩——孙景淼主任在省发展规划研究院走访座谈时的讲话
下一篇:主体功能区规划实施系于政府改革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